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撕裂

撕裂

红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岳妙冬与林泽言网恋了足有七年之久,那一日,男人终于提出与她见面的建议,她欣然接受了。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见面第一天,她竟然会收到一封神秘遗书,遗书内容很简单,就是对她的忠告,远离面前俊美男人的忠告!

主角:岳妙冬,林泽言   更新:2022-07-15 2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妙冬,林泽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撕裂》,由网络作家“红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岳妙冬与林泽言网恋了足有七年之久,那一日,男人终于提出与她见面的建议,她欣然接受了。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见面第一天,她竟然会收到一封神秘遗书,遗书内容很简单,就是对她的忠告,远离面前俊美男人的忠告!

《撕裂》精彩片段

岳妙冬来到星辰咖啡厅的时候,已近中午十二点。

今天她和手机里相恋了七年的男友约定好在这里碰面。

她和林泽言是在某知名游戏软件里认识的,作为游戏里的初恋NPC,其实岳妙冬一直以为这是个类似机器人的操作,却没想到这个陪她聊了七年网恋的人,居然是个真人,并在三天前,提出了奔现。

岳妙冬内心忐忑,说实话,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正这时,手机上传来一条短信。

【岳小姐您好,星辰咖啡厅12号柜有一封您的来信,请及时取出。】

这咖啡厅她第一次来。

谁会给她留信?

询问了服务生,岳妙冬来到取信地址,里面果然有一封手写信,看封面程度这封信似乎留在这里很久了。

她将信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大大的两个字——“遗书”!

岳妙冬惊得往后退了一步,颤抖着手将内容看完。

“亲爱的岳小姐,当你能看到这封遗书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前来赴约……

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

岳妙冬很想将这封信当成恶作剧,但是遗书字里行间提到的一些事,都和她的喜好相关!

她捏着信,浑浑噩噩回到卡座。

那个人想让她远离的“他”,是谁?

店门忽然被推开,岳妙冬抬起头,就看见林泽言朝她走来。

那张脸太俊美了,真人出现在她面前比游戏里还要帅。

【远离他!!】

鬼使神差般,遗书中的话突兀闪过心间!

上面说的他……难道是林泽言?

岳妙冬攥紧手中的信,急急想把它塞进包里。

“冬噫?”

信没来得及放好,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样……”

岳妙冬呼吸一滞,矢口否认:“抱歉先生,你认错人了。”

林泽言的目光落在桌上的台号上,09号,是他们约好的位置。

为什么她要否认?

岳妙冬指尖微颤,若无其事般拨通一个号码:“你怎么还没过来?什么?不是星辰咖啡厅?”

“好的,我这就过来。”

她背过身没有看林泽言,挂断电话便拿起包往外走。

林泽言拦下她,目光晦暗。

岳妙冬后背一阵凉意:“先生还有什么事么?”

“您的东西忘了拿。”

林泽言俯身,捡起一只信封递给她:“这是小姐的吧?”

岳妙冬呼吸一滞,刚刚太过仓促,信竟然掉了出来!

她若无其事跟他道谢,抢过信头也不回的走出咖啡店。

上了出租车,岳妙冬捏着那封信,心如乱麻。

写信给她的人到底是谁?

既然是放在快递柜里的东西,寄件人总会留下信息。

她忙打电话给快递公司,得知那封信是上月4号寄出的,寄件人只留了电话号码。

岳妙冬忐忑的输入那11位数字,半晌才有人接起电话,声音带着哭腔:“谁?”

“您好,我是岳妙冬,我收到了您的信。”

岳妙冬斟酌着开口:“如果方便,我们能见一面吗?”

“你是冬冬的朋友?”

那头的女人惨然一笑:“我是他姐姐,冬冬三个月前就车祸去世了。”

一股凉意从脚底一路冲向她心脏!

她收到了一个死去三个月的陌生人寄出的遗书!

那个人的名字,竟然还跟她一样!

