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厨医王妃有空间

厨医王妃有空间

不死妖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是现代世界女神医,一个是古代农家小土妞,颜小熙莫名其妙的从前者变成了后者。哪知道刚刚醒来,就与难产血崩的母亲一起被丢弃在了乱葬岗!颜小熙亲手接生了弟弟,并且救回了母亲的命。小土妞带着随身空间,携手至亲家人,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主角:颜小熙,轩辕逍   更新:2022-07-16 00: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小熙,轩辕逍 的女频言情小说《厨医王妃有空间》,由网络作家“不死妖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是现代世界女神医,一个是古代农家小土妞,颜小熙莫名其妙的从前者变成了后者。哪知道刚刚醒来,就与难产血崩的母亲一起被丢弃在了乱葬岗!颜小熙亲手接生了弟弟,并且救回了母亲的命。小土妞带着随身空间,携手至亲家人,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厨医王妃有空间》精彩片段

“二嫂,快跟我回去吧,你大着肚子,在这种地方呆着不吉利!我知道你心疼二妮子,可是孩子既然已经没了,就让她入土为安吧。”一个轻柔却带着一丝哽咽的嗓音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号声,在颜小熙耳边响起。

“不行!你们不能埋了我家二妮子,她没死,她就是摔了一跤,怎么会死了呢?”哭泣的妇人态度十分坚决地拒绝了那女人的要求。“她三婶,不信你摸摸,二妮子身上还软和着呢。”

那女人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头用衣袖拭泪。

说起来也是造孽,她的名字叫宋婉月,嫁到了这附近的颜家庄,跪在地上抱着一具小小的尸身正在哭泣的那个大肚子的孕妇是她的二嫂。

她们的公公姓颜,名叫颜颂文,这颜颂文在他这一辈中行七,人称颜七爷。

颜七爷家中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名叫颜北曜,娶妻何金玉,他们两口子育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名叫颜小楠,颜小楠还有个哥哥,名叫颜小东。

老二名叫颜北斗,娶妻李梅英,年初的时候,官府征兵,凡是家中有两个或以上男丁的,每家都要出一个男丁上战场,颜七爷家里便让一贯喜欢练武把式的老二去了。颜北斗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名叫颜小芳,小名大妮子,小女儿名叫颜小熙,小名叫二妮子。

颜小熙还有个三叔,名叫颜北武,娶妻宋氏,有个儿子,名叫颜小关。

而颜七爷的那两个女儿,也早就出嫁。

抛开小女儿不提,单说颜七爷的大女儿,嫁给了朱家庄的一个读书人,名叫朱青云。

这朱青云十年前中了秀才,从此以后,便在颜家人眼中有了地位,颜家上至颜七爷,下至几个孩子,都高看了他一眼。

只不过这朱青云穷啊,穷秀才穷秀才,说的就是这种家无恒产,却什么也不干,只一门心思念书,想考取功名,好升官发财之人。

这朱青云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指着家中的父母养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熬出了个秀才,便想去考举人。

但是家中没钱,那怎么办呢?便打起了岳家的主意,给颜七爷和颜七奶奶这老两口灌了不少迷魂汤,给老两口许诺,若是能资助他去乡试,等他高中,就把老两口接去当老太爷和老太太,享尽人间之福。

颜七爷和颜七奶奶便信以为真,尽心尽力地帮他筹钱,谁知道他一连考了三次,都名落孙山。

若是换成旁人,也就不考了,身上有个秀才的功名,找个馆,教几个学生,也能混个温饱。

但是这位朱秀才偏不,非要再考,可是没钱啊。

刚好县里有位宋举人,儿子体弱多病,找了这十里八村人尽皆知的张半仙算命,张半仙说了个生辰八字,告诉宋举人,说只要找到这个生辰八字的女孩子,然后娶来给儿子当童养媳,他儿子的病就能好。

宋举人便决定出一百两纹银,买这女孩子回去当童养媳。

他在县衙门查到,颜家的颜小芳刚好是这个时辰生的,便打发家中的管家找上门。

李梅英哪里舍得卖孩子,便给拒绝了。

这宋举人便打听着,找到了朱秀才,大家都是读书人,比较好说话。

这朱秀才收了好处,便回家去,找他的娘子颜紫薇,让颜紫薇去给颜七爷和颜七奶奶做工作。

一百两银子啊,在绝大多数庄户人家眼中,那是见都没见过。

平常人家卖个丫头,能卖五两银子,都是多的,一百两银子对于颜家来说,简直是笔横财。

那颜七爷和颜七奶奶两个正因为挣不着这一百两银子而纠结呢,大女儿这么一煽风点火,便决定了,不论如何,也得把颜小芳给卖了。

若是颜七爷家中的二儿子颜北斗在家,这老两口是万万不敢擅自卖掉这大妮子的,奈何就在前几天,村子里有人家收到了打边关传来的家书,说颜北斗才一上战场,就死了。

这二儿子一死,家中无人给二儿媳妇撑腰,所以颜七爷和颜七奶奶马上就答应了大姑爷的要求,卖孙女!

