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江山雪

江山雪

一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错信渣男,抛夫弃子,万人唾骂,最终眼看着深爱自己的秦思辰被一箭穿心……那时苏亦栀才看清真情假意,为救他,她自断筋脉,用血阵逆天改命,就是为了重回秦思辰身边。只不过这一世,苏亦栀没有料到的是,秦思辰竟对自己恨之入骨。

主角:苏亦栀,秦思辰   更新:2022-07-16 05: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亦栀,秦思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江山雪》,由网络作家“一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错信渣男,抛夫弃子,万人唾骂,最终眼看着深爱自己的秦思辰被一箭穿心……那时苏亦栀才看清真情假意,为救他,她自断筋脉,用血阵逆天改命,就是为了重回秦思辰身边。只不过这一世,苏亦栀没有料到的是,秦思辰竟对自己恨之入骨。

《江山雪》精彩片段

郯壅山顶,风雪肆虐。

整整三日,苏亦栀身背残剑,从山脚开始十步一拜,一路跪拜到矗立在郯壅最高峰的回魂塔前。

爬进塔中央那座冰棺里时,她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苏亦栀痴痴望着冰棺里眉目冷肃的男子,眼角淌下两行血泪。

“思辰,我来陪你了。”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挥起残剑切断周身经络,含笑倒在秦思辰的尸身上。

鲜血顺着阵法的纹路流淌,很快将冰棺染成红色。

冰棺之内,很快滋养出一簇簇鲜活的血色彼岸花……

……

“思辰——”

猛然睁眼,苏亦栀看着寝殿中熟悉的装饰,一颗心怦然跳动着。

她回来了,回到了还没嫁给秦思辰的时候!

苏亦栀不管不顾的起身,想要去找秦思辰,看看他是否安然无恙。

“公主,您要去哪,九皇子还在等您。”宫女玲珑拦住了她。

闻言,苏亦栀冷下神色:“告诉皇兄,我有要事出宫。”

上一世,他们兄妹在宫中步步为营,为了兄长,她抛夫弃子,害秦思辰为兄长所杀,含恨而终。

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护他周全,哪怕要与兄长为敌!

凭着记忆,苏亦栀找到了护国大将军府。

“公主来的真不巧,将军有事出去了。”

“去了哪里?”苏亦栀蹙眉,她记得上辈子来的时候,秦思辰明明在后院练剑。

门房老伯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堆在一起:“去赵太尉家提亲了。”

脑中如炸雷般轰的一声,苏亦栀趔趄两步,险些站立不住。

秦思辰不是自幼钟情于她吗,春日宴上他明明刚跟自己求过亲,怎么会又向别人提亲?!

苏亦栀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翻身上马,直奔太尉府。

她不惜以血为祭逆天改命,才能重新回到他身边。

他怎么可以连补偿的机会都不给她,就要娶别人?!

苏亦栀刚到太尉府,就看到一群人喜气洋洋的走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思辰!”一声呼喊,跨越两世,饱含深情。

被呼唤的男人神色一僵,眼底的笑意瞬间化为冰锋。

“臣,拜见公主!”

苏亦栀顾不得有人在看,上前一步,拉住了男人的手:“思辰,你为何要娶赵小姐?”

秦思辰薄唇微动:“赵小姐宜室宜家,是良配。”

苏亦栀心中蓦然一痛,不可置信地喃喃:“那我呢?”

秦思辰单膝跪地,眼中风霜肆虐:“臣婚期已定,六月初六,还请九皇子和公主前来观礼。”

苏亦栀脸色苍白,嘴唇不可抑制的颤抖:“不,你不能……”

“男婚女嫁,天经地义。”

男人冷酷的话语,让她差点忍不住泪洒当场。

苏亦栀伸手去扶秦思辰,却被他躲过:“男女有别,请公主自重。”

他左一句公主,右一句公主,听起来有礼有节,却将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你以前从不这样叫我。”苏亦栀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思辰,你不是说过要娶我的吗?”

