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小甜妻她马甲又掉了

小甜妻她马甲又掉了

江小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是女孩的关系,母亲对温九没有任何感情。她为这个家苦苦付出了二十八年,可最后却被母亲与弟弟联手夺走了一切!无辜的丈夫与儿子受到连累,与她一起葬身于山崖之下。再度醒来,温九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一年,这一次,她不光要挽救父亲的命,同时还要报仇雪恨!

主角:温九,萧驭   更新:2022-07-16 00: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九,萧驭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甜妻她马甲又掉了》,由网络作家“江小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是女孩的关系,母亲对温九没有任何感情。她为这个家苦苦付出了二十八年,可最后却被母亲与弟弟联手夺走了一切!无辜的丈夫与儿子受到连累,与她一起葬身于山崖之下。再度醒来,温九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一年,这一次,她不光要挽救父亲的命,同时还要报仇雪恨!

《小甜妻她马甲又掉了》精彩片段

“为什么……为什么……”

山脚下,两具尸体四分五裂的散落着,男人的手臂被摔断,两岁的女孩更是被摔得血流成河。

温九的腿也摔断了一根,她躺在血泊中,痛苦不堪的呢喃抽泣。

这是她的老公和她的孩子,前一刻他们一家三口还带着母亲赏璜山夜景,可后一刻,她的亲生母亲就将他们推下了万丈悬崖!

她希望他们都幸存着,可染血的手艰难的推了推他们,他们毫无反应。

她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嘶吼:“为什么!为什么!”

“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谋害我们一家三口!”

“我是你的亲女儿,萧驭是你的女婿,小团团更是你的亲外孙女啊!”

撕心裂肺的质问在空旷偏僻的山野回荡。

“呵?为什么?因为杀了你们一家三口,楚宁就会给我两千万!因为萧驭不死,我儿子温锦时就永远无法做公司的总裁!因为你们不死,我就永远无法分到你们的股份和财产!”

郑美玲穿着一身香奈儿套装优雅走来,富态的面容间满是狰狞、贪婪。

温九身体狠狠一怔,难以置信的看向她。

这是她的母亲,她的亲生母亲啊!

从小到大,她什么都听母亲的,把一切好的都让给弟弟温锦时。

因为家境贫寒,她更是放弃高考,早早辍学打工,没日没夜的赚钱供温锦时上大学,努力让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就连嫁给萧驭后,她也不顾萧驭父母的反对,坚持把他们一家三口接进庄园同住,害得萧驭和他的父母决裂。

她还让萧驭提携温锦时进公司,一路扶他青云直上。

她以为只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同样对她。

可……

“为了两千万,为了钱,为了让弟弟做总裁,你就听楚宁的话,狠心杀死我这个亲生女儿、杀死我们一家三口吗!今天是你生日,我们是因为你才会放弃千万的合作来璜山的啊!你就没有一丁点良心吗!”

“良心?呵!你还好意思和我谈良心?这一切明明就是你们没良心咎由自取的!”

郑美玲上前蹲下,一把掐住她的下巴:

“你和萧驭明明拥有几十亿,可你们孝敬了我们多少?给了你弟弟多少?在公司里,你弟弟凭什么万事都得听萧驭的安排?萧驭他一个姐夫,凭什么成天压着小舅子!你们有那么多房子,为什么不把萧氏祖宅庄园让给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一家三口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好在,从今天起,再也不用了!”

歇斯底里的吼着,郑美玲一把推开她。

温九心里升腾起浓烈的不安,还来不及反应,郑美玲身后忽然出现十几只藏獒。

郑美玲牵着藏獒的绳子,居高临下的噙着她,面容间满是毁灭、阴狠。

“从今天起,庄园是我的,股份和钱都是我的!我的儿子将是公司唯一的总裁,我将是真真正正的总裁他妈!今天将不仅仅是我的生日,更是我的涅盘日!而你们,只是旅游不慎摔下山、被藏獒吃得死无全尸的尸体!”

话落,她大手一松。

霎时,一群驯养好的藏獒如同脱缰的野马,凶悍的朝着她和萧驭、孩子扑来。

“不……不要!”