由朱秀才牵线,今天上午,宋家便来人将颜小熙的姐姐颜小芳给带走了。

颜七爷和颜七奶奶这事办的不地道,他们觉得,二儿子不在家,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同二儿媳妇商量。

所以直到宋家来人要带颜小芳走,李梅英母女才知道此事。

母女连心,李梅英怎么能让他们就这么把自己十月怀胎的女儿给带走,自然是要拦着,可是她大着肚子,行动不便,便没能拦住。

而她的小女儿颜小熙也不想姐姐被卖掉,便抱着姐姐不松手,颜小熙的大伯颜北曜是个急性子,直接过来上手把颜小熙拽开,结果颜小熙摔了一跤,太阳穴磕到椅子角,丢了这条命。

颜七爷和颜七奶奶一看小孙女死了,就让大儿子和三儿子把颜小熙的尸体丢去“鸡领山”山脚下的乱葬岗。

李梅英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女儿,心中无法接受,便挺着大肚子追到乱葬岗。

乱葬岗中,两个身穿粗布衣裳的男子手上全都拿着铁锹,刚刚刨好了一个浅浅的土坑。

这两个男子,便是颜七爷的大儿子颜北曜和三儿子颜北武。

颜北曜见土坑刨得差不多了,直起腰来,将手中的铁锹用力插进身边的泥土中,随后板着一张黝黑的脸孔走向不远处,抱着女儿正在嚎啕大哭的李梅英。

李梅英身上穿着灰布衣裙,头上挽着圆髻,髻上插了一根松木簪子,典型的庄户人打扮。

她跪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个年纪大约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额角上有伤,满头满脸都是血,睫毛微微颤动,却没人注意到这些。

他恶声恶气地道:“老二媳妇,赶紧把二妮子给我,让我把她埋了!”

“我不!”李梅英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扭脸警惕地看着他。

“他大伯,我们一家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的心怎么就能这么狠?二妮子没死,她就是摔了一跤,你这是要活埋她呀!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啊,孩子她爹已经没有了,大妮子让你们卖了,你们不能再把二妮子也弄死啊……”

颜北曜闻言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凶恶,大步冲了过来,弯下腰就要从她手中去抢孩子。

就在这时,颜小熙猛地睁开双眼!

赤红的一双眸子直接与颜北曜泛白的眼珠子来了一个对视,颜北曜吓得一哆嗦,“嗷”的一嗓子向后退去,没防备他脚后有块碎石头,一下子被绊到,狼狈地摔了个跟头。

“鬼!鬼呀!二妮子鬼上身了!”他顾不得再说什么,爬起来就跑。

颜北武见此情形,也转身就跑,只剩下宋婉月。

宋婉月一开始听说有鬼,也吓了一跳,但是转身跑了两步,又觉得不对劲,这才缓缓地走了回来。

颜小熙只觉得头痛欲裂,“嘶”的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惊喜却陌生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二妮子,你醒啦?”

颜小熙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从她听到那番对话开始,就察觉到不对劲,再加上刚刚看到的那个男子身上的古代装扮,让她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多说多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决定静观其变,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打量着抱着她的女人,这女人看起来年纪最大不会超过三十岁,五官端正,巴掌大的脸孔,眉眼十分清秀,虽说不上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是也是个标致的妇人。

不过此时,这妇人哭得两眼通红,而且披头散发,狼狈不堪,所以看起来失色了几分。

她身上穿着灰布衣裙,头上挽髻,这身装扮,颜小熙从前只在电视里看过,有些像《红楼梦》里的刘姥姥。

再看不远处战战兢兢凑过来的妇人,也是相似的打扮,只不过身上的衣裳是靛蓝色的料子。

李梅英惊喜交加地说:“她三婶,你瞧,我没说错吧,我们家二妮子没死,她就是昏过去了,她就摔了一跤,怎么会死呢?二妮子,你快说句话啊!”

