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程秘书又美又飒

程秘书又美又飒

三千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外人眼里,程时微是一丝不苟的职场达人,在丈夫眼里,她是毫无魅力的糟糠妻。在苦苦忍受五年之后,程时微没有任何犹豫,果断提出离婚,并且在离婚之前送给渣男老公一份大礼!恢复单身之后,她改头换面,华丽变身,就连权势滔天的傅氏总裁都是她的裙下之臣……

主角:程时微,傅凌琛   更新:2022-07-15 23: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时微,傅凌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程秘书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三千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外人眼里,程时微是一丝不苟的职场达人,在丈夫眼里,她是毫无魅力的糟糠妻。在苦苦忍受五年之后,程时微没有任何犹豫,果断提出离婚,并且在离婚之前送给渣男老公一份大礼!恢复单身之后,她改头换面,华丽变身,就连权势滔天的傅氏总裁都是她的裙下之臣……

《程秘书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呦。陆少,您妻子找来了,您要抛弃我们了吗”

听到开门声,趴在江陆离怀里的女公关先娇俏地说了一句。

“不用。你们才是我的家。”

江陆离抬了抬眼皮,唇角似笑非笑,道:“这么没眼力见?出去。”

程时微没动,一双鹿眸虽清澈,却充满了冰冷。

她静静地望着面前的江陆离,开口道:“我有事和你说,让她们先出去。”

“耍什么花招?”

江陆离依旧没动,冷漠地看着程时微,“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回家?别做梦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完,他在女公关的唇上亲了一口,把程时微完全晾在了一旁。

女公关脸上笑意更深,甚至与另外的女公关一唱一和。

“你说,嫁给人家当老婆有什么用?自己的老公连看一眼都不看。就更别说碰她了。”

“真是做女人做到这个份上,干脆就不活了。”

女公关们今天统一的JK制服,格子裙配着白衬衫装,又纯又欲。

对比对面的程时微,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马尾,配着一副黑框眼镜,再搭配一身黑色西装,十分老土又保守,让人兴致全无。

她定了定眸光,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女人的话一般。

再次开口。

“好,既然不让她们出去,我就现在说了。今天是你生日,也是我们结婚五年的纪念日。我来给你送礼物。”

“呵。”

程时微开口,就得到了江陆离一阵冷笑。

程时微面色如常,毫无变化,只是双手拍了三下。

包厢门再次打开,门外站了一排女人,各有千秋,花枝招展,不多不少十五个。

“这是上个月你的女朋友们,今天我请来一起来给你过生日。”

“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

在十五个女人一起进门后,江陆离的眸危险地眯了眯,有些不爽。

忽然坐直了身子,沉声质问。

“不完全是,还有这个。”

说着,程时微把盒子推给了江陆离,勾唇一笑,转身离去。

“祝你生日快乐。”

一句话飘荡在空中很快被淹没。

程时微走出包厢门的时候,内心默默数了二十个数。

刚下到一层,她就接到了江陆离的电话。

十五个前女友加上六个女公关,新欢旧爱一见面,差点将包厢掀了。

程时微虽然不在,也清楚里面肯定是一场好戏。

她接起电话,江陆离带着暴怒低吼道。

“程时微,你给我把这些人弄走!”

他气得咬牙。

程时微继续往门外走去,唇角扬起满意的弧度,语气轻松。

“江先生,离婚协议书我签了就在送你的盒子里,从此你的烂事与我无关了。”

她说完,不给对方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解脱了。

程时微眼底有光,面不改色却心中雀跃。

五年婚姻如牢笼一般,她嫁给他就像个笑话,她和江陆离没有做过一天夫妻。

江陆离夜夜笙歌,却从没碰过她,她却还要跟在他身后解决烂摊子。

今天,结束了。

程时微勾唇,信步走出了夜店,刚一出门,没有注意,忽然撞到一个男人怀里。

她楞了一下,刚要开口道歉。

却听着头顶上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程秘书,平时喜欢来夜店玩?”


