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舒玥顾时砚

舒玥顾时砚

舒玥顾时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舒玥收拾好心绪,满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忙完了吗?饿不饿,我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现在吃……”“舒玥。”顾沛洲终于开口,却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而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它。”她接过文件,不明所以的缓缓打开,却看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离婚协议书!

主角:舒玥顾时砚   更新:2022-09-10 15: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玥顾时砚的其他类型小说《舒玥顾时砚》,由网络作家“舒玥顾时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舒玥收拾好心绪,满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忙完了吗?饿不饿,我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现在吃……”“舒玥。”顾沛洲终于开口,却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而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它。”她接过文件,不明所以的缓缓打开,却看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离婚协议书!

《舒玥顾时砚》精彩片段

她是首富独女,却看上了身价仅有 顾时砚。


为了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她和爸爸打了个

赌,隐瞒身份嫁给他,三年内一定让他爱上她,否则便会回去继承家产。


三年过去,她没有捂热半分他的心,反而落得满身伤痕。


暴雨夜,她一个人提着行李箱,拨打了那个

尘封三年的号码,强忍泪水,“爸,我输

了。”


顾时砚回到别墅时已是深夜,不同以往的是

这次大厅里没有了舒玥忙碌的身影。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了字,不对…

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

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不仅他给她的东西没要,反而她还倒给了他一笔钱?!

当下,顾时砚立马派人去查那张银行卡的金额。

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三百万!


顾时砚眉头一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农村出身,无父无母的背景,从哪儿去弄来这么多钱。


她竟然还随随便便的放在了这里,像是随手

打发给他的分手费!


不知为何,顾时砚没来由得有些窝火,他将

那张银行卡随手扔进垃圾桶,并拨打了一通电

话。


“去查一下舒玥的去向。”


三日后,商界发生了一个爆炸性的大新闻,

鼎鼎有名的姜氏财团,迎来了他们的新任总

裁。


舒玥穿着一套设计简单的白色西装,高腰的

设计将她的身型完美勾勒出来,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又耐看。


大约是她的容貌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会议室的股东一时没有认出,这个笑容和善,身材窈

窕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新上任的总裁!


一席会议下来,她行事果决,对当下集团的

弊端分析精准,待到会议尾声,大家早已对她

的看法有了质的改变。


嫁给顾时砚的这三年,她是个洗手作羹汤的

家庭主妇,可并不代表她只会这些。


会议最后的章程,是商定荣盛集团珠宝的代言人。


秘书将原本谈好的代言人资料播放在大屏幕

上,白月晴三个大字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负责人在一边介绍白月晴的详细情况。


“白月晴口碑一直不错,而且这次她宣布复

出同时爆出和顾氏集团总裁的恋情,热度更是

居高不下。我们这次推出的珠宝系列名是永恒

的爱,顾氏总裁此前参加采访,公开表示即将

和白月晴宣布订婚。两人兜兜转转多年,最后

终成眷属,也正好印证了我们的主题,永恒的爱。”

他们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离婚协议才签了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这么迫

不及待?


永恒的爱,他俩也配?舒玥冷冷在白月晴名

字打了一个叉,“不合适,换掉。”


顾氏集团,顾时砚看着助理传过来一片乱码的监控视频,眉头紧紧拧成一个川字。


一个星期了,舒玥签了离婚协议书后竟然真

的再未出现过。


她没钱没工作,离开顾家,能去哪里?


而他派去查询她的动向,却发现当日她离开

顾宅的监控视频早就被销毁。


正当他觉得整件事有些诡异之时,忽然有人猛地推开办公室的门。

————

江城,顾家别墅。

舒玥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当下最火爆的新闻。

《知名企业家顾时砚,昨夜凌晨赶往机场为复出的清纯歌后白清欢接机,并一路霸气护送其离开!》

看到这条新闻,舒玥心中一紧。

白清欢,顾沛洲的初恋!

她回来了?

而在重重摄像机的围追堵截下,顾沛洲虽依然冷着一副脸,却伸手将白清欢护在自己怀里,唯恐她受到一点伤害。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她不由得看得有些失神,直到顾静雅尖酸刻薄的语气在她身后响起。

“舒玥,看到我哥去找清欢姐了,你是不是很嫉妒?”

