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神医萧毅

神医萧毅

南去归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母亲的救命钱,萧毅忍受着被人戳脊梁骨的屈辱,入赘为婿;三年后的今天,萧毅才知道丈母娘根本没有用最好的药替母亲治病,如今母亲病危,他心急如焚。一场意外,萧毅因祸得福,获得了圣医传承,医术突飞猛进,就连习武都比别人快了好几倍。

主角:萧毅,夏雨荷   更新:2022-07-15 2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毅,夏雨荷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萧毅》,由网络作家“南去归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母亲的救命钱,萧毅忍受着被人戳脊梁骨的屈辱,入赘为婿;三年后的今天,萧毅才知道丈母娘根本没有用最好的药替母亲治病,如今母亲病危,他心急如焚。一场意外,萧毅因祸得福,获得了圣医传承,医术突飞猛进,就连习武都比别人快了好几倍。

《神医萧毅》精彩片段

“萧毅,你只是我夏家花三十万招进来的一条狗,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三年,没给我们挣过一分钱,还敢开口借十万?”

“你妈的病就是个无底洞,有多少钱都治不好,我们家白养了你三年,还想让我们给你妈治病?做梦!”

“让你妈赶紧去死了好,活着也是个累赘!”

萧毅蹲在医院病房的门口,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妻子一家的辱骂,泪流满面。

萧毅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从小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

母亲一个人辛苦的把他拉扯长大,在他大学毕业后,准备找一个好工作,孝敬母亲。

可在三年前,噩耗降临,母亲染上重病,萧毅为了三十万医药费,入赘到了夏家。

这三年来,他在夏家任劳任怨,受尽屈辱和白眼。

原本想着,只要能治好母亲,无论受到多少委屈他都能接受。

可今天,医院却打电话来告诉萧毅,他母亲的病情恶化,需要十万块钱动手术。

如果不尽快动手术,母亲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萧毅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去找妻子一家借,但遭受到的却是一顿恶毒的谩骂。

萧毅又给出差的妻子打去电话,但妻子的手机却关机了。

这一刻,萧毅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夏家不愿意借钱给他,妻子又联系不上,他该怎么办啊?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就这么死去吧。

“不行,我一定要让母亲活下去!”

萧毅擦掉脸上的泪水,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求求你,先给我妈做手术,十万块钱,我慢慢还上。”

萧毅哀求的看着院长。

“不行,医院有规矩,没有交钱,我们动不了手术。”

院长冷冰冰的说道。

噗通......

萧毅忽然跪在院长面前:“院长,你行行好......”

萧毅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一名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院长,不好了,三十号病房的病人自己拔掉了氧气管。”

护士着急的说道。

“什么?”

萧毅蹭的一下站起来,发疯似的跑出去。

母亲,就住在三十号病房!

“妈!”

萧毅跑到病房门口,看到病床上的母亲气息微弱,狂奔过去,想要给母亲装上氧气罩。

可母亲却抓住了萧毅的手。

母亲面容憔悴,瘦弱的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小毅,别管妈了,妈是你的累赘,妈走了,就不会再拖累你了,以后你就和雨荷好好相处,只要你能过的好......妈,就心满意足了......”

“不,妈你不会死的,我能救你,一定能救你。”

萧毅转过头,冲那些医生大吼:“救人啊,快救人啊!”

可是,所有医生都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一丝想要救人的想法。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你们不是医生吗?为什么见死不救?”

萧毅嘶声大吼。

“萧先生,你付不起手术费,还不如让你母亲去了吧,这样你母亲也不会再被病痛折磨。”

院长开口道。

“不!!!!”

萧毅眼眶越发红裂,再次跪在院长的面前:“院长我一定会筹到钱的,你先给我妈手术,手术结束之前我一定把钱交上!”

“小毅,别......浪费钱了。”

“妈走之前,把这个玉佩交给你,这是萧家祖传玉佩,你爸生前交给我的,你一定要保管好。”

母亲把一个冒着淡淡绿光的玉佩颤颤巍巍地交到萧毅手中。

母亲紧紧抓着萧毅的手,呼吸越来越难受,但还是极力的说道:“妈能看到你结婚,这辈子够了......”

说完这句话,母亲的手慢慢地垂了下去。

“不,啊!”

萧毅心如刀绞,看着母亲没了动静,萧毅死死的攥紧玉佩。

咔!

忽然,玉佩碎了。

紧接着,玉佩闪出一道白光,把萧毅团团覆盖。

猛然间,萧毅感到轰的一声响,眼前浮现出了刺眼的画面,一个苍老的声音随即响起,传入萧毅的耳中。

“吾乃萧家祖人,萧家后辈,萧毅听令!从此,吾将一生所学传授于你,望你将来悬壶济世,渡尽苍生!”