春日宴,他亲自摘了开得最盛的桃花赠予她。

“亦栀,待到中秋,我向陛下求亲可好?”

言犹在耳,可中秋未至,他竟然要另娶他人!

秦思辰瞳孔一缩,周身散发出阵阵冷意:“公主金枝玉叶,臣高攀不起。”


“高攀不起?”苏亦栀喃喃,如坠冰窖。

她负了他,害他惨死。

可她也历经轮回之苦,只为能跟他再续前缘。

到头来,却只换来他一句高攀不起。

难道这就是她的报应吗?!

尖锐的疼痛从胸口迅速蔓延全身,苏亦栀喉头泛起阵阵腥甜,被她强行压下。

也罢,如果这是他想要的,那她愿意祝福他!

“既然将军心意已决,那我就祝将军和未来的夫人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秦思辰闻言,下颌猛然收紧,起身抱拳:“臣多谢公主。”

说完,他转身离去,翻飞的袍角映红了苏亦栀的眼。

苏亦栀心痛如绞,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摔倒在地。

“来人!救公主!”

急促的呼喊令秦思辰脚步一滞,他自幼习武,耳力惊人,自然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胸口处有什么东西躁动着要喷薄而出,他握紧双拳,眼神复杂。

秦思辰,不要对她心软,你忘了上一世她是怎么对你的吗?

这个女人惯会做戏,难道你还要继续被她耍得团团转?!

秦思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已恢复了之前的冷漠。

他决然离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苏亦栀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他决绝的背影。

他真的,不要她了!

……

苏亦栀做了一个梦,梦中光怪陆离。

一会是秦思辰七孔流血,惨死在她面前。

一会是他冷着脸:“公主金枝玉叶,臣高攀不起。”

她想叫住他,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

混沌中,国师上辈子说过的话再次响起。

“公主,如若有幸再见将军,他若不能释怀,见一次,你的心会痛一次,直到疼痛而死……”

苏亦栀苦笑,原来被心爱之人厌弃是这般痛不欲生。

那他上辈子被一剑穿心而死,该有多痛?

不知睡了多久,苏亦栀终于醒来,却被满室的红色刺得睁不开眼。

玲珑眼喜极而泣:“公主,你可算醒了!”

“这都是怎么回事?”苏亦栀喉咙干的冒火,声音嘶哑。

玲珑擦去眼泪:“公主您昏迷了整整七天,太医束手无策,还是九皇子想到了冲喜的办法,求陛下将您许配给了护国大将军。”

“什么?”苏亦栀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皇兄他竟然,让秦思辰给她冲喜?

他那般心高气傲,如此岂不是更加讨厌她了?!

玲珑点头:“多亏九皇子英明,您看今天刚到将军府公主您就醒了!”

“我们现在在将军府?”苏亦栀大惊。

“正是。”回答她的,不是玲珑,而是推门而入的男人。

秦思辰神色冰冷,一步一步走向苏亦栀。

他每走一步,苏亦栀的心就沉上一分,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翻腾的恨意。

秦思辰在床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床上的女人:“如此,公主可满意了?”

“思辰……”苏亦栀想要解释,却被男人眼中的寒意逼退。

秦思辰看向一旁的玲珑:“出去!”

玲珑下意识想拒绝,却畏惧秦思辰的威势,站在一旁,犹豫不决。

“玲珑,你先出去。”苏亦栀淡淡的开口。

苏亦栀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误会她了。

待人走后,她不顾身体上的不适,强行起身:“思辰,你听我说。”

“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什么都不知道。”秦思辰忽然接过了她的话。

“你知道?”苏亦栀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

秦思辰俯下身,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公主觉得,我信吗?”

