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其他类型 > 我的锦衣卫大人

我的锦衣卫大人

陆雪衣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但白清欢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她独特的嗓音,竟是给她判下死刑的最后佐证。白清欢的歌迷们也没想到,白清欢竟然是这样一个知三当三、破坏别人家庭,甚至看不起穷人的心机女!见台下的粉丝纷纷倒戈,白清欢的脸也失去了血色。

主角:陆雪衣霍时洲   更新:2022-09-10 2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雪衣霍时洲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锦衣卫大人》,由网络作家“陆雪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但白清欢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她独特的嗓音,竟是给她判下死刑的最后佐证。白清欢的歌迷们也没想到,白清欢竟然是这样一个知三当三、破坏别人家庭,甚至看不起穷人的心机女!见台下的粉丝纷纷倒戈,白清欢的脸也失去了血色。

《我的锦衣卫大人》精彩片段

这些照片她当时不是花高价买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陆雪衣的手里!

台下的粉丝更是感到难以置信,他们追捧的清纯歌后私下居然是这副德行?说好的和霍氏总裁虐恋多年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而台下的霍时洲早在第一张照片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面色铁青。

他爱了白清欢整整五年,又怎么会看不出那图上的人就是白清欢!

台下闪光灯雷动,估计不出两个小时,这些照片就会飘在各大平台的头条。

一股绝望感从白清欢心中油然而生,她恼羞成怒的大喊:“造谣!这是造谣!陆雪衣,你休想拿这些ps的照片来败坏我的声誉!

白清欢这么一说,台下的粉丝也开始附和:“对!这肯定是p图!我们清欢绝不是这样的人!”

陆雪衣笑了笑,“白清欢,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所以我特地找人鉴定了这几张照片究竟是不是p图。如果你咬死不承认的话,我这里还有视频版和语音版。”

随即,一段语音在舞台上响起。

“陆小姐,我和时洲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和时洲离婚吧。”

“陆小姐,我警告你,这里不是你这种乡巴佬该来的地方。”

“陆雪衣,你别以为打扮一下,就想要再来勾搭时洲,他心里永远都只会有我一个人!”

这段语音一出,台下的粉丝顿时都噤了声。

他们作为白清欢的歌迷,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这独特的嗓音,分明就是白清欢!

白清欢向来以她独特的嗓音称霸演唱界,所以她的声音向来是最有辨识度的。

但白清欢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她独特的嗓音,竟是给她判下死刑的最后佐证。

白清欢的歌迷们也没想到,白清欢竟然是这样一个知三当三、破坏别人家庭,甚至看不起穷人的心机女!

见台下的粉丝纷纷倒戈,白清欢的脸也失去了血色。

陆雪衣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她再次拿起话筒,缓缓道:“白清欢小姐,您作为我们荣盛集团的代言人,在代言期间发生了重大的名誉损失事件,给我们荣盛集团的公司形象带来了巨大损失。根据合同规定,您需要赔偿我们两千万违约金,并且之前的合同就此作废。”

说完后,陆雪衣不顾白清欢苍白的脸色,朝台下深深鞠了一躬:“非常抱歉,由于代言人事件给公司还有社会各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我陆雪衣以荣盛集团总裁的身份在此保证,在“永恒的爱”系列珠宝全面上市之前,荣盛集团会找到新的代言人选。很抱歉今天让各位记者朋友白跑一趟了。”

怎么会是白跑一趟?这次‘清纯歌后’白清欢这么大的料,够他们炒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清纯歌后刚宣布复出就秒翻车?

之前还造那么大的势,简直是笑掉大牙了。



名利双失的白清欢发了狂,她疯狂的朝陆雪衣冲去,却被早就守在一旁的保镖拦住,拖了下去。

白清欢被架着路过陆雪衣身旁时,陆雪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白小姐,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欠荣盛集团的两千万,记得联系我们公司财务部门还上,不然我会把你送进监狱。”

白清欢挥舞双手,想要抓花陆雪衣的脸,却被保镖拖了出去,她的声音却还从远方传来:“陆雪衣!你不得好死!”

陆雪衣倒是笑眯眯地冲她挥了挥手,完全没有被她的话影响心情。

直到陆雪衣提着裙摆转身,这才发现霍时洲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她身后。

陆雪衣敛了笑容,没再看霍时洲一眼,提着裙子便要离去。

擦肩而过时,却被霍时洲握住了手腕。

“雪衣。”霍时洲喊道。

陆雪衣闻言一怔,反应过来后却是被气笑了。

她讽刺般的说道:“霍时洲,你知道吗?和你结婚的这三年,我做梦都希望你这么叫我,但你却一次都没喊过。为什么呢?因为你根本不爱我,你心里只有你心心念念的白清欢。因为你从始至终都只把我当做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人!”

“雪衣,我……”霍时洲想要辩解,却被陆雪衣厉声打断。

“霍时洲,你别告诉我,你前脚看清白清欢的真面目,后脚就想要吃回头草?霍总,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请称呼我为陆小姐,我们不熟。”

话音刚落,陆雪衣便将手腕从霍时洲的手中抽出,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带一丝留恋。

霍时洲有些回味般的紧了紧自己刚刚拉住陆雪衣的那只手,心中百感交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爱了五年的白清欢,竟然会是那样的女人。

而他弃之如履的前妻,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荣盛集团的总裁,首富陆家的独女!



