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七零她是肥妻悍妇 > 第694章 分手费
    “她到底是谁?”花昭压着叶深,不让他起来。

    都追到这里来了,她真的有点生气了。

    叶深想了想说道:“她是你绝对不需要担心的存在,我们只是互相掩护。”

    他只能说这么多了。

    “这样啊”花昭的怒气瞬间下去一大半,原来是同事。

    不过还是拧了叶深一把:“但是她这样子,真的很让我担心啊,是她入戏太深?还是假戏真做?”

    叶深皱眉,他也觉得朱曼丽过了。

    “她不知道我结婚有孩子了,也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也不知道她的,所以”叶深老实交代。

    不然小媳妇那么聪明,瞒着她,最后吃苦得是他自己。

    “苏恒!你再不开门我就砸玻璃了!”朱曼丽在楼下喊道。

    “朱小姐,请不要打扰老板休息。”保镖看不下去,过来劝阻。

    花昭就坐在那里不起来,不让叶深去开门:“她怎么追到这里来的?我还以为你让她自娱自乐了呢。”

    叶深突然想笑,小媳妇酸酸的样子好可爱。

    “出于道义和掩护的需要,我一般情况下有必要让她知道我在哪里,方便她求助或者传递消息。”叶深道。

    所以他对保镖们交代,如果朱曼丽要来找他,没有他的特殊交代,就可以告诉她地址。

    但是刚才分开之前,他跟朱曼丽说了,让她回自己家去,谁知道她竟然找来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直让她当你的晴人?”花昭问道,语气有些酸。

    如果是任务需要,她也只能忍了。

    “不用。”叶深道:“当初是阴差阳错。”也有朱曼丽故意的意思。

    她当时混得惨,需要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混取生活费,不然她一个黑户无法生存。

    后来被他找到,她顺势“攀附”上他,当了他的“晴人”,这样可以合理地获得生活费,也顺便解决身边的男人。

    “我可以腻了,变心了,给她一笔分手费,和平分手了。”叶深说道。

    其实他早就这么干了,只是朱曼丽不听继续纠缠罢了。

    最近又有杨中的突然追求,他为了保护同志,才跟她做戏。

    花昭终于满意了,朱曼丽又在楼下和保镖争吵,扰人清净,很远的邻居都被她吵醒了,花昭终于直起身来,下地穿好衣服。

    叶深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下面的人可以解决的,我们继续”

    花昭红着脸瞪他一眼,楼下就站着情敌,不解决了她没心情。

    “好吧。”叶深飞快穿好衣服,又深深亲了小媳妇一口,转身下楼了。

    大门打开,朱曼丽推开保镖就挤了进去。

    保镖看了叶深一眼,叶深摇摇头,人就退下了。

    “那个女人呢?”朱曼丽进屋扫了一眼,没有看见花昭,就要往楼上冲,被叶深一把抓住。

    “你来干什么?”

    “我来”朱曼丽一顿,盯着叶深的衣服,突然冲过来要掀他的衣领。

    被叶深拦住,一把推开。

    但是朱曼丽已经看见了,他的脖子上有些不该存在的淤痕!

    而叶深的脸色,也有些不正常的红晕,眼神也从未有过的明亮。

    “你!你们!”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叶深:“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以这样!”

    叶深不耐烦地看着她,傲慢又现:“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也是男人,又没人管我。”

    最后一句是暗示,他们在这里,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择手段,而他们平时怎么生活,是正是邪,找多少女人、男人,没人管。

    朱曼丽听懂了,她更无法接受。

    “你既然可以这样,那我也是女人啊!你看不见吗?”

    叶深斜睨了她一眼:“你还不够格。”

    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

    朱曼丽的脸色瞬间白了,人也晃了晃。

    但是下一瞬间她就怒了:“我不够格,她就够格吗?第一次见面就跟人上”

    “够了!”叶深不耐地打断她:“她一个普通人如何不需要你评价,注意好你的身份!而且你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事情,我们现在‘分手’了,懂吗?”

    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沓现金,大概几万,递给朱曼丽:“这是分手费,以后你‘好好生活’,不要再来干扰我。”

    朱曼丽眼含热泪地看着他。

    “记住,以后非‘特殊’情况,不要来找我,一旦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情,别怪我彻底跟你断了联系!”叶深道。

    之前他“分过手”,但是朱曼丽总是借口有事情又来找他。

    结果都是些鸡毛蒜皮或者无法确定的猜测,简直是谎报军情。

    “你好狠的心”朱曼丽看着他痛心道。

    叶深皱眉:“我发现你真的出了问题,我们之间,一切都是交易,谈不上什么狠心不狠心,你总是做些多余的事情。把你的心收回去,送给别人吧。”

    没有比这更明白的话了。

    而且今天叶深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她真的没戏了。他宁愿碰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也不愿意碰她。

    朱曼丽捏着钱,扭头跑了。

    叶深交代门口的保镖:“以后她再找我,跟我说一声就好,不要告诉她我的行踪。”

    保镖应诺,叶深转身匆匆上楼。

    花昭已经洗白白等着睡觉了。

    叶深也迅速洗漱好,搂着香香软软的小媳妇。

    这一幕他怀念好久了,过去一年多只能在梦里回味。

    花昭对他的处理结果还算满意。

    这么帅气又多金的老公,还不能对外说是已婚的,有人觊觎是应该的,就像她今天被别人觊觎一样。

    这不是叶深的错,醋可以吃,但不能乱吃,不然对胃不好。

    “现在说说,你的钱是怎么来的?”花昭问道。

    “我登陆之后到了纽约,那里什么地方最赚钱,我之前就有耳闻,所以就去了那里。”

    叶深讲述他的经历。

    炒股并不是新鲜事,国内第一家证券交易所成立在1905年,只是后来关闭了。

    知道自己的任务内容之后,他就查过资料,怎么能快速赚钱。

    他知道,自己在外面想完成任务,必须有大量的资金。

    不然以黑户的身份,光挣扎求存了,哪有时间和资格去接近任务目标?

    要不就得去干些犯法的事情来钱才快,而那不是他想要的。

    一番资料查下来,让他发现了华尔街。

    在国内粗浅地了解了一下金融知识,到了这里之后他就去华尔街上的餐馆打黑工。

    然后努力钻研。

    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方面的天赋,再加上特别的好运气,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也让他利用现在的身份顺利接近了最终的任务目标,杨中的父亲。

    花昭点点头,知道他没吃多少苦她就放心了。

    “那我以后怎么办?能在你身边出现吗?以什么身份?”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