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140400

140400

陆经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但不重要了他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陆经年被贺朝带进奥威斯时,仍觉得有些不真实,直到他看到了秦钊!他的目光只在秦钊的身上停留了一秒,转而开始搜寻另外一道身影,

主角:林晚晚陆经年   更新:2022-09-11 06: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晚晚陆经年的其他类型小说《140400》,由网络作家“陆经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但不重要了他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陆经年被贺朝带进奥威斯时,仍觉得有些不真实,直到他看到了秦钊!他的目光只在秦钊的身上停留了一秒,转而开始搜寻另外一道身影,

《140400》精彩片段

那……

晚晚也应该回来了!

陆经年苦涩一笑,这一年半的四件,他几乎将地球转了一圈。

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这看似徒劳无功的背后,却又藏着陆经年的另一番执着,

现在他确信是有人故意放出假消息,折腾他,

但不重要了

他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

陆经年被贺朝带进奥威斯时,仍觉得有些不真实,

直到他看到了秦钊!

他的目光只在秦钊的身上停留了一秒,转而开始搜寻另外一道身影,

可惜,他并没有看到。

而这次,秦钊看到了他。

“小叔,您怎么来了?”

陆经年的出现,对秦钊来说,显然很意外,他毕恭毕敬的打着招呼,没想到,陆经年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我和你们家并不亲近,你无需叫我小叔!”陆经年嗓音低沉冷淡,透着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秦钊好似并未察觉,反而笑道:“您是晚晚的小叔,当然也就是我的小叔!”、

陆经年陆言,脸色猛的沉了下去。

贺朝见状,忙插过话:“晚晚呢?怎么没看到她?”

秦钊抬手看了眼表,“应该快到了,我去门口接她。”

他刚说完,一旁就有人唤他过去,

陆经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主动开口:“我去接她,你去忙!”

秦钊刚想开口拒绝,旁边的人又着急的唤了他一声,

他丢下一句,“我等下去接,不用麻烦小叔了”,说完便快步走了过去。

贺朝看着陆经年一脸阴郁,故意长叹一口气:“哎……看来他对你一点都不信任呐!”

陆经年紧绷着下颌,一言不发的朝着门口走去,

此刻,他的心里十分不快!

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当面挑衅他,

虽然秦钊表面一副恭敬的模样,但那声“小叔”明显就是故意的,

他在向他宣誓主权,

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林晚晚已经是他的了!

与此同时,陆经年从他的表现中,也嗅到了浓重危机感,

他觉得自己是威胁,

那也就说明,

晚晚的心里,还有他!

想到这里,陆经年的脚步,多了一分轻快!

林晚晚匆匆赶到‘奥威斯’时,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她给秦钊打电话,没有人接,便想直接走进去,

刚到门口,一道身影突然从暗处走了出来,

林晚晚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一句脏话,几乎脱口而出时,她看清的来人。

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被她生生咽了回去,转而恭恭敬敬:“小叔!”

她的声音平平淡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但陆经年却能清晰的察觉到,她在故意疏远他。

这一声“小叔”在陆经年听来,称得上是冷漠,

“怎么瘦了这么多?”

陆经年借着微弱的灯光,将林晚晚细细打量,只一眼,他便看出她瘦了不少。

此时林晚晚也在看她,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人相较之下,明显是陆经年瘦了更多。

林晚晚压下逐渐活泛的心思,转移话题:“小叔,秦钊还在等我,我就先进去了!”

说罢,她也不管陆经年,挺直腰背走了进去!

可她依旧能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正牢牢的锁着她,

林晚晚觉得自己像是踩着刀尖上,每一步都很艰难。

她还是低估了陆经年对她的影响,

她花了一年半做好的准备,抵不过陆经年的一句关心,

但是,她不会在像以前那样傻了,

从她决定回国的那一刻起,

陆经年对她来说,就只是一个长辈!