温九声音沙哑的大喊,想要保护好萧驭和小团团的尸体,可她被摔得全身骨裂,腿也断了,怎么也挣扎不起来。

眨眼之间,藏獒便奔到跟前。

“吼吼吼……”

它们朝着萧驭和小团团,张开了血盆大口。

另一只藏獒,更是一口咬向她的另一条腿。

“啊!”

剧烈的疼痛传来,温九痛得撕心锥骨。

孝顺、善良、忍让了整整二十八年,换来的竟是一家三口死无全尸!

那么来生,她愿身化恶鬼,至亲可诛!

郑美玲,温锦时,楚宁,你们等着,我会变成厉鬼生生世世纠缠!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声嘶力竭的吼完,她总算彻底失去了力气。

死不瞑目!


“啪!”

一巴掌扇在脸上,温九被打得猛然惊醒。

她睁开眼,就看到陈旧的老房子里,郑美玲正穿着花里胡哨的大妈衫、双手叉腰的盯着她。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会回到以前的房子?郑美玲怎么会这么年轻?

“臭丫头,老娘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快去学校申请退学,去医院照顾你爸爸!”

退学?照顾爸爸?

这不是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高考的前二十天,爸爸在工地出事,家里断了经济来源,还需要一个人照顾。

郑美玲逼着她放弃高考,她也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温锦时。

从此,她成了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无能女,只能去洗盘子、摆地摊、甚至去工地搬砖赚钱养活一大家,走到哪儿都受人耻笑。

而温锦时却用着她的钱,理所应当的读了大学,步步腾飞。

现在……

这场景竟然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难道……

温九意识到什么,摸了摸自己稚嫩的脸,又看了看完好无损的双腿,胸腔里瞬间涌起阵阵激动。

太好了,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一切悲剧还没开始的时候!

上天竟然真的给她报仇的机会,这一世,她一定要让郑美玲和温锦时血债血偿!

“既然你不去学校申请,我就亲自给你班主任打电话,给你强制退学!”

郑美玲见她没有反应,摸出老式诺基亚手机,直接拨打电话。

温九眸色一沉,恨意近乎将她崩裂。

前世就这么毁了她,这一世,休想!

她倏地站起身,一把扯过郑美玲手中的手机:

“虐待了我整整十八年,现在还想毁了我的人生?做你的春秋大梦!”

话落,她“啪”的一声将手机拍在桌上。

坚硬的手机盖子瞬间裂开一条长缝。

郑美玲被怔得脸色一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怒不可遏的骂:

“你个赔钱货,你竟然敢顶撞老娘,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老娘生你养你,什么时候虐待你?更何况你弟弟是家里的顶梁柱,温家唯一的香火,老娘要上班赚钱,全家就你最没用,你不去照顾你爸爸,难不成你还想老娘去?”

“三秒,你,失业!”

温九忽然盯着她,一字一句扬出话。

声音冷冽,掷地有声。

郑美玲怔了怔,竟莫名被她的气场骇住,不过只是片刻,她便愤怒的操起鸡毛掸子:

“死丫头,你竟然敢诅咒……”

可话还没骂完……

“叮咚叮、叮咚叮……”

放在电视机前的手机忽然响起。

“老娘等会儿再收拾你!”

郑美玲瞪了她一眼,拿起手机接电话。

听筒里,倏地传来骂声:

“郑美玲,你被开除了!明天起你不用来上班了,以后都不要来了,我要让周围所有的厂都封杀你!”

“经理,经理……”

郑美玲心慌的正要问原因,可对方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难以置信的愣住,这是她工作了五年的工厂,怎么会说不要她就不要她!怎么会忽然开除封杀她!

想到什么,郑美玲愤怒的瞪向温九骂:

“是你!是你这个死丫头,你个乌鸦嘴,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不过是你把你平时在家骂经理的话,原封不动的发短信给经理。毕竟背后嚼人舌根不太好,应该坦诚相见,不是吗?”

温九嘴角勾起邪佞的笑,提起书包往肩头一甩,转身离开。

明明身姿娇小削瘦,可周身却透着如食人花般的妖孽、傲然。

郑美玲看得目怔口呆。

这还是他们家的温九么?

往常不管他们说什么,温九都会照做,而且平日里她性格也很闷,从不会大声说话,更不会反驳顶撞他人。

可今天……

直到她走后,郑美玲才回过神来,愤怒的一脚踢翻了垃圾桶:

“妈呀,畜生,畜生啊!老娘好吃好喝的养了她十八年,她竟然翅膀硬了,竟然害老娘丢了工作!老娘是造了什么孽,才养了这样一个天杀的女哟!”