颜小熙紧紧地抿了抿嘴唇,只觉得嗓子眼里干得要死,但为了不引起这妇人的疑心,还是应她的要求,有些迟疑地叫了一声,“娘?”

这妇人……应该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吧?要不然,不会哭成这样!

“哎!”李梅英高兴地应了一声,然后道。“二妮子,赶紧起来,咱们回家去!”

颜小熙本能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叫错。

听到颜小熙出声说话了,站在不远处的宋婉月不禁松了一口气,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姣好的面容上带着浓浓的关切,“二嫂,二妮子醒了,咱们赶紧回家吧!”

“哎……”李梅英喜极而泣,答应着就想站起身,但是她的神情却猛地一僵。

宋婉月伸手搀扶她,见她半天都没能站起来,不禁纳闷地问:“二嫂,你怎么了?”


李梅英迟疑地说:“我……我好像要生了……”

“什么?”宋婉月惊讶,赶忙蹲下身子,掀起她的裙子看了看,果然看到她身子底下漫出血水,不禁大惊失色。“二嫂,这可怎么是好?你可不能在这里生孩子啊?你等着,我现在回去给你喊人去,你忍着点,千万别把孩子生出来,要不然,咱娘不会让你再进家门的!”

说着,她站起身,飞快地转身跑了。

颜小熙的嘴角微微一抽,她便是神经再大条,这会子也听出些门道来了。

她这是穿越了啊!

而她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似乎命不太好,有个爹死了,姐姐让人给卖了,本尊让人打死了,有个娘,如今还大着肚子,孩子即将出生。

唔……她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很好,坟头乱七八糟的,有的尸体干脆连个坟头都没有,就那么曝尸荒野,白惨惨的骸骨四下散乱着。

也幸亏她是学医的,没少和尸体打交道,不然的话,换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这会子怕会吓得魂都飞了。

“啊——”李梅英突然捂着肚子大叫了一声,身子本能地躺到了地上,额头上的汗珠子大颗大颗地淌了下来。

颜小熙强忍着头上传来的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冷静地说:“娘,你别紧张,我来帮你接生。”

帮人接生,可是她的强项!

虽然管一个陌生的女人喊娘有些不习惯,但她别无选择。

理智告诉她,这个女人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

在现代看多了社会新闻,没娘疼的孩子到底有多可怜,她一清二楚。

李梅英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二妮子,娘对不起你,要是让人家知道你小小年纪就帮娘接生,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颜小熙不禁满头黑线,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产妇竟然还有心思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人说,投胎是门技术活,她却觉得,穿越更是门技术。

比如她,穿越前的投胎技术不错,老爸那边是祖传了九代的中医世家,老妈这边是接受高科技教育的西医世家。

而她,则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哦不,是老爸老妈爱情的结晶!

堂堂的医学女博士,大名鼎鼎的妇产科大夫一枚。

但是现在,却悲催地身处乱葬岗之中,帮人接生!

没有干净整洁的产房,没有消毒设备,她在到处都弥漫着腐尸味道,卫生环境严重超标的乱葬岗给人接生。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严重怀疑这产妇若是生下这个孩子,会不会感染上什么毛病?

更别提现在是最容易患病的初夏季节!

但是她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二妮子,娘不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以后,李梅英奄奄一息地开口。“听娘的话,别回你奶家,你去找你姥爷去,你姥爷肯定能照顾你的。告诉你姥爷,你姐让你奶给卖到县城宋举人家做童养媳了,你奶把你姐卖了一百两银子,让你姥爷想法子把你姐赎出来……你姐还不知道会受多少罪呢?”

“糟了……”颜小熙看着眼前那产妇奄奄一息的样子,再加上产妇身子底下大滩的血迹,不禁悚然一惊,忍不住出声骂道。“要是能有个干净整洁的地方就好了!”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眼前突然一花,刚刚的乱葬岗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她不禁愣住,本能地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在一处院落之中,竹篱笆围成的小院里有三间小木屋,说是小木屋,其实从外边看着,一点也不小,中间那间正房大概得有四十多平方米的样子,两边的厢房也足有二十多平方米。

院子里有两座石磨,一个石碾子,一辆板车,还有一些农具,最显眼的是,她居然在院子里看到了切药用的铡刀和药碾子。

院门前是一条弯弯的小溪,溪水在潺潺的流动着。

小院外边到处都光秃秃的,没有半点植物,就连杂草都没有一根。

“娘,你快起来,我扶你到那间屋子里去,别在地上躺着,会着凉的。”颜小熙试图扶起李梅英。

但是李梅英却动也不动,只是目光茫然地瞪着头顶上方,口中喃喃道:“娘不行了,二妮子,记得,找你姥爷去……”