他们之间,不会再有除此之外的任何关系。

林晚晚收拾好心情,进去酒吧内寻找着秦钊的身影,

最后她是在一个包厢里找到秦钊的。

秦钊见到她来,惊喜的站起身:“晚晚,你终于来了,我刚想去接你,就被这几个人缠住了!”

林晚晚顺着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里面居然有好多高中时的同学,

但是好多年没见,她一时间叫不上名字,

只能尴尬的招呼了声:“你们好啊,好久不见!”

秦钊见着,揽着她的肩膀贴心解围,并且一一做了介绍。

顺带着提了不少高中时的趣事,

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也热络了起来。

林晚晚很快也融入了进去,

很快,他们就将话题转到了秦钊和林晚晚身上。

“秦钊,我可是知道你暗恋了晚晚好多年了,现在俘获没人芳心没?”

“一眼你就没有眼力见儿吧,你秦钊这春风得意的模样,还用问嘛?”

当下,众人心照不宣,纷纷朝两人投去暧昧的眼神。

林晚晚身子一僵,抿着唇没有说话,

秦钊安慰的拍了拍他,毫不掩饰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此话一出,众人都觉得意外,两人看上去关系明明就很亲密,

怎么……

这时有人想要解围,于是故意说:

“秦钊你确实还要好好努力,毕竟林晚晚家有过于优秀的小叔,我等凡夫俗子难以比拟啊!”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响应,

只要和林晚晚同过班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林晚晚有一个英俊帅气,温柔体贴的小叔,

当年的林晚晚在学校,可是三句话不离她小叔,引得一众女生羡慕不已,

这种只能在小说和电视里出现优秀男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直到陆经年帮林晚晚去开了一次家长会,

她们便信了,这样优秀的男人,现实里真的存在!

只不过是别人家的!

也因此,那些喜欢林晚晚的男生们,没有一个敢开口,

毕竟在谁在她小叔面前,没有人不自惭形秽。



林晚晚和秦钊坐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他们热聊,

她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他们的话题会落到陆经年的身上,而且还聊的非常高兴。

他们说的这些,林晚晚虽有印象,但却并不觉得有他们说的这么夸张。

她确实从小就崇拜陆经年,

在学校的时候也总是不吝辞色的夸赞。

但绝对不像他们口中的这般花痴!

那时的她对陆经年还没有那么深入的想法。

渐渐的林晚晚的思绪越飘越远,

这时,突然有人问她:“晚晚,你小叔今天来了吗?”

林晚晚下意识的想要说,没来!

但她很快回过神,陆经年刚刚就在门口,此时也可能就在酒吧里,这里的同学也都见过他,虽然只有一面,但他的长相看过的人应该都不会忘记,

再者,这些年,时间并未在陆经年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的长相一如从前,英俊帅气,

他们如若见到,一眼就能认出来。

林晚晚觉得没有撒谎的必要,老老实实的点头。

“那我们有机会瞻仰一番吗?”

包厢里有好几个女孩子,她们一脸期待的看着林晚晚,

一时间她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进退两难。

而就在这时,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了,

顷刻一张棱角分明,俊美不凡的脸,赫然闯入众人的视线,

有人惊呼:“晚晚,你小叔!”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真是太太太过巧合,

林晚晚都有些怀疑,陆经年是不是躲在门口偷听,他们刚刚提到他,他就顺势走了进来。

“你们好!”陆经年淡淡的打了声招呼,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不自然。

林晚晚一眼便看出,陆经年的反常,

虽然陆经年私下对她温柔体贴,但她却是知道,他骨子里是个绝情冷淡的人,

对毫不在乎的陌生人,他身上一般都会散发着强大的生人勿扰的气场,

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和蔼可亲”。

一群人拘谨的向陆经年问好后,便躲在一旁小声的讨论,

可目光时不时的落到陆经年身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林晚晚的小叔竟然一点都没变,

他们禁不住感慨,时光不负美人,专门残害丑人!

