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季先生的甜心娇妻

季先生的甜心娇妻

华南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陶意云便是那商业大佬季先生暗恋多年的老婆!他们的感情真可谓是一段佳话,季渊暗恋陶意云许多年,终于等到了回应,两人结婚之后,更是频繁撒糖,感情也越来越好。季渊从戒掉烟、断了酒之后,胃病也渐渐好了,那时他才知道夫妻之间最健康的关系,当属他们这种,两个人一起变好,一起扶持走到老。

主角:陶意云,季渊   更新:2022-08-09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陶意云,季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季先生的甜心娇妻》,由网络作家“华南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陶意云便是那商业大佬季先生暗恋多年的老婆!他们的感情真可谓是一段佳话,季渊暗恋陶意云许多年,终于等到了回应,两人结婚之后,更是频繁撒糖,感情也越来越好。季渊从戒掉烟、断了酒之后,胃病也渐渐好了,那时他才知道夫妻之间最健康的关系,当属他们这种,两个人一起变好,一起扶持走到老。

《季先生的甜心娇妻》精彩片段

我好喜欢你,就像狗改不了吃屎。

——季渊。

季先生,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并且惟一一个喜欢的男人。

——陶意云。

“陶意云,你终于要死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尽是狠捩,又似乎有些得意,于是哈哈笑了几声。

有一群长得高壮,又穿着黑衣的人围着陶意云。她不禁有些慌,步步倒退。

“姐姐?”陶意云还处在懵逼状态,对现在的情况完全反应不过来。对面那个浓妆艳抹的脸上充满狠劣的女人,是她的亲堂姐啊!怎么会带人包围着她,还要杀死她?

“杀!”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声令下,丝毫不带感情,语气里竟然有些不耐烦。

随着这些手携枪支的不法分子对陶意云举起枪来,她终于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了。

堂姐要杀她!

“为什么?”陶意云喃喃,像是在问陶嘉佳,又像是自言自语。

“陶意云,你说你可不可笑啊!”陶嘉佳冷笑着。那些杀手见此,停下动作。陶嘉佳继续说:“你该死!就凭季总爱你!”

这语气,怎么听怎么理所应当,陶意云的心一点一点冷下来。

她敏锐地发现,陶嘉佳在说季渊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爱慕。

发现了这个,陶意云心里有些不爽,就像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的感觉。

陶意云下意识地问:“你喜欢季渊?”

“呵!”陶嘉佳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除了你这个傻子,有几个女人不爱季总的?有几个女人不想嫁给他的?”

随后,陶嘉佳的眼里出现了怨恨,她怒着说:“都怪你,要不是有你,季总怎么会从来都不注意到我?

“陶意云,你算是谁?一直在糟蹋季总对你的爱?你凭什么!”

说到这里,陶嘉佳的愤怒和恨更甚了,脸上越发狰狞,从离她最近的一个杀手手里拿过一只枪,指着陶意云。

陶嘉佳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冷冷地说:“对了,我告诉你吧,七年前的事情,就是我故意设计的,本来是要让你和杨景彬睡的!可是偏偏,季渊救了你!”

说到这里,陶嘉佳的语气有些恨。

记忆涌来,真相居然是这样,陶意云一脸不可思议,“你……”

“没错,我就是想让你身败名裂!

“呵!后悔吧?”陶嘉佳继续冷笑着,见陶意云脸上只是不可思议,还没有出现痛苦,陶嘉佳觉得还不够痛快,又语带嘲讽地对陶意云说:“你的父母根本不是季渊害死的,而是我爸把他们弄死的!”

“怎么会?”陶意云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一步一步后退,挫败地垂着头,喃喃低语:“你以前不是这样子跟我说的……”

“哈哈哈!以前?蠢蛋!”终于看到平时特别理智冷静的陶意云脸上有痛苦之色了,陶嘉佳感到一阵阵快意,她不屑地骂了陶意云一声,冷声反问:“难道我要看着你和季总恩爱?”

“不是……”陶意云刚想说她不喜欢季渊,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不喜欢他,可是你凭什么霸占着他?”陶嘉佳猜到陶意云的话了,却越发愤怒了,“你为什么不把季太太的位置让给我?”

