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

青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燕然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医世家传人,岂料,一场意外,她直接穿越到了古代。穿到古代穷乡僻壤之处就算了,她竟然如此倒霉,是个寄人篱下的孤女,还带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弟弟。不幸中的万幸,上天给了她一个神器空间,能让她医术更精湛,在古代有谋生之术。不过,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只是好心救了一个躺在路边的男人,对方竟是当朝王爷!

主角:燕然,宗祁   更新:2022-07-15 21: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然,宗祁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由网络作家“青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燕然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医世家传人,岂料,一场意外,她直接穿越到了古代。穿到古代穷乡僻壤之处就算了,她竟然如此倒霉,是个寄人篱下的孤女,还带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弟弟。不幸中的万幸,上天给了她一个神器空间,能让她医术更精湛,在古代有谋生之术。不过,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只是好心救了一个躺在路边的男人,对方竟是当朝王爷!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精彩片段

“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你个傻子,还敢偷老娘的东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燕大山,当初我就说不让你要这两个拖油瓶,又不是你弟的亲生孩子,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现在好了,这傻子都学会偷自个儿家的东西了,你就说咋办吧!”

耳边是妇人聒噪吵闹的叫骂声,燕然只觉得头晕目眩,她记得清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是汽车冰冷的铁皮迎面撞击的撕裂感,难道说,她在车祸后幸存了下来?

“还有这个小赔钱货,老娘管吃管喝的你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现在都敢跟我对着干了是不是?”

燕然动了动手指触碰到了地面,寒凉的触感让她猛地睁开眼睛。

阳光大好,她下意识捂住眼,却意外的摸到了一片湿润,缓缓的适应了耀目的光线,她低头一看,指尖已经浸满了鲜血。

“小贱蹄子,你赶紧给老娘起来,后院的柴火还没堆好,你别在这里给我装死!”

腰上被猛踢了一脚,燕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正要让她闭嘴,却突然发现周遭竟是一片陌生的环境,面前居高临下恶狠狠看着她的妇人,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甚至还打上了补丁。

一切都是陌生的,燕然撑着手臂费力的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好了桂娟,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都晌午了赶紧去做饭吧,燕然还得去拾掇柴火呢。”抽着旱烟的男人沉声开口道。

被声音所吸引,燕然抬眸看了他一眼,脑海中忽然涌入了许多完全与她无关的记忆。

直到她彻底消化了这些记忆之后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竟然是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是生活在晋云国柳亭村与她同名同姓的孤女燕然,身边还有一个刚过八岁却痴傻的弟弟燕青。

他们原是燕家夫妇收养的孩子,原本一家四口生活还算不错,谁知天不假年,燕家夫妇在四年前摔下山崖双双殒命,两人后来被大伯一家收养,连带着燕家夫妇的房子和土地都被燕大山夫妇霸占,姐弟两人就这般寄人篱下,过着极为悲惨的日子。

如今的情况便是燕青在表姐燕莺莺的怂恿下偷了婶婶李桂娟的银钗子被发现,为了护着燕青,燕然被一棍子敲在了头上一命呜呼,她才侥幸的占据了这个身体。

“燕然,今儿的事儿的确是燕青的错,你这个当姐姐的不好好教育他也就算了,怎么还拦着不让你大娘管他?”

燕大山不悦的皱起眉头,指了指已经进屋的李桂娟道:“你们都得听你大娘的话,咱们这家里可没有你们撒野的地方,你是啥身份你自己清楚,别整日的找不自在。”

“找不自在?”

燕然冷笑一声,伸手把一旁不住哭泣的小男孩揽在了怀里:“大伯知道青儿脑子不好,往日更是听话的很,怎么会随意去偷盗大娘的物件?难道大伯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冷冽的眸光像是一道利刃一样刺入燕大山的眼底,燕然扭过头,目光落在站在门口一脸看戏模样的表姐燕莺莺身上:“或者,大伯也该问问表姐,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然,你胡说什么?”被突然点名,燕莺莺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偷东西的是这个傻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心里清楚!”燕然冷冷丢下一句话。

这还是第一次从燕然嘴里听到这样冷冽的话,燕莺莺莫名生出了一股恐慌,却又故作镇定的开口:“这小傻子偷了我娘的东西没成,怎么,你这个赔钱货难道还想把事情推到我身上?”

“赔钱货?”

