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女频言情 >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

月夜霏晗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主角:傅承洲姜渺   更新:2023-11-20 16: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承洲姜渺的女频言情小说《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由网络作家“月夜霏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傅承洲姜渺》精彩片段

姜渺内心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那为什么不直接让孙正兴加她?

但她懒得多问,还是加了傅承洲的好友。

傅承洲轻咳一声,出声提醒姜渺:“他们父子俩,你准备怎么解决?”

原本加上傅承洲微信、捧着手机如获至宝,一脸兴奋的孙正兴在听到这句话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脸瞬间耷拉下来,紧张地看向姜渺,大气都不敢出。

姜渺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想给他,沉声道:

“让孙元在班上公开向我道歉并澄清事实。”

孙正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还好还好,只是公开道歉而已......

“好好好!我一定让这小兔崽子公开给姜渺同学道歉!多谢傅爷手下留情!”

随后,三人回到办公室,就此事又议论了一番,这场闹剧才终于画下了句点。

傅承洲临走前,姜渺再度开口道:“谢谢你。”

如果今天没有他,一切不会这样顺利。

而六年前如果没有他,她也逃离不了那个魔窟。

傅承洲凝神望了姜渺片刻,旋即轻轻一笑,

“作为感谢,你今天晚上要不要请我吃个饭?”

姜渺抬眸,淡淡道:“好啊。”

“我先回公司处理点事情,等会接你放学。”

傅承洲压低声音回应,然后轻笑着抬起手机,用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对着她敲了敲屏幕,意思是让她记得看微信。

姜渺意会地点了点头,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回到教室后,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投射在姜渺身上,有钦佩的,有不屑的,还有怨恨的。

姜渺毫不在意,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发现那里已经被换上了一套全新的桌椅和教材,想必是吴校长让人安排的。

她拉开椅子随意地坐下后没多久,就见孙正兴领着脸色铁青的孙元也走进教室站在了讲台上。

孙正兴对着孙元怒喝道:“傻站着干什么!赶紧道歉啊!”

孙元的头埋得很低,脸瞬间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他结结巴巴地小声开口:

“首先,我、我不应该毁坏姜渺同学的桌椅和课本,其、其次,我也不该在她的桌子上写下那些侮辱性的语言,那些话全都来自于我个人的主观臆测,是不实信息,与姜渺同学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我为自己的行为给姜渺同学带来的伤害真诚地感到抱歉,希望你能原、原谅我。”

说完,他又对着姜渺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教室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安静,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姜渺。

大家都没有想到,事情最后居然会是这样收尾。

只见姜渺手臂环胸,身体后倾,冷着脸轻心道:

“道歉是你的义务,而选择原不原谅你则是我的自由。”

听到这话,孙元一脸窘态,站在讲台上不知如何是好。

孙正兴则是假装没听懂,笑着打了个哈哈,拍了拍孙元的肩,

“哎呀误会一场误会一场,大家以后还是好同学,好朋友嘛!儿子,回到座位上去,好好学习,爸先走了!”

孙元这才迈开步子,感到自己的双腿竟似千斤重,在众人各种鄙夷讥讽的目光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那个下午,没有人知道孙元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第二天,孙元没有再来学校,听说是转学了。

放学后,姜渺兀自向校门口走去,顾婉婉赶紧跟在了她身后。

顾家的司机已早早在学校操场内等待,可姜渺没有半点想上车的意思,仍旧往前走着。

顾婉婉见状,赶紧喊道:

“姐姐,家里的车在这呢,你要去哪儿?不回家吗?”

姜渺停下脚步,蹙眉回头,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了一瞬,眼神里充满了嫌恶,但她并没有回应顾婉婉,而是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

顾婉婉心里有些吃味,给身旁的林湘使了个颜色,二人也悄悄跟了过去。

刚走到校门口,姜渺就听见了傅承洲的声音。

“上车。”

只见一辆敞篷超跑停在她面前。

姜渺拉开车门,干脆利落地坐了进去,问:“想吃什么?”

傅承洲一边踩下油门一边答道:“吃你最喜欢吃的。”

姜渺挑了挑眉:“什么都行?”

“当然。”

最后,二人来到了一家甜品店,傅承洲看着姜渺端来的一托盘各式各样的蛋糕、饼干、冰淇淋等甜品,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语气中是满满的宠溺。

“这就是你最喜欢吃的?”

