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其他类型 > 爱意不再

爱意不再

楚慕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楚慕夏抬起头,冷冰冰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愤懑的女人,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这轻浮放荡的作风多多少少还真是得了您的真传的,我伟大的母亲。”“你个不要脸的小畜生,看我不打死你!”

主角:楚慕夏顾临   更新:2022-09-10 04: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慕夏顾临的其他类型小说《爱意不再》,由网络作家“楚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慕夏抬起头,冷冰冰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愤懑的女人,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这轻浮放荡的作风多多少少还真是得了您的真传的,我伟大的母亲。”“你个不要脸的小畜生,看我不打死你!”

《爱意不再》精彩片段


楚慕夏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纤白的手缓缓的探向了身侧仍带着余温的床。

空气中暧昧的味道还没散尽,恰好证实了昨晚的放肆堕落并不是梦。

她侧过身子,将脸埋进被那男人躺过的地方,贪婪的汲取他留下来的味道。

心里像是空了一个洞,失重般的坠痛让她无法呼吸,好像唯有他的味道才能让她稍稍心安。

蓦地,刺耳的手机铃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摸到手机,在看到上面来电显示的名字时,真想就这么直接挂断。

可是她不能。

“喂?”

她的声音冰冷沉寂,透着一股寒意。

如果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对面的不是她的母亲,而是她的仇人。

“死丫头,我昨天打了一晚上你的电话,都打不通,你......”

“没事我挂了。”她无情的打断了对面女人的话。

对方显然知道她的行事风格,赶紧在她挂断前开口,“你爸昨晚进抢救室了!”

楚慕夏立即坐起身,身上的被子滑落,雪白皮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她此刻管不了那么多,径自下了床,强忍着身上拆骨般的疼痛,开始穿衣服。

“在哪家医院?”

“名城市中心医院。”

“我现在就过去。”

楚慕夏说完这句话时,也已经穿戴整齐,最后戴上一个黑色的棒球帽,拿起钥匙就出了门。

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只见一个化着俗烂大浓妆的女人正坐在手术室前。

见她来了,那女人立即迎了上来。

啪!!!

一个巴掌打的她猝不及防,楚慕夏偏过头,发丝也被带出来几缕,白皙细腻的脸蛋儿立即肿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狼狈。

她此刻庆幸自己戴了棒球帽,起码还能遮住一半的脸。

“昨晚你父亲犯病的时候,你到底在哪里鬼混?!看你这一副浪荡的样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女人一脸刻薄的看着她,双眼像是随时能喷出火来。

楚慕夏抬起头,冷冰冰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愤懑的女人,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这轻浮放荡的作风多多少少还真是得了您的真传的,我伟大的母亲。”

“你个不要脸的小畜生,看我不打死你!”




她用力甩开她的手,寒声道,“我警告你,不要在医院闹,我爸在里面还生死未卜,我没心情跟你搅合。”

“不让我闹也行,给钱!这次的医药费是我垫的,还有最近你爸在我那的吃吃喝喝,可都是不小的开销,再加上我照顾你爸的辛苦费,你把这些钱给我,我立刻就走。”

“我上个月不才给了你三万块,这么快你就用完了?”

“你以为三万很多吗?你爸是个植物人,我现在可是辞了工作在家专门照顾他,你去打听打听现在保姆一个月还多少钱呢?更何况你爸的吃喝拉撒我都要负责的,哪里会有剩的钱?”

宋音的语气强硬,说的跟真的一样,

“你没钱?”楚慕夏冷笑了一声,“那你手上这个两三万的包是哪来的?”

“我,我这是假的。”

她把手包往身后藏了藏。

“我上个月见到我哥了,他换车了?”

宋音心虚的转了一下眼珠,随口胡扯道,“那是公司给配的车!”

“我这些年给了你那么多钱,你到底有多少真的花在我爸身上了?”

楚慕夏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掏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两万。”

宋音面露喜色,赶紧接了过来,“虽然少了点,但是我尽量省省,花一个月没问题。”

“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

“什么意思?”

“以后我爸我自己来照顾!”

宋音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一时傻了眼。

“你,你怎么照顾?你白天不还得上班?”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可以请护工。

“你回去转告温立兴,他不是害怕爸拖累他吗?以后他不用担心了,我爸的所有医药费我自己来承担。

“既然你们拿他当麻烦,那就我一个人负责,还有,你不是觉得你儿子好吗?以后你就只有儿子了,好好珍惜吧。”

宋音没想到她会直接跟自己断绝关系,立即就慌了。

如果她要是不管他们,以后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呀?