燕然轻笑出了声,环顾四周,抬手指着偏房里的东西道:“这一件一件,可都是我爹娘的遗物,现在全都躺在你家的房子里,若说是赔钱货,应该也是你吧,燕莺莺。”

“够了!”

燕大山一声怒喝,沉着一张黑脸走到燕然身边:“我看你这丫头是不想安分的过日子了,赶紧向你表姐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大伯对我和青儿不客气的时候多得很,我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既然大伯和大娘都看我们不爽,那不如......”

燕然歪着头,眼底掠过一抹精光:“我们还是搬回老房子去吧,毕竟那是我爹娘的院子,我们住着总比在这里碍你们的眼要强的多。”

燕然口中的老房子,就是燕大树夫妇留下的那间土坯房,自从两人被燕大山给接到了这边,那处屋子就成了燕家的仓库,方才燕然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搬出去。

怀里的小人此时已经不再啜泣,仰着脖子一脸委屈的盯着燕然。

看着小孩可怜巴巴的眼神,燕然转了转眼珠,当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低下头附耳在燕青耳边说了几句话,就见小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趁着燕大山不注意,一溜烟便跑了出去。

“小傻子,你跑哪儿去?”

燕大山骂了一句,也没多想,又把矛头对准了燕然:“你刚才说,你要搬出去?搬回你爹娘的老房子?”

“既然大伯嫌我和青儿碍眼,我们自然得为大伯着想,让你们清静清静。”燕然淡淡说道。

燕大山两条粗黑的眉毛紧紧的拧在了一起,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燕然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他黑着脸,盯着燕然的目光极为深沉:“我告诉你,想搬到老房子,门儿都没有!你又不是大树的亲生女儿,咋地,还想着把大树的房子变成你自己的?赶明儿我就找个人家把你嫁过去,至于那个小傻子......”

“当初你可是一口一个会把他们当成亲生孩子一样对待,怎么你弟弟才刚走几年,你这就按捺不住想要把他们姐弟给处置了?”

一道冷沉的声音从院门外响起,伴随着脚步声越走越近。


原本还正琢磨着怎么教训燕然,陡然听到这声音,直把燕大山给吓了一跳。

他咽了咽口水扯出一个尴尬的笑意:“里正叔,这......这是啥风还把您给吹来了呢?”

里正一脸阴沉,手边还牵着个满脸恐惧的燕青,门口更是聚集了十几个看热闹的乡亲们,燕大山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刚才燕青会突然跑掉,压根就不是害怕他,而是去找里正了!

看来,这小傻子,根本就不傻!

整个柳亭村的人都知道,两年前,里正的儿子陈升在山上被困差一点死了,是燕然和燕青两个孩子冒着风雪把他从山上拖下来的,因此,里正一家对燕然和燕青十分好,就算是燕家人,也不敢在里正面前欺负他们。

“我要是不来,你还打算怎么对他们这姐弟俩?”里正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怒意,伸出手指着燕大山:“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燕大山低着头,伸手摸了摸鼻子,外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怕丢脸,只得硬着头皮道:“里正叔,我今儿是被燕青给气急了才这么说的,这孩子你说他不学好,竟然去偷桂娟的银钗子,我这......”

“大伯,青儿的确是偷东西了,可要是没有燕莺莺的撺掇,他一个八岁的孩子,脑子还不好,怎么会知道大娘的银钗子在哪里?”燕然红着眼大声道。

她的头上脸上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里正见她这般,不由得大惊,目光更是往燕大山的方向看去:“丫头,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其实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平日里燕大山夫妇对待燕然姐弟极差,更是动辄打骂,可到底也是家事,就算是有人说,也不过是点到为止,今儿大伙儿看到里正出面,也都纷纷开了口——

“肯定是那李桂娟打的,她天天看燕然不顺眼,这还能有好?”

“就是,咱们村子谁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是什么德行,就是可怜了这燕然可燕青啊。”

“你们可别忘了,燕大山还霸占了大树兄弟留下的田地和房子,这么对待燕然他们,要是大树泉下有知,半夜都能找他们来!”

议论声此起彼伏,站在院中的燕大山只觉得芒刺在背,恨不得立刻让这些人赶紧消失。

燕然静静的看着燕大山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无声的冷笑,旋即带上了一副可怜的模样,轻声说道:“里正爷爷,这......伤口是我不小心磕到了门弄的,跟......跟大娘没关系。”

她瑟缩着肩膀,大大的眼睛蕴藏着浓浓的惧意:“大伯和大娘对我们一直很好,我和青儿一天一顿还能吃点窝窝头呢,就连当初青儿摔下山,可不也是大娘给背回来的?还有我爹娘留下的几亩田地,眼下也都是大伯在管着,要是没有他们,只怕那些田地都要荒废了呢。”

这话说的便就引人遐想了。

三年前燕青还是个聪慧过人的孩子,却在一次和李桂娟上山之后掉下了山,等醒过来就变成了傻子,以前还没人多想,可经过燕然这么一说......

