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超级纨绔

超级纨绔

犯二的神经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天河为了替自己的小妹报仇,替整个洛家报仇,不惜抛下了北疆给他的所有荣耀,义无反顾地低调返回了故土,以平凡姿态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身旁,并用他的铁拳打到了半个上京的男人。他发誓,若不成功复仇,他绝不停下嗜血的脚步!

主角:洛天河,秦若然   更新:2022-07-15 2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天河,秦若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超级纨绔》,由网络作家“犯二的神经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天河为了替自己的小妹报仇,替整个洛家报仇,不惜抛下了北疆给他的所有荣耀,义无反顾地低调返回了故土,以平凡姿态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身旁,并用他的铁拳打到了半个上京的男人。他发誓,若不成功复仇,他绝不停下嗜血的脚步!

《超级纨绔》精彩片段

青州市,隐龙山公墓。

一身黑衣的洛天河手拿着一捧向日葵静静地站在一块石碑前,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眼中满是柔情,久久没有出声。

可下一秒,洛天河眼中的柔情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肃杀之意。

“小妹,你放心,哥不会让你白死的,上京秦家欠你的,欠洛家的,哥会让他们用血债来偿,哥答应你,一定用他们的人头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一阵香风袭来,一个穿着黑色长款风衣的女人冲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帮个忙!”

秦若然说完慌慌张张的看了眼身后,飞快的把长款风衣脱下,把外边黑色的那面反过来换成白色的穿上后,一脸哀求的看向洛天河。

洛天河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半眯着眼睛看向前方。

在他的视力所及之处,看到了几个黑色的身影正急匆匆的朝这边赶来。

这女人好像被人追赶。

不过,他不是英雄,更不想英雄救美。

在洛天河看来英雄的下场往往是最惨的,八年前的他便是如此。

更主要的是,他不想惊扰了小妹的安息之所。

“抱歉!我帮不了你!”洛天河毫不犹豫的拒绝,不带一丝感情。

被洛天河拒绝,秦若然愣住了。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一丝怜悯之心。

秦若然再次慌张的看了眼身后,再次飞快地开口央求道。

“先生,我是天恒集团的总裁秦若然,只要你帮我摆脱那几个人,我一定会报答你!”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断然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一个男人,还曝出了天恒集团总裁的身份。

天恒集团?

洛天河眉头一挑,嘴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打断秦若然的话:“你姓秦?”

在听到秦若然的名字和天恒集团时,洛天河改变了注意。

天恒集团不正是上京秦家的分支吗?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也许,是小妹的在天之灵保佑吧。

刹那间,一个庞大的计划在洛天河的脑海中形成。

原先洛天河想的是直接杀入上京,可他也不敢保证小妹的死和导致洛家的灭亡幕后黑手只有上京秦家。

如果真有其他的幕后黑手,那动了秦家,岂不是打草惊蛇,让真正的幕后黑手逃之夭夭?

而现在有了秦若然,他完全可以用另外一个身份渗透进秦家内部,一点点的挖掘出当年的真相。

秦若然先是一愣,又飞快的点头:“对,我姓秦,我叫秦若然,只要你帮......”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腰肢被洛天河一把搂住,整个人被他强行的拉入怀中。

被洛天河抱住,秦若然身子一僵。

她还没有和哪一个男性如此的亲密过,这让她羞涩的同时也是满腔怒火。

这个男人竟然抱住了她!

刚要挣扎,却听到洛天河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你要是不想我为了演戏而强吻你的话。”

秦若然全身一僵,刚要挣扎,耳边却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和男人愤怒的声音。

“你们三个去那边看看,千万不能让她给跑了!要是她跑了,老子把你们全都丢进江里喂鱼!”

听到这声音,秦若然更是不敢在乱动,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洛天河的怀中。

趴在洛天河那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秦若然还能清晰的闻到从洛天河身上传来的那带着男人味的雄厚气息,让她脑子都有些眩晕。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一个异性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高一米八五,长得很壮实的中年男人走到了洛天河和秦若然的面前,那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不停地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

这让秦若然的身子猛地一僵,就连呼吸都停了,此时的她除了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别无他法。

“兄弟,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路过这?”中年男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洛天河怀中的秦若然,沉声问道。

“没看到!”

洛天河表情丝毫没有丁点波澜,甚至还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秦若然的腰肢,时不时还轻轻地拍一拍,看样子像是在安慰怀中哭泣的女友。

做戏要做全套!

感觉到洛天河的手在自己腰上抚摸,秦若然是又急又气,脸都憋的通红,可又不敢抬头。

就在这时,她身子猛地一颤,脸瞬间红成了苹果。

该死的,这个男人竟然用手摸了不该摸的地方。

情急之下,秦若然张开小口,一口狠狠地咬在了洛天河的肩膀上。

听到洛天河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她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活该!

