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独宠二婚小娇妻

独宠二婚小娇妻

夏之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危难面前,丈夫的冷眼旁观彻底寒了简一凌的心,也就是在那一刻起,她断了对渣男的所有念想。就在她以为,自己将会走向死亡时,一袭蓝色制服的他从天而降,将她救出于危难中。其实,他默默守护在她身旁多年,当他看到女人凉了心、断了情后,他便发誓,这一次绝不再让机会从指缝间溜走。

主角:萧祁墨,简一凌   更新:2022-07-15 22: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祁墨,简一凌 的女频言情小说《独宠二婚小娇妻》,由网络作家“夏之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危难面前,丈夫的冷眼旁观彻底寒了简一凌的心,也就是在那一刻起,她断了对渣男的所有念想。就在她以为,自己将会走向死亡时,一袭蓝色制服的他从天而降,将她救出于危难中。其实,他默默守护在她身旁多年,当他看到女人凉了心、断了情后,他便发誓,这一次绝不再让机会从指缝间溜走。

《独宠二婚小娇妻》精彩片段

A市,新苑豪庭。

警灯闪烁,撕裂了暴雨冲刷着的黑夜。

简一凌不记得自己被挟持了多久,暴雨将她浇透,寒冷侵蚀着她最后的意识。

歹徒的枪支紧戳着她的太阳穴,让她刚历经过殴打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暴雨中飘摇。

歹徒在和对面的警察谈判着什么,对她来说都变成了天边的声音,遥远而不清晰,唯一可以听明白的一个字,就是:钱。

直升机轰鸣的声音在小区上空盘旋,暴雨冲刷双眸,简一凌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

“想要钱,你们总要让我和我丈夫联系一下,你们说他怎么会信?”自己刚被挟持的时候,他们打过电话给云皓寒,可是云皓寒不信,还嗤笑这是自己的手段。

两名歹徒对视一眼,看着那些警察,最后其中一人拿了自己用油纸包着的手机递给了简一凌,恶狠狠地示意她快点打。

一串熟悉的数字摁下,电话很快接通,传来那边优雅低沉的声音,对别人,他永远都是这么的优雅。

“皓寒……”

“简一凌?”

她只是叫了他一声,那边的声音即刻变得厌恶,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他这会儿紧皱的眉头。

“够了!简一凌,你又玩什么把戏,被绑架?谁能绑架你?爷爷住院,没人看你装可怜装无辜,又换了新的手段?简一凌,你就这么点能耐?”新苑豪庭,谁能在那里绑架她,想到这一点,他心中更加的厌恶。

毫不留情的一段话,打破了简一凌所有的坚持,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他听不到雨声吗?听不到警笛声吗?还是说,听到了,却依旧认为这是自己的把戏。

全身的力气都在流逝,简一凌再次开口:“你从来都没信过我?”

“呵,信你,一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有什么可信的,简一凌,你这种女人只会让人恶心。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爷爷那么相信你,可是,在我这里,你只是一个让人厌恶的虚伪女人。”

简一凌想哭,可是却发现,泪水早已经枯竭。这三年,这些话,她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现在听到,还是疼的厉害。

“皓寒,面好了,去吃饭吧。”

温婉的声音,成了压死简一凌的最后一根稻草。

袁如云,他最爱的女人,原来爷爷不在,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袁如云了。

云皓寒直接挂了手机丢在床上,厌恶的表情在看到进来的人之后换成了宠溺,一手落在她腰间:“怎么自己下厨了,让别人做就好。”

“今天是你生日嘛,人家想亲手给你做。”袁如云甜蜜的说着,撒娇的轻挽他胳膊向外走。

生日?云皓寒眉眼间多了几份考量,今天是他的生日?回头看向手机,人却已经被袁如云带了出去。

绑架劫持现场。

“首长,准备就绪。”直升机上的狙击手瞄准了对面的人,开口向着驾驶座上的人说道。

一身纯净的天空蓝色笔直军装,风姿煞爽,肩头是神圣的上校军衔,金色的标志在暗夜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萧祁墨深刻如刀凿的五官此时在雨夜里显得格外英俊,他剑眉深锁,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一双幽暗深邃似海的眸子凝视着被挟持的女孩,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显,显示出其实他此刻的情绪并不是看到的这么平静。