温锦时听到动静,从房间走出来,戴着细框眼镜的他文艺儒雅。

他将郑美玲扶起来,声音温润的安慰:

“妈,你别气坏了身体,姐姐不想去照顾爸爸,便由我去吧……”

“你说什么傻话!你是我们家唯一的指望,我们温家就等着你考上大学光宗耀祖。该去打工的,是温九那个白眼狼!”

郑美玲痛心愤怒的吼着,抓住温锦时的手道:

“锦时,你给我好好读书,不准再有这种思想!另外,你想想办法,一定要让你姐姐辍学,让她出去打工赚钱养我们!不然咱们这个家都得完!”

“好,你放心,我会好好劝姐姐的。”

温锦时温润的低头应下,给郑美玲倒了杯水。

出门后,他斯文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沉、算计。

这个家不堪重负,可他的学业不能毁,他必须成为人上人!

温九既然不识相,就不能怪他这个做弟弟的!

温九背着书包出了小区,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冷眸越发深邃。

前世,她在这座小城里做了多少傻事,赚了多少钱给郑美玲和温锦时花。

这一世,不会了!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温锦时、郑美玲,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还有楚宁,那个买通郑美玲动手的罪魁祸首,她一定要让她十倍奉还!

这时,一个路过的阿姨看到她,同情的看着她说:

“温九啊,你还要背着书包去上学么?你爸爸都摔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温九回神,这才想起正事。

前世,爸爸这个时候本来可以接受手术,但是需要五万的手术费,贫困的温家完全拿不出来。

而且爸爸不愿意花家里的钱,想把钱留给她、让她也读上大学,以至于放弃手术后,导致双目永久性的失明。

可最后,那笔钱还是仅够温锦时一人读大学。

爸爸是这个家里唯一对她好的人,这一世,她绝不会让悲剧重演!

温九想到什么,径直往医院走。

五层楼的医院陈旧而带着年代感,“人民医院”四个红色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温九进了医院,直接前往医生办公室。

一个约莫五十岁的女医生坐在办公桌前,戴着眼镜正在看资料。

温九走过去,开门见山的道:

“医生,和你谈笔交易如何?先给我爸爸温阮德温患者做手术,等高考结束后,我给你双倍手术费,十万。”

双倍?十万?

这小女生是在信口雌黄么?

哪儿来的勇气说这种话?


医生惊愕的抬头看她,“你一个小女生,看起来不超过十七八岁,你哪儿来十万?你知不知道十万是多少钱?是你信手拈来的?”

温九淡漠从容道:“我是南川高中高三的学生,南川有个制度,凡是考上国内一星级大学的人,奖金十万,我有信心考上。并且,我可以把身份证、学生证压给你,以及写上一张欠条,盖上我的手印。”

女医生推了推眼镜,目光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流转。

以前也有人求他们先做手术后给钱,可每次都是哭哭哭,以为哭就能换来怜悯,但眼前这个女生,竟有着连成人都没有镇定、沉稳。

而且她的目光坚定,如同钻石,似乎对高考胜券在握胸有成足。

医生心里不由得升腾起好感,“看你也是个有孝心有自信的人,我就破个例帮你先垫着钱,你把身份证和学生证给我。”

“多谢。”

温九摸出身份证和学生证递给她。

医生接过来一看,眉心瞬间紧皱:“你是温九?你竟然是温九?”

“怎么了?”温九拧眉。

医生猛地将证件塞回她手里,严肃道:

“你个小骗子,我险些被你骗了!我儿子李勇和你是同班同学,他早就说过你是F班级里排名最后的人,你竟然妄想拿到奖学金?骗人骗到医院里来了?”

“那是以前,我现在……”

温九想要解释,可医生却冷声打断:

“你弟弟刚才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说你丧心病狂的害得你妈失去工作,如今他不得不出去打工,愿意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你!你成绩那么差,怎么值得你弟弟让出机会?快出去,快去找工作,别再这里妄图骗人捣乱,做姐姐要有做姐姐的样子!”

说着,医生用力将温九往外推。

温九眸子生寒,温锦时竟然已经提前捣了乱?