陶嘉佳把枪口对准陶意云的心口的位置,眼里淬着歹毒,“我杀了你,季太太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嘭——”

在陶意云的满是后悔的神色下,枪对着她心脏的位置,开了。鲜血很快就涌出来了。

陶意云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挺在那里,奇怪的是,她却并没有马上就倒下去。

陶嘉佳却为了保险,竟丢下一个定时炸弹,带着那群人走了。

看着陶嘉佳离去的背影,陶意云讽刺一笑。她的力气逐渐消退,可她还是不愿意倒下去。好想好想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还有喜欢……

“意儿!”

陶意云要倒下的瞬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知道,那是季渊的声音。

第一次发现,他的声音居然那么好听,让她心里满满的。虽然,她的心口现在有个子弹打出来的小洞。

陶意云记得出门前,听管家絮絮叨叨地说他去出差了,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危险……你快走……”陶意云用那一点儿力气撑着,断断续续地说。她可是清楚的记得陶嘉佳丢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这里。

陶意云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她大半片衣裳,越看越心惊。

“意儿,你不要害怕,我带你走。”那个呼风唤雨的男人,这个时候居然害怕得不成样子。

季渊紧紧地抱着陶意云往外跑,还一边朝他的手下喊:“快叫救护车!”

陶意云再没有力气再看季渊一眼,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那句‘对不起’来不及说出口,她在心底默默地对季渊说:

若有来生,换我宠你。

几天后。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青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很是好闻。

“季渊,你够了!”

肖成彦忍不住朝那个像木头一样立在一个墓碑前的男人大声吼,似乎声音大一些,就能把那个那个男人唤醒。

墓碑里,陶意云板着小脸。很遗憾,季渊并没有一张单独拍出来的她笑照片。

“肖成彦,她死了。”季渊还是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雨水已经把他的衣服打湿了。

听着这‘冷静’而虚弱的语气,肖成彦觉得有点希望,于是好言劝道:“对,陶意云死了就死了呗!反正你也给她报仇了,你都这里站了好几天了,也算对得起她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可是肖成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眼前的那个男人直直地倒下去了。

“季渊!”

 


“这是……”

陶意云醒来的时候,查看了四周一番,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家里,正疑惑着,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她便习惯性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陶意云最先看见的不是手机里无聊的信息,而是那个大大的日期。

!!

她这是回到了两年前?

季渊在外面敲了好一会儿门,卧室里面都没有反应,他干脆一把推开,进来却看见陶意云竟然对他的进来毫无察觉,还在对着手机发呆。

“该吃饭了。”季渊出声提醒陶意云。

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可是不能让她不吃早餐,饿着对胃不好。

听到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磁性的声音,陶意云猛地抬起头来。

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陶意云的心突然就被填满了。

“季渊——”

随着陶意云惊讶的声音,季渊莫名其妙就被她抱了个满怀。

抱着季渊温热的身体,陶意云才感觉到自己鲜活的生命和正在为他快速跳动的心跳。

季渊没有任何动作,由着她抱。陶意云怕吓到他,正想放开,可是她一动,才发现季渊的身体僵硬得不行。

陶意云才后知后觉,她干了什么,她居然在激动之下抱了季渊!而且,好像不是很想放开。

季渊他,似乎在紧张?

“爸爸……妈妈。”有一个小脑袋从门里探进来,轻声叫着。

是孩子的声音,陶意云顿时尴尬地放开季渊了。

“季渊……”

“去吃饭。”季渊生怕她在儿子面前说出一些伤人的话,陶意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季渊就匆匆忙忙打断了。

“哦!”

难得的,陶意云竟然这么乖,季渊又诧异了一把。

他一低头,看见陶意云居然没有穿鞋子,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起来。

“哎——你干嘛?”季渊突然把陶意云抱起来,陶意云不由得惊呼一声。

季渊把陶意云抱到床边,才放她下来坐着。

对于季渊突如其来的举动,陶意云有些慌。

……

就在陶意云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季渊却把她的鞋子拿过来,给她穿上。

陶意云刹那间尴尬。

天啊!季渊这么暖,她都在想些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季渊低头在细心地给她穿鞋,并没有发现陶意云的尴尬。

陶意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努力去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季渊还是和前世一样,小霸道,暖暖的。

乐乐就在外面看着她,手抓着衣服,隐晦地瞅她一眼。

让季渊给她穿鞋子,陶意云觉得这样显得自己特别矫情,于是忙说:“我自己来。”

语气里颇有一些掩饰的意味。

可惜,季渊听出了不对劲了,却并没有深究,心里有些不好受。

他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外面的人都是追捧着他的,他何曾这么给别人穿过鞋子?