颜小熙咬了咬牙,她霍地站起身,丢下李梅英,先是跑到小溪旁,蹲下身子去洗手。

这里没有消毒液,也没有香皂,她只能尽量把手洗干净,非常时期,她得用非常的方法。

无意中,她在倒映的溪水中看清了自己的长相。

一个年纪最多也就只有七、八岁的丫头片子,模样和那个难产的妇人有些相像,只不过脸上一片通红,都是干涸的血迹。

她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许是头上有伤,所以她的头有些疼。

不过这会子却顾不上这些了,把手洗干净,她向中间那间小木屋飞奔过去。

小木屋的门是虚掩着的,她一推就开了。

“有人吗?”她满头大汗地大声喊道。

小木屋里空无一人,没有人回答她,她二话不说就闯了进去,

小木屋里的摆设很是简单,却一下子就把她给看呆了。

进门正中间摆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八仙桌,看材质,竟然是黑檀,桌边是八只同样材质的鼓形圆凳。

正对着房门的地方是一张雕着合欢花的罗汉床,一样是黑檀的材质。

两个黑檀的多宝格架子将这间小木屋分了左右两个隔间,左手边的那间是书房,里边有不少制药的工具,右手边则是卧房。

书房这边的架子上摆满了书籍,卧房那边的架子上摆着许多的古董、花瓶。

卧房里有一张金丝楠木做的镂空雕花千工拔步床,一张圆桌,靠窗的地方是一张贵妃榻。

她发现这间屋子里边没有人,赶忙退了出去,去另外那两间小木屋找人。

结果发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但是,让她惊喜的是,东厢房居然是一间药房。

正对着房门的地方是一组金丝楠木做的药柜,上边贴着各种中药材的名称,她看到了不少熟悉的名字。

药柜前边是一个高大的黑檀木做的柜台,上边还放着笔墨纸砚等物。

单是这套家具,拿到现代就能值上不少钱。

尤其是那组金丝楠木做的药柜,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金丝楠木这种木材,在她原来那个世界的古代,可是帝王专用,普通人用了,那是逾越,灭九族的罪。

但是她却来不及多做打量,因为她一眼便看到,在那个柜台上,竟然放着一个古代人专用的药箱。

她来不及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也来不及去琢磨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只是二话不说地冲过去,拽过一把椅子,踩在椅子上将柜台上的药箱拿了下来。

药箱很重,几乎把她细瘦的小胳膊坠折了。

她咬着牙把药箱放到地上打开,翻看里边的东西,里边有几个药瓶,上边写着一些诸如“金疮药”、“和胃散”之类的名字。

当她拉开药箱下边的一个小抽屉的时候,总算发现了能用的东西,原来抽屉里放了一个针包。

针包里是一套用来扎针灸用的银针。

她的心头一阵惊喜,有了这套针,那产妇就有救了。

她帮产妇接生时,靠的不止是手术刀,还有一套祖传的催产针法,凭着这套针法,她以年仅三十岁的年纪,便评上了主任医师的职称。

她又在药箱里翻了翻,然后发现一个工具包,里边是一些古代人处理伤口用的工具。

找到这些东西还不够,那产妇明显气力不济,若是没有补气的东西,怕是要难产。

想到这里,她转过身,眼神迅速在药柜上梭巡,突然,她看到一个抽屉上贴着“人参”的字样,赶忙又拖着那把椅子过去,踩在上边,拉开抽屉。

她的个子矮,那抽屉又太高,不踩着椅子她够不着。

然后她就惊呆了,原来抽屉里居然塞满了婴儿胳膊那么粗的人参。

“老天……”她震惊地喃喃自语,这人参至少也得有一千年吧?居然连个红绸子都不垫,就这么大咧咧地塞在抽屉里,跟不要钱似的。

说起来她也算是见识过好药材的,爷爷的小库房里,也着实存了不少好东西,但是这么粗的人参,她绝对没见过。

好在她的自制力还算惊人,没有愣太久,赶紧抓起一棵人参进了药房,找到刀子,切下一片,转身就往外跑。

来到李梅英身边,她一句话也不说,先把参片塞进了李梅英的嘴里。

许是参片发挥了作用,那李梅英急促的呼吸稳定了下来,她茫然地四下看了看,“二妮子,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突然之间就进来了。”颜小熙答道,随后问她。“娘,你现在能不能动?你不能在地上躺着,不然的话,会着凉的。而且地上也不干净,那里有间小木屋,咱们去小木屋里边。”

