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浮沉各异势

浮沉各异势

谢沥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沦为笑柄的镇南王妃雨夜倾盆。陈国摄政王的寝宫——凤飞阁里。女人细密呻吟的声浪一层又一层穿透缝隙,在烛火通明的殿内萦绕。王妃卫清澜木然地抱着膝盖,赤脚坐在耳房地上的蒲团上,双手紧紧地抠着手心。

主角:谢沥川卫清澜   更新:2022-09-13 04: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沥川卫清澜的其他类型小说《浮沉各异势》,由网络作家“谢沥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沦为笑柄的镇南王妃雨夜倾盆。陈国摄政王的寝宫——凤飞阁里。女人细密呻吟的声浪一层又一层穿透缝隙,在烛火通明的殿内萦绕。王妃卫清澜木然地抱着膝盖,赤脚坐在耳房地上的蒲团上,双手紧紧地抠着手心。

《浮沉各异势》精彩片段

他停了动作,骇人的气势让她不寒而栗,森然的话语从齿缝中一字一句的蹦出来。


“卫清澜,你找死。”


话音未落,卫清澜瞳孔骤然一缩,她浑身颤栗不已。


再回神时,谢沥川早已穿戴整齐的站在床前,微扬着下巴,鄙夷而排斥的眼神从她的面上滑到小腹。


“真恶心,这里竟要怀上本王的子嗣。”


话毕,他面色一缓,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王妃可得争点气,最好一次就能怀上,否则,本王还得面对你这张倒胃口的脸,实在是件麻烦事。”


卫清澜脸色煞白的回望着他,身子凉到麻木。


他总是这般,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能将她打入冰窖。


她面色的苍白刺了谢沥川的眼,男人宽袖一挥,厉喝道:“来人,即日起,没有本王允许,王妃不得踏出房门半步!”


仆妇应和声之下,谢沥川刻意压低的声音便只有她听得到。


“馨儿的名字哪儿是你这张肮脏的嘴能提及的,下次再犯,可就不只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他扔下这句话毫不留恋的离去,独留卫清澜僵直着背脊,手指死死的扣着被褥。


只是因为她提了一句王馨儿,他便将她禁了足。


到底是,五年的陪伴不及他的惊鸿一瞥。


卫清澜,你还不死心么?


003 有了孩子便和离


谢沥川果真一月未再来。


似乎老天也站在他那边,当日的一句话,竟一语成谶。


卫清澜手轻轻搭在小腹,眼神复杂。


她,有孕了。


嫁入王府五年来,她不止一次的期望过有个孩子,可她的期望早就被谢沥川狠狠揉碎。


他说,有了孩子便和离。


卫清澜想象不到说出这句话的谢沥川该有多绝情,可五年的朝夕相处也让她不敢再轻易挑起他的怒火。


她不想和离,即便早已遍体鳞伤。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给她诊脉的太医会在这边刚得到她怀孕的消息,转头便去通知谢沥川。


吱呀——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惊得卫清澜条件反射的颤了颤身子,她唰的抬眸看向门前。


来人逆光而立,修长的身影堵在门前,看不清神情。


“你……来了。”


出声时,卫清澜才发现自己声音有多紧张。


她在怕,怕下一刻,他便将和离书扔到她面前。


手脚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她局促不安着,直到谢沥川一步步来到她面前。


“喝了它。”


男人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卫清澜一愣,茫然的啊了一声。


谢沥川面上浮现出不耐烦,将手中的汤药又往她面前送了送,言简意赅的冷喝:“喝。”


黑乎乎的汤药被抵在鼻端,不用刻意呼吸,都能闻到刺鼻的药味。


卫清澜微张着唇瓣,盯着那碗汤药,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她涩然开口:“这是什么?”


谢沥川的耐心俨然到了极致,他腾出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脸颊,便要将汤药灌下去。


她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一把推开他,将身子藏在角落,尖叫着问:“我问你这是什么!”