看着瘦弱单薄的燕然和燕青,一众人都噤了声。

表面上,燕然的话是在给燕大山两口子开脱,可实际分明是在说他们这几年来可怜的生活!

“很好很好,燕大山,你真是有好本事啊!”里正被气得直喘粗气,冷着脸看着燕大山:“你可真是对得起你死去的弟弟!”

“里正叔,我真的......”

“够了,你还嫌你欺负他们欺负的不够是不是?”里正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眼刀,转头看向了燕然:“丫头,你们受苦了。”

燕然这具身体如今才刚刚十五岁,身边还有个痴傻弟弟,又不是燕家亲生的,想都能想到这几年他们过的有多么辛苦。

感受到了乡亲们的愤怒,燕然眸光微闪,满是血污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虚弱的笑:“里正爷爷,我们真的没事的,我们对大伯大娘的收留,也是真心感激,只是里正爷爷,这几日我一直在想一件事,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有爷爷在,谁也不敢欺负你!”里正坚定的说道。

得到了里正的支持,燕然也不再隐瞒,当即便道:“爷爷,说起来我和青儿在大伯家也住了几年,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也大了,也能照顾好青儿了,所以我想带着青儿回到我爹娘留下的老房子去。”

“你说的倒是......”

“不行!我不同意让他们离开!”

里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从屋里冲出来的李桂娟给打断了,众人的目光也齐齐的落在了她身上,各个神情怪异。

李桂娟似是感觉到了这话的不对,忙又解释了一句:“燕然,大娘不想让你们搬走,是担心你们没法照顾自己,青儿这情况你也知道,他脑子本就不好,得多几个人看着才行,难道你都不为青儿打算的吗?”

燕然平静的看着李桂娟,不用想都知道她的用意,这哪里是为他们着想,分明是怕他们走了,顺道也把她爹娘的遗产给带走罢了!

“大娘,我谢谢您的好意,只是我和青儿现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所以我们不想再麻烦大娘了。”燕然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带出一条红色的瘢痕出来。

里正微微眯眸,目光在李桂娟和燕然身上来回徘徊。

他又何尝不知道,李桂娟这根本就是要霸占燕大树夫妻两个的遗物,不然又怎么会把老房子里堆满他们家的东西?

“桂娟哪,依我看燕然说的没错,他们也大了,况且大树留下的东西不少,也够他们姐弟生活,今儿就由我做主,让他们搬出去吧,你要是当真不放心青儿,每日多去看看就是了。”里正淡淡开口,却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李桂娟动了动嘴:“里正叔,这......”

“大伯大娘,燕然在这感谢您二位这几年的照顾,燕然不会忘怀的,既然我和青儿要搬走了,肯定也是要生活的,所以,还请大娘把我爹娘留下的田地也一并交给我们打理吧。”

燕然朝着燕大山夫妇鞠了一躬,说出的话却是让两人愣在了原地。


燕大山的眸光沉了沉,一手捏着烟杆不断的摩挲着:“燕然,这田地虽然是你爹娘留下的大伯没有理由占着,可你是个姑娘家早晚要出嫁,往后你要是嫁出去了,这地是该给你还是咋着?大伯现下打理这些田地也是帮着你们,不然若是交给了你,一旦来年收成不好,你还得怪大伯是不是?”

呵。

燕然不由得在心中冷笑,这话说的当真好听,可实际还不是为了那几亩田地?

“是啊燕然,你大伯说的是,要不就等青儿大一些脑子好点之后我们再把地给你们,你看怎么样?”李桂娟干笑一声附和道。

这几亩地每年的收成可是不少,要让他们就这么白白的交出去,怎么可能!

燕然始终保持着一副微笑,看着李桂娟脸上复杂的神情,她低低开口:“可是大伯大娘,我和青儿搬出去也是要吃饭的呀,大伯大娘不肯把地给我们,难不成是想让我们饿死在外头?”

她的声音很低,却足以让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听得清楚,是啊,自从当初燕然和燕青被燕大山夫妇给接过来之后,他们姐弟俩手里的地契可都是交给了李桂娟!

