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其他类型 > 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温知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温知羽脸蛋潮红,她尽量平静着语气说:“楚怜的事情我同意是真的,但是她生产找医生,我来安排!”当然,她不会出面。因为,还是膈应!霍司砚平躺着,伸手摸摸她的脚,亲了一下:“一切都听太太的意思。”温知羽用脚在他英挺脸上,揉了揉。

主角:温知羽霍司砚   更新:2023-05-31 1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知羽霍司砚的其他类型小说《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温知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知羽脸蛋潮红,她尽量平静着语气说:“楚怜的事情我同意是真的,但是她生产找医生,我来安排!”当然,她不会出面。因为,还是膈应!霍司砚平躺着,伸手摸摸她的脚,亲了一下:“一切都听太太的意思。”温知羽用脚在他英挺脸上,揉了揉。

《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彩片段

 温知羽皱眉。


    霍司砚轻抚她眉尾,低沉声音带着安抚:“她怀孕了,我让人安排她去h市,我知道你会不开心!但我想给她一次机会,温知羽,好不好?”


    他将黄维德的事情说了。


    温知羽轻轻靠在他怀里,半晌没有说话。


    霍司砚以为她不愿意,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正要说点儿什么,温知羽轻声开口:“好!”


    他没有想到,她这样好说话。


    温知羽平躺过身体,她很轻地说:“她想留下孩子,说明她的心里最爱的是这个孩子……我何必容不下。”


    霍司砚看着她淡定从容的样子,不禁情动,想跟她做那样的事儿。


    自从装作恢复记忆,他碰都不敢碰她,生怕她反感。


    此时话说开了,他老毛病就犯了。


    轻轻按着她,跟她接吻……


    她很乖,主动地搂着他的脖子,跟他缠绵恩爱。霍司砚全身着了火,他觉得他再不弄,他就不是男人了……


    擦枪走火之际,温知羽忽然幽幽地说了句:“霍司砚,你没有恢复记忆,是不是?”


    一切戛然而止!


    霍司砚盯着她,有些不可思议。


    温知羽怎么会知道的?


    这阵子,他伪装得挺好。


    温知羽拢起睡衣,调亮一盏床头灯,她伸腿踢他语气有些娇:“如果你恢复记忆,大概会直接把楚怜也弄死!”


    哪里会好心,安顿她!


    霍司砚:……


    温知羽又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抽出一本笔记本,翻开里面全是红笔勾勾划划的笔记,俨然是霍宅那本复刻。


    “霍司砚,你太不要脸了!”


    霍司砚颇有些讪讪的,也下不来台。


    他在床上,都这样儿了,被老婆当场拆穿。


    而且,他还看不出温知羽的真实意思!


    温知羽脸蛋潮红,她尽量平静着语气说:“楚怜的事情我同意是真的,但是她生产找医生,我来安排!”


    当然,她不会出面。


    因为,还是膈应!


    霍司砚平躺着,伸手摸摸她的脚,亲了一下:“一切都听太太的意思。”


    温知羽用脚在他英挺脸上,揉了揉。


    霍司砚捉住了,低声威胁:“温知羽,够了啊!你是完全要爬到我头上了!”


    她又用脚揉他。


    霍司砚完全没有了脾气:“老婆的脚也是香的!”


    夜深。



 情事没有继续下去,这样的夜晚用来说话最好,温知羽靠在他肩头,低声说:“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不过今晚你这么坦白!霍司砚,我们以后,都不要隐瞒彼此好不好?恢复记忆也好,忘了也罢,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仍是相爱,那些又有什么关系?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记忆。”


    霍司砚轻轻摸她的嘴唇。


    他低头哑声说:“但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


    “嗯?”


    霍司砚把她完全抱在怀里,声音沙哑性感:“我以前,是怎么弄你的?”


    温知羽:……


    狗改不了吃|屎!


