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齐喻颜言言小说

齐喻颜言言小说

齐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我重新回到实验楼。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主角:齐喻颜言言   更新:2022-12-29 19: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喻颜言言的其他类型小说《齐喻颜言言小说》,由网络作家“齐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我重新回到实验楼。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齐喻颜言言小说》精彩片段

因为加入了齐喻的实验室。

我和林依依也没有参加什么社团了。

光一个实验室就已经很累了。

闫浩向他们的导师申请了我和林依依的助手位置。

一周两次,一次两小时。

每次结束,林依依都要哀叹一声。

而我更可怜。

还没来得及附和,手机就传来了消息。

「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

我爬起来。

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

「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

「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

「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进了实验室,我被分配跟在了齐喻的身边。

林依依跟在闫浩身边。

第一天做完实验回来,林依依就对我的助手生涯表示了哀悼。

「我听闫浩学长说了,齐喻学长可是个学术疯子,言言,你真可怜。」

这段时间,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

我重新回到实验楼。

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

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

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学长。」

齐喻看也没看我一眼,指了指旁边的黑板。

「我刚发你的,重新算一遍。」

「哦。」

实验数据计算量大,反反复复。

一计算起来我就忘记了时间。

「好了吗?」

「还差一点。」

我老老实实开口。

齐喻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哪里不会?」

「这。」

我指了地方。

齐喻走过来拿走了我手上的白板笔。

「看着。」

这二话不说就讲课的样子,莫名让我想起了北大兄。

齐喻放下白板笔。

「懂了吗?」

「懂……懂了。」

「行,很晚了,先回去吧。明天继续。」

齐喻转身对我说道。

「我再算一遍就回去。」



正在脱实验服的齐喻动作一顿。

「实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身体,先回去休息好,明天才有更清醒的脑子学习,今天先到这。」

他把脱好的实验服挂好,又补充了一句:

「只有我有钥匙,你要让我在这陪你?」

「啊,不,不用。」

实验室的钥匙只有几个重要人员有。

我不敢拿钥匙,当然也更不敢让齐喻陪我。

出了实验楼。

对方说直接送我回宿舍。

不好拒绝,我只好默默地跟着。

一路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觉得我应该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那个,谢谢你。」

「举手之劳。」

「……」

这对话实在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我又另外找了几个话题,但都被齐喻给堵死了。

我觉得林依依说得对,

齐喻的脑子里估计只有实验。

回到宿舍我和林依依吐槽。

林依依斟酌了一会说道:

「会不会是你不会找话题啊?」

「是吗?我觉得我找的话题挺好的。」

「可是你们的对话也太尬了,你和别的男生也这样?」

别的男生?

我回忆了一下。

除了高中同学,

别的男生就只有北大兄一个了。

虽然我们只是线上联系,没有见过面,

但是我们俩的对话也很顺畅。

特别是北大兄,从来不会让话掉在地上。

这么一对比,忽然更想念北大兄了。

我叹口气。

也不知道北大兄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还打算高考结束之后约他见面感谢一下的。

如果现在我把北大兄加回来……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跟野草一样疯狂长着。



我纠结了好几天。

最终说服了自己: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主页,

发送了好友通过申请。

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那边通过。

我泄气了。

估计对方还在生气,不愿意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心情不好,我耷拉了一上午。

就在下午下课之后,

我的消息栏居然有一条新的消息。

「对方已通过你的好友申请」

北大兄!

我激动得直起身子,迫不及待地发出了第一条消息。

「北大兄!好久不见!」

「……」

看看这省略号,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正准备打一长段文字抒发一下我对北大兄的感激和思念之情,

结果对方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为什么删我?」

「……」

哎呀,本来还打算循序渐进地引出这个话题,

没想到对方单刀直入。

好在隔着手机屏幕对方看不见我的尴尬。

我默默地心虚地敲出了几个字:

