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神秘老公太专情

神秘老公太专情

启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灿以姜家私生女的身份,代替姐姐嫁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只为履行上一辈定下的婚约。而她为了给母亲治病,同时为了供弟弟上学,不得不答应下这门婚事。殊不知霍知行也是替娶,因为一些不得以的原因,他代替新郎迎娶了姜家千金。这对新婚夫妻各自守着秘密,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主角:姜灿,霍知行   更新:2022-07-16 00: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灿,霍知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秘老公太专情》,由网络作家“启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灿以姜家私生女的身份,代替姐姐嫁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只为履行上一辈定下的婚约。而她为了给母亲治病,同时为了供弟弟上学,不得不答应下这门婚事。殊不知霍知行也是替娶,因为一些不得以的原因,他代替新郎迎娶了姜家千金。这对新婚夫妻各自守着秘密,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神秘老公太专情》精彩片段

“时候不早了,睡吧。”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猛然把姜灿的思绪拉回来。她一抬眼正对上他深邃如墨的双眸,那里面翻涌着她捉摸不透的情绪。

姜灿紧张的握了握裙摆,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

自从进了这个房间她就一直在床沿坐着,保持这个姿势好久,脊背都僵直了,身上的婚纱也不曾换下来。直到男人洗完澡从浴室走出,她才清醒的意识到,今晚她要跟眼前这个男人度过他们的新婚之夜。

然而她根本不知该怎么跟新婚丈夫相处,况且她还是替嫁过来的。

以一个豪门私生女的身份,替姐姐下嫁给这个一贫如洗的男人,只为了完成两家上一代定下的婚约,得到那笔数目可观的陪嫁。

有了钱,妈妈的病才有救,弟弟才能继续学业,一家人才能好好生活。

姜灿深吸一口气,小兔子一样战战兢兢往洗手间走。“我……我也去洗洗。”

男人眸色一窒。

姜灿起身迅速溜进洗手间,刚想锁门,却发现这扇破旧的木板门上连个插销都没有。她怔了怔,尽管从前的日子也不好过,但还不至于像这般穷困潦倒。

她眼圈微微红了,在洗手间里踌躇,久久没有脱下衣裙。

门外的男人似乎了解她的心思,忽然沉声道:“我去外面抽根烟,你慢慢洗。”

姜灿心口一紧,趴在门上听,他的脚步渐渐远离,大门咯吱一声响,就听不见什么了。

斑驳墙壁上那个大红喜字略显苍白。结婚前一天一场台风席卷了这个城市,马路上随处可见吹落的广告牌和被拦腰截断的大树。姜灿便在这一片狼藉之中嫁了人。

没有漂亮的婚车来接她,她走了很远一段才上了那辆不起眼的面包车,跑了不知多久才进了村,泥泞的小路把她鞋子和婚纱都弄脏了。

老人们说这种天气结婚是不会有幸福的。

不过姜灿早就没把自己的幸福放在心上。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洗手间。

她的丈夫还没回来,这根烟抽的真够久。

她看看这两间泥瓦房,有的地方还在漏雨。虽然有些破败,不过好好收拾一下还是不错的家。姜灿浅浅一笑,趁着男人还没回来,把房间从里到外都简单整理了一遍。

正当她跪在床上把被子拉下来时,男人从门外走进来。

姜灿一回头,动作有点大,身上仅有的那根浴巾竟然这时候滑了下来。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双手环抱住自己,然而……

那片璀璨春色已然被男人尽收眼底了。

姜灿手忙脚乱的拽过被子挡住身体,小脸飞红一片。

男人喉结动了动,眼底那抹光晕更加深邃复杂。他缓缓踱步到她跟前,低沉寒冽的声音带着几分暧昧的沙哑,“时候不早了,我们睡吧。”

这次着重加了“我们”两个字。


姜灿大脑一片空白。

她感到一个火热的胸膛紧贴着她后背,还听见炽烈的心跳声。他身上的男人气概将她严密包裹,她深吸一口气,四肢依然僵硬的无法打开。

男人的手蓦然停住。

“知道我是谁吗?”

姜灿一怔。

他想说的是,他是她的丈夫,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夫妻之间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

然而姜灿却真顺着他的问题,怯生生给了一个答案:“我知道……你是顾莽。”

他眼眸微眯,唇角轻轻上扬。

顾莽……呵,难为她知道这个名字。

只可惜他根本不是顾莽。

她也不是姜瑶。

其实从她进门那一刻他就看出来,她只是个替代品。虽然不知其中原因,但依着姜家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下嫁给一个乡野村夫的。

不过无所谓,她是替嫁,他也是替娶,两人扯平了。

“顾莽……”

他回过神,一低头对上那双似水美目,她娇羞软糯的神情像一只无形的手,猛然抓住他心底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她咬住嘴唇,试探着伸出小手勾住他脖子,“你是我丈夫,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那,那我们开始吧。”

