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

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

洛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洛语”倾心创作完成的现代重生类言情小说,《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这本书上线之后,备受关注,主人公:乔千凝、顾沛琛,两人的性格特点描写的鲜活生动,小说正在创作中,内容简介:被人避之不及的乔家问题千金,居然转了性子;不仅在某黑客宴会上,大展本领,还被爆医术精湛,就连商界的风云人物都要给她面子。这种转变当然因为乔千凝的身体里早就换了灵魂,从一无是处的草包蠢货,到如今让对她不屑一顾的渣渣们刮目相看,跪地求饶。

主角:乔千凝,顾沛琛   更新:2022-07-15 22: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千凝,顾沛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由网络作家“洛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洛语”倾心创作完成的现代重生类言情小说,《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这本书上线之后,备受关注,主人公:乔千凝、顾沛琛,两人的性格特点描写的鲜活生动,小说正在创作中,内容简介:被人避之不及的乔家问题千金,居然转了性子;不仅在某黑客宴会上,大展本领,还被爆医术精湛,就连商界的风云人物都要给她面子。这种转变当然因为乔千凝的身体里早就换了灵魂,从一无是处的草包蠢货,到如今让对她不屑一顾的渣渣们刮目相看,跪地求饶。

《全球大佬重生后小撩精飒爆了》精彩片段

“珍姐,这个女人跳下去了……”

“废物,慌什么,赶紧将证据都毁灭,她这是跳楼自杀!撤!”

……

“轰隆”一声,天空闷雷滚滚。

“嘶”头好痛,意识有些昏迷不清。

环视四周,她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吗?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如同幻灯片一样循环播放,就像是乱麻一般,扰乱的她有些头疼。

原来她真的死了,可她的意识却活在了另一个女人身上。

乔千凝,二十岁,乔家的长女,母亲在生下她不久之后就离世,继母杨芷茹带着比她小两岁的妹妹乔珍珍登堂入室。

杨芷茹和乔珍珍为了争夺乔家的家产,设计陷害,威逼利诱。

就在刚刚乔千凝因为不堪乔珍珍的折磨,从顶楼一跃而下,结束悲惨的一生。因为时空错乱,此时时间竟是发生在乔千凝掉下去楼的半个小时之前。

门“吱吱”一声被人推开。

“姐姐,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猜我给你带来什么礼物?”一个嘴角噙着得逞笑容,面若桃花,穿着公主裙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

脑海中的记忆不断的提醒着她,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直欺负她的妹妹乔珍珍。

“你看这几个牛郎你还满意吗?”乔珍珍一拍手,身后三个不尽相同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精致可人的女孩。

“姐姐,你看我对你多好,专门在窑子里面找了几个模样俊俏的男人,待会一定很上镜。”

乔珍珍的模样瞬息万变,她眸底阴冷,藏着十八岁不该有的狠厉。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特写,绝不会亏待你的!”乔珍珍掏出手机,眸底多了一丝阴冷。

乔千凝看着面前女人,脸上波澜不惊,眸底幽深阴蛰。

“我今天就是让兰城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多下贱!”乔珍珍的脸上已经面露狰狞。

她已经将所有的设备启动,只要她一会儿拍下乔千凝不堪的画面,宴会上就会将画面投影出来。

到时候,乔千凝就是被所有人耻笑的那一个,爷爷绝不会在让她留在乔家!

“给你们一次机会,赶紧滚!”乔千凝声音又清又冷,眸底如寒潭一般,寒气逼人!

现在既然她是乔千凝,就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

“小美人,脾气还挺暴躁,不过哥哥我喜欢!”其只一个牛郎贱兮兮的按戳小手。

“还不快上!”乔珍珍不耐烦的说道。

乔千凝的眸底越发阴冷,她睥着朝着她走进的男人。

“小美人,我会带你冲上云霄!”还没有等到他们靠近,乔千凝一脚就将一个男人踹在地上。

“找死!”其中一个身材长的还算精壮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乔千凝没有任何动作,在怒气冲冲的男人再次靠近的时候,一拳将他打蒙。

“乔千凝?!这是怎么回事?”一边的乔珍珍已经有些不淡定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乔千凝吗?