苏亦栀心中一紧,解释的话脱口而出:“思辰,你相信我,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我可以进宫去向父皇解释,求他收回成命。”

“公主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自古君无戏言,公主这么做,是想让我们秦家上下都死无葬身之地吗?”

他的话像是一把刀,毫不留情的插进苏亦栀的心脏,痛得她几乎直不起腰来。

苏亦栀连连摇头:“我不是……啊!”

话还没说完,秦思辰猛然将人抱起,丢在床榻上,随即覆了上去。


“思辰,你……”苏亦栀吓了一跳,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她知道,秦思辰并没有消除对她的误会,他眼中浓重的失望和厌恶深深的刺痛了她。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有推开他的勇气。

因为,她根本不想推开他……

放下纱帐的瞬间,秦思辰的余光扫过房门,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他知道,在婚房的门外,九皇子苏晟安的人正守在外面。

想到上一世,他恨不得能立刻冲到宫中去杀了这个卑鄙小人。

可是,现在还不是他动手的时候,他需要麻痹对手,蛰伏等候时机,届时一击必中!

秦思辰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女人,她那么美,一如当年。

可是,在见识了她所有的冷漠无情之后,他又如何能够说服自己放下过去?!

秦思辰眯起眼睛,俯身吻住了苏亦栀,犹如狂风暴雨,几乎要将身下的女人溺毙。

他们曾那么熟悉对方的身体,以往的每一次,秦思辰都极尽温柔,让苏亦栀一次次在他的怀中融化。

可是这次,秦思辰就像故意折磨她似的,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剧烈的疼痛让苏亦栀忍不住叫出声来,却在对上男人嘲讽的目光时,用力咬紧双唇。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秦思辰心中一痛,抚慰的话几乎脱口而出,却在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秦思辰,你不能心软,你为什么还会心疼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这点疼算什么,她如今所承受的疼痛,远不及你当初的万分之一!

……

直到结束,苏亦栀一直闭着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公主可还满意?”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苏亦栀的心沉了下去,仍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

只要闭着眼睛,她就看不到他残忍的脸。

她从不知道,这事竟是如此疼痛,疼的她仿佛被硬生生批成了两半。

上辈子,他待她如珠如玉,温柔至极。

可是这次,他的粗暴成了她挥之不去的阴影。

原来他,是如此厌恶她。

秦思辰眯起眼睛,毫不怜惜的捏住了苏亦栀小巧的下巴,强迫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公主处心积虑得偿所愿,如今还有什么不满?”

苏亦栀含泪摇头:“思辰,你相信我,我没有故意要破坏你的姻缘……”

她的眼泪,珍珠般落下,砸在秦思辰的手上。

秦思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下意识想要为她拭泪,却在看到自己心口上那道狰狞的伤痕之后猛然收手。

这是他上一辈子的致命伤,一剑穿胸,痛彻心扉。

也正是这一剑,斩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情分。

他曾发过誓,这一生不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苏亦栀注意到他的视线,在看到他的伤疤之后,脸色陡然一变。

这道疤,是她给的。

那猩红狰狞的疤痕,仿佛是一道血鞭,狠狠抽在她的脸上。

她强忍不适,倾身抚摸那道伤疤,动作轻柔至极,生怕弄疼了他一般。

思辰,对不起。

秦思辰猛抽一口气,眼中拉满了血丝。

他捉住苏亦栀的双手,将她按在了床上:“苏亦栀,省省吧,你这套对我没用。”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起身穿衣,一副打算离开的模样。

“你去哪里?”苏亦栀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惊恐。

秦思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玉如尚未进门,本将军自然没有宿在侧室住处的道理。”

侧室?!

苏亦栀瞠大了双目,葱段儿似的手指紧紧握着被褥。

“你让我当你的侧室?”

堂堂公主,委身侧室。

苏亦栀没想到,他竟羞辱她至此。

秦思辰没再理她,扬声唤道:“来人。”

一个嬷嬷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这气味,苏亦栀熟悉无比。

是避子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