小巧的鼻尖上泌出细细汗珠,她动作笨拙的凑近他,可整个人抖的不成样子。

顾莽心头一动,他忽然握住她的小手,把她与自己推开一段距离。

姜灿愣住了,脸上红晕还没退去,大眼睛里写满迷茫。

“算了,”他看看她,“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顾莽,我……”

“我想你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在你适应自己有个丈夫之前,我不难为你。”

说着他翻过身去。

姜灿看着他光裸的脊背发呆,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男人微微鼾声。

她这才仔细打量起他。

他睡着的样子很帅,棱角分明的侧颜,一双剑眉特别有男人味,健壮的手臂枕在头下,一身腱子肉看的她面红耳赤。

姜灿心跳漏了一拍,急忙转过脸去。

她睡意朦胧,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出嫁前继母和姜瑶对她的冷嘲热讽,她们告诉她说,顾家原本和他们是世交,确实有过婚约,可顾家出事之后就一直躲在小山村里,穷的家徒四壁,顾家那个儿子不争气,是远近闻名的小混混,据说还经常进出看守所……

“你这样的人只能配个地痞流氓!”

“灿灿,你好好考虑,”父亲态度也很冷漠,“只要你肯替瑶瑶嫁给顾莽,我就给你一笔钱,你可以给你妈妈治病了。”

继母戳着她的头骂:“让你以姜家二小姐身份嫁人,已经是给你脸面了!别不知好歹!”

姜灿一个激灵醒过来,发现天已经大亮了,而身边的男人不见了踪影。


她披上件衣服,出门来到院子里,看见顾莽正在晨练。

他光着上身,两只手交替着举哑铃,浑身小砖块似的肌肉被晨光一照,他仿佛太阳神从天而降。姜灿小脸微微发热,轻声向他问候道:“这么早啊!”

顾莽回头,淡淡瞥她一眼。

姜灿环顾四周,这个院子不大,有些凌乱,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沙袋,拳击手套,棒球棍,哑铃这类东西。她心头一紧,不敢说传言是不是真的,但顾莽平时打架肯定少不了。

不知道这个男人脾气怎么样?

听说这边人们大男子主义严重,喝醉了酒打老婆是常有的事。

姜灿咬了咬嘴唇,小步走上前,几乎是提着气息问他:“那个……早饭吃了没?”

“没有。”男人甩出冷冰冰的几个字,“你去做吧。”

姜灿点点头,一回身跑进厨房。

她干活儿麻利,没多久就弄出一锅小米粥,煎了鸡蛋饼,还特别切了一盘酱牛肉推到顾莽跟前。

顾莽抬起头,正对上她笑意盈盈的大眼睛,忽然心头一动,夹起块牛肉放进她盘子里。

姜灿一怔,刚想推辞,只听这个男人低沉的声音道:“多吃点,这么瘦!”

“哦……”

她抿抿唇,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跟顾莽谈。比如她想为昨晚抱歉,明明是新婚夫妻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弄的好像他强迫她一样。

又比如,她想问问他以后的打算,他们是夫妻了,日子总该有个规划。

还有,她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他的职业是什么,拿什么养家糊口……

他们彼此间还需要更多的了解。

可看到顾莽只顾着低头吃饭,当他抬起手来,指节上厚厚的老茧清晰可见,这都是无数次击打沙包磨出来的。

姜灿的话到嘴边,又都咽了回去。

新婚第一顿饭吃的沉默而漫长,姜灿心里不是不委屈,只是已经这样了,她再没有可回头的余地。

“对了,你今天有没有别的事?”姜灿问道。

顾莽愣了愣,“怎么了?”

“我要去趟市里,把婚纱退了。”她微笑道。

顾莽眼神一滞,结这个婚他什么都没管过,更不知道她婚纱竟是租来的。别的女人结婚,一辈子一回的大事,是不是都欢天喜地的把婚纱买回家?想到这,他心里莫名有种怪异的感觉。

“我不是让你陪我!”姜灿见他沉默,急忙解释道,“退婚纱我自己去就行,你有事就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嗯。”男人淡淡应声。

两人相敬如宾,客气的像室友。

姜灿把婚纱洗干净,按原样打包好装进袋子里,又倒了几趟公交车,到婚纱店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结婚的时候除了那笔口头上承诺的嫁妆,姜家没给她准备任何东西。她只能自己找遍大街小巷,才找到这家款式和价格都还算满意的婚纱店。店面不大,店员也惯用鼻孔看人,尤其像姜灿这样租婚纱结婚的,更是不受待见。

“小姐,你确定这件婚纱我们以后还能再租出去吗?”店员捏着嗓子,满脸鄙夷,“你自己看看,都弄成什么样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