“喂,让你怀里那个女人转过来给我们看看!”这时,中年男人身旁另外一个人冷声呵斥道。

“不好意思,我女人不喜欢别人看到她伤心的样子!”

洛天河深深地看了一眼那领头的中年男人,接着把目光投向墓碑,淡淡的说道:“你们可以离开了!”

语调很平静,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小子,你......”

看到洛天河那么不给面子,那人顿时就恼了。

脸色一沉,狠狠地瞪了洛天河一眼,目露凶光:“小子,你他妈是不是......”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那领头的中年男人拉住了。

“不好意思先生,打扰了,我们先走了,要是看到这个女人,麻烦告知一声,在下必有重酬!”

说着,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

洛天河看都不看一眼,随手丢掉。

“涛哥,他把你的名片......”

“闭嘴!”

那手下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叫做涛哥的这领头人狠狠的瞪了眼。

一直到走了很远,涛哥这才停下。

“涛哥,刚才怎么回事?那家伙有问题?”见涛哥停下,那手下才不解的问。

他也不是傻子,看到自己队长表情这么凝重,他也发现不对劲了。

“那个男人我们惹不起,就算他怀中的那个女人真的是秦若然,我们也带不走!”涛哥拿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表情沉重的道。

“啊?不会吧,他就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还害怕他不成?还是说涛哥你知道他的身份?”

“不知道!”涛哥摇了摇头。

“那你......”

“眼神!”

涛哥半眯着眼睛,夹着烟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那个人的眼神很可怕,看向我的时候带着警告的味道,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有这么可怕的眼神,我敢肯定,他杀过人,而且杀过很多人,他,我们惹不起!”

回想起洛天河看向他的那个眼神,涛哥身心都在颤抖。

越是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越能比一般人感知危险。

刚才,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


“如果你觉得躺在我的怀里很舒服,我不介意你多躺一会儿!”

直到洛天河那戏谑的声音响起,秦若然才回过神来。

她急忙挣脱开他的怀抱,急急地退后两步,扬起一张羞红的脸蛋愤怒的盯着洛天河。

接着猛地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抽向洛天河的脸。

她可没忘记洛天河刚才是如何趁人之危的。

可这个巴掌没落下,就被一只手抓在了半空中。

“秦大小姐,我刚才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这么快就恩将仇报了?”洛天河半眯着眼睛戏谑的嘲讽道。

而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好好地打量秦若然。

一头乌黑秀发轻披在肩,一身长款的白色风衣更是勾勒出她那迷人的线条。

将她那曼妙完美的身姿勾勒映衬而出,浑身散发着迷人的女神气质。

只不过此时这张倾国倾城的脸上布满了寒冰和高高在上的冷漠。

看到洛天河嘴角那一抹戏谑的笑容,以及那投在自己身上那毫不掩饰的目光,秦若然只感觉到肺部一阵怒火在燃烧。

洛天河那赤果果的眼神让秦若然觉得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穿的站在他面前。

脑子一热,秦若然愤怒的抬起脚朝着洛天河的双腿间踢了过去。

‘啪’的一下,秦若然那修长的右腿被洛天河抓住。

由于秦若然的一只手和一条腿被抓住,这让她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嘴里惊呼一声就要往后倒。

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她感觉到腰部被一双大手给搂住,接着洛天河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和她脸的距离不超过十公分。

“你……你想干什么!”

感觉到从洛天河嘴里喷出来的热气打在脸上,秦若然的心怦怦直跳,除了怒火,更多的是紧张和害怕。

他……

他想做什么!

然而洛天河根本没有任何解释,而是把手声伸向她的衣领,极其霸道的用力一撕。

随着‘唰’的一声,秦若然那长款风衣的领口瞬间被撕开一个口子,露出了那浑圆的香肩。

秦若然整个人都傻了,甚至忘记了反抗,瞪大眼睛傻愣愣的看向洛天河。

足足五秒之后,秦若然这才反应过来,俏脸瞬间绯红。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她猛地从洛天河的怀中挣脱,扬起玉手朝着洛天河狠狠一耳光扇去。

然而这一巴掌还没抽下去,再次被洛天河拦了下来。

“人渣!你放开我!”

秦若然捂着被扯烂的领口,看向洛天河的目光犹如两把冰刀,贝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把洛天河给杀了。

之前虽然被洛天河抱了,但秦若然也知道那是为了演戏给涛哥他们看。

可现在呢?公然撕扯她的衣服!

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能把手从洛天河的大手中挣脱。

“别动,你衣服上这颗扣子有问题!”洛天河皱着眉头冷声说道。

“你个臭流氓,人渣,你快放开我!”