    这晚,他们说了很晚的话,最后温知羽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清早。


    她醒来,枕边是一枝新鲜的玫瑰,带着露水。


    温知羽微笑。


    她轻轻拾起来,轻轻地闻了闻。


    楼下,传来细微的声音,还有食物的香味,应该是霍司砚在做早餐。


    温知羽起身,拿过那本笔记本。


    其实她很早前就发现了,他并没有恢复记忆,可是她抗拒不了霍司砚,霍西跟允思也需要一个爸爸……


    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但温知羽认得,是楚怜的,她轻轻接起来语气平和:“他都跟你说了?”


    那边,楚怜嗯了一声。


    沉默半晌,楚怜才低着声音说:“霍太太,我其实真的对霍律师动过心,可是他那样儿的男人不会属于我!谢谢你,愿意帮我!”


    温知羽做不到真正释怀。


    可是如果说楚怜一定要在霍司砚的生命里划下痕迹,那么她希望是良性的。


    最终,她轻声说了句:“那边会有人安排!”


    楚怜捂着话筒,似乎在哭。


    温知羽顿了一下:“我不是那么大方的人!可是如果我大方一次,能给你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那么我愿意大方一回。”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想,自己跟从前还是不一样了,她比之前多了些掌控欲。


    也不知道霍司砚,会不会厌恶!


    温知羽垂眸,浅淡地笑笑……


温知羽挂上电话,就见霍司砚倚在门口。


    他的目光很温和。


    温知羽轻轻晃了下手机:“楚怜的电话,她已经去h市了。”


    霍司砚走过来,倾身吻了她的鼻尖一下。


    “我刚喂过允思牛奶了!这小家伙能喝240,医生说能添些辅食了。”


    温知羽轻搂住他的脖子:“霍西呢?”



 “在楼下吃早餐!”


    霍司砚说完,凑过去吻她。缠缠绵绵地吻了许久,他轻轻握住她的指尖:“想要个什么样子的婚礼?”


    温知羽笑了:“老夫老妻了!你还想要什么婚礼?”


    等到温知羽去洗漱时,霍司砚坐在床尾低头点了支香烟,他静静地看着香烟燃尽。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


    温知羽对他,仍是有隔膜。


    她妥协跟他和好,有大半是为了霍西跟允思,这事儿无可厚非。


    可是,霍司砚却不满足。


    他想要温知羽爱他,想要她把他当成依靠……


    温知羽洗漱完出来,看见霍司砚在吸烟。


    她有些意外。


    霍司砚黑眸盯着她瞧,半晌朝着她伸出手:“过来!”


    温知羽过去。


    他将她搂近,声音低低的:“晚上我们去约会,温知羽,我想让你知道34岁的男人有多好!”


    温知羽依在他怀里,轻抚他英挺的眉眼——


    看来上次的事情,对他打击挺大!


    她说好,他们晚上约会!


    霍司砚附到她耳边:“今晚我要把你弄哭!”


    温知羽脸蛋微红,挣开他,走出卧室。


    楼下,小霍西正在挖饭饭,看见爸爸妈妈下楼。


    虽是一前一后,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了!


    小霍西抱住爸爸的腿:“以后,爸爸都住这里吗?”


    霍司砚把她抱起来,亲了亲,嗯了一声。


    小霍西搂紧他的脖子。


    温知羽看着霍西开心的样子,温软浅笑,温柔抱起允思,她想:这大概就是家庭的意义。


    霍司砚对她很好,忠诚顾家!


    他减少了事务所持有的股份。他很少应酬,空闲时间都陪着她跟孩子们,他带妻子孩子出去旅游,霍西跟允思都成长得特别好。


    霍司砚,是外人心目中的完美丈夫。


    半年后,温知羽将西亚的经营权,还给了他。


    相对事业,她更喜欢恬淡的生活,主要是霍西跟允思需要照顾,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请再多的保姆也无法代替父母。


    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意外。


    因为接近两年时间,温知羽将西亚经营得很好。


    只有白薇猜出原因。


    她约了温知羽,在她们常去的咖啡厅见面,等温知羽过来,白薇不得不承认,当初他们那届女的,就属温知羽过得最好。


    有钱有闲,一双儿女。




    她持有西亚百分之45股份,霍允思是霍氏继承人。


    再没有人,比温知羽过得滋润。


    但也只有白薇敢问一句:“温知羽,你跟霍司砚和好,是为了霍西跟允思,是吗?”