乔千凝三两下就将乔珍珍和那几个男人绑在一起。

“你想要特写?嗯?”乔千凝阴冷的眼眸,就像是寒潭一般。身上散发着阵阵阴冷的气息,就好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一般。

“乔千凝,你最好放开我,否则爸妈一定不会放过你!”乔珍珍恶狠狠的说道。

乔千凝冷哼一声,潇洒的扬长而去。

出了门之后,凭借原主记忆,乔千凝去了一旁电脑操控室。

她纤细的手指不断的敲击键盘。

“老大,真的是你吗?我听说您出事了?您现在在哪?”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方激动的心情。

电脑上很快就出现一片红色的亮点。

“老大,您说句话,我听说您出车祸了,究竟有没有事?”对方知道,这是她们老大的专属ID,其他人是没有能力达到这样的水平。

“查!”简单粗暴的一个字。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怒气。

“老大,真的是您,真是太好了!”对方狗腿一般的问好,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对方已经是灰色的头像!

“爸,千凝呢?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怎么还不见她的踪影?”杨芷茹走到乔老爷子的面前。

“乔千凝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老爷子都出来了,她怎么还没有出现?”乔千凝大姑妈说道。

“我刚刚看到乔千凝好像和几个男人朝着包厢走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二姑妈说道。

她们知道,乔家的女主人是杨芷茹,想要在公司拿到好处,就必须和她站在统一战线!

“荒唐!”乔老爷子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杨芷茹的唇角噙着的得逞的笑容。

“爸,现在已经到时间了,我们先开始吧!”

这次,只要将乔千凝和其他男人鬼混的照片投放在荧屏上,杨芷茹相信,乔老爷子一定会将她赶出乔家!

毕竟今天宴会上出席的,都是兰城有头有脸的人!

“将乔千凝给我找来!”乔老爷子面部表情紧绷,眸子里有情绪在翻动。

杨芷茹趁机将投影仪打开,当看到上面播放的画面的时候,她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

“怎么回事?”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屏幕上的乔珍珍。

乔千凝呢?这怎么可能?

“关了,赶紧给我关了!”她的眼皮突突直跳。头皮发麻!

全场愕然,乔珍珍竟是和几个男人在一起鬼混!

“荒谬!”乔老爷子手拄着拐杖,重重锤击着地面。

“赶紧将乔珍珍给我找来!”他一双眼眸变色猩红!

“爸,这不可能是珍珍做的,你知道的,珍珍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她!”杨芷茹赶紧上前解释。

“我觉得会不会是乔千凝干的,我看这件事情的风格很像乔千凝!”大姑妈说道。

“我觉得也是乔千凝,毕竟刚才我看到她和几个男人走进包厢中!”二姑妈继续附和。

哼,还真会倒打一耙?你们还真以为我是之前的乔千凝吗?

乔千凝,我一定会让之前欺负你的人,血债血偿!

“爷爷,发生什么事情了?”乔千凝姿态肆意的从后面走过来!

“乔千凝,珍珍是不是被你陷害的?是不是你想将她赶出乔家,所以用这种方法害她?”大姑妈气势逼人的说道。

“姑妈,您可别冤枉我,我怎么会做出让爷爷生气的事情呢?”

乔千凝的嘴角噙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爸,您可一定要替珍珍做主啊,她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杨芷茹眸光之中藏着一抹凶狠,看向乔千凝的方向,双手不断收紧。

“对于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我绝不会姑息!”

整个房间内,气氛压抑的就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乔老爷子拄着拐杖,手上青筋暴起,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爷爷,是姐姐陷害我,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

乔珍珍梨花带雨的哭着,她的眼角已经有些肿胀,跪在地上求饶。

她绝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让爷爷失去对她的信任,否则她就没有机会分得家产!

