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恶毒后娘转了性

恶毒后娘转了性

上官灵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成了恶毒后娘,前有神秘丈夫虎视眈眈,后有四个拖油瓶拦住叫妈,林见秋知道自己想走也走不了;神秘相公高大威猛还帅气,四个娃娃软萌可爱还聪明懂事,这样难得的家人,林见秋觉得自己不能不知足。秦彦青发现自从那次遇险之后,这女人好似变了个人一样,从内而外散发着无法言喻的魅力。

主角:林见秋,秦彦青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见秋,秦彦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恶毒后娘转了性》,由网络作家“上官灵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成了恶毒后娘,前有神秘丈夫虎视眈眈,后有四个拖油瓶拦住叫妈,林见秋知道自己想走也走不了;神秘相公高大威猛还帅气,四个娃娃软萌可爱还聪明懂事,这样难得的家人,林见秋觉得自己不能不知足。秦彦青发现自从那次遇险之后,这女人好似变了个人一样,从内而外散发着无法言喻的魅力。

《恶毒后娘转了性》精彩片段

“哎呦,咱们村的大祸害总算是不行了!”

“她就是活该,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要把她收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这才成亲没多久就敢惦记王员外!”

“可不是,我听说要不是她手腕上的那串佛珠,差点就被打死了!”

“我们青山村的名声都被这个不要脸的毁了……”

外面不断有女人七嘴八舌吐槽的声音飘进来。

躺在破土炕上的林见秋动了动眼珠子,默默地看着头顶上的蜘蛛网。

她醒来已经有一会了,整理完脑子里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外面还继续骂人的几个人,骂的正是她现在这副身子。

“小哥,后娘都已经躺了好几天了,她还会醒吗?”

突然一道软糯糯的小奶音传来。

秦禾宁抱着小小的肩膀缩在小哥哥怀里,嘴唇冻得乌青发紫。

“死了才好!”

秦遇时小声地嘟囔,看着妹妹冻得浑身发抖,小胳膊又伸了伸,努力把妹妹拉在怀里。

爹出去卖熊瞎子已经好几天了,大哥二哥昨天被那个恶毒女人逼着去后山找吃的,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也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

林见秋动了动酸疼的身子,努力往窗户跟前爬。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外面刚才说话的两个豆芽菜是原主相公的孩子。

前世,她好不容易混到白富美,还没来得及牵手小帅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辈子就当后娘了。

林见秋那个心啊……

“你们两个在外面站着干什么,进屋来!”林见秋整理好心情,努力学着原主的声音叫着。

秦遇时拉着妹妹的手,不让妹妹动弹:“你又想干什么?”

小家伙瞧着三四岁的样子,从脸到身子一点肉没有,头发也稀稀疏疏的,身上的衣服补丁落着补丁。

脚上的鞋已经破的露出脚指头。

被男孩护着的小女孩就像是个要饭的,脸上脏兮兮的头,头发就跟枯草似的,唯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林见秋看着那仰着头忽闪着大眼睛看她的小姑娘,一下子就想到曾经的自己,莫名的就心酸了。

她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吓人:“外面冷,你们两个进屋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想把我从炕上推下来,我才不进去!”

秦遇时一张嘴就露出漏风的门牙。

林见秋看着他凶狠的模样,想起来原主曾经就是看两个孩子在炕上玩不顺眼,一脚把男孩子从炕上踢下来。

男孩子的牙磕在地上的木头板凳上,门牙就没有了。

林见秋以为秦彦青见她虐待孩子肯定会把她给休了,谁知道愣是没点反应,只是说让孩子们离她远一点。

从那以后几个孩子基本上没来过原主这屋。

林见秋默默骂了几句,又想到秦彦青另外两个孩子几天前被原主使唤到后山抓野味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林见秋一想到那两个孩子也不过一个六岁一个五岁,就吓得躺不住了。

一个鲤鱼打挺……

看到自己的肉胳膊肉腿,林见秋欲哭无泪。

去他娘的老天爷,她是掘了它家祖坟了还是诅咒了它祖宗八代。

把她弄到这么一个破地方当后娘也就算了,竟然还让她当肥婆。

她现在这幅身子少说也有两百来斤,都赶上她大舅家娶媳妇杀的猪了。

胖也就算了,身上的衣服都脏的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身上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林见秋心情复杂的抬起头,就看到窗户外的两个小萝卜往后退了好几步,小身体因为害怕止不住的的颤抖。

虽然眼下已经是三月底四月初,但春寒料峭,两个小家伙又穿的那么少,根本就不抗冻。

林见秋拖着一身肥肉从炕上下来,站在门口学着原主以前对几个孩子说话的声音喊道:“你们两个在家里看门,我去后山找你们大哥二哥!”