    温知羽浅浅一笑:“怎么会!我们现在过得很好!”


    只是说完,她轻轻搅着咖啡,略有些出神。


    是啊……


    时间久了,她习惯了霍司砚的陪伴。


    她几乎忘了他失去部分记忆。


    他们的感情,总是缺失了最重要的部分……可是温知羽觉得,这并不影响他们正常生活。


    霍司砚跟她提过,想再要个孩子。


    她没肯。


    她知道,他其实挺失望的,但是没有舍得说什么!


    他们之间,不能说出了问题,但是她明显感觉到夫妻生活比之前是少了些,不是他工作忙,就是她陪伴孩子,有时干脆就跟霍西睡了。


    温知羽静静出神……


    白薇轻轻握住她的手,轻声说:“温知羽,你还爱他吗?”


    爱?


    当然爱……


    温知羽有些恍惚,这时手边手机响了,是霍司砚打过来的。


    他应该是在下班的路上,温知羽能听见车流声音,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刚才接到爸的电话,他说把霍西跟允思接走了,你在哪呢,我们去听音乐会?”


    温知羽声音温温软软的。


    “我跟白薇在喝咖啡。”


    霍司砚沉默了一会儿,就轻轻地笑了起来:“看来你是没有时间陪我了!霍太太,我感觉自己有一点点可怜!”


    白薇连忙用唇语说:“我没有关系的!”


    温知羽却觉得,她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


    温知羽回到别墅。


    大厅里灯光明亮,餐桌上摆放着精致的晚餐,看着像是霍司砚的手艺。


    此时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财报。


    听见脚步声,他没有抬头。


    温知羽脱了大衣,坐在他身边,“不高兴了?”


    霍司砚放下财报,把她拉到腿上,一边吻她一边手掌往裙子里摸,声音低低哑哑的:“这么晚才归家!霍太太,你冷落我了!”


    他实在忙。


    算起来,已经有十来天没有碰她。



餐厅十点打烊。


温知羽出来,外面下起了中雨。


淅淅沥沥的,将灰色马路打成一片光亮……


温知羽没带伞,拿手包挡在头顶,跑了两百米躲到公交站台下。


她身上衣服全湿|透,抖着手拿着手机打出租……下雨出租车很难打,温知羽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


公交站台对面。


一辆金色欧陆停在路边,霍司砚坐在车上,静静看着温知羽。


他看着她在雨里奔跑,衣服湿|透……全身都在颤抖。


副驾驶的位子,坐着霍明珠。


霍明珠已经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她无聊地打哈欠:“哥,你不是说要带我吃夜宵?你都挑了一个小时也没有选好地方……咦,那不是姜锐的女朋友?”


霍司砚轻擦方向盘,懒懒地问:“姜锐女朋友?”


霍明珠拍着车窗:“就是长得好看又有C的那个!哥,我们带她一程吧?”


霍司砚挺勉强的样子:“姜锐的女朋友,不太好吧?”


“她打到车了!”霍明珠忽然惋惜地说。


霍司砚看过去。


果然一辆蓝色出租掉了个头,和他的车擦身而过。


身边,霍明珠翻出姜锐的电话,拨了过去。


【姜锐,你怎么当男朋友的?】


【我刚才看见温知羽了。】


【这么晚了,你都不接她?】


……


那边姜锐打着哈哈:“啊……是我这个男朋友没做好!”


霍司砚听见这话,勾了下唇。


姜锐可真不客气!


霍明珠又和姜锐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她挽住霍司砚的手臂,撒娇:“哥,我生日宴会请温知羽弹琴好不好?她现在困难,我付两万块给她。”


霍司砚发动车子,淡淡开口:“人家未必肯!”