岳妙冬涩声开口:“冒昧请问,冬冬的墓地在哪里?我想去祭奠他。”

“西川第一公墓。”

电话那头的女孩只以为她是“冬冬”的朋友,痛快给出了地址。

西川,距离她所在的江城千里之遥。

岳妙冬浑浑噩噩回到家。

电脑还开着,她的游戏角色停在主城发呆,而林泽言就站在她身旁。

聊天框里一长串他发来的消息。

【今天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没有赴约?】

【是因为没做好准备?没关系的,只要你愿意见我,无论何时我都等。】

温柔的谈吐和平时并无二致,却让岳妙冬觉得身后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窥视!

岳妙冬一把拔掉电源,胸口上下起伏。

不论真假,她绝不会再跟林泽言扯上任何一点关系!

“笃笃”两声轻响,她的房门被推开。

“妙冬,明天是爷爷的生日,晚上就别玩游戏了。”

母亲站在门口:“早点睡觉,我们一早就要去老宅。”

“我知道了。”

岳妙冬点点头,冲母亲道过晚安,洗漱妥当躺回床上,逼着自己合眼入睡。

翌日一早,她跟着父母前往邻市的爷爷家。

岳妙冬从小身体就不太好,为了让她安心休养,父母索性举家搬到远离繁华的江城。

三小时后,车停在一处别墅门口。

岳妙冬跟着父母下车,好奇的看着那些穿着礼服的女孩。

比起她们,她那一身碎花长裙好像有些过于随意。

爸妈让她先在沙发上稍坐,岳妙冬也就端了杯果汁百无聊赖玩起了手机。


不少人都注意到这个衣着普通的“生面孔”,注视着她的目光似乎带着探究和不怀好意的揣测。

岳妙东不在意的玩着手机,这时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岳妙冬抬头,这不是小时候住在隔壁的朔哥哥吗?

周围不少宾客纷纷转过头。

这位可是陆家的大少,老爷子很欣赏他,说不定两家还要联姻呢!

陆朔看着这个女孩有些眼熟,正想询问女孩身份,低头时却忽然愣住。

“你……”

“朔哥哥!”

岳妙冬拉住他的手:“好巧呀,你怎么也来了?”

“妙冬?你变得哥哥都认不出来了。”

陆朔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我来给岳爷爷拜寿,你怎么没上楼见他老人家?”

妙冬?!

这个跟陆朔很熟稔的女孩,是老爷子从未露面的宝贝孙女岳妙冬?!

一旁端着酒杯的宾客们瞬间不淡定了,万分后悔刚刚没有上前巴结。

岳妙冬挽着陆朔走到角落:“朔哥哥之前不是出国上学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回来的。”

陆朔看她的眼神极尽温柔:“这些年你身体好多了吧?”

岳妙冬点点头,两人一起说了一下儿时的趣事,岳妙冬的爷爷和父母也下楼来了。

生日宴会这才正式开始,岳妙冬送上给爷爷准备的礼物,跟在家人身后应酬。

陆朔也陪在一旁,两人看起来很像一对金童玉女。

爷爷开起了玩笑:“我们妙冬转眼就长大了,该谈男朋友了,爷爷给你物色几个青年才俊认识?”

“爷爷,我没想过……”

岳妙冬有点尴尬,脑中忽然浮现林泽言的脸。

这样的拒绝,在众人看来更像是女儿家的娇羞,倒也没人在意什么。

酒会结束时,天色已经有些晚,岳妙冬和父母也就留宿在了爷爷家。

父母和爷爷聊起公事,她索性打算回楼上房间,路过后花园时,却看见一道修长背影朝着花园深处走去。

那身影,为什么会那么像林泽言?他怎么会在这里!

鬼使神差一般,岳妙冬悄悄跟了上去。

后花园很大,她小心翼翼跟在后面,又怕不小心跟丢,更怕被他发现。

但绕了几个弯子之后,那道神似林泽言的背影却忽然消失。

岳妙冬揉了揉眼,只觉得分外诡异。

明明刚刚还在这里……

“小冬,你怎么在这里?不去睡觉么?”