男人的声音不疾不徐、有条不紊,可是却透着冰冷的神秘。

程时微堪堪稳住身子,抬头的一瞬间,就把内心的慌乱掩去,公式化道。

“傅总好,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您,我过来找个朋友。”

“我想,程秘书不喝酒,也不该是夜店常客。”

傅凌琛没有笑,声音不辨情绪。

程时微身子微不可闻地僵了一下,她忽略这句话的其他可能性,道。

“嗯,我不是夜店常客。”

“傅总,不耽误您和朋友们一起玩了,我先回家了,再见。”

程时微冲着傅凌琛点了点头,礼貌说完,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便钻入车内。

一直到那辆出租车消失不见,身后一直站在傅凌琛身边的朋友开了口。

“这个女人是谁啊,看上去无趣得很。”

“我新招的秘书。”

“哎,你不是从来不招女秘书吗?”

傅凌琛没回答,收回了视线,转身走了进去。

......

第二日。

博凌集团海市分部。

程时微整理好资料,就在她准备给傅凌琛送去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

电话那端,江陆离的声音充满了趾高气扬。

“二十分钟后,民政局门口见,办离婚手续。”

说完,江陆离便挂断了电话。

程时微指尖微微收紧,面色却十分宁静。

江陆离一直这样,每次做事都不会顾及她的感受,无论她在做什么,有没有空一概不问,全都要被他随叫随到。

程时微垂眸,拿起资料,走到了总裁办公室,刚准备敲傅凌琛的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凌琛哥哥,你把公司从帝城开到海市我能理解,只是,你难道要一直待在海市了吗?”

“如果你这样的话,我们两个怎么办?”

程时微听着里面女人的声音,软哝热烈。

可是,男人的声音却冰冷至极,“我在海市常驻,与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

“我们......你也知道,我现在研究生快要毕业了,正是最忙的一年,这样我们两个就不能经常见面了。”

“本来也没必要见面。”

傅凌琛又是一句,直接让对方哑口无言。

程时微站在门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内心感叹傅凌琛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却没想到里面的女人忽然提到了自己。

“凌琛哥哥,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我早就听说了你在海城招了个女秘书。”

“你从来身边都不招女秘书的。是不是她勾引了你。”

说着,女人的声音有点急了。

傅凌琛再开口,更冷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无理取闹,直接说道:“我让司机送你去机场,你赶紧回帝城。”

“我......”

女人有点急了,刚要开口撒娇,结果一转身,忽然愣了一下。

“谁在那?”

叩叩叩。

程时微虽然已经听到了女人的问话,知道房间里的人已经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还是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

直到傅凌琛说了一声请进,她这才走进了门。

傅凌琛一身黑色西装,原本就高贵矜漠的脸依旧是帅气疏离,站在旁边的女生身材高挑,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配着一张大气的鹅蛋脸,看起来格外华贵。

“有事?”

傅凌琛语气很淡。

程时微没有半点情绪,道:“傅总,这是您让我整理的客户信息,我已经整理好了。”

“还有,我想请个假。我有点事,需要出去一趟。”

“去吧。”

傅凌琛回了一句,便拿起了资料。

程时微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就走。

在关门的那一刹那,她听到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凌琛哥哥,我真不明白,你的秘书长得这么土,肯定不是因为她,那你到底爱上谁了?”

傅凌琛没说话,只是拿起了电话,让司机来接这个女人。

程时微站在楼下打车,按照往常情况,这个时间点遍地都是出租车。

可是,她却等了很久,硬是一辆都没等到。

她拿出手机,打开叫车软件,刚输入目的地,忽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她的身边。

车窗降下来,那个熟悉的鹅蛋脸露了出来,她张开口和程时微说,“上车。”

程时微目光淡然,礼貌拒绝。

“谢谢您,不用了,我等等出租车。”

“上车,我有事要问你。”

对方说了这句话,程时微也就没办法了。

她上了车,女人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叫何舒彤,你怎么称呼?”

“程时微。”

“程秘书,你觉得从男人的魅力来讲,你们傅凌琛傅总怎么样?”


程时微透过厚厚的无度数镜片,看了何舒彤一眼,一眨不眨地回答。

“何小姐,工作不分男女,只看业绩。”

何舒彤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着程时微。

“你是从来都这么无趣吗?你结婚了吗?你有男朋友吗?”