好啊,刚才只顾着给郑美玲些教训,都忘了收拾温锦时那个白莲花弟弟,看来他是皮痒了!

这时,医生又说:

“做人不自量力井蛙语海,你成绩差,最适合去上班,别毁了你弟弟那样的三好学生!如果你现在乖乖去上班,我看在温锦时的面子上,可以先给你们垫着手术费。是要执拗的搭上你父亲的眼睛,还是要做个三好孩子,随你自己选择!”

门外不远处站着的温锦时,嘴角勾起一抹得逞。

温九最在意父亲的身体,一定会为了父亲妥协的!

然……

温九红唇冷冷勾起:“无能的人才做选择,我、有别的办法。”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和医生谈判只是最简洁方便的方式,既然不行,她也不介意花点时间去尝试别的。

小小的身影又冷又傲。

医生和温锦时都看得愣住了,一个小小的她,竟然能说出这么狂的话?

这真的是以前那个温九么?

温九刚走出办公室,忽然,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婴儿急急忙忙的跑来。

“妈,救命啊!快救救小暖!救救小暖啊!”

医生看到妇女,担忧的问:“小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过是洗个碗的时间,小暖她就脸色青紫,呼吸急促,一定是心脏病又发了,快救救她!”女人急得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医生检查了下症状,呼吸急促喘不过气,小脸已经惨白,的确是心脏病发作的样子。

她连忙安排:“护士,快拿吸氧机来!”

旁边的温九扫了眼,本来不想管,但看到是个小婴儿,还是淡淡扬出话提醒:

“她不是心脏病,是异物卡喉,不能吸氧。”

医生却看都没看她,一把将她推开,严肃道:

“快走开,人命关天,不是你胡作非为的时候!”

说话间,护士已经拿了氧气罩过来。

温九看着小婴儿,面容严谨:

“她虽然呼吸急促脸色涨红,但是眼睛翻白眼,而且口周明显乌青,显然是被食物卡吼,需要立即清理出喉部异物。此刻吸氧,只会导致异物陷入更深,导致死亡!”

“闭嘴!你是哪儿来的野丫头,你竟然敢诅咒我的小暖!她才三个月不到,连手都还不会动,怎么可能有异物卡吼!”妇女怒不可遏的骂。

医生也严肃的盯向她道:“快滚!连三个月的婴儿都诅咒,怪不得连你妈都下得去手!而且她本身就有心脏病,要是耽搁了救人,你十条命都不够赔!”

说完,医生推开她,快速抱过女孩,将其平放在旁边的小床上。

同时,将氧气罩扣在了女孩口中。

温九冷笑一声,“她已经被卡,绝不能平躺,你们这样不是救人,是想害死她。”

“口口声声诅咒我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给我滚!快滚!”

妇女愤怒的猛推温九。

这时,氧气罩一戴上,孩子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呼吸也顺畅了一下。

医生瞬间松了口气。

妇女热泪盈眶,激动的扑过去拉着小暖的手:

“太好了,我的小暖救过来了,小暖,你吓死妈妈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给那些歹毒的人看!”

说着,她眼神狠狠的剜了温九一眼。

周围众人也议论纷纷:“太可恶了,我刚才还以为她说得是真的,没想到竟然是个骗子!”

“连三个月的小婴儿都想害,太丧心病狂了!”

“听说是南川高中最差劲的F班里最差劲的学生,道德败坏,还想逼医生给她十万……”

温九听着众人的谩骂,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这时,原本刚缓过来的三个月小婴儿,脸色忽然变得更加青紫,眼睛也翻起了白眼,似乎随时都要窒息。

“小暖!小暖!”妇女吓得惊叫连连。

医生正要调整吸氧机,准备加大力度。

温九本不想管,可她实在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孩子死去。

她大步上前推开众人,敏捷的将小婴儿抢了起来。

把小婴儿面朝下趴在她的左手臂上,手卡着婴儿的下颌骨,右手朝着婴儿背上的肩胛骨中间,重重拍去。

“咚!咚!咚!”

一下接着一下。

妇女看得触目惊心,心痛欲裂的嘶吼:

“你个丧心病狂的恶魔,你怎么能这么折腾我的孩子!她才那么小,你怎么下得去手!怎么能这么打她啊!我要和你拼了!”

她顺手捞起旁边的文件夹,朝着温九的后背狠狠打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