陆经年一派自然的走到林晚晚身边坐下,“等下我带你一起回家!”

他用的肯定句,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林晚晚刚想开口,被秦钊抢了先:“不用麻烦小叔,我等会亲自送晚晚!”

哪想他话音刚落,那几个刚偃息旗鼓的同学咋咋呼呼道:“秦钊你可不能走啊,咱哥几个还没喝尽兴呢,再说了,你刚刚可喝了好几杯,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转而对着陆经年,他一脸毕恭毕敬:“您喝酒了吗?”

“我没喝!”

“这不挺好,让晚晚小叔送她,又安全又放心,你不把兄弟几个陪尽兴了,下次咱可就不来了!”

虽然只是开玩笑说,但话说这份上了,秦钊如果坚持,也有些扫兴。

“你好好陪他们吧,你放心,小叔会把我安全送到家的!”

林晚晚贴在秦钊耳边的话,一字不落的全被温庭筠听在耳内,

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看着林晚晚和秦钊这般亲密,他心底的那些狂躁又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一刻也不想多待,直接起身,

“走吧!”

林晚晚迟疑了一瞬,跟着站了起来。

林晚晚其实并不喜欢吵闹的氛围,

今天来也是看在秦钊的面子上。

当那些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吵吵闹闹的聊着过往时,

其实她就有些坐不住!

本来她也只打算过来待一会就离开,

不巧的是,陆经年竟主动提出带她回家。

那样的情况下,她实在不好拒绝!

而且,她也不想让陆经年觉得,她对过往的种种还很在意,

索性她就随了他的意。

但坐上车后,林晚晚就后悔了,

她本想坐在后座,陆经年一句:“坐到前面来。”

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坐上了副驾。

随后她安慰自己,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后面像是将陆经年当作司机,不礼貌。

一路上,林晚晚偏着头看着车窗外,不让自己有半点注意力落在陆经年身上,

偏偏,陆经年不这么想,

“在国外这段时间,还好吗?”很冷硬的开场。

林晚晚淡淡的“嗯”了一声,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而后,她听到陆经年说道:“我去国外找过你!”

林晚晚心头一颤,强忍着没有回头看他:“我在国外很好,秦钊对我也很好,一切都很好!”

她一口气说了三个很好,像是强调,离开了他,她一样过的很好。

然而下一秒,他听到陆经年低落忧伤道:“可我一点也不好!”

林晚晚手指倏然紧握,心底莫名涌上一股怒意,

他现在是什么意思?

当初是他想尽办法将她推开,

而今她离开后,他居然又对她说,他一点都不好。

难不成,她还要可怜他?

林晚晚忍不住嘲讽了句:“难不成是因为小叔的婚姻生活不幸福?”

陆经年一怔,显然没料到林晚晚会一反之前的乖顺,突然露出小爪牙,给他来一下。

这不禁让陆经年想到了林晚晚叛逆期的那会儿,

想着当年的种种,他忽的笑了笑。

林晚晚被他的反常整的有点懵,

接着就听到他叹息道:“我和阮雪没有结婚,你应该知道,我当初那么做只是……”

陆经年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林晚晚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当初做的一些,都是为了让她对他死心。

“小叔,你放心,在国外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以前是我太糊涂,将崇拜当成了喜欢!往后,你就只是我的小叔,我的家人!”

这番话在回国前,林晚晚就已经想好,

现在她也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说出口。

她知道她离开的这段时间,父母和陆家闹得很僵,甚至在生意上都不再往来,

这让林晚晚一度自责!

这次她之所以回国,其中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修复两家的关系,

她从小在陆家长大,纵使她和陆经年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以前,

但是陆家人对她的好,她不会忘!

所以,她想,只要她能放下,退回到以前的位置,

两家人的关系也能回到以前!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次陆经年并不想再回到以前的位置了!