两个豆芽菜听到后娘的声音,小身体就抖了一下。

小姑娘手里的石子都掉在地上。

充满恐惧的大眼睛看着林见秋:“后娘,大哥二哥一定会找到吃的回来的,你不要把大哥二哥丢到山里面喂狼好不好?”

阿宁说着眼泪就掉下来。

委屈的模样让林见秋恨不得立刻抱在怀里哄一哄。

但她不能。

她恶毒后娘的人设还不能倒。

林见秋装作没看见板着脸:“你大哥二哥已经去山里好几天了,谁知道是不是在后山偷吃!”

“你们两个去炕上躺着,一会谁来了要是问起来就说不知道我去哪了!”

林见秋拖着肥胖的身体几乎是一步一挪的往后山去,从家里出来走了还不到五十米,她就气喘吁吁。

她记得以前家里养的老母猪,胖的有两三百斤,那走走路也不带喘的。

要是把它惹急了,它还能跑起来。

这身体倒好,走了几步路就累成了这样,更别说跑了。

 


林见秋咬牙坚持走到山脚下,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下去。

这会大概是前世下午四点多。

日头还很高。

她在山脚下坐了一会继续往上走,她太胖走几步就累,累的她好几次都不想上山去找那两个孩子。

可是不找又不行。

虽然说这古代的孩子懂事但到底是两个六七岁的孩子,万一要是遇到什么事,指不定会怎么样。

林见秋弄了根木棍当拐杖,一直走到半山腰都没有发现那两个孩子半点影子。

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才从山脚下上来这一路,她已经看到好些个野兽脚印,还有猎户下的陷阱。

有些地方还有血迹。

“大娃二娃,你们能听到我声音吗?”林见秋站在一处地势稍微有点高的地方,双手做成喇叭状,扯着嗓子大喊。

回应她的只有山谷的风声。

林见秋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回应,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距离林见秋不远处的一个陷阱里。

一个衣服被刮的不成样子的男孩,皱着眉头:“大哥,我好像听到了后娘的声音!”

“不可能,那女人巴不得我们死了,怎么可能会上山来找我们!”

说话的男孩蓬头垢面,右腿上还夹着一个兽夹。

裤子上的血已经干透了,小腿处乌黑发青。

男孩脸上嘴唇是一点血色也没有,但还是努力不让自己睡过去。

秦昭然看着大哥随时要睡过去,小心脏早就捏起来。

小身板往大哥身上靠了靠。

“大哥,你千万不能睡着,一定会有人来救咱们的!”

秦昭然黑亮的眼睛里凝聚着害怕和恐惧。

他们已经在这里困了一天一.夜了,喉咙都喊破了也没有人来救他们。

要是再没有人来救他们,大哥就会死掉。

秦昭然想到大哥会死掉,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秦逸之本来都要快睡过去了,听到啜泣声,艰难的张开眼睛:“别哭,大哥不会有事的,大哥就是太累了,睡一会就好!”

“大哥,你不能睡,你要是睡过去了就再也醒不来了!”

“大娃二娃,你们在哪!”

林见秋的声音再次传来。

秦昭然一脸惊喜,站起来就扯着嗓子喊:“我们在这!”

他怕后娘听不见,一直扯着嗓子喊。

直到林见秋那熟悉的大脸盘子出现在视野里。

林见秋喘着粗气看着陷阱里连个孩子:“你们两个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大哥被兽夹夹住了腿,这会已经睡过去了,我没事!”

这个时候秦昭然已经忘了后娘是怎么打骂他们的,只想赶快出去。

林见秋看向那个闭着眼睛的孩子,瞳孔猛地一缩。

小家伙脸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再看腿上的裤子都被血染红,就连地上都有血迹。

林见秋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顾不得交代,连忙转身去找能把两个孩子拉上来的东西。

她转了一圈也没找到顺手的东西,就找了一根比她胳膊稍微细一点,大概有两米多长的树枝。

秦昭然看到后娘走了,心就沉到了谷底。

他就知道后娘巴不得他们全死了,怎么可能会来救他们。

眼泪落得更厉害了。

“二娃,看看能不能把你大哥叫醒!”后娘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昭然抬头就看到后娘把一根很长的木棍放下来。

他高兴的胡乱擦掉眼泪。

“大哥,快醒醒,后娘来救我们了!”