李梅英知道,她说的是对的,便点了点头,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扶着颜小熙的肩膀,母女二人吃力地走进小木屋。


颜小熙将李梅英安置在拔步床上,便急匆匆地将小木屋里转了个遍。

她很幸运地在一个衣柜里找到一匹白色的细棉布,撕下一大块,打算等一下用来包裹孩子。

西厢房是厨房。

厨房里有一个石头砌的大灶,上边是一口农村人比较擅长使用的大锅,锅边放着油盐等各种调料,灶边不远处有一堆码得很整齐的木柴。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红泥的风炉,上边有一个紫砂的药锅子。

屋子里有几十口缸,贴着墙壁摆了一大圈,缸里全都放满了粮食,有米有面,还有各种豆子,以及一些粗粮,豆子都用布袋子装着。

她找到了一只用来打水的木桶,吃力地打了小半桶水回来,把大铁锅刷干净,将水倒了进去,灶台上放着一盒老式的洋火,她引着火,多放了一些木柴,然后拖着木桶出去,继续打水。

将水打回来,倒进大铁锅,她再在灶膛里加些木柴,再出去打水。

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总算是烧了一锅开水,她也累得满头大汗,忍不住心中腹诽,返老还童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她没有把灶膛里的火灭掉,就让火温着锅里的水,然后打水把手洗干净。

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有肥皂,可以让她将手洗得很干净。

她这才拎着药箱子来到拔步床中,将药箱子放在床边的梳妆台上,打开后拿出银针,和那些用来治疗外伤的工具。

她没找到蜡烛,只好又跑去厨房,拿了块木柴,给银针和剪刀消毒。

回来后,她帮李梅英脱掉身上早就被血水浸染的衣裳,拿起银针往李梅英的身上扎。

这套助产的针法是她们老颜家的拿手绝活,也是不传之秘,一向都是“传男不传女”的,若非是到了她这辈,家中就她一个女儿,也不会传给她。

李梅英脸色惨白,早就折腾得没了力气,紧闭着双眼,脸上淌下的汗珠犹如没关紧的水龙头一般,汗珠子滴滴答答地不停落到地上。

突然,她好像受到什么刺激,猛地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凄惨的大喝,“啊——”

紧接着,一个小小的婴儿从产道中滑了出来。

孩子并没有哭,颜小熙动作熟练地剥掉胎衣,剪掉孩子的脐带,拎着孩子的两只小脚,在孩子背后轻轻拍了几下。

听到孩子小猫似的哭了起来,李梅英神情紧张地问:“二妮子,是弟弟还是妹妹?”

“是弟弟!”颜小熙答道。

李梅英这才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昏死过去。

颜小熙先把孩子放到了李梅英身边,随后去厨房打了一盆温水端了进来,帮孩子洗掉身上的脏东西,然后用提前准备好的白布把孩子裹了起来。

孩子许是饿了,一直在哭。

她把孩子放到了李梅英身边,拔掉李梅英身上的银针,推着李梅英翻了个身,侧躺着,让孩子可以吃到奶。

小家伙找到食物的来源,便开始用力地吮吸起来。

颜小熙这才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却抹下来一手血迹。

她正想去洗洗,却又停下脚步。

这会子,她暂时不能洗掉身上的血迹,不然的话,回头出去她就该说不清楚了。

那乱葬岗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水源,若是没有水源的话,回头她一出去,被人发现,起了疑心可就不好了。

所以,她不光不能洗掉身上的血迹,头上的伤连药都不能上。

她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真TNND倒霉!

她在厨房里找到肥皂,用热水洗干净手,这才回来观察了一下李梅英。

很好,她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李梅英没有大出血。

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对她来说极度陌生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她这一世的娘。

说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命运有够悲催,穿越前,她正在值班,有人送来一个产妇。

这个产妇是个乡下的村妇,家中的人原本是打算让产妇在家中生产的,也好省些医药费,结果却难产,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死亡,胎儿也死在了腹中,早就没了心跳。