“姐姐,你要是觉得我做的不够好,你就直接说出来,你为什么要让我受到兰城所有人的嘲笑呢?”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珍珍,我可怜的孩子,没有想到今天你会受到这样的屈辱,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杨芷茹将乔珍珍搂在怀中。

还真是将一副苦大情深的画面,演艺的淋漓尽致。

“小染,这些年你一直将我们母女视为眼中钉,平常不将我们放在眼中,也就罢了,可你今天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毁了珍珍的名声?”

杨芷茹擦了擦眼泪,埋怨道。

这母女一唱一和的画面,还真是感人!

“乔千凝,你平日中嚣张跋扈也就算了,你今天怎么能够这样对你妹妹?”大姑妈厉声呵斥。

“乔千凝,我没有想到你这个孩子,现在竟是变得这样恶毒,你这样做,伤害的不仅仅是珍珍,更是我们乔家的名声。以后我们乔家怎么在兰城立足?!”二姑母继续附和道。

她们已将将乔千凝板上钉钉,这件事情就是她做的!

“你们为什么就这样相信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呢?为什么就这样相信乔珍珍呢?”乔千凝冷艳睥着眼前的人。

“这种事情除了你,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是第二个人做的!”大姑母态度坚决的说道。

“那如果不是我呢?”乔千凝声音清冷。

“如果不是你,我当众给你道歉,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不是你?乔家也就只有你有这样的心机!你根本就不配为乔家的人!”大姑妈的声音一次比一次高。

“乔千凝,到这个时候了,你就赶紧承认吧!也许爷爷还能对你从轻发落!”二姑母颐指气使的说道。

“姐姐,你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欺骗爷爷呢?那你宴会的时候去哪了?”乔珍珍这一次一定要拉乔千凝下水。

虽然她在宴会上逃跑,但是这一次,她要让乔千凝死无葬身之地!

老爷子的眼眸一寸寸阴沉下来,“小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爷爷,我刚才有事情耽搁了。”她神情慨然。

“哼,就连不在场的证据都没有,你还在狡辩什么?”大姑妈继续说道。

她一口咬定这件事情,就是乔千凝做的。

“那你说说你究竟在哪?”二姑妈这个时候也不会放过她。

乔千凝睥着眼前的极品亲戚,眸底逐渐阴冷下来。

“爷爷,我去找手表了,您不是说手表丢了吗?”乔千凝将手表小心翼翼的从包中掏出来。

就好像是捧着世界上最贵重的艺术品。

乔老爷子眼前一亮,他当然知晓这块手表对他的重要性。

这可是他夫人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乔老爷子看着手表,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爷爷,您可不要被她骗了,我这里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就是姐姐做的。”

乔珍珍将包厢里的监控视频动了手脚,只要是让爷爷看到乔千凝在场,那么刚刚她所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立场。

爷爷也会相信这一切都是乔千凝所为!

这样想着,乔珍珍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珍珍,你怎么不早些将证据拿出来!”她实在是不想看到乔千凝,一直在她面前蹦跶。

“我是想要姐姐亲自承认,这样爷爷对她还能从轻发落。”乔珍珍委屈的说道。

“珍珍,你还是太善良!”二姑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乔千凝明亮的眸子微眯,有凛冽锋芒从眼中迸出,她冷锐笑道。“证据,不知道妹妹说的证据是什么?”

“爷爷,我有包厢的证据,证明姐姐从包厢之中走出去!”乔珍珍信誓旦旦的说道。

“拿上来!”乔老爷子厉声说道。

“等一下!你确定要播放?”乔千凝目光幽深阴蛰。

“乔千凝,你是不是虚心了?”大姑妈一脸嘲讽。

“看她这副模样,一定是心虚了,乔千凝从小到大什么坏事没有做过!”二姑妈继续附和道。

“珍珍,赶紧递给爷爷,今天一定好好好的惩罚她,不能对她这样放纵,不仅毁了你的名声,就连乔家的名声也要毁在她手中!”