秦若然此时哪还听得进去,活脱脱的像一只受伤的母狮子,张牙舞爪的伸出另外一只手朝着洛天河脸上抓。

眼中还噙满了泪花,仿佛受到了极大地屈辱。

“闭嘴!”

洛天河眼神一冷。

不知道是不是洛天河的声音太过于冰冷和威严,秦若然还真的停下了动作,但依旧用那可以杀人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这颗扣子是追踪器,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找到你的原因。”洛天河随手把从秦若然领口扯下来的纽扣丢在她的身上。

“你说什么?这扣子是追踪器?不……不可能。”

秦若然浑身一颤,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这怎么可能呢!

洛天河没说话,而是拿过伪装成扣子的追踪器用力一捏。

只听到‘咔嚓’一声,扣子四分五裂,露出了里边小小的芯片和线路。

秦若然低着头傻愣愣的看着那已经坏掉的追踪器,彻底清醒过来。

怪不得无论自己怎么都摆脱不了涛哥那些人,原来是有人在她的领口上装了跟踪器。

到底是谁在自己的衣服上装了追踪器?

是在家里被装的,还是在公司里?

看样子天恒集团有内鬼,而且还是她身边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

洛天河站在一旁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秦若然。

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很漂亮。

此时的秦若然看起来虽然有些狼狈,头发凌乱,衣领的纽扣被扯掉而显得衣衫不整,但却更显现出了一丝别具一格的美感。

“你说到底是谁能把这东西悄无声息地放在我的身上?”秦若然看向洛天河,眉头微皱。

“紫色!”洛天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紫色?这是什么组织?

可当秦若然看到洛天河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时,顿时反应过来。

“无耻!”

秦若然急忙用手捂住了领口,贝齿咬着红唇,脸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差点没暴走。

她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之前洛天河救了她和帮她找到追踪器时所产生的好感,在这一刻早就消失殆尽。

此时的洛天河在秦若然的眼中就是个败类,人渣,坏胚子。

她本想好好地问一问洛天河为什么会一眼就看出这是追踪器,但她发现只要跟洛天河多待一秒钟,她都有种想要把洛天河打死的冲动。

她狠狠地瞪了洛天河一眼,转身就走。

看着秦若然消失的背影,洛天河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秦家,我回来了!”

……

上京,一处四合院内。

四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围着石桌而坐,相谈甚欢。

四名老人虽然神色沧桑,但却依然精神抖擞。

身上那种气势只有身处高位几十年才能浸染出来的上位者姿态,令人不敢正视。

要是有人看到这是个老者同时坐在一起,肯定会大跌眼镜。

因为这四个人无论其中的哪一位放在外边都是响当当当的人物,这四个人聚集在一起就是龙国的半壁江山,跺一跺脚整个上京都会震三震。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语气有些沉重的缓缓开口说道:“他回来了!”


“谁啊?”

“老江,该不会是你孙女带姑爷回来了吧?我可是听说了你那姑爷最近晋升四星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那小子有前途,过几年还能再往上走走。”

“还是老江你厉害,后续有人了,不像是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让他管理个小小的龙帮都给我搞的乌烟瘴气的,我打算把他丢国外锻炼几年,要是不给老子闯出点名堂,我打断他的狗腿!”

其他三个老者都笑呵呵的打趣道。

可被叫做老江却是一脸凝重,摇了摇头,沉声道:“是他,那个男人回来了!”

话音刚落,在场的三人都是一愣,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所有人面色大变。

原本气氛惬意的四合院顿时鸦雀无声,空气仿佛都凝结了,就连树枝上的麻雀好像也感受到了这股威压,停止了叫唤。

尽管老江没说名字,只说了一个‘他’,但却让其他三人正襟危坐。

能让这四个手握滔天权势的四个老者同时感到万分紧张的只有一个人。

那个曾一剑西去杀入梵蒂冈入无人之地,一人一刀镇守北疆数十年导致无人敢踏入半步,最后却因为一个女人,丢弃一切荣耀,用一双铁拳硬生生打穿了半个上京的男人——

洛天河!

尽管时隔多年,可他们却怎么也忘不了当年那一抹令人心生畏惧的背影。

以及他说过的那一句:若我再次入京,必杀四人!

“他现在在哪?”这时,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沉声开口,脸色阴晴不定。

“青州市!”

“很好!”白衣老者脸上的阴霾逐渐散去,眼中隐含肃杀之意。

虽然他已经从高位上退下来安享天伦之乐,把龙帮交给他那口中不争气的儿子,看似没有半点暴戾气焰,可地下王朝谁敢轻视他?