她转过身,将眼底的失落收起:“静雅你醒了,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做。”

顾静雅冷冷一笑,“舒玥,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你的,明明知道我们全家都讨厌你,还非要用热脸来贴冷屁股。”

“我知道你想讨好我,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你知道我哥有多在意清欢姐的,清欢姐回来,顾家不会再有你的位置。”

舒玥低着头,“我不会离开淮熠的……”

她的话让顾静雅勃然大怒,说出来的话也再不留情面。

“你还要不要脸了,难道你还想赖在顾家不成?你就一个农村出来的,能嫁进我们顾家,已经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你看看你自己怎么和清欢姐比,即便穿着用顾家钱买来的名牌,也掩盖不了你身上散发的穷酸味!”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哥,学历,见识样样都差一大截,在外头提起你这样的嫂子我都觉得丢脸。识相的就主动一点,赶紧从顾家滚出去!”

不等舒玥开口,大门打开,顾时砚已经走了进来,神色依旧冰冷,只是不同以往的是,他还抱着一个女人。

是白清欢!

见到白清欢,顾静雅面露惊喜,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清欢姐,你真的回国了!看到新闻我还不敢相信。”她说着说着视线落在了白清欢的腿上,语气关切,“你腿怎么了,怎么在流血,严不严重?”

“不小心被东西刮到了,不严重。”白清欢语气温柔,“清雅,好久不见了。”

两人热情的寒暄,仿佛她们才是一家人。

“去请私人医生。”顾沛洲终于开了口,却是对着顾静雅。

说罢,就抱着白清欢上了楼。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顾静雅得了命令,同样关切着白清欢的伤势,也无心再去找舒玥的麻烦,立马便去联系私人医生。

唯有舒玥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宛如是个局外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沛洲才从楼上缓缓下来。

舒玥收拾好心绪,满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忙完了吗?饿不饿,我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现在吃……”

“舒玥。”顾沛洲终于开口,却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而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它。”

她接过文件,不明所以的缓缓打开,却看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离婚协议书!




“你要跟我离婚?”舒玥猛地抬头,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不是说……你会试着忘掉她吗?”

当初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明明说过的。

“我的确试过。”清冷而又凉薄的嗓音,带着渗人的寒意,直击舒玥的心房,“但,忘不了。”

耳边嗡嗡作响,刹那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刺骨的寒意瞬间窜过她得四肢百骸,舒玥低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当初,顾沛洲包了全城的广告牌,向相恋七年的女友白清欢求婚,可白清欢却为了一个很重要的演艺机会,远走悉尼,拒绝了顾沛洲的求婚。

顾沛洲同样是骄傲的,一怒之下,删除掉白清欢的所有联系方式,随便娶了个女人应付家中长辈。

舒玥,便是被他选中的那个人。

在他眼里,她没有家世,没有权势,又乖顺听话,就算将来离婚也不会对顾家财产造成任何损失,对于当时的顾时砚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了,舒玥任劳任怨,努力做一个二十四孝的妻子。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一颗真心,终于能捂热顾沛洲这颗冰冷的心。

可现实告诉她,在白月光的面前,她这个顾太太,不过是一场笑话。

舒玥拿起那封离婚协议书,落款处早已签上顾时砚行云流水的几个大字。

他签得利落干脆,没有一丝留恋,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划清界限。

“所以这三年,我是什么?我们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么?”

从没想过她会问出这种问题,顾沛洲蹙了蹙眉,“是一场交易,你做我的妻子,我给你高高在上的顾太太身份,我以为你清楚。”

“这三年你做得不错,离婚协议上的资产,足够你摆脱之前贫困的生活,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三年的婚姻,她算是一个百分百称职的妻子,孝顺长辈,操持家中大小事务,对他也足够温柔体贴。

可若是谈起感情……

他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他顾沛洲能看上的女人,需要光彩夺目,闪闪发光,例如,白清欢。

这些年,他的确尝试过忘记她,但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一个能敌得过她。

有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白清欢,还是喜欢的只是这种能和他棋逢对手的女人。

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舒玥都并不符合。

舒玥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

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

刚要开口,突然顾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静雅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闻言,顾沛洲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心思管舒玥,快步朝楼上走去。