身后忽然传来母亲关切的询问,岳妙冬吓了一跳,回过神解释:“啊,妈,我刚刚睡不着,下来散散心呢。”

“外面风大,要散步也穿个外套。”

母亲嗔怪看她一眼,拉住她微冷的手:“先上楼换件衣服,今天还是早点睡,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回去了呢。”

岳妙冬点点头,看一眼男人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心里安慰自己可能只是想多了,跟着母亲上了楼。

他离开后,那道身影再次出现,垂眸轻叹了口气。

……

回家之后一连几天,岳妙冬都没有登录游戏。

一周过去,风平浪静,她才松了口气。

临近毕业季,她也在物色合适的工作,挑来选去,才找到一家公益性质的海洋动物保护公司做运营宣传。

明天就要去面试了,岳妙冬打算去逛街挑一些合适的衣服。

可是才走到门口,她就看着地上静静躺着一封信。

封面上是熟悉的潦草字迹:岳小姐收。

又是那个寄遗书给她的人?

上一封遗书的寄件人是“冬冬”,可冬冬不是去世了吗?

为什么还会收到信?

岳妙冬瞳孔一缩,僵硬的蹲下身捡起信拆开。

“亲爱的岳小姐,感谢你听取了我的建议,让我的生活发生了一点改变,上次的自杀没有成功……”

后面的内容几乎都是日常点滴,她毫不吝啬的跟岳妙冬分享趣事。

那个“她”,终于有活下去的念头了吗?

虽然两封信都极其荒诞,可岳妙冬却大松了一口气。

她继续往下看,手却忽然一颤。

“但我清楚,如果仅仅是这样,我还是躲不过去。

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幸福了。

我希望在被他逼到绝路之前,可以去看一看象龟……”

岳妙冬手指一僵。

她一直想去看象龟,却没有机会……

那个寄信的人究竟是谁?!

她翻动着那封信,想要找出一些寄信人的线索,忽然看见信封角落盖着半枚邮戳。

【江城2022.4.4新安4】

这封信,也是在上个月4号寄出的……

新安是江城的一个区,4的意思是新安区4号邮局。

也许去邮局查一查,她能得到什么线索……

岳妙冬攥着信,心神不宁的出了门。


邮局工作人员得知了她的来意,有点莫名。

“小姐,寄信的人这么多,只有一个戳我们没办法知道是谁寄的啊。”

工作人员挠头:“一般寄信是要来邮局的,但有的人图方便就直接放在邮筒了嘛。”

岳妙冬听他这么说,有点心灰意冷。

她正要走出邮局,忽然觉得一道视线紧锁在她背上,回头就看到一个老邮递员紧盯着她手上的信。

岳妙冬试探询问:“您,是不是知道这封信是谁寄的?”

老邮递员好像打了个寒噤:“没,我没见过……”

他转身就想走。

岳妙冬意识到不对,紧跟上去拉住了他:“大叔,拜托您帮帮我!这很重要!”

“写信的人打算自杀,假如我不弄清是怎么回事,她恐怕就真的要走上绝路了!”

“什么,自杀?”

老邮递员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嘴唇嗫嚅许久:“这封信是我收的,在已经废弃的16号邮筒。”

“那天本来我是去拆邮筒的,拆完看见这封信,好像放了很久……”

“我想着都贴了邮票,就扔进邮车里了,没,没想到……”

岳妙冬急声问:“那您能告诉我16号邮筒在哪里吗?”

老邮递员半晌才开口:“姑娘,别去了,说不定就是你朋友闹着玩的。”

岳妙冬觉得他反应古怪,皱起眉正想追问,老邮递员却被人急急叫走。

她不甘心,都已经查到这里了,说不定离那个写遗书的神秘人就一步之遥,怎么能放弃?

但问起十六号邮筒,邮递员们要么茫然不知,要么一脸讳莫如深。

岳妙冬只好自己去查。

【佳灵路三十二号】

她不假思索的拦下一辆车赶过去,一路忐忑的攥着信。

车子停下,她刚拉开车门下车,便看见四个蒙着浮灰的红色大字。

【安康墓园】

怎么可能……

岳妙冬也算从小在江城长大,这个安康墓园,据说在以前是个乱葬岗,下面尸骨累累,一大片地方都没人敢住!