她把情况如实地告诉了产妇的家属,结果产妇的丈夫却二话不说便上来打人。

她身为医务人员,自然不好和人对打,只好闪避。

结果,她一没留神,被个矿泉水瓶子绊了一跤,要说被个矿泉水瓶子绊一跤根本就不叫个事,偏她那天穿了双高跟鞋,鞋跟那么凑巧地断掉了,然后脑袋撞到墙角。

想想她就觉得,古人说的话可真是有道理,这人倒起霉来,便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想她颜小熙,自三岁起便同爷爷学习太极拳,八岁学习游身八卦掌,十二岁开始学咏春,十五岁学习形意拳。

大学时代,她年年代表学校参加青年武术大赛,年年都是冠军,次次都是秒杀对手,不能说她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一个人打倒十几个大小伙子绝对是没问题的。

这样一个她,却死在一个矿泉水瓶子底下,这绝对是老天爷对她的恶作剧。

老天爷肯定是看她天纵英才,心里不爽,才搞出这种穿越的戏码来折磨她的。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在乱葬岗醒来后听到这妇人说的一些话,推断是这妇人的大女儿被婆婆卖了,妇人和二女儿……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去阻止,在争执中,二女儿被推倒,撞了头,当场死亡,然后被大伯和三叔丢到了这个乱葬岗打算掩埋。

妇人心疼她,追了过来,不让人把她埋了,然后她穿越,妇人生产。

由此可见,她这具身体的奶奶便是传说中的极品婆婆!

而那个帮忙去喊人的妇人是她三婶,应该是这个家中唯一的一个好人。

颜小熙又打来一盆温水,给李梅英擦了擦身子,擦掉李梅英身上的血迹和沾染到的泥土,以免她感染,又给她盖上被子,由着她睡了个昏天黑地。

等孩子吃够了奶,也睡过去之后,她把孩子抱开,放到了离李梅英稍远的地方,免得李梅英睡觉的时候翻身,不小心把孩子闷死。

处理这一切,颜小熙这才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在这个陌生的空间里进行探险。

她注意到梳妆台上有胭脂和水粉。

这些胭脂和水粉都用精致的白玉盒子装着,看样子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个女人。

让她有些疑惑的是,梳妆台上的镜子。

那是一面玻璃镜,就是现代人才会用的玻璃镜,而不是古代人用的铜镜,只不过这玻璃镜的技术看起来有些原始,这让她有些搞不清楚这间小木屋的原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她眼尖地发现了一封信,这封信就放在梳妆台上,用一个红酸枝的妆奁匣子压着。

她想了想,把信抽了出来,结果意外地看到在信封上写着“颜氏后人”的字样。

这让她有些吃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封信是写给她的。

确定了这一点,她毫不迟疑地把信拿出来,打开看了起来。

结果一看,她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这封信果然是写给她的。

具体地说,这封信并不是单纯地写给她的,而是写给流有颜氏血脉的人。

在信中,她得知了这个空间的由来。

原来,这个空间来自一个名叫“魂戒”的法器戒指。

而这枚“魂戒”则是颜家世代相传的。

原本这枚“魂戒”是传子不传女的,但是到了她这一代,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爷爷便将这枚戒指送给她了。

那枚戒指并不起眼,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镶嵌着黑曜石的银戒指,如果拿到市场上,最多也就能值几十块钱。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枚戒指竟然是一个她只在玄幻小说中看到过的法器。

据说这枚“魂戒”的前主人,也就是她第九代的祖母,来自一个名叫“五行大陆”的地方,本是一名修仙者,也是玄幻小说中描述的那种炼器者,十分擅长炼制各种法器,将这“魂戒”炼制出来是想利用这个方法来达到灵魂不死的目的。

用玄幻小说里边的话来说,就是想利用这么一个工具,当遇到强大的敌人,面对必死无疑的局面时,可以进行夺舍重生。

然后她果然成功了,只可惜其中出了点故障,也就是说,重生是重生了,但是却没有在“五行大陆”重生,而是重生到了一个叫地球的地方,生在了一个中医世家。

她这位九代前的曾祖母利用自己修仙的能力活了几百年,一直驻颜有术,然后遇到了九代前的曾祖父,一下子就坠入了爱河,然后夫妻恩爱了近百年,她九代前的曾祖父终于被阎王老爷召唤去了。

她九代前的曾祖母伤心欲绝,决定不再修仙了,于是便决定自尽。

在自尽之前,她留有遗言,将这枚魂戒传了下来,希望可以有朝一日帮到自己的后人,只要是流有她血脉的后人,意外死亡的时候,血迹沾染到戒指上,就会同戒指一起穿越。

出现这个空间的同时,戒指会消失。

直到戒指的主人死亡之后,戒指才会再次出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