不一会儿,顾沛洲就抱着白清欢从楼下下来,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家门。

在快要出门之际,白清欢忽然回过头望向舒玥。那明亮的眸子里,是胜利者的姿态,甚至还带了几分同情。

看着这一幕,舒玥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还记得有一次,她不小心从楼梯间滚下来,额头上血同样流个不停,看起来触目惊心,而他,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爱与不爱,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原来有些人的心,是怎么也捂不热的。

她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舒玥收起颓败的目光,她擦干泪水,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碎,重新拟了一份净身出户的协议,并放下一张银行卡,才打包好所有行李,走出了顾家别墅的大门。

从此,顾时砚还有顾家,和她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出门后,她打了一辆车,直接来到了江城首富最豪华的私人庄园前。

管家林帆正在指导下人浇花,看见舒玥的身影,手上的水壶砰的一声掉落了下来,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大小姐?!”



舒玥微微一笑,目光却再也没了在顾家放低姿态的卑微,反而有一种上位者的淡然,“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闻言,林帆眸中目光有激动也有欣喜。

“大小姐,您终于想通了!”

舒玥黯然勾唇,是啊,这么多年,她终于想通了。

当初听闻顾沛洲要找没家世没背景的人当妻子,为了所谓的真爱,她隐瞒自己首富千金的身份,在顾家任劳任怨的当了三年的家庭主妇。

这三年,她抛弃了自我,丢下了集团,却换来这样落魄的下场。

她将行李箱推给林帆,并吩咐道:“解决一下顾家附近的监控录像,我不想留下任何我存在过的痕迹。”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顾沛洲的太太,只有江城首富的姜家大小姐,舒玥!

……

另一边。

顾沛洲回到别墅,已是深夜,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大厅里没有了舒玥忙碌的身影。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

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

不仅他给她的东西没要,反而她还倒给了他一笔钱?!

当下,顾沛洲立马派人去查那张银行卡的金额。

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三百万!

顾时砚眉头一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农村出身,无父无母的背景,从哪儿去弄来这么多钱。

她竟然还随随便便的放在了这里,像是随手打发给他的分手费!

不知为何,顾沛洲没来由得有些窝火,他将那张银行卡随手扔进垃圾桶,并拨打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下舒玥的去向。”

与此同时,回到姜宅的舒玥,早已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书房前,林帆将姜氏旗下的集团资料一一呈现在舒玥的面前:“大小姐,老爷去环游世界了,听说您回来后,吩咐我说,让您明天直接去公司,他说他扛了公司这么久,如今也该让位了。”

父亲会把集团全权交给她管理,舒玥并不觉得奇怪。

她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尖子生,从小更是在姜从山的耳濡目染下长大,如果当年不是为了顾时砚,她早已女承父业。

如今,只不过是走错了路,晚了几年。

她微微靠在沙发上,一双杏眼纤长而又富有魄力。

“嗯,通知集团的股东们,本周五早上9点准时召开会议。”

会议当天,舒玥打扮好早早的便来到了公司。

今日的她穿着一套设计简单的白色西装,高腰的设计将她的身型完美勾勒出来,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又耐看。

她一直是极美的,只要稍作打扮,便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大约是她的容貌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会议室的股东一时没有认出,这个笑容和善,身材窈窕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新上任的总裁!

有不知情的人竟然将自己面前的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新来的助理吧,去,给我倒一杯咖啡过来。”

舒玥冷冷勾唇,她低头接过杯子,仍旧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向来人。

“可以,我这就去。不过我先和在座的股东说一声抱歉,会议可能要延迟一段时间了,因为没有我,这场会议无法达成任何有效的决策。”

“对了,忘记和大家做自我介绍,我是姜从山的女儿舒玥,你们新上任的最高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众人面面相觑,下一秒所有人齐刷刷的站起来。

“总裁好!”

舒玥点了点头,拿着手中的杯子朝方才让她倒咖啡的人问道:“郑总,你的咖啡要加奶还是加糖?”