“大山桂娟哪,你们这样做可就不地道了,那燕然和燕青本来就够可怜的,你还想霸占他们的地吗?”

“就是,这还是咱们都在这儿呢,要是咱们没来,这两个孩子不得更被欺负?”

“我早就说过,燕大山收养他们,就是为了大树从前那点地和东西,你看我说的一点没错!”

纷纷不绝的议论声落入耳中,燕大山和李桂娟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没错,当初收养了燕然姐弟是有为了燕大树家里财产的意思,但更多的也是希望借着这件事给他们两口子树立个好的名声,谁知这几年的苦心都被燕然这个死丫头给毁了!

燕然静静的听着乡亲们的议论,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这可不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利用乡亲们的愤怒,借此来强迫燕大山夫妇把属于他们姐弟两的东西全部都给吐出来!

“燕然,大伯大娘怎么会这么想,你等着,大娘这就去把地契给你们拿来,正好里正叔和乡亲们都在这,也让他们做个见证,你看你有啥意见没有?”李桂娟眼珠乱转,异常果断的说道。

燕然挑了挑眉,虽然不知道李桂娟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若是能把地契拿回来,往后他们再想要回去,那就不可能了!

“大娘都这么说了,燕然自然没有意见。”她低着头,一股一股的眩晕感直击天灵盖,许是因为那一棍子的原因,她现在整个人都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行,那你等着,大娘这就去给你拿地契去。”李桂娟扯出一个笑意,拉着燕大山便往屋里走去。

燕然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伸着脖子往屋里看,透过半掩着的窗户,能够看到李桂娟和燕大山正在翻找东西,一边找嘴还在不停的嘟囔着,不用想也知道是在骂她。

至于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说话的燕莺莺,此刻看着燕然的目光也是极为怨毒。

不多时,李桂娟便带着地契出来了:“燕然哪,这是你爹娘留下的地契,今儿大娘就交给你了,往后你要好好打理田地照顾青儿,知不知道?”

燕然没有丝毫犹疑的接过地契看了看,笑着对李桂娟道:“大娘,您放心,燕然心中有数,这几年也多谢大娘对燕然和青儿的照拂,以后我和青儿一定会报答您二位的!”

说到这里,她话头一转又道:“对了大娘,我家老房子里还有许多物件呢,您看您和大伯啥时候给拿过来?我和青儿马上就要搬过去了,那些物件占着地方,我们怕是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一会儿就让你表哥和表姐去收拾,你们先过去吧。”李桂娟的笑越发的勉强。

“好,那就多谢大娘了。”

燕然小心翼翼的收好了地契,她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回到现代的可能,但眼下她既然在这里,就必须要为原主好好的活下去!

想到这里,她冲着燕青招招手,不过半刻钟的功夫两人便收拾好了包袱往老房子走去。

已是傍晚时分,路两旁的人家已经燃起了炊烟,原本绷着的精神一放松下来,燕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脸上是火烧火燎的炙热,身上却还是泛起了冷意,她心中一凛,拉着燕青在路边的大石头处停下,自己给自己摸了个脉。

“这身子还真是虚弱。”

虽然没什么大毛病,但气血两虚却是严重的很,想来这些年的日子也着实是辛苦了原主。

“姐姐,回家?”

燕青扯着她的袖子,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迷茫,燕然扯出一个虚弱的笑意,伸手想要抚摸他的小脸,只是眩晕感越来越强,还不等她把手落下,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从大石头上仰了下去。

“姐姐......”

伴随着燕青的声音响起,燕然只感觉鼻腔里钻入一股浓郁的檀香气味,紧接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四周是潺潺的水声,温柔的风从脸颊拂过带来别样的触感,燕然动了动手指,睁开眼入目所见却是一片宁静的山林。

“青儿,你在吗?”

没有人回答她,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一抬眸就见到一间十分古朴的竹制小屋。

她屏住呼吸上前轻轻敲门,谁知手才刚碰触到门边,一道柔润的亮光闪过,门“吱呀”打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请问,有人在里面吗?”

燕然不敢贸然进去,驻足在门边却久久没人回答。

她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进门时,脑海里忽然炸开了一个声音:“治愈空间欢迎主人。”

治愈空间?

燕然愣了愣,这不是她以前在现代看的那些穿越小说里曾写过的东西吗?难不成现在她也有了?

脸上瞬间染上了一层喜色,燕然当即迈开步子走进了竹屋,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