……

乔千凝淡定自若,只是那张脸冷的发寒。

乔珍珍睥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只是一眼,就掉进她寒潭一般的眼眸,她心中一紧。

“珍珍,不要和她废话,和她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简直就是浪费口舌!”二姑妈已经拿着优盘,插上电脑。

当全场看到乔珍珍带着几名牛郎走进包厢的时候,全场震惊!

“珍珍,这是怎么回事?”大姑妈一脸不淡定。

乔珍珍看向电脑屏幕,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了。

为什么视频上还有之前那些她已经删除的画面。

视频之中,她是如何将牛郎带进来,是如何威逼利诱乔千凝,上面都一清二楚。

“不可能,不可能,爷爷您相信我!这些一定是乔千凝弄得!”乔珍珍拉住老爷子的腿,苦苦哀求。

“荒谬,我们乔家怎么会有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哼!”乔老爷子震怒。

大姑妈赶紧将视频关上,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爸,这些一定不是珍珍做的,她从来都不认识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一定是小染诬陷的珍珍,求爸爸还要给珍珍做主啊!”

“你们还想要诬陷小染吗?把家法给我拿来,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乔老爷子气的双手都在颤抖。


乔珍珍受了家法之后,杨芷茹将她带到房间中。

“妈,一定是乔千凝那个贱人动的手脚!”乔珍珍指甲陷入掌心,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珍珍,究竟是怎么回事?”杨芷茹将屋门关上。

之前一直都是她们欺负乔千凝,没有想到今天吃了这么多哑巴亏。

“乔千凝那个贱人今天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她徒手将我找来的几个牛郎打在地上,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将我们捆绑在椅子上。”乔珍珍的目光发狠。

“最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那个优盘,为什么竟是出现那些被我毁掉的画面?!这个乔千凝,真是该死!”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她欺负乔千凝,今天她所受到的这一切,原本都应该是乔千凝应该承受的。

“珍珍,我绝不会放过乔千凝那个贱人,今天你所承受的折磨,我会让她千百倍的还回来!”杨芷茹不信一个乔千凝,还能将乔家捅出个窟窿。

只要是她还在乔家一天,她就有办法收拾她!

“妈,我咽不下这口恶气!”乔珍珍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珍珍,放心,哪怕是她长出什么翅膀来,我也要将她折断!爷爷的寿宴不是马上就要到了吗?之前哪一次宴会乔千凝不是当众出丑,被所有人踩在脚下,我们的机会来了!”杨芷茹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这次让她逃过一劫,这一次,她绝不会放过她!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就是要看看乔千凝被当众羞辱的模样!”乔珍珍唇角噙着得逞的笑意。

“珍珍。今年的礼物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精心挑选,让老爷子喜欢!到时候宴会上也会有贵宾前来,你可要抓住机会。”

“妈,那位贵宾是谁呢?”乔珍珍眨巴着双眼,好奇的问道。

“京都顾家的人,星海集团的总裁顾沛琛,你可要好好表现!”

两人相视一笑!

另一个房间内,乔千凝脑海之中的记忆提醒她,这周五就是爷爷七十岁寿辰。

既然现在她的身份是乔千凝,那么就应该尽应有的孝心。

她纤细的手指掏出手机,将隐秘的功能打开,按下快捷键。

“将那副画给我送到指定地点!”还没有等对方说话,乔千凝就挂断电话。

乔老爷子的宴会如期而至,因为乔家在兰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宴会上来了很对名门贵族。

“珍珍,你给老爷子准备的什么礼物,一定是价值不菲的宝贝吧?”身边一名贵太太说道。

“珍珍给爷爷准备了这款砚台。”杨芷茹将砚台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脸骄傲。

“这个成色在市面上已经罕见,珍珍还真是有心了!”