他哪里还敢让舒玥倒咖啡,忙不住的鞠躬道歉。

舒玥并不是小气的人,挥了挥手便开始直奔主题。玛⃠丽⃠

原本这些股东看着舒玥年轻气盛,还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门外汉。没想到一席会议下来,她行事果决,对当下集团的弊端分析精准,待到会议尾声,大家早已对她的看法有了质的改变。

嫁给顾时砚的这三年,她是个洗手作羹汤的家庭主妇,可并不代表她只会这些。

会议最后的章程,是商定荣盛集团珠宝的代言人。

秘书将原本谈好的代言人资料播放在大屏幕上,白清欢三个大字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提案的负责人在一边介绍白清欢的详细情况。

“白清欢口碑一直不错,而且这次她宣布复出同时爆出和顾氏集团总裁的恋情,热度更是居高不下。我们这次推出的珠宝系列名是永恒的爱,顾氏总裁此前参加采访,公开表示即将和白清欢宣布订婚。两人兜兜转转多年,最后终成眷属,也正好印证了我们的主题,永恒的爱。”

他们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即便舒玥已经决心和过去画上一个句号,可在听到顾时砚马上便要和白清欢订婚时,心脏仍旧像是被狠狠扎了一针。

离婚协议才签了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舒玥手中的钢笔握得有些发烫,她用力在白清欢的名字上打下一个大大的叉。

随后抬头冷冷看向项目负责人。

“不合适,代言人换掉,商务重新去谈,上下一个项目。”

眼看着前一个人的项目被总裁刷下来,再上场的人明显有些紧张。

他将PPT点开,才播放出选题,便看到舒玥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这次的项目是关于本次竞标合作的公司选择。

顾氏集团和天成集团。

荣盛处于商界金字塔顶端,每年的项目竞标更是重头戏,顾氏和天成两大集团纷纷实力不斐,两家更是多年来的死对头,但若两家非要选一个,他更属意和顾氏合作,毕竟之前每一年的竞标,都是顾氏获胜,双方合作起来也会更事半功倍。

“选天成。”

舒玥只扫了一眼,便迅速的做了决断。

大家面面相觑,自家总裁好像对顾氏和白清欢颇有怨念?

先是刷了白清欢的代言,又要抢顾氏的项目,看样子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还有的忙。

顾氏集团,顾时砚看着助理传过来一片乱码的监控视频,眉头紧紧拧成一个川字。

一个星期了,舒玥签了离婚协议书后竟然真的再未出现过。

她没钱没工作,离开顾家,能去哪里?

而他派去查询她的动向,却发现当日她离开顾宅的监控视频,竟然早被黑客入侵,受损严重。

正当他觉得整件事有些诡异之时,忽然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不自觉的沉下了脸,他不喜欢别人未经允许出入他的办公室。

他手下人向来知道他的规矩,理应不会再犯,刚要发怒,抬眸却看见,走进来的,竟是白清欢。

没有意识到他情绪变化的白清欢快步走到他的面前,素来温婉的脸上也难得的有了罕见的焦躁。

“淮熠,我复出的首个代言被刷了!”

他拧了拧眉,却还是开口,“怎么回事?”

“荣盛说我的形象和永恒的爱主题不符,明明之前已经谈好了,但荣盛突然换了一位新任总裁,才把我给刷下来的。”

饶是平时的形象再温婉,此刻白清欢仍然控制不了心头蓬勃的怒火。

她去悉尼镀金三年,就是为了回国能让自己的演艺事业更上一层楼,本来公司也已经谈好,会拿下江城最大的企业荣盛集团的珠宝代言,作为她阔别三年复出的跳板。

这个代言机会,几乎让业界所有一线明星都抢破了头,明明都已经属于她了,如今却突然飞了!

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失了控,她走到顾时砚的跟前,放柔了语气,“沛洲,我给你发了一封邮件,是我让经纪人找的资料,里面有荣盛新任总裁的联系方式,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周旋一下这个代言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在国外这几年有多辛苦,复出的那一天,我一定得开个好头。”

顾时砚目光暗了几分。

荣盛新任总裁上位的这件事,这几天的确在业界闹得沸沸扬扬,据说这位新上任的总裁,便是荣盛老董事长在国外学成归来的独女。

可他与之一直没有往来,贸然联系属实有些失礼。

可看着白清欢期盼的目光,他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顾沛洲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点开那封邮件,荣盛新任总裁的个人资料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显示在他的眼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