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虐死夫人后沈少他疯了

虐死夫人后沈少他疯了

阿知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婚姻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撞破头颅想要进来,而身在其中便深知苦楚。林小冉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暗恋了十年的男人,不光多年夙愿成真,同时还成为了人人羡慕的沈太太。但是距离婚礼已经过去了两天,丈夫依旧不见踪影。原来一切都是林小冉一厢情愿,那个男人对她根本就没有爱……

主角:林小冉,沈怀瑾   更新:2022-07-16 0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冉,沈怀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虐死夫人后沈少他疯了》,由网络作家“阿知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姻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撞破头颅想要进来,而身在其中便深知苦楚。林小冉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暗恋了十年的男人,不光多年夙愿成真,同时还成为了人人羡慕的沈太太。但是距离婚礼已经过去了两天,丈夫依旧不见踪影。原来一切都是林小冉一厢情愿,那个男人对她根本就没有爱……

《虐死夫人后沈少他疯了》精彩片段

我想把我这辈子最单纯的喜欢和守护,还有数不尽的温柔,都给你。--沈怀瑾

B市,沈家别墅。

林小冉独坐在装修极其奢华的主卧阳台中,暖气开得很足,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

她双目空洞地看着楼下空空如也的院子,心凉如冰窖。

这是她嫁进沈家的第二天,新郎却从未回来过。她如愿嫁给了暗恋十年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却只把她当作一个仇人一样对待。

……

沈怀瑾是在午夜回来的,那时林小冉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恍惚中感觉到身边的位置微微下沉,心蓦地一跳,立即睁开眼来,借着房里昏黄的壁灯,看清了沈怀瑾那一张英气逼人的脸。

他喝了很多酒,呼吸时,浓重的酒气全都喷洒在她脸上。她不适地把眼睛眯了一下,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是她婚后第一次见到他,婚礼上,他丢下她一个人面对那些看好戏的宾客跟伪亲戚,若不是沈怀瑾奶奶及时出现制止,撒谎说他路上碰上急事送人去医院了,她在婚礼上被新郎抛弃的消息,就要传遍整个B市了。

她紧张地用力抓紧身下的被子,轻声询问:“阿弋,你……你回来了?”

沈怀瑾却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灼热的目光,像是要在她身上看出一个洞来,令她心跳更快了几分。

就在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动手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动作很快,直接压住她。

嘴里呼出来浓重的酒气和身上的炙热滚烫,令林小冉紧张到极致,还有些不舒服,脚趾都绷直了。

她立马抵住他的胸膛,试图把他推开,却被他一把抓住胡乱动的两只手,放在头顶上去,他的另一只手狠狠把她的脸扳正,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他淡漠地“呵”了一声:“林小冉,你迫不及待嫁到我们沈家来,不就是想我这么对你吗?

三番五次用奶奶来压制我,难道不是想我给你一个孩子?现在又装什么清高?”

她被这些话刺激得无法思考,双目空洞地看着他。

沈怀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昔日的那个大男孩,那个害怕她在路上遇上危险,坚持送她回家的大男孩去哪了?

痛,刺骨的痛,这样羞辱的话语让林小冉恨不得把脸撕下来,永远不要再拾起来。

可这话,不仅刺痛了她的心,也同样让她想起自己的初衷。

她确实想要一个孩子,不仅仅是跟沈怀瑾奶奶的约定,更是因为她爱他。

从十二岁开始,她就发了疯一样地爱上他了,整整十年过去,她做梦都想嫁给他,拥有跟他共同的孩子。

但他如火一般的目光,烧得她害怕,像是在看一个盯着许久的猎物,她心里一惊,下意识就往后退。

他哪里会让她逃?

根本不管她是否难受喊痛,恨不得把她往死里送。眼中,始终带着讥讽跟厌恶。


“没想到你们女人都这么贱,林小冉,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你是靠什么样的手段让我奶奶逼我跟你结婚的?难道就是靠着看见一个男人,就迫不及待贴上去的本事吗?呵,你还真是贱呐,你我素不相识,你是怎么让我奶奶相信你爱我的?”

事后,林小冉像是一张用过的脏帕子一样,被他丢在床上。

随着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后,他已经一身西装在身,又变成了那个矜贵又帅气的沈怀瑾,那个万人要仰仗着他鼻息过活的沈氏总裁,亦是每个女孩子心目中的男神。

而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刚刚被人宰割的的残鱼,只剩下一口呼吸,全身上下像是被重新组装过了一样,瘫在那里。

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他,刺耳的话语敲击着她的耳膜。双手用力捏住身下的床单,闭上眼睛,拼命忍住眼中的泪水。

她不能哭,他这么恨她,要是再哭,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只是林小冉不明白,既然他这么恨她,大可不答应这一桩婚事就行了,为什么要跟她结婚,为什么给了她机会,现在又把她从天堂踩到地狱?