霍明珠不信。


过了片刻她想起来,“哥,你不是要请我吃夜宵?怎么往家里开了?”


霍司砚摸出一支烟,点上。


他睨妹妹一眼:“你不是在减肥?还想着吃夜宵?”


霍明珠立即被说服了。


她拿出手机,同顾长卿聊天,说这是有情饮水饱……


……


次日下午,霍司砚回大宅拿份资料。


才下楼,就听霍明珠嚷着:“哥,那位温小姐拒绝我了!真奇怪,有两万块不挣!”


霍司砚一身正装,赶着开会。


听了霍明珠的抱怨,他用文件轻敲了妹妹的头,轻哼一声:“她要是同意,那脑子就跟你一样有毛病了。”


霍明珠气到,娇美脸蛋有着委屈:“妈,你看哥又欺负我!”


霍夫人坐在大厅内,端庄喝茶。


她含笑对长子说:“上次见到温小姐我就觉得很不错,想不到竟是姜锐的女朋友!”


这里头的误会,霍司砚没有解释。




他勾唇笑笑:“姜锐也是在追求。”


霍夫人放下英式骨瓷杯,像是随意地说了句:“温小姐性情温驯,我倒觉得更适合你些。”


霍司砚收敛了神情,点头离开。


看着哥哥离开,霍明珠靠到了母亲身边,她小心翼翼地说:“哥好像还在等……那个人!”


霍夫人淡淡一笑。


她对小女儿说:“你哥哥和那人的性子,注定走不到一起。我瞧着那位温小姐可能性更大些。”


霍明珠惊讶过后,打起精神。


她想得简单,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


下班后。


霍司砚谢绝了几个邀约,开车来到餐厅。


晚上8点,正是餐厅生意最好的时间,温知羽坐在钢琴架前弹琴。


今晚她穿了件烟灰长裙,微露香肩,茶色长发柔顺地贴服于腰间。


十分美丽浪漫。


霍司砚透过玻璃,看了约莫十分钟后下车,推门走了进去。


他点了餐点,也不拘吃什么,就闲适地靠着听温知羽弹琴。


霍司砚注意到,不时会有体面男人上前搭讪,应该也是被温知羽吸引到。


温知羽都是委婉拒绝。


中间休息时,温知羽收到一张名片。


【英杰事务所,霍司砚律师】


温知羽一愣,她侧过身子就看见了霍司砚。


他坐在角落、手里端着一杯餐前酒,他样貌好看,简单动作也极有腔调。


温知羽并不想与他打交道,但她更不敢得罪他。


她还是走了过去。


“霍律师。”


霍司砚轻点了下头,示意她坐下。


温知羽才坐下,霍司砚就看见她手背上新添的针眼,他猜出是昨晚淋雨的原因。


“温老师吃饭没有?一起吃一点。”


霍司砚正正经经,丝毫没有方才甩名片的孟浪。


温知羽将名片放在餐桌上,略有些拘束地说:“餐厅有规定,工作时间不能跟客人吃饭。”


霍司砚懒得看名片。


他直截了当地问她:“下班呢?温老师有没有时间去我那儿喝一杯?”


他意思很明显了。


跟他约会,很快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不需要再为钱奔波劳累。


不过就是男女游戏,霍司砚觉得温知羽跟过顾长卿,应该不介意再跟旁人。


再说前两次他们拥抱,温知羽也是有感觉的。


温知羽根本没有考虑。


她不知道霍司砚为什么突然又来了兴致,才这样纠缠她。


她清楚自己处境,斟酌着用词尽量不得罪他:“霍律师,我爸爸的事情很谢谢你帮忙,以后我会想办法还这份恩情。”




霍司砚意外。


他想他清楚她的意思了:她不愿意肯跟他发生关系。


金钱打动不了温知羽!


霍司砚也不是非温知羽不可,不过是被她弹琴的样子稍稍又撩了一下,再者就是男人的劣根性,没有真的占有过,总会偶尔惦记。


霍司砚收起名片,他很有风度地不计较。


温知羽轻声道谢,姿态低入尘埃。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姜锐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过来。


“司砚哥!”