“告诉我,你的把握。”萧祁墨低沉的嗓音,犹如大提琴一般响起。

狙击手突然抬头看着自己首长,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奇怪,首长从来不会在出任务的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他相信自己,“九成。”暴雨倾盆,夺走了他的一成把握。

“九成。”萧祁墨低低地重复着他的概率值。

他低头看着下面,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好似在喃喃自语般开口:“可是我输不起那一成。”他说着,回头看向了虎子,“你驾驶。”他说着,人已经离开了驾驶位。

因为输不起,所以就算失败的概率只有一成,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在不相信别人的情况之下,他唯有自己亲自出马。

简一凌,她还是那么的漂亮,虽然此刻她精致的小脸苍白,浑身被暴雨浇透,可一双晶亮的水眸,依旧摄人心魂,一如几年之前,只是现今早已物是人非而已。

警察还在和歹徒谈判,简一凌却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她缓缓闭上双眼,已经不想再去挣扎,再去渴求什么。

完全松弛的身体,暴漏了歹徒的致命位置给高处的人。

第一次,萧祁墨在开枪之前有了恐惧的感觉,心砰砰猛烈直跳,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的胸膛。他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他担心,担心自己不经意间的一个失误便会让他遗憾终生。当简一凌弓腰的瞬间,萧祁墨手里的M200从轻微的颤抖瞬间变得稳定,手指扣在扳手之上,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枪响之后,时间仿佛静止了。


世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唯有雨水哗啦啦下个不停,滴到地上,又溅起。

简一凌失去了歹徒的支撑,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和歹徒对峙太久,此刻她全身无力,眼前一黑,她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萧祁墨收了枪,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英挺的眉舒展开来,他从直升机的绳索之上滑了下去,大步过去将已经被武警大队长龙腾抱起的女人接了过来,阴沉的脸色比这天气还要差。

“这件劫持案,我需要一份最详细的答案。”萧祁墨小心翼翼抱着简一凌,俯首瞬间脸上已浮现出宠溺的温柔。

看着萧祁墨离开的背影,龙腾收枪,嘴角微微勾起,最详细的,不就是台面下的也要拿出来吗?看着这治安一向很好的小区,绑架,真是一种好手段。

萧祁墨抱着一个女人回去,一时间在部队炸开了锅,可是谁也不敢多问,首长的事情,谁敢问,那不是找死吗?

回到自己部队的宿舍,萧祁墨一脚将门踢开,抱着简一凌进去,快速而温柔地几下撤掉了她全部的衣服,拿过自己桌上的衣服将她身上擦干,塞进了被窝。

每一个动作都顺畅到让人觉得他就是在做一件熟悉又自然的事情,可若仔细看会发现,他手背青筋的微微凸起,正说明了他此刻的隐忍。

他是一个男人,还是正常的男人;为一个女人脱衣服,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可他不光是一个男人,他还是一个军人,自强自律的军人。更何况眼前的女人,是他一生都想呵护宠爱的人。他绝不容许任何人给她带来伤害,包括他自己。

吩咐警卫员准备热水,警卫员很快端着热水进来,八卦的想多看一眼,却被萧祁墨一个冰冷到了可以冻死人的眼神给吓了出去。

萧祁墨关了门,直接脱掉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服丢在地上,胡乱的擦了一下之后,围了一条军绿色的浴巾在腰间坐在床边。

看着此时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儿,那原本清秀的脸庞,这会儿却黛眉紧蹙,苍白如纸。

萧祁墨强忍着心头的愤怒,伸手拿过毛巾,在热水里泡过之后小心而温柔的覆上简一凌的小脸,轻轻地擦拭。

而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深处,却突然透出嗜血因子,云皓寒,你敢这么对她,很好,真的很好!