紧接着,萧毅感到一股热流窜遍了全身,玉佩碎片缓缓融入萧毅体内,浑身上下都开始发烫。

哗!

很快,萧毅再次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两名护士正在抬着母亲的身体,即将要把母亲装进裹尸袋。

“你们干什么!”

萧毅顿时大吼一声。

两名护士吓了一跳,停下手中的动作。

“萧先生,你母亲已经走了,我们作为医生,深表痛心。”院长说道。

“你给我滚!我妈还没有死!”

萧毅紧握双手,推推的推了院长一把,眼神里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憎恨。憎恨这些虚伪,冷血的人。

“你今天的冷漠无情,我日后一定加倍还给你。”

说完,萧毅转身,抱起母亲离开了医院。

院长摇了摇头,在他看来,韩天生绝对是疯了。

人都没了呼吸,不是死了那是什么?

“萧先生,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接受现实。”

院长还在假仁假义的安慰萧毅。

萧毅没有搭理院长,走到母亲身体母亲,伸出两只手指,放在母亲的脉穴上。

萧毅发现,母亲还剩下最后一丝气息。

不过要尽快进行治疗,不然的话,这一点点的气息都会流逝。

萧毅迅速抱起母亲,离开病房。

院长和医生们没有阻拦,他们都认为萧毅是受了刺激,疯掉了。

萧毅抱着母亲,来到了万红医院。

这是北江市最大的私人医院,背后老板是北江医药龙头万红集团的老板,吴世源。

万红医院所聘请的主治医生,学历最低都是教授级别的。

即便是前台,都是高学历。

当他们看到韩天生抱着母亲跑进来,眉头都皱了起来。

“喂,我们这里没有放死人的地方。”

一个前台小姐上前拦住萧毅:“赶紧送殡仪馆去。”

就连一个前台小姐,一眼就看出萧毅怀里的女人已经殡天了。

“我妈还没有死。”

萧毅焦急道:“能不能给我妈上呼吸机,再给我一套银针!”

“呼吸机,银针?”

前台小姐一脸不解,人都死了,还上呼吸机做什么。

“小伙子,你母亲已经死了,就算上呼吸机也没用。”

这时,一名身穿白大褂的老者路过,对萧毅道:“你还是为你母亲准备后事,节哀顺变吧。”


前台小姐看到老者,立马恭敬道:“钱教授。”

这位老者名叫钱齐明,是万红医院的主治医生,医术非常高明,他手中救活的人,至少都有上万。

他在北江市,有很高的威望。

萧毅双目直直的盯着钱齐明:“我妈没死!”

前台小姐忍不住对萧毅骂道:“钱教授可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生,他说死了就一定是......”

钱齐明制止了前台小姐,他了解萧毅此时的感受,自己的母亲去了,心里肯定是悲痛万分,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小伙子,我从医三十余年,你母亲已经断了气,我不会看错的。”

钱齐明轻叹一口气。

“我妈没死,只要你同意让我妈上呼吸机,我一定能救活我妈。”萧毅坚定的说道。

“小伙子,你又是何必呢。”

钱齐明看着萧毅微微摇头。

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救活一个死人。

可他看到萧毅眼神上的坚定,又不好直接拒绝。

“好吧,小伙子,你去前台缴费,接下来我安排。”钱齐明说道。

“我......我暂时没钱。”

萧毅低声道:“能不能先欠着,我发誓,后续我一定还上,钱老,我求你......“

说着,萧毅就要跪下来。

“小伙子,不用这样。”

钱齐明赶紧扶住萧毅:“我们是医生,救治患者是我们的职责,医药费的事后面再说。”

“去,抬这位小伙母亲进病房上呼吸机,再取我的银针来。”

钱齐明转头对前台小姐说道。

前台小姐脸色微变,犹豫道:“钱教授,这......不太好吧,万红医院还没有过缴费就入病房的先例,况且,还是个死人,要是吴老板怪罪下来......”