「不好意思面对你。」

「上清华了还不好意思面对我?」

「这都被你知道了?」

「……」

对方又沉默了。

我记起之前有发过清华开学报到的朋友圈。

估计北大兄是看到了。

事到如今,我只能万分诚恳地道歉了。

我对北大兄说明了这数月来我的愧疚和歉意。

顺便告诉他其实我一直想上的都是清华。

只不过他一直在那里激励我北大北大。

我怕让他失望,这才撒了开头考得不好的那个谎话。

我一溜烟地发消息过去。

对方又不回了。



我以为他又生气了。

等过了十分钟,对方消息过来了。

「刚刚在做实验。」

「嗯,清华也挺好。」

咦,原来北大兄没有生气。

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下。

似乎又找到了之前和他聊天的轻松感觉。

「做实验,北大兄你还在读书吗?」

「嗯,硕博连读。」

「哇!好厉害,学什么专业的?」

「材料与工程。」

咦?!这不是和我同一个专业吗?!

我立马兴奋了。

眼睛一亮:「我也是学这个专业的,北大兄,我们真有缘分。」

「……」

又不说话了。

但是没关系。

一直以来困在我心里的石头好歹放下了。

和北大兄重归于好之后,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就连齐喻拉着我做实验到晚上九点我都没怨言了。

林依依震惊我是不是被齐喻同化了。

而自从知道我和北大兄是学同一个专业之后,

我有什么问题不懂都立马问他。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他辅导我高三复习的时候。

这天晚上我照常和北大兄聊天。

今天的实验数据步骤有一块我不懂,

只能记下来回来找北大兄。

北大兄替我答疑解惑之后,纳闷地问我:

「刚才做实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我:「我怕带我的师哥嫌我笨。」

「……」

一旦开了口,我便忍不住吐槽起来。

跟在齐喻的身边做助手倒也不是不好。

毕竟我确实学到很多东西。

不过有一点就是,他脑子转得实在太快了。

我还没有弄明白上一步骤怎么形成的,他就直接跳到结局了。

可能对他来说,那些步骤都是简单可略的。

但对我来说……属实跟不上步伐。

「我怀疑他的脑袋是计算机,都完全不用思考的,脑袋里就是程序。」

我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北大兄又没回了。

估计又去做实验了吧。



高考出分数,我给网恋对象发了条消息。

「我上不了北大了,再见。」

然后转头去了清华,顺便把人拉黑。

结果大一实训,来代课的研究生学长当众点我名。

「来,把这题做一下,我之前教过你的。」

我:「……」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想让我考北大的网恋对象会出现在清华?!

高一文理分科后,我的成绩下跌得很严重。

生怕上不了清华。

无奈之下,我网上撩了一个名叫「北大落选人」的小哥哥。

让他帮我复习功课。

小哥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放心,有哥哥在,保证你能考上北大。」

我受宠若惊。

「不不不,不用北大。」

实际上心里嘀咕:清华也行。

「啧,小妹妹怎么说话呢?你可以瞧不起你的智商,但不能鄙视我的能力。」

我:「……」

是是是。

我确实不敢鄙视。

因为「北大兄」真的有两把刷子。

在他的辅导下,我成绩不仅升得快,而且还很稳。

高考二模,我还考了689的高分。

我兴奋地和对方分享。

北大兄十分淡定。

「嗯,这成绩上北大应该够了。」

确实够了,但我不想读北大。

我一直想去的都是清华。

但在北大兄帮我辅导功课一年多的时间来,

我清楚地感受到北大兄对北大有一种特殊的执着。

要不然,不会一年多了他的游戏名还是「北大落选人」。

如果我要是不上北大,北大兄会不会失望?

看着北大兄发过来的消息。

我决定试探一下。

「万一我去不了北大怎么办?」

「放心,你肯定能上的。」

嗯……

对方可能以为我高考前紧张,在安慰我。

就这样,我没对北大兄提起我的清华梦。

高考前一天,北大兄发来消息让我好好考。

他这段时间忙着毕业论文,让我出高考分数之后回个消息给他。



我学的这个专业有点复杂。

课后作业多且困难。

又是一个周末。

我和林依依困在宿舍里为一道物理化学题头疼。

最终林依依哀嚎了一声。

「我真是做不下去了,杀了我吧,怎么会这么难?!算几遍都是错的。」

看着她薅下来的几根头发。

我也有点心疼。

但确实无奈。

大学的课业难度比高中难了不止一星半点。

「要不我们去问问别人吧?」

「问谁?」

林依依这话难倒我了。

老师……不太敢问。

同学?