姜锐叫得亲亲热热的,丝毫没有雄竞动物之间的剑拔弩张。


霍司砚做了个手势,姜锐才大着狗胆坐下来,一坐下他就向温知羽推销自己妹妹:“我妹妹姜笙,天降文曲星来着,就差个靠谱的钢琴老师!温知羽,你收了她呗!”


这些话,让温知羽很不好意思!


姜锐那点儿小心思,霍司砚并不放在眼里。他掏出皮夹抽出2000块的样子,压在桌上:“温老师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温知羽出于礼貌,送他到餐厅门口。


霍司砚并未留恋,坐到车内向她点了下头就离开了。


矜矜贵贵的,根本不像找人打扑克的样子。


温知羽回到餐厅,正好她要上台了。


姜锐没纠缠她,一直等到温知羽下班,又找了个地方谈妥。


姜笙乖巧听话,温知羽同意教她。


姜锐给的学费挺高,又先交了2个月学费,温知羽手头宽裕了些。


她心里是明白的,姜锐是换个方式接济她,若在从前温知羽可能会拒绝,但是现在她根本顾不了自尊。


下班回了家,阮姨却不在。


温知羽打了电话,阮姨说一会儿就回来。


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阮姨回来了,温知羽才想为她盛夜宵,就见阮姨手臂肿了半边。


“手臂怎么了?”温知羽扶着阮姨坐下。


阮姨不在意地说:“人老了不中用了,做点事情竟然手肿了。”


温知羽心里一凛。


她立即翻看阮姨手掌。


只见原本保养得细嫩的掌心,磨出好几个水泡,颗颗光亮。


温知羽怔怔地瞧着。


许久,眼泪一颗颗掉落,她胡乱地抹掉却压抑不住情绪……她给阮姨擦药包伤口,又回房里拿出一万块给阮姨家用。


她不肯让阮姨再出去做事。


夜里,温知羽哭了很久。


清早起床,她眼下有明显青紫,用了好多遮瑕都挡不住。


吃早餐时,阮姨嘱咐她:“身体挨不住就少做一样,实在不行我将那间小公寓也卖了。”


温知羽宽慰她:“过了这阵子就好了,阮姨我会注意的。”


阮姨没再说什么!


温知羽吃完收拾了下包,去音乐中心上班。


才打完卡,就有同事悄悄告诉她:“有位霍小姐找你!温知羽,你不想见我们就说你请假。”


温知羽一怔,随后她就看见了霍明珠。


温知羽不恨霍明珠但也不想同她打交道,她只得麻烦同事。


可是霍明珠看见她了。


霍明珠大大方方走过来,神情带着娇俏:“温知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为我生日宴会弹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问完,四周静了下来。


音乐中心的同事,全部知道温知羽和顾长卿那一段。


此时,顾长卿的未婚妻竟还要温知羽喜欢她,这对于温知羽太过于残忍。


那些同情、怜悯的目光,让温知羽难堪极了。


她低声跟霍明珠说:“我那天正巧有事,霍小姐抱歉你找别人吧。”




餐厅十点打烊。


温知羽出来,外面下起了中雨。


淅淅沥沥的,将灰色马路打成一片光亮……


温知羽没带伞,拿手包挡在头顶,跑了两百米躲到公交站台下。


她身上衣服全湿|透,抖着手拿着手机打出租……下雨出租车很难打,温知羽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


公交站台对面。


一辆金色欧陆停在路边,霍司砚坐在车上,静静看着温知羽。


他看着她在雨里奔跑,衣服湿|透……全身都在颤抖。


副驾驶的位子,坐着霍明珠。


霍明珠已经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她无聊地打哈欠:“哥,你不是说要带我吃夜宵?你都挑了一个小时也没有选好地方……咦,那不是姜锐的女朋友?”


霍司砚轻擦方向盘,懒懒地问:“姜锐女朋友?”


霍明珠拍着车窗:“就是长得好看又有C的那个!哥,我们带她一程吧?”