“有什么事,我担着。”

还没等前台小姐说完,钱齐明就打断道。

钱齐明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前台小姐哪还敢多说什么,赶紧去安排。

“谢谢。”

萧毅看着钱齐明,一脸真诚道。

钱齐明只是淡淡一笑,他这么做,只是想让萧毅接受现实,人已经死了。

不久,前台小姐就把银针取来。

“小伙子,抱着你母亲跟我来,我给你准备一间病房。”钱齐明说道。

萧毅抱着母亲,跟着钱齐明来到一间病房,轻轻地把母亲放在病床上。

前台小姐跟在身后,不悦的说道:“人都死了,还白废力气。”

钱齐明皱了皱眉,罢了罢手:“行了,你先出去吧。”

前台小姐愣了一瞬,低着头走了。

“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钱齐明给萧毅母亲上呼吸机后问道,虽然知道做什么都是徒劳,但这样也许能安慰一下萧毅吧。

“不用。”

萧毅呼了一口气,随即取下了十四枚银针,同时刺入母亲的十四经穴位上。

钱齐明见状,不由的惊了一下,看向萧毅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十四经穴位,有打通任督二脉的效果。

而且,这位年轻人的力道刚刚好,十四枚银针都十分准确的刺入了穴位。

力量,深度,没有丝毫分差。

想要有这样的熟练度,医龄至少要二十年左右。

可这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而已,竟然就有这样一身通天本领。

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让人死而复生。

心跳机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心率始终是零。

“小伙子,算了吧,你母亲......”

正当钱齐明想要劝萧毅放弃时,心跳机突然有了反应。

原本已经断气的母亲,忽然咳嗽一声,紧接着,就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

“这......这......”

钱齐明满脸惊骇的瞪着双眼。

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死人也能被救活。

“小伙子,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

钱齐明颤声问道。

萧毅取回银针,给母亲盖上被子后,才平静道:“我妈并没有死,还丧存有一口气堵在胸口,只需上呼吸机,再用针灸,就可以让我妈恢复气息。”

听到这句话,钱齐明不禁老脸一红。

突然觉得,他这三十年的医者,白当了。

竟然连人死没死他都没看出来。

想到刚才,他还非常肯定,萧毅的母亲已经死了,心里万分惭愧。

“小伙子,刚才是我老眼昏花,还请你不要责怪。”

钱齐明低下头,没想到,他连一个年轻人都不如。

“没什么。”

萧毅罢了罢手:“只希望钱老不要把我的事外传。”

“好,你放心,此事我不会透露出半个字。”

钱齐明理解萧毅的意思,就萧毅这一手医术,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效应。

“吴老板,你可终于来了,刚才有个神经病抬着一个死人来咱们医院,你交代过,我们医院从来不接收死人,可那个神经病还强行把死人带到病房里,这要是传出去,会给我们医院的名誉造成很大的损失。”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前台小姐带着一位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老钱,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医院不收死人的吗?”

这位中年男人,就是北江市医药龙头,吴世源。

北江市的医药界,有七成都在吴世源的手中。

就连萧毅妻子的夏家药业公司,都要依靠万红集团来生存。

“老吴,你误会了。”

钱齐明回道:“人并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吴世源皱着眉看向前台小姐,前台小姐慌忙道:“钱教授,刚才明明是你说人已经死了啊。”

钱齐明狠厉的目光看向前台小姐,厉声道:“你是在说我老眼昏花吗?”

“不,不是,我......”

还没等前台小姐说下去,钱齐明又喝斥道:“你只是一个前台,救人的事,还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滚出去!”

前台小姐被吓得满头大汗,哪里还敢乱说话,连忙退了出去。

就算吴世源才是老板,但钱齐明也随时有喝斥下属的权力。

虽然他只是主治医生,不过吴世源也是要给他三分薄面。

吴世源一脸平静,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员工而已。

“老钱,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还有几个项目等着我去谈呢。”吴世源说道。

“老吴,等等。”

钱齐明上前拉住吴世源的手:“你的病有救了。”


“你说真的?”

吴世源满脸惊喜,但随即又沉了下来,低声道:“老钱,还是算了,我这个病,慢慢调养就行了。”

“老吴,有病不治怎么行。”

钱齐明关心道:“看你最近脸色越来越差,再这么拖下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万红集团这么大个公司,该怎么办?”

“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不会有什么大事。”

吴世源不耐烦道:“我还很忙,就先走了。”

说完,吴世源挣脱开钱齐明的手,转身就走。

看起来,他似乎很不情愿治自己的病。

“吴老板,请稍等!”

这时,萧毅忽然开口。

吴世源顿住脚步,面色冷淡的看着萧毅。

这就是他平常看普通人的表情,毕竟他可是堂堂身价几十亿的大老总,普通人根本没资格让他正眼看待。

萧毅继续道:“吴老板的确没什么大病,因为吴老板的病,是肾虚!”

话音落下,病房内一片寂静。

钱齐明一脸复杂的看着吴世源,吴世源双目狠毒的盯着萧毅,神色慢慢变得狰狞,好像要把萧毅活活给撕碎一样。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吴世源怒声道。

萧毅并不在意吴世源的怒火,缓缓道:“吴老板,你面色微微发白,还经常冒冷汗,并且体虚,到了夜晚,腰部还会隐隐作痛,我没说错吧。”

吴世源愣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只用肉眼,就能把他的病情看透了。

但这无疑是更让吴世源更加愤怒,就好像有什么丑事被当众扒开。

“而且,你已经有三个月没碰女人了。”

萧毅又说了一句。

“住嘴!”