说不后悔和陆雪衣离婚是不可能的,但比起她的家世,霍时洲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更后悔的,是失去了陆雪衣这个人。

陆雪衣不在霍家的这段日子里,他的生活好像都乱套了。

霍时洲一直以为,他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独当一面的人,从不需要依靠任何人而活,哪怕是他的父母。

但陆雪衣走后的每一天,都在提醒他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他好像真的没有陆雪衣不行。

每天清晨起床后,不会再有陆雪衣为他搭配好当天的衣服,出门前也不会有陆雪衣为他系好领带。

他虽然新招了一个生活助理,但每次生活助理搭配的衣服他都不满意。

其实霍时洲早该察觉陆雪衣不是普通人的,毕竟她的审美真的很好,每次帮他挑选的衣服从来没有失误过。

而霍时洲的一日三餐更是由陆雪衣亲手做的,也不知道陆雪衣做的饭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让霍时洲连米其林三星厨师的厨艺都入不了口。

每天霍时洲睡觉之前,陆雪衣都会在霍时洲的卧室里提前挥发助眠的精油,三年来,霍时洲早已习惯伴着那股淡淡的香味入睡。

而那精油,更是陆雪衣亲手调的,陆雪衣走后,霍时洲没了熟悉的味道,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霍时洲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他开始有些想念有陆雪衣在的日子了。

有陆雪衣在的家,才是他所熟悉的、喜欢的家。

打了个大胜仗,陆雪衣心情尤其好。

林帆也很为她高兴,回陆家的路上,林帆不停的敲击着键盘,感叹道:“大小姐,你真是神了。我一开始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你要安排人在会场,尤其是舞台上摆那么多荣盛集团的logo,就连白清欢爆料的照片上都打满了荣盛集团的水印,这下我明白了!白清欢的舆论发酵的这么快,距离东窗事发这才过去一个半小时,‘清纯歌后白清欢人设崩塌’的词条就已经是全平台的热搜第一了,点击量高达三个亿!”

“这波热度简直是免费广告啊!白清欢的瓜每被吃一次,荣盛集团便要在大众的眼里晃一次,知名度这不就又上了一个台阶?随后再发一些荣盛集团被白清欢害的好惨的通稿,彻底扭转大众对我们集团的看法。‘永恒的爱’珠宝系列还没上市呢,就已经受到这么大的关注了,这波我们简直是稳赚不赔啊,更别提白清欢那边还要赔我们两千万呢!”

“大小姐,你这操作太厉害了,简直是把前一段时间卖惨的白清欢按在地上摩擦。”

陆雪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说道:“既然想明白了,还不快去工作?”

“什么工作?”林帆不解的问。

“赶紧联系公司的公关部和广告部发通稿和声明啊!”陆雪衣笑。

她这个管家明明智商那么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黑客,可怎么有的时候总是脑子转不过来呢!



凉州,霍府。 


陆雪衣跪在堂前,不敢说话。


堂上,霍时洲母亲沉声叱问:“我问你,你手臂上的朱砂痣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雪衣不知该怎么说。


难道要她当着婆婆的面,说成婚三年身为夫君的霍时洲却从未碰过自己吗?!


陆雪衣忍不住抬头看向静坐在一旁,一身锦衣卫飞鱼服的男人。


霍时洲,霍家独子,年纪轻轻便坐上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


他剑眉星目,只端坐在那儿便像是幅画,让人垂青。


如若……不是那般冷漠的话!


陆雪衣攥了攥手中丝帕:“我……”


却说不出来什么。


见她如此,霍母怒极更添失望:“自你们成婚那日我便四处求神拜佛,盼着你们能生下几个孩子,延续霍家血脉,让我能安享天年。”


“你们也总哄着我说快了,再等等。结果呢?若不是今日被我发现,你们是不是打算瞒到我死?!”


“不是的!”陆雪衣忙解释,但霍母已经不想再听了。


她起身由着丫鬟搀扶,缓缓走了出去。


陆雪衣望着她背影,知道老人这是真伤到了心,一时间有些无措。



这时,却听身后男人冷沉的声音响起:“陆雪衣,是我小瞧了你。”


陆雪衣一怔,回头看来,就对上他那双含冰的眼。


一瞬,如坠冰窟。


“你以为……我是故意的?”陆雪衣字字沙哑。


霍时洲只是站起身:“不然?”


扔下这句反问,他没再多言一句,直接拂袖离去。


陆雪衣下意识伸手想要抓住他,掌心却只握住了一片空无……


炽夏暑天,吹来的风却冷的人打颤。


而霍时洲这一走,直到入夜也没再归来。


冬夜的凉州城,雪色染染。


陆雪衣收起准备作为寿礼送给宫内贵妃娘娘的《百寿图》,刚准备唤来丫鬟问霍时洲的消息。


门扇突然被推开。


婢女小昭快步走进去,神色急切:“夫人,锦衣卫传信来,大人……出事了!”


闻言,陆雪衣脑袋空白了瞬,连小昭后面的话都听不清。


她甚至没再问,直接朝着府外跑去。


小昭见状,忙跟了上去。


入夜的凉州长街静寂无声。


陆雪衣一路来到拱卫司。


然而刚靠近正堂,她脚步倏然一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