霍司砚挺勉强的样子:“姜锐的女朋友,不太好吧?”


“她打到车了!”霍明珠忽然惋惜地说。


霍司砚看过去。


果然一辆蓝色出租掉了个头,和他的车擦身而过。


身边,霍明珠翻出姜锐的电话,拨了过去。


【姜锐,你怎么当男朋友的?】


【我刚才看见温知羽了。】


【这么晚了,你都不接她?】


……


那边姜锐打着哈哈:“啊……是我这个男朋友没做好!”


霍司砚听见这话,勾了下唇。


姜锐可真不客气!


霍明珠又和姜锐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她挽住霍司砚的手臂,撒娇:“哥,我生日宴会请温知羽弹琴好不好?她现在困难,我付两万块给她。”


霍司砚发动车子,淡淡开口:“人家未必肯!”


霍明珠不信。


过了片刻她想起来,“哥,你不是要请我吃夜宵?怎么往家里开了?”


霍司砚摸出一支烟,点上。


他睨妹妹一眼:“你不是在减肥?还想着吃夜宵?”


霍明珠立即被说服了。


她拿出手机,同顾长卿聊天,说这是有情饮水饱……


……


次日下午,霍司砚回大宅拿份资料。


才下楼,就听霍明珠嚷着:“哥,那位温小姐拒绝我了!真奇怪,有两万块不挣!”


霍司砚一身正装,赶着开会。


听了霍明珠的抱怨,他用文件轻敲了妹妹的头,轻哼一声:“她要是同意,那脑子就跟你一样有毛病了。”


霍明珠气到,娇美脸蛋有着委屈:“妈,你看哥又欺负我!”


霍夫人坐在大厅内,端庄喝茶。


她含笑对长子说:“上次见到温小姐我就觉得很不错,想不到竟是姜锐的女朋友!”


这里头的误会,霍司砚没有解释。



他勾唇笑笑:“姜锐也是在追求。”


霍夫人放下英式骨瓷杯,像是随意地说了句:“温小姐性情温驯,我倒觉得更适合你些。”


霍司砚收敛了神情,点头离开。


看着哥哥离开,霍明珠靠到了母亲身边,她小心翼翼地说:“哥好像还在等……那个人!”


霍夫人淡淡一笑。


她对小女儿说:“你哥哥和那人的性子,注定走不到一起。我瞧着那位温小姐可能性更大些。”


霍明珠惊讶过后,打起精神。


她想得简单,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


下班后。


霍司砚谢绝了几个邀约,开车来到餐厅。


晚上8点,正是餐厅生意最好的时间,温知羽坐在钢琴架前弹琴。


今晚她穿了件烟灰长裙,微露香肩,茶色长发柔顺地贴服于腰间。


十分美丽浪漫。


霍司砚透过玻璃,看了约莫十分钟后下车,推门走了进去。


他点了餐点,也不拘吃什么,就闲适地靠着听温知羽弹琴。


霍司砚注意到,不时会有体面男人上前搭讪,应该也是被温知羽吸引到。


温知羽都是委婉拒绝。


中间休息时,温知羽收到一张名片。


【英杰事务所,霍司砚律师】


温知羽一愣,她侧过身子就看见了霍司砚。


他坐在角落、手里端着一杯餐前酒,他样貌好看,简单动作也极有腔调。


温知羽并不想与他打交道,但她更不敢得罪他。


她还是走了过去。


“霍律师。”


霍司砚轻点了下头,示意她坐下。


温知羽才坐下,霍司砚就看见她手背上新添的针眼,他猜出是昨晚淋雨的原因。


“温老师吃饭没有?一起吃一点。”


霍司砚正正经经,丝毫没有方才甩名片的孟浪。


温知羽将名片放在餐桌上,略有些拘束地说:“餐厅有规定,工作时间不能跟客人吃饭。”


霍司砚懒得看名片。


他直截了当地问她:“下班呢?温老师有没有时间去我那儿喝一杯?”