我身边的林依依就是省理科状元。

纠结的时候,我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北大兄。

北大兄如果在的话,这道题目对他来说应该轻而易举吧。

可是,我已经把人家删了!

早知道上大学了还要受作业的折磨,

当初就不该一时冲动。

就在这时,躺尸的林依依突然一个挺坐。

「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上次我们在图书馆遇到的学长,我不是加了微信吗?他也是学这个专业的,肯定知道。」

林依依说干就干。

抄起手机发了条消息。

一分钟后她激动地拉着我往外面走。

「走走走,对方同意了,我们现在就找他去。」



因为查户口那人听我回答完,突然发笑一声。

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那眼神,就怎么说呢?

跟看抓到的猎物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觉得齐喻对我有敌意。

他虽然脸上带笑,但不达眼底。

属于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高考考挺好,来清华了。」

这话听着怪。

我一时没转过弯来,讷讷点头。 

「还,还行。」

齐喻又笑了。

好像是气得。

不过这回他拿出了手机扫了我的二维码。

「行,明天下课了来实验室。」

啊?

别说我了,闫浩都惊呆了。

「你刚还不是不情愿……吗?」

他话没说完就被迫咽了下去。

因为加入了齐喻的实验室。

我和林依依也没有参加什么社团了。

光一个实验室就已经很累了。

闫浩向他们的导师申请了我和林依依的助手位置。

一周两次,一次两小时。

每次结束,林依依都要哀叹一声。

而我更可怜。

还没来得及附和,手机就传来了消息。

「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

我爬起来。

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

「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

「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

「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进了实验室,我被分配跟在了齐喻的身边。

林依依跟在闫浩身边。

第一天做完实验回来,林依依就对我的助手生涯表示了哀悼。

「我听闫浩学长说了,齐喻学长可是个学术疯子,言言,你真可怜。」

这段时间,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

我重新回到实验楼。

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

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

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学长。」

齐喻看也没看我一眼,指了指旁边的黑板。

「我刚发你的,重新算一遍。」

「哦。」

实验数据计算量大,反反复复。

一计算起来我就忘记了时间。

 「好了吗?」



实验数据计算量大,反反复复。

一计算起来我就忘记了时间。

 「好了吗?」

「还差一点。」

我老老实实开口。

齐喻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哪里不会?」

「这。」

我指了地方。

齐喻走过来拿走了我手上的白板笔。

「看着。」

这二话不说就讲课的样子,莫名让我想起了北大兄。

齐喻放下白板笔。

「懂了吗?」

「懂……懂了。」

「行,很晚了,先回去吧。明天继续。」

齐喻转身对我说道。

「我再算一遍就回去。」

正在脱实验服的齐喻动作一顿。

「实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身体,先回去休息好,明天才有更清醒的

脑子学习,今天先到这。」

他把脱好的实验服挂好,又补充了一句:

「只有我有钥匙,你要让我在这陪你?」

「啊,不,不用。」

实验室的钥匙只有几个重要人员有。

我不敢拿钥匙,当然也更不敢让齐喻陪我。

出了实验楼。

对方说直接送我回宿舍。

不好拒绝,我只好默默地跟着。

一路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觉得我应该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那个,谢谢你。」

「举手之劳。」

「……」

这对话实在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我又另外找了几个话题,但都被齐喻给堵死了。

我觉得林依依说得对,

齐喻的脑子里估计只有实验。

回到宿舍我和林依依吐槽。

林依依斟酌了一会说道:

「会不会是你不会找话题啊?」

「是吗?我觉得我找的话题挺好的。」

「可是你们的对话也太尬了,你和别的男生也这样?」

别的男生?

我回忆了一下。

除了高中同学,

别的男生就只有北大兄一个了。

虽然我们只是线上联系,没有见过面,

但是我们俩的对话也很顺畅。

特别是北大兄,从来不会让话掉在地上。

这么一对比,忽然更想念北大兄了。

我叹口气。

也不知道北大兄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还打算高考结束之后约他见面感谢一下的。

如果现在我把北大兄加回来……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跟野草一样疯狂长着。

我纠结了好几天。

最终说服了自己: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主页,

发送了好友通过申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