“沈怀瑾。”她爱他没错,但是,婚姻的开始,他就能这样侮辱她,她无法想象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样度过。

“既然你……”话到了喉咙,却又像是一块重石突然砸下来,硬生生给阻断了,双手更用力拽紧床单。

她终于忍住心痛,破口而出:“这桩婚事你要是不同意,当初可以不答应的。还有,现在我们……可以离婚。”

最后那两个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从她喉咙擦过一样。

他是她从小的信仰呀,心心念念了十年,好不容易又找到的人。得到不容易,要说放弃,那更难,似刀尖舔血。

“呵。”

过了一小会儿,他低声嘲讽了一声,旋即,在更快的时间里,他猛地走到床边,一把抓住她脖子,令她视线跟他撞在一起。

里面的疏离淡漠,林小冉看得清清楚楚,当然,还有嘲讽跟厌恶。

脖子似乎要被他硬生生给掰下来一样,她疼得眼前一花。

“游戏刚开始,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如同坠入冰窖。

林小冉被惊得蓦然睁开双眸,却瞧见他咬牙切齿地模样,像是要把她嚼碎:“林小冉,嫁给我容易,想离婚,等我跟你玩够了再说!”

话闭,他重重把她推倒在床上,伸手整理了西装,仿若刚刚是跳入垃圾堆了一样嫌弃。

她被震得心头发跳,泪光在眸中打转,随时都会掉下来。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

却在她还没缓过来时,一阵电话的声音传入。那边很快接听。

“沈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买两盒避孕药送过来。”

话闭,电话已经被他挂断。语气异常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今天我会回来吃饭”一样平常,林小冉被这话惊到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保姆很快端着水跟避孕药上楼来。

林小冉以为她还有时间能跟沈怀瑾说点什么,谁知道保姆会来得这么快,难道是之前就准备好的吗?

她来不及细思,只是一个劲儿往后退,因为恐惧令她脸上的五官都扭孟在一起,口中一直喊着“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保姆有些为难,看了一眼沈怀瑾。但就是这一眼,像是触碰到他的底线。

只瞧见他眉眼轻动,旋即,迈着宽大的步子几步走过去,从她端着的盘子中把药拽过去。

大步走向林小冉,她缩在墙角,像是一个猎物一样,眸中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下。

仿若是看见一个恶魔正在走向自己一般,等他脚步终于在她面前落定,她的呼吸几乎已经停滞。

“不要……沈怀瑾,不,不可以……”

口中反反复复,都是这一句话,声音仓皇,面色可怜。

奈何,他根本看不见她的恐惧,直接掰开她的口,药已经窜入她的喉咙,她受不了要咳嗽,他似乎早已料到,一双大手死死封住她已经咬破的嘴。

“水!”

“是。”

保姆缓过来,把水端过去,他直接给她灌入口中,直至瞧见药完全被她吞下去,才一把松开她。

林小冉顺着墙壁,缓缓倒坐在地上,目光空洞无神,像是一个刚刚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的病人一样,短暂几秒后,开始猛地捂嘴咳嗽起来。

“别以为你占了沈太太的名,就会名正言顺地怀上我的孩子,我告诉你,我就算是让一个陌生人怀上我的孩子,也不可能让你怀上,想都不要想!”

话闭,根本不管她是否还咳嗽得猛烈,转身利落走开。

“太太~~”

保姆走过去,想伸手扶她起来,却被她率先横一只手在半空中,给拒绝了:“不用,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保姆眼中也闪过可怜的神色,但她到底只是一个打工的,还要看着沈怀瑾的脸色吃饭,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轻声应了一句“好,太太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再叫我”,也跟着转身离开了。

几乎是在房门关上的同时,楼下也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很快,车子已经离开了。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若不是她亲自经历过,都不敢相信这空寂的房间中,刚刚进行了一场多么激烈的厮杀。

不,是她被厮杀。

眸中的泪,才终于忍不住,无声流出来,双手紧拽成拳头,任凭指甲嵌入她的皮肉中,甚至,手心中慢慢流出来的热热潮潮的粘稠的血液,都被他给忽视了。

哭完了,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缓缓扶住墙,忍住心痛跟身体的不适,去浴室洗了澡。

这晚上,几乎彻夜未眠。

翌日一早,她照常起床去公司上班,一整天都像是一个木偶一样浑浑噩噩打发时间,直至手机的提示铃响起。

【与阿瑾结婚后的第一个周末,要一起去老宅陪奶奶。】

上面弹出来的字,在她眼前不断闪跳着,几乎要将她的灵魂也带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