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幼儿园的较量小说

幼儿园的较量小说

沈以辞闻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儿子在幼儿园被人打了。而打人的孩子家长居然是我的前男友沈以辞。「你这娃有三岁了吧。」沈以辞盯着我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干儿子。「刚满三岁。」「看来你跟我分手之后还真是无缝衔接啊。」我看了看他牵着的小姑娘。「你家娃有四岁了吧,看来你跟我谈恋爱时就有私生子了啊。」

主角:沈以辞闻初   更新:2022-09-11 0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以辞闻初的其他类型小说《幼儿园的较量小说》,由网络作家“沈以辞闻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儿子在幼儿园被人打了。而打人的孩子家长居然是我的前男友沈以辞。「你这娃有三岁了吧。」沈以辞盯着我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干儿子。「刚满三岁。」「看来你跟我分手之后还真是无缝衔接啊。」我看了看他牵着的小姑娘。「你家娃有四岁了吧,看来你跟我谈恋爱时就有私生子了啊。」

《幼儿园的较量小说》精彩片段

没想到凌晨干儿子突然发起高烧来,我慌忙地抱着他赶去医院。


值班的医生居然又是沈以辞,原来他做了儿科医生。


沈以辞拿着听诊器听了听,「别担心,孩子可能受了些惊吓,打针退烧针就好了。」


干儿子许是烧的有些糊涂,埋在我怀里,哼哼着要爸爸。


我心疼地拍着他的背,安慰他,「俊俊乖,爸爸现在忙,等俊俊睡醒了我们就找爸爸。」


沈以辞正在埋头写病例,闻声抬头看过来,手里不住地转着笔,磕在桌子上发出咔哒的声响。


「许闻初,你当初要死要活离开我,为的就是这样的男人?」


「什么?」


沈以辞的眼神里好像满含心疼?等等,他好像以为我是个被渣男抛弃的单亲妈妈?


「你误会了,孩子爸爸出差了,过几天回来。」


沈以辞有些尴尬,脸色冰冷,把病例丢在我面前,「二楼左转输液。」


我抱着干儿子坐在输液区,干儿子渐渐安稳地睡去。


我分别给闺蜜和她老公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叫他们放心。


「麻烦你了闻初,我明天就回去了。」


闺蜜老公陆川刚挂断电话,沈以辞就站在了我面前。


「还有什么事吗,沈医生。」


他的脸色很难看,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我一头雾水,怎么看个病还要看医生的脸色。


我轻轻动了动手臂,干儿子虽然才三岁,但是是个小肉墩,我的胳膊已经酸麻到没有知觉了。


我刚动了一下,干儿子就感觉到了,瘪瘪嘴要哭,我连忙恢复姿势,哄着他睡觉。


一个长相甜美的护士走了过来,「小姐,你抱着孩子到我们休息室来输液吧,孩子可以躺在我床上睡。」


「真的太谢谢你了,护士小姐。」


药水才输了一半,我和护士在她休息室聊了聊天。


「许小姐,你和沈医生是什么关系啊,这孩子,该不会是沈医生的吧。」


护士一脸八卦地看着我。


「不不不,我们只是大学同学,认识而已。」


这护士年纪不大,想象力还挺丰富,要是让沈以辞知道凭空给他造谣个儿子出来可还得了。


「原来是这样,其实是沈医生拜托我带你们来休息室的,我还以为你们隐婚呢。」


护士小姐笑得狡黠,我尴尬地敷衍着「沈医生他热心。」


显然她对沈以辞很有兴趣,因为她的话题就没离开过沈以辞。


「许小姐,你不知道沈医生就是我们医院的高岭之花,我来医院这么久,今天还是沈医生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呢。」


这么多年他招蜂引蝶的本事一点没变。


想起大学时室友和我八卦,隔壁班班花和他说上了两句话高兴了一整天,而我拿出手机点开我和沈以辞的对话框,十几条沈以辞发给我的语音,我根本就没点开听。


好不容易挨到早上,听到开门声音我猛然惊醒。


沈以辞走了进来,他脱下了白大褂,「我要下班了,送你们回去吧。」


我也不好矫情,抱着干儿子坐上了他的车。


下车前,他突然开口,「这次是我们家彤彤不好,明天周末我姐姐想请你们全家吃个饭。」


沈以然请客,那不就是鸿门宴。


「不用了,孩子爸爸出差要下周才回来呢。」


「他今天就回来了。」


「???」


我反应了十几秒,敢情他是听到了我和陆川打电话。


「我也想见见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把你迷得五迷三道,要死要活和我分手。」


我还来不及反对,沈以辞就伸手打开了我这侧的车门,我只好不情愿地下车。


「时间地点我发你微信。」


说完便飞速启动车子离开。


该死的,我真的嘴笨,当初不过是受了沈以然的侮辱,才随口扯了一个我爱上别人了的理由跟他分手,如今让我去哪找一个爱得刻骨铭心的男人帮我圆这个谎。



我有罪,我不该打完闺蜜儿子主意,还要打闺蜜老公主意。


「瑶瑶,我就借陆川和俊俊一晚,帮我应付过去沈以辞就行。」


闺蜜凌瑶正往脸上敷着纪梵希蕾丝面膜,闻声转过头瞪了我一眼。


「初初,你说什么呢。」


「什么叫借,给我记住,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我老公就是你...」


「不,我不是!」


陆川抱着俊俊三步并作两步的从卧室跑出来。


俊俊欢快地扑到闺蜜怀里,陆川殷勤地给我们倒了两杯美容茶。


「老婆,你知道我这人是真的不会说谎,不会演戏啊,而且我和闻初看起来一点都不搭。」


嗯,确实不搭,陆川比我和闺蜜小一岁,长了张白白嫩嫩的娃娃脸,阳光朝气,看起来和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完全想不到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爹。