秦昭然叫了好几声大哥都没反应,就慌了。

“后娘,大哥睡着了!”

“不行,不能让你大哥睡着!”

林见秋蹙着眉头:“你打你大哥几巴掌,用力一点!”

秦昭然咬咬牙,抬手狠狠地打了大哥两巴掌。

秦逸之半张开眼睛,眼里迸射出冷意:“大弟,我睡一会!”

“大娃,不能睡,你要是敢睡着,我就趁着你睡着把弟弟妹妹都扔着后山喂野兽!”

林见秋怒骂的声音传来。

原本只是张开一半眼睛的秦逸之瞬间抬起头,一双冷眸瞪上林见秋。

杀人一般的眼神让林见秋打了个寒战。

这小子妥妥的是反派的头号种子选手啊。

她摇摇头压下心中的恐惧:“二娃,把你大哥扶起来,让你大哥抓着棍子,我先把你大哥拉上来!”

秦昭然看向落在他跟前的木棍,下意识的看向大哥。

后娘经常这样捉弄他们,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又来捉弄他们了。

秦逸之看着跟前的棍子,吸了口气咬牙:“大弟,你先上去!”

“不行!”

林见秋吼着:“老大你先上来,万一你掉下去二娃还能接住你,二娃快扶着你哥抓住木棍!”

“我把你哥拉上来再把你拉上来!”

“哥,能相信她吗?”秦昭然问道。

秦逸之默然了一会,就把手伸了出去。

秦昭然赶紧抱着秦逸之。

林见秋看秦逸之抱住木棍,深吸了口气。

“大娃,你抓好了!”

话落,她就咬牙一点点的往上提棍子。

一个六岁的孩子说重也不重。

但对林见秋来说那就是一团几十来斤的肉。

她拉着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掉进去。

林见秋感觉自己力气快用光的那一刻,终于把木棍提上来。

她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下去的瞬间,林见秋感觉自己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

林见秋顾不得查看屁股底下压了什么东西,喘了两口气就赶紧去查看躺在一边没动静的孩子。

说实话,她平生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

虽然那孩子刚才还在说话,可这会就面色惨白的躺在那,还一动不动。

林见秋瘆得慌。

“哎,你醒醒!”

她叫了两声。

那孩子没动静。

林见秋咽着口水蹲下去,食指感受了一下孩子的气息。

她才松了口气。

“大哥,你怎么样?”

秦昭然见后娘半天没有动静,就缓了。

他怕后娘把大哥拉上去就不管他了。

林见秋把棍子重新放下去:“你大哥没事就是晕过去了,我拉你上来!”

秦昭然学着大哥刚才的样子抱住棍子。

刚抱好就被拉上来。

林见秋累得慌,她一点都不想走路。

可那小子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了。

要是再不赶紧带回去看大夫,怕是要没命了。

秦逸之小小的身躯试图把大哥背起来。

可他比大哥还小还瘦根本就背不动。

秦逸之着急的眼里在眼眶里打转。

不行。

他不能让大哥死了。

秦逸之咬牙决定求那个女人。

哪怕那个女人今天让自己死在这后山里,也不能让大哥死在这里。

 


“你……”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来帮我把你大哥扶起来!”

林见秋抢在秦昭然开口前开口,凶巴巴的吼了一嗓子。

直接把秦昭然要说的话吓了回去。

她现在这具身体太胖。

她只能半蹲下来,双手扶着膝盖,然后让秦昭然把秦逸之扶起来。

两人这么配合,林见秋倒是轻松的把秦逸之背起来。

林见秋一手拖着秦逸之的大腿:“二娃,把那根棍子给我,你从背后拖着你大哥点,别让你大哥掉下来!”

秦昭然哦了一声,把林见秋要的木棍给她,从后面拖着大哥的屁.股。

林见秋深吸一口气刚打算要走,忽然想起来先前自己坐下去的时候,好像屁.股底下压着什么东西。

她扭头就去看刚才坐过的地方,看到自己竟然一屁.股压死一只肥胖的兔子。

整个人都惊呆了。

感情胖还有这好处啊。

“二娃把那只兔子拎上!”