……

一道响雷蓦然响起,男人突然停下了他的动作,眼眸深沉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

袁如云不满,纤细的五指在他胸口环绕,柔柔的声音响起:“皓寒,你怎么了?”

云皓寒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隐隐约约有警笛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皓寒。”

他穿衣服的动作被女人委屈的声音给打断,云皓寒回头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袁如云:“我回去看看,明天中午带你去吃饭。”

他说着,起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听话。”

袁如云看着他脚步略显慌乱的离开,并没有过多的阻拦,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云皓寒身边呆这么久的原因。看着外面的大雨,紧紧咬着自己的唇,只是一个雷而已,你就那么放心不下简一凌那个贱人吗?

委屈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冰冷,嘴角狠励的勾起,就算他现在回去又怎么样?

简一凌敢和她抢,只是不自量力,等老爷子一死,她很快就会成为云家真正的少奶奶,如此想着,袁如云便心情顿好。

云皓寒一路不安,开车回到了别墅,抬头看着二楼漆黑的窗口,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以往不管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灯都是亮着的,更何况今天是自己生日,这女人在做什么?

想着加快了脚步进去,却被佣人告知简一凌今天并没有回来,而是回了他们的公寓。

公寓?他转身离开,赶往了公寓。

云皓寒一路回到公寓,家里依旧是漆黑一片,伸手开了灯,下意识的看向了餐桌,桌上什么都没有。

他来不及换下自己满是雨水的鞋子直接奔向了卧室:“简一凌?简一凌?”卧室找了,没有,客房找了也没有,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没有,那女人是学会夜不归宿了吗?

拿出手机打了简一凌的电话,可是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云皓寒烦躁地将手机丢在桌上,居然还敢关机,看着外面的暴雨,想着今天晚上的电话,身子微微绷紧,女人,千万不能有事,不然他怎么和爷爷交代。

“夜,马上给我找到简一凌。”云皓寒打了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再次关门出去。

静谧的首长办公室,好像只有呼吸的声音在轻轻流动着。萧祁墨静默地看着依旧被噩梦纠缠的女人,思绪不宁。三年前,因为她结婚,所以自己离开,独自疗伤;三年后,因为任务,所以他回来,却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和她重逢。

这三年,看来她过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幸福,既然如此,该他的,他就不会再放手。

冰冷的身子因为热水擦拭的原因变得温暖,简一凌缓缓的张开了的眼睛,强光袭来,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想要挡住强光对眼睛的刺激。

只是手臂突然接触空气带来的冰冷感觉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臂,知觉瞬间全部回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

快速收回手臂,目光缓缓上移,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简一凌猛然一个机灵,抱着被子豁然坐起,慌乱地缩在了墙角里,唇角微微哆嗦,想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萧祁墨看着她惊慌躲闪的样子,心口蓦然一疼,起身去外面端来警卫员刚刚送来的姜汤。

“把这个喝下去,暖暖身子!”

听到这个声音,简一凌这才回神,顺着声音抬头,嘴角不由抽了抽面前这个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怎么会是他?

按辈分,简一凌要叫他一声四叔,因为云萧两家世代交好,这萧祁墨虽然比云皓寒大不几岁,可是人家却是和云皓寒的父亲是一个辈分的,所以她一直都是跟着云皓寒叫他一声四叔的。

看着他过来,简一凌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一边,脸上也不由红了一片,,这个人,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当着她的面秀身材吗?简直就是为老不尊!