吴世源怒吼道。

他确实有三个月没碰女人了。

早在半年前他就开始肾虚,一开始他还不以为然。

直到在三个月前,他与他的女人亲热了一次。

那一刻,吴世源的自尊受到了打击。

钱齐明作为一个老医者,自然看出了吴世源的不对劲。

但肾虚这种事,吴世源怎么说得出口,更何况,他还是自尊心这么强的人。

所以钱齐明问起他的情况时,他也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

“小子,你知道对我不敬的下场是什么吗?就是死!”

吴世源对萧毅起了杀心,因为萧毅说出了他的痛处。

“老吴,先冷静,这小伙子能够治好你的病。”

钱齐明急忙说道。

吴世源扫了萧毅一眼,不屑道:“就凭他?”

钱齐明认真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吴世源与钱齐明对视一眼,他从钱齐明眼中看出了真诚。

“好,如果这小子能够治好我,我可以饶他不死。”

吴世源目光犀利道:”但他若是治不好我,我会让他和他母亲,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没有谁比吴世源更希望自己恢复如初。

他是穷苦出身,而且长相凶恶,以前没有一个女生敢靠近自己。

所以他便发誓,等自己有钱了,每天都要亲热不同的女人。

谁知道他自己身体有病。

“小伙子,你看,能不能把吴老板治好?”

钱齐明看向萧毅问道。

“可以。”

萧毅平静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

吴世源冷冷一笑:“你是第一个敢跟我提条件的人,不过看你这么有勇气的份上,你说说,什么条件。”

萧毅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我条件很简单,让我妈留在这里静养。”

这就是为什么萧毅敢胆大妄为说出吴世源肾虚的事。

如果他能得到吴世源的背景,夏家,还敢把他当废物吗?

“这个条件简单,我答应了。”

吴世源挥了挥手:“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治不好我,你们母子就会死。”

“吴老板放心!”

萧毅走到吴世源身旁,撩开他的上衣,随后用两枚银针分别刺入吴世源的俞穴和募穴处。

一瞬间,吴世源就感到腰间有一股凉意在流动。

很快,腰间的隐痛就消失了。

吴世源感到全身无比的通畅。

“这......这太神奇了。”

吴世源惊呼道:“我这是好了吗?”

萧毅摇摇头:“还没那么快,我给你开个药房,吃上三天,你的肾就能恢复如初了。”

“好,好。”

吴世源笑着连连点头。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恢复了。

萧毅很快就写下一个方子,递给吴世源:“你按照上面所写的药物服用,每天三次即可。”

萧毅拿起药方看了一眼:“这些药物这里就有,小兄弟,太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萧毅,你不用谢我,你只需要遵守承诺就好。”萧毅说道。

“萧兄弟放心,我吴世源答应的事,就绝不反悔。”

吴世源一脸肃然道:“老钱,一定要照顾好萧兄弟的母亲,所有保养品,都用最好的,并且,要免费!”

“是。”

钱齐明敬佩的看了萧毅一眼。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前途无量啊。

跟萧毅道谢后,吴世源就走出病房,前台小姐还站在病房外等候。

“吴老板......”

“你被开除了!”

吴世源只是冷漠的说了一句。

“钱老,我写个药方,你帮我去抓点药。”

病房内,萧毅写下一张单子,交给钱齐明。

钱齐明仔细看了一眼,上面几乎都是名贵药材,而且十分稀少。

“钱老,我母亲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最好的药物修养。”

萧毅说道:”我知道这些药材价格昂贵,我负担不起,这样吧,我可以给你写下一套完整的配方,当做补偿送给你。”

如果外人看见了,一定会把这当成一个大笑话。

但只有钱齐明知道,萧毅的药方,可是无价之宝。

“萧兄弟说得哪里话,吴老板可吩咐了,一定要照顾好你的母亲,不过萧兄弟执意要送,我就勉强收下了。”

钱齐明笑呵呵地走了出去。

萧毅坐在母亲的床边,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因为常年病痛,一时半会也好不了那么快。

许久,萧毅拿出手机,决定给妻子夏雨荷打个电话。

虽然他和夏雨荷没什么感情,但毕竟三年夫妻。

可电话刚响,就被挂断了。

“呵......”

萧毅苦涩一笑,夏雨荷连他的电话都不愿意接啊。

正准备放下手机,这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废物东西,你老婆正在洗澡,别再打电话来打扰我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