眼泪毫无征兆的往下肆意流淌,卫清澜却无暇顾及,她死死的咬着牙关,一双眸子被染得猩红。


不会的,不会是她想的那样。


充斥着血丝的眼底还藏着薄弱的希望,她卑微的看着谢沥川,眼神期盼。


谢沥川眸光不闪不躲,一字一句的回答:“打胎药。”


没有温度的三个字,彻底将她的期盼碾的粉碎。


卫清澜只觉得气血上涌,一口腥甜抵在喉咙口,她连滚带爬的跪在他身前,姿态卑微的祈求:“求求你,我同意和你和离,你把孩子留给我好不好?”



脚步声逐渐响起,卫清澜身子猛地一抖,疾步想追上去,下意识伸出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谢沥川,你不可以这么做!”


无人回应,只剩下歇斯底里的呼唤在空荡的院子里声声回响。


“你不可以这么做……”


她嘶哑着低声呢喃,身子一瞬间被抽干了力气,顺着门框一点一点滑了下来。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蹲着的腿脚早已经麻的彻底,世界很静,静到阿篱突然推门的声音都能惊的她一怔。


“王妃,将军府传来消息,说是……说是……”


阿篱气喘吁吁,话说到后头,突然卡在了喉咙里,面色纠结。


“将军府怎么了?”


‘将军府’这三个字刺激了神经,卫清澜猛地站起,本就腿脚麻木,若不是阿篱及时扶住,必定摔着。


她紧紧的抓着阿篱的手臂,焦急又恐惧的询问。


她想知道答案,又怕知道答案。


慌张与抗拒中,阿篱的声音听的模模糊糊,她说:“将军府传来消息,夫人,病逝了……”


嗡——


脑子里一瞬间空白,只剩下刺耳的嗡嗡声。


卫清澜站立不稳,全靠阿篱撑着。


娘亲,死了……


她最后还是没能守住……


阿篱见她面如死灰,心下不忍,可该说她还是得说。


“我熟识的小厮说,夫人病逝的消息将军府早就派人来通知了,只是一直被王爷压着,夫人……其实半个月前便走了。”


她的娘亲半个月前就走了,她却在这深府之中,浑然不觉!


将军府上下披麻戴孝,她作为将军府唯一一个女儿,不曾现身,外人会如何说道她,可想而知。


卫清澜浑身冰冷,这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谢沥川的狠。


他不仅想要她死,他还想要她身败名裂!


卫清澜啊卫清澜,你今日这一身伤痕,全是拜你心爱之人所赐!


“我要回将军府,我要回将军府!”


她忽的似疯了一般甩开阿篱的手,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往门外跑去。


阿篱面色一变,原地跺了一脚后连忙追上。


在这镇南王府五年,卫清澜以为自己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可当没了一双眼睛,才知道,原也陌生的很。


这一丁点的纽带,竟也如此薄弱。


卫清澜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一路磕磕绊绊。


“王妃,王爷有令,今日您不能出清苑。”


步伐在院门处被人拦下,出声的小厮声线冷漠的传达。


卫清澜绷紧了脸,冷喝一声:“除却你这镇南王府王妃的头衔,别忘了我还是个将军!你当真敢拦?!”


镇南王府的下人甚少见到卫清澜强势的一面,自她嫁入府,从来都是恪守本分,时间一久,似乎真叫人忘了,她本身确是个将军。


那小厮被她震慑,犹豫着要放行,忽的,自不远处涌来一队兵马,将清苑团团围住。


杂乱的脚步声叫人头疼欲裂,卫清澜竭力遏制着跳痛,却听得一句吆喝,登时如遭雷劈。


“经查实,天下兵马大将军与外戚勾结,试图造反,今已被捉拿归案,按大陈律令,当株连九族,陈氏卫家长女本该担同罪,念其五年来,为镇南王分忧解难,免一死,剥去其王妃正妃之位,关紧闭三月,闭门思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