就算是儿子,都没有过。陶意云居然不愿意……

呵!

季渊在心底嘲讽了一下自己,还是坚持给陶意云穿好鞋子。

陶意云这会儿明显感觉到季渊情绪低落了,她不知道为什么。

 


“吃饭。”季渊站起来冷声说。

视线却不敢投向陶意云,生怕她的眼里出现冷漠,又怕她拒绝,她很少愿意和他们一起吃饭。

“哦!”陶意云乖乖地应了一声。

在平常夫妇的生活,妻子陪老公吃饭不过是很平常的事情,季渊却因为陶意云愿意在家里吃饭而诧异不已了。

她居然没有冷言相对!

刚刚给她穿鞋子碰她,也没有翻脸的迹象!

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让人耻笑。

堂堂节意集团的总裁给一个女人穿鞋子,还生怕那个女人有一点不高兴,那些季渊的追捧者,估计会一人一个鸡蛋砸死陶意云。

季渊诧异地盯着陶意云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现,他才迈步出去。

“季渊。”陶意云跟着他出去,路过门旁边的时候,叫住他。

季渊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转身,心里却忍不住忐忑地胡思乱想。

她现在应该是说要马上去医院,然后反悔不在家吃饭了吧?

心里特别不好受,季渊还是耐心等着陶意云的下文。

陶意云只是指了一下门,叮嘱说:“记得找人修门。”

“好。”季渊压根没想到是这样的事情,不过还是低低地应下了。

心里狠狠地跳动了几下,不受控制地在猜测,她这样子说,是不是代表着她偶尔会回来住?

季渊还来不及小雀跃一把,就看见陶意云抱起了儿子,语气轻快地对乐乐说:“乐乐,吃饭咯!”

季瑞乐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才确认了这真的是他的妈妈!

他的妈妈在抱他!

简直不可思议。

季瑞乐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愣愣地看着陶意云。

季渊也很诧异,她居然抱儿子了!她不是向来不喜欢这个因为算计而来孩子的吗?

陶意云看出季渊和乐乐的诧异了,无辜地眨眨眼睛。

她真的不是讨厌孩子啊,只是因为以前陶嘉佳骗她说是季渊故意设计她,才害她怀孕,又被迫嫁给季渊。一切过程她都是不情不愿的,她不过是因为季渊的缘故,对这个不受期待出生的孩子喜欢不起来而已。

陶意云现在知道了真相,心里也很难过。算算时间,自出生以来,她可是把这个孩子冷落了四年。

唉,慢慢弥补吧!

陶意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满心愧疚地抱着乐乐去厨房吃饭了。

见陶意云迈动步子,季渊忙跟上去,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说:“意儿……让我来抱吧!”

他叫她亲昵一点儿的称呼,还得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她不高兴了。

以后,得慢慢让他有底气。

可以作死的那种底气。

陶意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自己来。”

乐乐才四岁而已,其实不是很重,不过陶意云向来是娇生惯养的,抱起来也有些吃力。

季渊不敢再让陶意云放下乐乐,于是沉声对乐乐说:“乐乐,下来。”

妈妈的怀抱很温暖,乐乐不想下来。

小孩子犹豫着,纠结着,可是看见季渊严厉的面孔时,立马就怂了,忙从陶意云怀里挣扎着要下来。

陶意云仍抱着乐乐,按着不让他扭来扭去,一脸委屈地控诉季渊说:“季渊,你不让我抱乐乐!”

季渊对陶意云的语气感到很奇怪,她以前对他说话都是清清冷冷的……不,她是根本不愿意和他说话。而现在,居然带上了感情色彩和他说话,不是冷冰冰的。

举动也很奇怪,她抱了他,居然还去抱乐乐,这些于他而言,简直是不敢想象的美好。

这一大清早的,是她有问题还是他在做梦?

季渊是怕了,生怕陶意云这些举动是要和他离婚。

他好不容易才娶到她,离婚?

怎么可能!

“他长大了。”

他的话本没有恶意,陶意云却微微一愣,季渊这是在责备她没有参与到乐乐的成长中去吗?

季渊想好好和陶意云谈谈,她的举动让他这样担心着,心就更不安定了。

他迫切地想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季渊为了支开乐乐,放轻声音哄着小孩子,说:“乐乐乖,你先下去吃饭,等一下还要上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