还真是个小孩子。

姜渺没有回答,舒舒服服地坐下,用小叉子叉起一块黑森林放入嘴中,脸色依旧十分平静,但眼底浮现了几分满足。

傅承洲也就安静地随意挑了块蛋糕跟着吃了起来。

二人坐在甜品店的落地窗前,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侧,映出他们绝佳的侧颜,好似一副靓丽的风景画。

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都会忍不住侧目看向他们,在内心感叹他们的般配与出尘。

吃完蛋糕后,傅承洲放下叉子,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拿起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嘴,问道:

“你今天晚上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姜渺此时正准备咽下最后一口奶茶,听到他这句猝不及防的话,没忍住一口喷了出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傅承洲面前失态。

“你说什么?”

傅承洲微笑着重新拿起一张纸巾擦拭着脸上的奶茶,重复道:

“你今天晚上,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姜渺猛地站起身,满眼不可思议。

“疯了吧你!”

“我没疯,”傅承洲依旧在座位上坐得笔直,慢条斯理道,“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睡个好觉。”

姜渺摇摇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请你吃过东西了,我要走了。”

她转身走出了甜品店,傅承洲立马追了上去。

然而,没走几步,姜渺的头突然感到一阵剧痛袭来。

她有些意外,按规律来说,昨夜才痛过一次,今天不该发作才是啊......

不过,这些年来,她头痛发作的频率本身也越来越频繁了,总该想个办法彻底解决了才是。

姜渺强忍着痛苦在身上翻找起来,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止痛药忘带了!

糟糕。

此时,傅承洲也已经追了过来。

他见到姜渺蹲坐在地上,脸色一变。

只见她的眉头紧皱,脸色苍白,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双手紧紧地按在太阳穴上,似乎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傅承洲见状,迅速上前走到姜渺身旁,伸出双手轻轻搀扶着她的胳膊,稳定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你怎么了?”他关切地问道,声音中透露出浓烈的担忧。

姜渺咬着牙,勉强摇头,身体却因为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着。

傅承洲没有多言,他毫不犹豫地扶着姜渺来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温柔地让她坐进副驾驶座位。

姜渺却根本没法好好坐在座椅上,她的头痛症状却愈来愈烈,她痛得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双手不停地发抖,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

“你究竟怎么了?”

傅承洲从来没有见到过姜渺这样子,不禁感到十分心疼。

然而姜渺如今又哪有力气答话。

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双唇,因为太过用力,唇边溢出一抹鲜红。

傅承洲在旁边看着焦急。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咬破的就不是自己的嘴唇而是舌头了!

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霸道的将手腕抵在她的齿间。

“疼就咬我,别咬自己!”

姜渺本想拒绝,可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袭来,渐渐让她难以受控。

最终,她一时失控,竟真的生生咬破了傅承洲的手。

在那一刻,傅承洲反而松了口气,安抚般的轻轻拍了拍姜渺的背。

血液的腥气涌入口鼻,却伴随着一股奇特的香气,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了姜渺心头。

随着傅承洲的血进入她的口腔,她无意识地吞咽下后,居然感到自己的头痛有所缓解,仿佛一股温暖的力量在舒缓她的痛苦,而她的理智也渐渐地恢复了。

姜渺松开了他的手。

她愕然地看着那道被自己咬出的伤口,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和疑惑,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但头痛的减轻却十分真实而明显。

而且,渐渐的,她的头痛居然就这样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傅承洲看着眼前困惑的少女,第一时间竟不是关心自己的伤口,而是轻声问道:

“好点儿了吗?”

姜渺点了点头:

“已经不痛了。”

傅承洲扬唇温和一笑,从胸前口袋里拿出一块丝巾,覆盖住自己的伤口。

姜渺看着他手上的动作,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你的血......”

是巧合吗?

还是,他的血治好了她的头疼?

傅承洲没有说话,目光随着姜渺的视线一起落在自己手上的伤口上。

姜渺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双手轻轻抚上傅承洲的手,缓缓凑上前去嗅了嗅。

“你的血液里......有股很淡很淡的香味......”

“你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傅承洲的眼神有些晦涩难明,“血液这种肮脏的东西,也会有香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