秦昭然还想着这女人是不是背不动大哥,半天都不走。

听到她的话本能的去找兔子,看见这女人刚才坐的地方有个大坑,坑里还有只胖兔子。

嘴角就狠狠的抽了抽。

虽然这兔子是被这女人一屁.股压死,有味道的兔子。

但秦昭然还是把兔子提上了。

林见秋见这小屁孩拿兔子的时候竟然还嫌弃,就翻了个白眼。

这会嫌弃吃的就觉得香了。

上山的时候林见秋觉得快要累死了,这会还背着一个四五十斤的孩子。

用了比来的时候两倍多的时间才回到家里。

林见秋把秦逸之放在炕上,自己就在一边躺尸了。

她敢保证这个家在远一点,她刚穿越来又会累死。

“二哥,大哥哥怎么了?”秦遇时看到后娘竟然把大哥背回来,脸色都白了。

看到大哥闭着眼一句话不说,就像是村里人死了时候的样子,急的眼泪珠子就在眼眶里打转。

秦昭然好不到哪里去,他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早就没力气了。

但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歇着,大哥还有事。

秦昭然打算去请村里的赤脚郎中。

他刚走到门口就被林见秋叫住:“二娃,你去我娘家把我娘叫来,让我娘把牛车带上,在拿些铜板!”

“你大哥的腿村里的赤脚郎中看不了,要是再不赶紧去镇上看,你大哥的腿怕是要保不住了!”

秦昭然听到大哥的腿要保不住了,心里对林家的恐惧就被压下去,拔腿就往林家跑。

彼时,林家。

林老太吃了午饭就在炕上躺着了,脑子里盘算着媒婆说的话。

她的宝贝疙瘩虽然嫁过人,但是嫁过去那病秧子就没动过她闺女。

她的宝贝疙瘩应该还是能说到好人家的,只要她给的陪嫁高一点。

林老太想着想着瞌睡就是上来了,正在打盹呢就听大儿子在外面叫着。

“一天天的吵吵啥!”林老太后了一嗓子,不耐烦的坐起来。

林家老大林大贵从外面进来:“娘,秦家那二小子说小妹让您拿上钱,把咱家牛车赶上过去一趟!”

“啥?”林老太蹭的就从炕上下来,鞋都没穿好就往外面跑:“老天爷的,肯定是那几个狼崽子又欺负我的宝贝疙瘩!”

“你还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站着干啥,还不赶紧把牛车赶上跟我走!”

林大贵哎了一声就赶紧去赶牛车。

林老太跑到门口看到秦昭然。

抬手就给了秦昭然一巴掌:“黑心肝的东西,要不是我闺女给你们当后娘,你们早就是没娘的娃了,还敢变着法的欺负我闺女!”

“我闺女要是是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林老太骂骂咧咧往秦家的破茅草屋跑。

秦昭然捂着被打的脸颊也往家里跑。

他挨打不重要,只要大哥的腿能保住就好。

林老太还没到秦家门口就喊着:“秋啊,娘的宝贝疙瘩,你咋了?这些丧良心的玩意,你给他们当后娘,他们还天天欺负你们!”

林见秋刚坐起来打算检查一下秦逸之腿上的伤势,就听到老太太的哭声。

嘴角狠狠地抽抽着。

原主这娘这大嗓门,不是盖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死了呢。

“娘,你别喊了,我没事!”林见秋朝窗户外也喊了一嗓子。

话音刚落,林老太就进了屋。

跑到林见秋跟前,抓着林见秋看了半天确定没事。

抬手就在林见秋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你个虎玩意,没事你让那小子跑去叫我干啥,又是让我拿钱又是让把家里牛车赶来,老娘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林见秋:“……”

这他娘的是娘吗?

这老太太刚才一巴掌,她觉得自己后脑勺差点就要爆浆了。

林见秋扶着太阳穴:“娘,我没事,大娃被山上的兽夹给夹住了腿,你看看这腿骨都出来了!”

“咱村里的赤脚郎中肯定看不了,肯定要去县城看,再不看这孩子腿就废了!”

林老太看见秦逸之露出来的白森森的腿骨,吓了一跳。

转念,她就骂道:“死了正好,这小子就是个黑心肝的玩意,你嫁过来这小子就天天给你找麻烦!”

“老天爷都要让他死,你救他干啥!”

林老太说着一屁.股在炕沿边坐下:“你要是害怕,娘就陪你守着,等这黑心肝的玩意死了,就让你大哥弄个席子一卷,扔到后山喂狼就是了!”

“你们敢!”一道森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林见秋吓了一跳,本能的朝门口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