兴许连自己都记不清他当时在位时杀过多少人,下面全是失败者的累累白骨。

“你想杀他?你敢杀他?你能杀他?”老江嘲讽冷笑道。

面对老江的一连三问,白衣老者赫然一顿。

那只握刀三十余年,斩杀过无数头颅都不逞颤抖的手猛地一颤,滚烫的茶水飞溅到手背,他都没感觉到灼痛。

是啊,难道是年纪老了,记不得当年他是如何地惊世骇俗了吗?

良久,老江站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望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这天,怕是要变了!”

......

第二天,秦若然难得的迟到了半个小时,眼睛还有一些未消退的血丝。

昨晚秦若然想了半天到底谁最有可能往她身上藏追踪器的事,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秘书小何拿着咖啡杯往从办公室出来,神色有些匆忙,差点撞到她都没注意。

“小何,什么事情这么匆匆忙忙的?”

秦若精致如琢的容颜上一片冰冷,语气也有些不好,显然心里还憋着一股气。

“啊?秦总早,我......我正要去倒咖啡。”

小何慌忙叫了声,飞快的看了眼办公室里边,又怯怯的看了眼秦若然。

“谁在里边?”

秦若然眉头微皱,谁这么大胆指使她的秘书倒咖啡,还未经许可就进入她的办公室。

“是......是......”

还没等小何解释,秦若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推开门走了进去。

然而,当秦若然看到一个男人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时,她先是一愣,接着胸腔里迸发出一股无穷的怒火。

“你怎么在这?”秦若然眼中射出两把冰刀,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我自然是来找你的!”洛天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这是我的办公室,谁让你进来的!”

再次看到洛天河,特别是看到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秦若然肺都要气炸了。

她转过头看向有些手足无措的小何,冷声质问:“谁让你放他进来的,你不知道我的办公室没有允许是不能让外人进来的吗?要是公司机密被偷窃,你付得起这责任吗?”

小何吓得脸都白了,拿着咖啡杯的手都在抖,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解释:“对不起秦总,我......我不知道,他说是你的未婚夫,所以我......对不起秦总,是我的错!”

说完小何满脸怨念的看向洛天河,这家伙居然骗她。

未婚夫?

听到这三个字,秦若然气的银牙都要咬碎了,高耸的胸脯不停地上下起伏,转过头愤怒的看向洛天河。

整个无耻的家伙居然说是自己的未婚夫。

“小何,通知保安给我把这个臭流氓赶出去!”

“亲爱的,别生气,如果你真把我赶走你肯定会后悔的,你真不想找到源头了?”

洛天河在说到源头这两个字的时候,咬的特别重,还瞟了一眼秦若然衣领的口子。

接着他转头对陷入痴呆的小何道:“小何是吧,我让你冲的咖啡呢?赶紧去,我要和你们亲爱的秦总聊点事情,对了,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别让人来打扰我们!”

秦若然显示狠狠地瞪了洛天河一眼,这才无力的对小何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

秦若然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俏脸布满了寒霜,冷冰冰的看着洛天河。

“你来这到底想干什么?”秦若然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冷声质问。

“别激动,虽然你是美女,但美女经常发脾气可是会长皱纹的。”洛天河拿出支烟叼在嘴上,轻飘飘的道。

秦若然发现只要她跟洛天河说上半句话就会被气死。

“不要在我办公室抽烟。”秦若然深吸口气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怒火。

“噢!”

洛天河淡淡的哦了声,然后咔嚓一下点燃香烟。

“你!”

秦若然差点暴走,但还是克制住了。

还没等她发话,洛天河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秦大总裁,看你这黑眼圈,想必昨晚查了一晚上,还是没查到任何结果吧?”

“你想说什么?”秦若然微微皱眉,她确实没查到。

“我想说我能帮你查到!”

“不需要!”秦若然毫不犹豫的拒绝。

她现在根本不想和洛天河有半毛钱关系,就连一秒钟都不想见到他。

“你确定?”

洛天河缓缓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接着当着秦若然的面在办公桌低下一掏,拿出来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盒子。

然后在从饮水机背后,空调风口里,灯罩里等等地方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秦若然彻底惊呆了,小嘴微张,震惊的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东西,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这些都是从我办公室里找到的?”秦若然倒吸了口冷气,脑子嗡嗡嗡的。

她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名字,但她能猜得出来,有窃听器和监视器。

那岂不是说她这些天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子低下?

越想她越愤怒,更多的是惊恐。

洛天河没说话,而是再次点上一支香烟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秦若然并没有出声呵斥,依旧低头沉思,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洛天河抽完一支烟的功夫,秦若然这才抬起头,看向洛天河,眼神充满了警惕:“你到底是什么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