附近没有居民区,之所以有邮筒,应该是因为上个世纪80年代附近有个炼钢厂,可是现在那个厂早就拆掉了,周围荒无人烟,据说最近才打算重新规划。

头顶传来乌鸦的嘶鸣,一阵冷风吹过来,岳妙冬狠狠打了个寒噤。

如果说上一次还有迹可循,这一次又算什么?是幽灵寄出了信吗?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打断了岳妙冬心中萦绕的恐惧和阴云。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狠狠按下接听键:“喂?”

“妙冬,你不在家吗?”

陆朔的声音传出来:“上次太过仓促没来得及叙旧,所以我想过来找你,但保姆说你一大早就出去了。”

“是,我刚刚去处理一些事情,朔哥哥在家等我吧,很快回来。”

岳妙冬看看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的破旧街道,更觉得有点害怕,现在她该怎么回去?

叫网约车恐怕都没几个司机愿意过来。

“我来接你吧?你听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陆朔很贴心的听出了她声音里的颤意:“你在哪里?”

岳妙冬本来不好意思麻烦他,可久留在这里,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也只好报出地址。

没过很久,一辆黑色奔驰就停在了她面前。

陆朔有些讶异:“怎么会来这里?”

岳妙冬言简意赅:“就是被朋友恶作剧了而已。”

陆朔也没追问,找了一家餐厅坐下,同岳妙冬聊起近况。

两人相谈甚欢,逐渐让岳妙冬冲散了恐惧。

一顿饭吃完,岳妙冬本打算回家,陆朔却叫住她:“妙冬,明晚我要参加一场宴会,你能陪我一起做我的女伴么?”

担心岳妙冬误会,他解释一句:“我回来之后也没有熟悉的朋友,只能麻烦你。”

难得看见陆朔局促,岳妙冬调侃他:“当然可以啊,就是朔哥哥的追求者不要扎我小人就好。”

陆朔笑了笑:“我没有追求者,倒是妙冬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吧?怎么还没有恋爱。”

恋爱……

林泽言的脸无端出现在她脑海中。

哪怕她现在极力想躲开他,那七年的陪伴和喜欢,难道也真的能当成游戏数据?

“没遇到合适的吧。”

岳妙冬撩起头发转开话题:“我明天还有面试,今天需要先回家准备,咱们明天晚上见吧?”

陆朔点头,目送她走出餐厅,眼神温柔。

岳妙冬回到家,将明天要面试的东西在电脑上整理好,目光鬼使神差划向那个许久没点开的游戏图标。

该上去看看吗?

那两封遗书实在太诡异了,可是就这样避而不见,真的能逃开吗?

岳妙冬挣扎了许久,还是登陆了自己的账号。

游戏界面弹出,右下角的邮件已经亮起999+的小红点。

【林泽言: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气了?】

【林泽言:对不起,你一直没上线,我不知道该怎么哄你,只能用这种老套的办法。】

什么?

岳妙冬有点疑惑,忽然看见屏幕上弹出系统公告【NPC林泽言赠送:冬噫999个真诚之心。】

【NPC林泽言赠送:冬噫999个真诚之心。】

【NPC林泽言赠送:冬噫999个真诚之心。】

……

玩家议论纷纷:谁是冬噫?为什么NPC会反倒送给玩家礼物了?

岳妙冬捏着鼠标的手有点僵硬。

盛世天下这款游戏,玩家是可以通过赠送NPC礼物刷好感获得奖励的,她一开始觉得林泽言的建模帅,斥巨资送了很多真诚之心。

在她愣神的这一瞬间,一个熟悉的建模出现在她身旁。

林泽言:“你终于上线了,是出了什么事吗?还是我约你面基,让你有压力了?”

林泽言:“那我们可以暂时不见面,等到你调整好心态再说。”

岳妙冬看着那些小心翼翼的话,许久才敲下一句话。

“林泽言,你到底想做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