林晚晚到家后,下车礼貌道别,

没想到,陆经年直接跟她一起下了车。

“你不用下来,赶紧回去吧!”林晚晚直接开口赶人,

陆经年紧紧盯着她,目光沉沉:“我找你父亲有点事!”

说罢,便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林晚晚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瞬间的错愕。

有什么事非得大晚上说?

她快步跟了上去,这时门刚好打开。

林父见到门外的陆经年,脸上写满了不欢迎,“你来做什么?”

陆经年面色未变:“送晚晚回来,顺便聊一下你的公司!”

林父略显慌张的向他身后看了看,眼里满是警告,

陆经年心下了然:“等会去你书房谈。”

林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侧开身子放他进来。

林晚晚紧跟着他身后走进家门,林父心里还有气,故意问:“晚晚,秦钊呢,他怎么没来?”

“他还有朋友在,暂时走不开。”

林父不满扫了陆经年一眼,“下次记得跟秦钊一起回来,爸爸只放心把你交给他!”

林晚晚再愚钝也知道,父亲这番话明显是说给陆经年听的,

她尴尬的咳了咳,“你们聊,我先上楼了!”

说完她逃似的飞奔上了楼。

看着林晚晚消失在拐角的身影,林父瞬间撕掉和善的伪装,厉声道:“陆经年,你给我离晚晚远点!”

陆经年垂着眉眼,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表情。

时间静淌几秒,林父见他一言不发,表情渐渐不耐烦,他正准备下逐客令,

陆经年突然站了起来,“当年的事是我的错了!你应该知道这一年多,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晚晚,现在她回来了,我想好好弥补她!”

林父听着,一脸震怒,“陆经年,我的女儿不需要你弥补,只要你不来打扰,她就会过的很好!”

陆经年嘴唇绷得直直的,严肃道:“如果她知道林家要破产了,你觉得她还能过的很好吗?”

“陆经年!”

林父气得发抖,他指着陆经年,怒目而视,“你要是敢让晚晚知道,我不会放过你!”

陆经年深深的叹了口气,心底也不是滋味,因为过去的种种,昔日友人跟他划清界限分道扬镳,但说到底还是他对不起他们家,



但林父林母对那些所谓的世俗眼光并不在,

大度的表示,只要他对晚晚有真心,他们不会阻拦!

可当时,是他作茧自缚,走不出,他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原地,拒绝林晚晚的靠近!

他做的一切,林父林母都看在眼里,他们都没有怪他!

可让林父无法接受的是,他亲眼看着陆经年费尽心机让晚晚彻底死了心,

就在晚晚准备迎接新的人生时,

陆经年说,他后悔了!

他说,他喜欢晚晚!

这实在是太荒唐,他没有办法接受,至此,他彻底与陆经年决裂。

至今,连林母都不知道其间的原因。

与陆经年断绝合作后,公司很快面临了资金短缺的危机,

林母多次劝他去向陆经年求助,但他低不下这个头,

眼看着他多年的心血将要毁于一旦,

没想到,陆经年今天直接找上门了。

“如果你继续固执下去,晚晚迟早会知道!我转了一个亿在你账上,你先救急!”

陆经年见他神色复杂,一脸郑重,“我比谁都希望晚晚能幸福快乐一辈子!”

林父深深看了他一眼,

陆经年对林晚晚的好,他们从来不曾怀疑,

甚至还有些愧疚,在晚晚儿时,他们一心拼事业,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很少,

如果不是陆经年的照顾和保护,晚晚不会像现在这般天真活泼,性格开朗。

可偏偏,为晚晚遮风挡雨的是他,

给晚晚带来风雨的也是他!

这一晚,注定又是个无眠夜!