“现在回过神儿了?”萧祁墨见她如此,英气逼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端着姜汤就要往床上坐。


看着他健硕的身形逼近,简一凌又是一慌,连忙一手扯着被子,一手小心的接过姜汤,哑声开口:“谢谢四叔。”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萧祁墨俊眉突然皱紧,这个女人,他最恨的就是她见到自己一次就叫一次四叔。

简一凌咬咬唇,真想冲他翻个白眼,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还真是没有胆量对着这个冷气逼人的四叔翻白眼的。

据她所知,萧家的长孙今年都二十八了,比云皓寒还大一岁,居然说没她这么大的侄女,她才二十四好不好。当然,这些话简一凌只敢腹排。

捧着姜汤顾不得烫,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身上是暖了,可是干涩的嗓子却像是着了火一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臂将碗递给他,可怜兮兮的开口:“有水吗?我渴。”姜汤那么辣,根本就不能满足她此刻对水的需求。

萧祁墨锐眸微眯,深深的看着她,见她此时一双晶亮的眼睛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芒看向自己,简直就是诱惑,蓦地握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底情绪,猛然起身,转身去了外面。

简一凌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觉得每次见到萧祁墨都有一种会被他冻死的感觉,这男人不会笑就算了,至少是个面瘫也行啊。可是人家也不面瘫,就整天给你一张冷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萧祁墨端着水杯过来,试过水温之后才递给她,简一凌小心的接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全喝了下去。

萧祁墨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心疼,却只能压抑着冷声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一凌身子一颤,将杯子放在桌上,抱着被子不说话,这是云家的事情,她不应该告诉别人的,就算是萧家的人也不可以。

看着她沉默,萧祁墨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双手压在她的两侧,让简一凌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只是这个距离,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谨慎。

“四,四叔。”开口的声音颤巍巍的,目光躲闪到一边。

“不说?”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光洁的下巴,控制住了她的脑袋,让她不得不直视自己,“你不想说,那就我来问。”这个女人他太了解,嫁进云家三年,除了老爷子给她撑腰,谁还真的把她当云家的人。

简一凌牙齿打颤,想要脱开他的牵制,却无能为力,心,不可遏制的悸动着,为这暧昧的距离,也为他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低沉的声音。

“是云家的人?”

“不是!”

简一凌快速的反对,反而是出卖了她自己。

萧祁墨俊颜一沉,冷哼了一声,这一声,直接将简一凌的心脏给冻结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躲不开目光,干脆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他,也许寒冷度可以降低一些。

看着他的样子,萧祁墨冷笑更重:“这件事,云皓寒也知道。”

他说的肯定,让简一凌瞬间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愤怒的看着萧祁墨,不顾身上的被子一把将人推开:“四叔……”她说着,眼睛已经红了,云皓寒是她所有冷静的底线,也是她心里最深的那道伤口,那些话回响在耳边,她的心到现在还在滴血。

萧祁墨自然不会真的被她推开,看着她的样子,一股火气暮然升起,直接将人拉过来,如同猎豹看到猎物一般,精准的锁定了目标,捕获了她伤痕累累的红唇。

简一凌瞠目结舌,片刻之后才回神,他是云皓寒的四叔,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简一凌佩服自己现在还能想到这个问题,挣扎着双手用力的推着自己身上的人。

“四叔,唔……”

“我不是你四叔。”萧祁墨依旧没有放开她,低吼的声音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气。积压多年的情绪一经爆发,便再也没有收回的可能。

薄被挣扎间被拉开,简一凌心跳如雷,身上的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终于,萧祁墨放过了她,四目相对,简一凌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双眸之中还带着刚刚的骇然,看着萧祁墨带着让人怜惜的委屈。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萧祁墨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是被她这双明珠不及的双眸吸引,直至沦陷,不可自拔。

时间好像静止在这一刻,简一凌丝毫不敢动弹,只能用那双无辜中带着委屈的双眸看着他,却不知,就是这种眼神才让他欲罢不能。

萧祁墨低头欲再吻,却不料煞风景的人来了,听着报告的声音,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警卫员这么不讨喜,人依旧没有起身,贪恋她身上的温暖,声音却是不悦中带着冰粒儿:“说!”

简一凌的身子微微一颤,明显的是被他这冰冷的语气给吓到了,可是外面的人开口说出的话,本来嫣红的小脸又瞬间变得苍白。

“首长,云总裁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