他意思很明显了。


跟他约会,很快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不需要再为钱奔波劳累。


不过就是男女游戏,霍司砚觉得温知羽跟过顾长卿,应该不介意再跟旁人。


再说前两次他们拥抱,温知羽也是有感觉的。


温知羽根本没有考虑。


她不知道霍司砚为什么突然又来了兴致,才这样纠缠她。


她清楚自己处境,斟酌着用词尽量不得罪他:“霍律师,我爸爸的事情很谢谢你帮忙,以后我会想办法还这份恩情。”



霍司砚意外。


他想他清楚她的意思了:她不愿意肯跟他发生关系。


金钱打动不了温知羽!


霍司砚也不是非温知羽不可,不过是被她弹琴的样子稍稍又撩了一下,再者就是男人的劣根性,没有真的占有过,总会偶尔惦记。


霍司砚收起名片,他很有风度地不计较。


温知羽轻声道谢,姿态低入尘埃。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姜锐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过来。


“司砚哥!”


姜锐叫得亲亲热热的,丝毫没有雄竞动物之间的剑拔弩张。


霍司砚做了个手势,姜锐才大着狗胆坐下来,一坐下他就向温知羽推销自己妹妹:“我妹妹姜笙,天降文曲星来着,就差个靠谱的钢琴老师!温知羽,你收了她呗!”


这些话,让温知羽很不好意思!


姜锐那点儿小心思,霍司砚并不放在眼里。他掏出皮夹抽出2000块的样子,压在桌上:“温老师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温知羽出于礼貌,送他到餐厅门口。


霍司砚并未留恋,坐到车内向她点了下头就离开了。


矜矜贵贵的,根本不像找人打扑克的样子。


温知羽回到餐厅,正好她要上台了。


姜锐没纠缠她,一直等到温知羽下班,又找了个地方谈妥。


姜笙乖巧听话,温知羽同意教她。


姜锐给的学费挺高,又先交了2个月学费,温知羽手头宽裕了些。


她心里是明白的,姜锐是换个方式接济她,若在从前温知羽可能会拒绝,但是现在她根本顾不了自尊。


下班回了家,阮姨却不在。


温知羽打了电话,阮姨说一会儿就回来。


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阮姨回来了,温知羽才想为她盛夜宵,就见阮姨手臂肿了半边。


“手臂怎么了?”温知羽扶着阮姨坐下。


阮姨不在意地说:“人老了不中用了,做点事情竟然手肿了。”


温知羽心里一凛。


她立即翻看阮姨手掌。


只见原本保养得细嫩的掌心,磨出好几个水泡,颗颗光亮。


温知羽怔怔地瞧着。


许久,眼泪一颗颗掉落,她胡乱地抹掉却压抑不住情绪……她给阮姨擦药包伤口,又回房里拿出一万块给阮姨家用。


她不肯让阮姨再出去做事。


夜里,温知羽哭了很久。


清早起床,她眼下有明显青紫,用了好多遮瑕都挡不住。


吃早餐时,阮姨嘱咐她:“身体挨不住就少做一样,实在不行我将那间小公寓也卖了。”


温知羽宽慰她:“过了这阵子就好了,阮姨我会注意的。”


阮姨没再说什么!


温知羽吃完收拾了下包,去音乐中心上班。


才打完卡,就有同事悄悄告诉她:“有位霍小姐找你!温知羽,你不想见我们就说你请假。”


温知羽一怔,随后她就看见了霍明珠。


温知羽不恨霍明珠但也不想同她打交道,她只得麻烦同事。


可是霍明珠看见她了。


霍明珠大大方方走过来,神情带着娇俏:“温知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为我生日宴会弹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问完,四周静了下来。


音乐中心的同事,全部知道温知羽和顾长卿那一段。


此时,顾长卿的未婚妻竟还要温知羽喜欢她,这对于温知羽太过于残忍。


那些同情、怜悯的目光,让温知羽难堪极了。


她低声跟霍明珠说:“我那天正巧有事,霍小姐抱歉你找别人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