林晚晚这次回国就没有想着再离开,

当初答应秦钊一起出国,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逃避,

而这一年多的时候,她已经将自己整理的很好,也放下了很多。

再加之,林家只有她一个孩子,早晚她也要承担起家庭重任。

与其继续浪费时间在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不如早点去公司学点东西,

没想到她的提议刚说出口,直接遭到拒绝:“公司的事,你不用操心,有我跟你妈呢!你不是喜欢旅游和画画嘛,趁现在可以多出去走走看看,等将来你结婚了,公司就交给你丈夫打理,你妈跟我为了这个公司,辛苦了大半辈子,我们只愿你能快快乐乐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林晚晚听着,眼眶微微发热,

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她对父母都是有埋怨的,

她不懂,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上学都是父母接送,周末都是父母带着去公园,游乐场玩,

只有她,除了家里的保姆,就只有陆经年。

她的成长期里,父母参与得很少很少。

她也曾怀疑过,父母是不是根本不喜欢她,

但每次她说这话时,陆经年都会安慰她,“爸爸妈妈心里很爱晚晚,他们这么努力的工作,也是为了让晚晚过上更好的生活。”

年少的她,并不能理解这些,相较于物质,她更需要的是爱,

她曾倔强的说:“我不需要爸爸妈妈,我只要小叔就够了!”

陆经年无奈的揉着她的头发,“等你长大就知道你的爸爸妈妈有多爱你了!”

直到她十八岁生日这天,父母为了赶回来给她过生日,在路上遭遇车祸,他们在医院抢救时嘴里唤着的都是她的名字,

甚至,在生命危急的那一刻,他们放不下的也是她。

在那个时候,她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父母对她的爱!

往后陆经年跟她说了很多关于父母不为人知的心酸,

他们是自主创业白手起家,林家能有现在,她能过上现在的生活,

都是他们一手打拼出来的。

“在物质和陪伴之间,他们选择了给你更好的物质生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爱你,相反,他们就是因为太爱你,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陆经年教会了她爱和感恩,也让她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大学毕业后,她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到星城,

一是为了陆经年,

二是她想陪伴在父母身边。

但她没想到,父母对她的爱,远比她的想的还要深的深,

他们对她的最大要求,竟然是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努力拼搏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给她铺上一条平坦顺当的路。

林晚晚心中五味杂陈,万般情绪汇聚成一团,

“爸,妈,我想要进公司,想要接下你们手中的担子,这些都是会让我快乐的事!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我们一家人能幸福的在一起。”

林母一脸欣慰的将她抱紧怀里,温柔抚摸:“我们家晚晚真的长大了!”

一旁,林父也是一脸感叹。

可目前公司的情况还不甚明朗,林父并不想让林晚晚知晓公司状况,心念一转便说:

“如果你真的想学点东西,那就要从基层开始做起。”

林晚晚见父亲松口,乖巧点头,

“好,我会给你安排!”

林晚晚虽然已经毕业三年,但是她没有一点工作经验,

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她曾动过心思,想着要去陆经年的公司,

她还偷偷准备了简历,想要悄悄的投递,

可没多久,陆经年就飞到国外去了。

这一去就是整整两年,在等待的时间里,她的生活空虚颓废,她也几乎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满脑子都是陆经年,

好不容易她将陆经年盼回来,最后却落的一地心碎。

蓦然回首过往,林晚晚觉得过去的几年,她属实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

好在,她现在已经有所觉悟。

秦钊在得知林晚晚准备工作后,表示大力支持,并竭力邀请她来当自己的助理。

林晚晚笑着拒绝:“你才接手公司,就滥用职权,也不怕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人掀下去了!我爸这边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

秦钊也没有过多强求,毕竟就如林晚晚所说,

他才坐上总经理这个位置没多久,以权谋私确实不太妥当。

再者,林家的实力与他们家伯仲之间,

只要林晚晚愿意,直接坐上总经理的位置也未尝不可。

不过,他内心却也有些失望,如果晚晚能来他身边当助理,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更快点进一步。

在两人出国前,秦钊曾信誓旦旦许诺,会照顾好林晚晚,会让林晚晚喜欢上自己,

前者他完成的非常出色,但后者,却一直止步不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