乔珍珍在听到她们的赞叹之后,嘴角噙着笑意。

乔千凝穿着随意的朝着她们走来。

“不知道她今天会给老爷子准备什么礼物?乔夫人,乔千凝这个丫头还是这样目中无人吗?”夏太太说道。

这样重要的宴会上,竟是穿着随意的运动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乔家刁难她。

杨芷茹笑笑不说话,算是默认。

“她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就算有,也一定没有珍珍的用心,之前每次她的礼物都十分奇葩,哪一次不是无地自容?!”身边一名贵太太冷哼一声,她们和乔家往来密切。

对于乔千凝的出现,她们也是当做一场笑话。

“姐姐,你今天给爷爷准备的什么礼物?”乔珍珍主动迎上去问道。

乔千凝没有说话,乔珍珍直接将她手上的盒子夺了过去,“姐姐,我有些好奇你带来的是什么?”

之前每次宴会乔千凝都会带来一些不入流的东西,被所有人鄙夷。

今年肯定也不例外,乔珍珍就是想要乔千凝被所有人嘲笑。

乔千凝眸底逐渐变得阴冷,睥了面前的女人。

“姐姐,你今年带的这是什么呀,小孩子的涂鸦吗?哈哈……”乔珍珍不屑的笑着。

乔千凝果真是没有让她失望!

她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刻,将乔千凝踩在脚下的机会。

“乔千凝,你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这个随便一个小孩子都能画出来,你还当做宝贝一样的拿出来,真是丢了我们乔家的脸面!”

大姑妈也恨不得将乔千凝踩在泥土里面,上一次因为乔千凝,她可是被老爷子臭骂一顿。

这笔账可是要好好的和乔千凝清算一下!

“乔千凝,你是不是又在恶作剧,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把这个给爷爷做什么?”杨芷茹总是能够见缝插针的给所有人上眼药水。

“真是愚蠢!这可是唯一一副!”乔千凝冷艳看着眼前的这一群人。

“唯一?像这样的垃圾,就应该呆在垃圾桶中!”乔珍珍随手将画扔了进去!

“叶弦,你真的打听到最近影子最近在兰城?”顾沛琛眉头轻拧,这个影子还真是行踪不定。

“是的爵爷,今天顾老爷子宴会上名门聚集,我们也许能打探到一些消息。”叶弦在身后说道。

此时门口传来一阵阵尖叫的声音。

天呢,这个男人也太帅吧!

真是妖孽啊!

门口,男人身穿黑色修身西装,精致的裁剪,将他完美无缺的身材显得高大修长。

一丝不苟的短发,将他冷清疏离的精致容颜越发衬托的冷漠,平添几分不惹烟火的禁欲气息。

他紧抿着唇,一步步朝着苏染走来。

“这是京都的顾少爷,珍珍,赶紧过去打招呼。”大姑妈催促道。

乔珍珍清了清嗓,脚步轻盈的朝着男人走去,还没有走到他身边,就被他身边的保安拦下。

“刚刚我听到大家笑的很开心,发生了什么事?”男人嗓音低沉,一来就已经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谁不知道这是京城来的顾少爷,顾家,在京都可是龙头老大。

所有人的眼眸都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只有一人除外。

苏染随意的坐在座椅上,一脸淡定。眸光扫向眼前的男人,只是一眼,便匆匆离开。

“顾少爷,我可以讲给你听吗?”乔珍珍上前羞答答的说道。

顾沛琛抬眸,睥着眼前的少女,“当然可以!”

“我们都在嘲笑姐姐送来的礼物,今天是爷爷的寿辰,她竟是不知道哪里找来一个小孩子随意涂鸦的东西,当做宝贝,欺骗我们。”

乔珍珍唇角噙着浅笑,眉眼瞥向一边的乔千凝,让她出丑!

“什么礼物?”顾沛琛好整以暇的说道,他好像被勾起了兴趣。

“还不是那个?”乔珍珍指了指垃圾桶中那副画。

在看到那副作品的时候,顾沛琛的眸子黑的深沉,有情绪在里面翻动。

这不是前不久在拍卖会上,被高价卖出的那副艺术品吗?怎么会在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