我和他站在一起,恐怕别人会觉得我很有钱。


要不是他是我干儿子的亲爹,我还真不想找他假扮我老公。


「你少废话,明天你给我好好演,要是让初初丢面子,我要你好看。」


闺蜜一记冷眼扫过去,陆川立马改口,头点得像拨浪鼓,「我演我演。」


陆川连忙叉了一块西瓜喂到闺蜜嘴边,家庭帝位显著。



第二天,闺蜜强行把陆川的运动T恤和运动短裤扒了下来,给他换上了笔挺的西装。


把他往驾驶座一塞,「好好演,小莱昂纳多,我看好你哦。」


「放心吧老婆,金鸡奖金马奖金像奖最佳男主角都非我莫属。」


陆川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二傻子。


怎么办,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路上我忍不住叮嘱他,「陆川啊,你就当是个单纯的道歉局,沈以辞说什么你就应付好了。」


陆川哼着小曲,手指有节奏地扣打着方向盘。


「放心吧闻初,既然演戏就得演好,我老婆说了,今天的主题就是演幸福的一家三口,你相信哥的演技。」


我被他逗笑,好吧,姑且相信他。


我们到达餐厅时只有沈以辞带着彤彤在场。


我就说以沈以然的个性怎么可能给人赔礼道歉,最多就是拿钱砸我。


我以为陆川穿的已经够正式了,然而沈以辞穿的活像是去参加颁奖典礼的,连头发好像都是精心定过型的。


不得不说沈以辞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韵味了,矜贵优雅,在他面前,陆川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傻白甜。


「陆先生久仰,我是闻初的大学同学沈以辞。」


沈以辞礼貌伸出手,他虽然笑着,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陆川有些紧张地回握住,「前辈好前辈好,哦不不不,同学好同学好。」


我傻眼了,就这?还演技?还金鸡奖金马奖金像奖影帝?



一上来就掉链子,我开始惴惴不安。


「俊俊还好吗,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来医院找我,彤彤被我们家娇纵了些,真是对不起,我们已经教育过她了。」


「嗐,小孩子哪有不打架的,沈医生不必放在心上,俊俊是个男孩子,该锻炼锻炼。」


陆川总算还有点做父亲的样子。


两个小孩子哪有隔夜仇,此刻又欢欢喜喜地玩在一起了,我坐在一旁喂着两个小孩子吃饭。


一番客套寒暄,沈以辞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白酒瓶子。


这是还要喝两杯?陆川酒品奇差,喝多了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惊天之言。


「就别喝酒了吧,晚上还要开车。」


我出声阻止。


沈以辞摩挲着瓶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难得见陆先生一次,聊得投缘,小酌两杯,回去叫代驾好了。」


我拼命给陆川使眼色,希望他能拒绝。


哪想到他大手一挥,「喝两杯,必须喝两杯,我和沈医生聊的来。」


这个二傻子,闺蜜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天真?单纯?


沈以辞哪是想和他喝酒,分明是想给他个下马威,他还拿人家当好兄弟呢。


几个回合下来,陆川已经酒酣耳热,衬衫扣子解至胸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而沈以辞只在眼尾微微染了些醉色。


陆川揽着沈以辞,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里还抱着酒瓶。


「兄弟我跟你说,闻初,真的很好,谁娶了她,天大的福气,我感谢她,感谢她。」


完蛋,陆川开始胡言乱语了。


沈以辞苦笑着灌了口酒,桃花眼微红,不经意抬头对上了我的视线。


我心虚地低下头,舀了一勺汤喂给俊俊。


「妈妈,困困。」俊俊摇晃着小脑袋。


「阿姨,我也困了。」


太好了,两个孩子都困了,我作势散了这顿饭局。


陆川已经醉的脚步虚浮,好在沈以辞还算清醒,不然我就要面对两个醉鬼。


我先把两个孩子抱上车,又和沈以辞架着陆川,把他塞进了后座。


我和沈以辞礼貌道别,转身刚拉开驾驶座的门,却被沈以辞一把按住。


他左手撑住车身,把我圈在了车前。


沈以辞的眼睛泛着水光,清冽的男性气息混着微微的酒气,洒在我脸上。


「许闻初,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他的气息包围着我,我的大脑有些不受控制,脱口而出,「呃,他年轻,体力好。」


话音刚落,他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沈以辞嘴角抽搐了一下,咬肌微微突出,我好像听到了他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苍天可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影射某人,说陆川体力好纯粹是因为他是体院毕业的。


「就因为这个?」沈以辞沉着脸倾身越凑越近。


我双手撑在了他胸前,阻止了他的靠近。


「沈医生现在难道是想知三当三?」


沈以辞嗤笑一声,眼眶在酒精的作用下越来越红,「你们俩,是在我去国外进修的时候在一起的吧,我和他,到底谁是三。」


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不等我回答,他直起身体,理了理西装,甩手而去。


我知道以沈以辞的心性,是不会做出破坏人家庭的事的,我们之间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