“寒寒,刚刚妈妈也是担心你爸的病情,所以才说了气话,我怎么能不管你爸呢,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

“您别拿夫妻这个字眼来恶心我了,就因为你,我现在觉得这个词特别特别恶心。”

宋音见她态度强硬,知道自己再纠缠下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个丫头倔起来谁的话也不听的。

事到如今,也只有多为自己争些好处了。

她立即换上了一副尖酸刻薄相,说道,“我和你爸还没离婚,他如今没有自理能力,他的退休金自然都要由我来保管,你现在就把卡给我。”

楚慕夏没想到她的心能狠到这个地步。

她的父亲至今还躺在里面生死未卜,而这个女人,这个父亲曾经深爱过,疼惜过的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只在意他的钱。

他们不是夫妻吗?




为什么在这一刻,在父亲最需要她的时候,她能做到这么冷血?

人心果然可以冷到,硬到这个地步吗?

尽管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了,她此刻还是被现实的无情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宋音一向害怕这个女儿,尤其是在温子雄出事以后。

这个女儿像是一只蛰伏在黑夜中的猎豹,时不时的就会冲出来把她咬的血淋淋的。

她害怕她,但是又离不开她的钱。

所以,她只能一边照顾植物人老公,一边在外面养着小情人。

温子雄是高级工程师,每月的退休金非常可观。

如果能把这个钱要到手,她以后就能和小情人美美的过日子了。

这么看来,这丫头把那个已经成了废物的男人接走,倒也是一桩好事。

宋音再度开口,强调道,“只要你把这个钱给我,以后我和你哥哥就绝对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

楚慕夏看着她,定定的,直到把她盯得发毛,才冷冷的开口,“好。”

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宋音高兴的接过,转身就要走。

“你不等爸爸醒来了吗?”虽然没抱什么希望,楚慕夏还是开口问了。

“既然说了互不打扰,我也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

她才不会留下来,本来昨晚跟小情人都快进行到最后一步了,谁知道这废物男人突然发病了,现在她只想带着钱好好去安抚安抚小情人。

楚慕夏感叹道,“原来一张卡就能买断亲情,买断爱情........啧......真廉价.......”

她看着宋音急匆匆的离开的背影,眼底薄薄的水雾瞬间蔓延开来,直到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凉意,她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我才不要做这样的人,我要照顾好爸爸,我还要找个能豁出去性命爱我的男人。”

她擦了擦脸颊边的泪,拨通了一串号码,电话“嘟”的两声后被接通了。

“喂,您好。”一个清亮的男声传了过来。

不是他。

“我想找顾离。”

“司总在开会,手机忘了带,您是哪位,我可以帮您转告一下。”

谢松的声音温和有礼。

因为他知道,能拨通老板私人电话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起码是要跟老板十分亲密的人才会知道。

楚慕夏吸了吸鼻子,说道,“那还是算了。”

“稍等,小姐,老板回来了。”

顾离开了一上午的会,俊脸上有些疲惫,当然这跟昨晚的放纵也有一定的关系。

他接过助理手里的电话,看到屏幕上的名字,蹙了蹙眉,淡声道,“找我有事?”

楚慕夏在听到他低沉磁性的嗓音的那刻,顿时觉得有些委屈,双眸中的水雾渐渐凝结成泪珠,一颗颗划过她娇美的脸颊。

“说话。”男人见她没有反应,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她捂住话筒,清了清嗓子,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娇媚


作为妻子,她很快发现了丈夫的异常,就这样抽丝剥茧她找到了习暖暖。


然后就是各种打压,欺负习暖暖。


她的种种行为不但没有对习暖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让夏顾临认清楚了自己对习暖暖的感情。


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干得漂亮」!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作妖后夏顾临越来越讨厌楚慕,甚至提出了离婚。


楚慕哪里肯同意,她直接找人绑架了习暖暖,想要毁了她。


这一下彻底触碰了夏顾临的逆鳞,他用雷霆手段搞垮了温家,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楚慕扔给了几个小混混。


就这样楚慕无声无息地死了。


而夏顾临则和习暖暖幸福美好地生活在了一起,后来还生了一对双胞胎。


Happy ending!


你妹!


当我知道我是穿书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珍爱生命,远离夏顾临!


而我也是这样做的……


呃,在三岁前!


三岁前的我充分展示了自己对夏顾临的讨厌。


看到他,必哭!


靠近他,必咬!


有奶一定留着往他身上吐!


有尿一定等着往他身上撒!


就这样,沈小括号看到我就躲。


对此我很欣慰,我觉得只要我再接再厉,我一定可以和夏顾临成为路人。


可是老天爷偏要跟我作对。


在我 3 岁生日那天,「啪」,好像什么东西撞了我脑子一下,一瞬间我对于穿书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满眼满心里只剩下了夏顾临那张让人垂涎欲滴的脸。


往后 22 年,我成了夏顾临的脑残粉,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也乐意这样被我骚扰着,从未拒绝。


这不仅助长了我的气焰,而且就这样毫无疑问地,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不,坟墓!


站在别墅外,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掐得自己涕泗横流。


MD,美色误我!


走进别墅,客厅的饭桌上还摆放着精致的三明治和冒着热气的手磨咖啡。


没有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