“我结婚了。”

程时微又是认真回答。

何舒彤眨了眨眼睛,原来她还担心这个程时微只是表面老实背地骚,却没想到真的挺木头,她心里十分高兴,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问道:“你结婚了?你老公能受得了你这么无趣?你老公真是辛苦了。”

程时微望了一眼车窗外,提醒了一句。

“何小姐,我到了。先下车了。”

看着程时微下车,何舒彤也抬眸看了一眼,发现是民政局。

“你今天去结婚?”

“不,离婚。”

程时微下了车,随手关上了车门。

何舒彤望着那个纤细的背影,黑色的西裤配着黑色的西装再配着一个一丝不苟的马尾,也就小学的德育主任这装扮,现在的德育主任都知道涂个芭比粉的口红美丽吓人一下了。

程时微一眼就见到站在民政局门口的江陆离。

此时,江陆离正在和江母视频,声音公然外放着,离得很远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初要不是老太太身体不好,她那种家庭根本就不可能嫁到我家来。她现在还想离婚?”

程时微没说话,默默地站在远处等了一会。

“男人在外面玩很正常,都是她自己没本事,哄不住丈夫。”

“陆离,前几天我和张家打麻将,张家长女留学回来了,长得还挺标致的,改天你们见见。比这个不识抬举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程时微虽然没见到婆婆的脸,可听着这个声音,她都脑补出来婆婆那张不屑的嘴脸。

她看不上她,这些话,也常在程时微耳边说。

“就她程时微,什么都不会干,离开咱们家,喝西北风去吧。”

“走吗?再不进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就去吃午饭了。”

程时微不想再浪费时间听江母废话,从江陆离身边掠过,走进了民政局。

离婚手续办的很快。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劝她再考虑考虑,她连考虑都没考虑,就说盖章吧。

拿到离婚证,程时微厚重的眼镜片下露出了一丝轻松。

甚至都没有和江陆离打招呼,就率先走出了民政局。

程时微毕业之后就嫁给了江陆离,当了五年的家庭主妇,主要工作是伺候江老太太,陪江老太太说笑。

就在上上周,卧床五年的江老太太去世了,当天晚上,程时微就收到了江陆离的离婚协议书。

江陆离早就想离婚,程时微是江奶奶当老师时的得意学生,招江奶奶喜欢,可是却无趣得很。

江陆离连碰都不想碰。

这五年的时间,江陆离每天都盼着离婚,可是,昨天他忽然收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心里不舒服了下。

来的路上,他在想,也许这个女人会改变主意。

可是,离婚离得很顺利。

出了民政局,江陆离跟上去,看了程时微一眼,“准备什么时候搬出去?”

“我昨天晚上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搬走了。”

“程时微,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这么迫不及待搬走?”

原本,还装作漫不经心的江陆离忽然大声起来。

程时微抬了抬头,黑色眼镜框下,一双清澈的瞳孔波澜不惊。

她说:“你不是一直想离婚吗?你应该高兴才是。”

“你......”

明明看起来波澜不惊的话,却把江陆离气得哑口无言。

这个女人不是一向温顺的吗?

怎么说句话能把人气死?

他指着程时微,刚要开口骂,结果,程时微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程时微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往路边走。

“喂?傅总。”

她淡淡回应。

电话那端,傅凌琛道:“刚刚何舒彤有没有为难你?”

程时微握着手机,目光盯着来往车辆,道:“傅总,何小姐就随便聊了两句,谈不上为难。”

“你现在在哪里?”

傅凌琛问。

“我在民政局门口。”

“你今天离婚?”

傅凌琛再问。

傅凌琛的话无波无澜,没有任何情绪。

可是,这几个字,却在程时微的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

民政局可以结婚,也可以离婚,或者也可以陪朋友结婚或者陪朋友离婚。

可是,他却偏偏说是她离婚。

微风乍起,吹散了程时微额前的一缕头发。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拨到耳后,一边抿了抿唇,没有隐瞒:“嗯,我离婚。”

“你现在回公司正好是午饭时间,我今天中午在黄江阁吃,你打电话先订上佛跳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