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断脉修行

断脉修行

净无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白两家素有往来,又有婚约牵绊,可当秦问天为履行婚约,找上白家时,却被拦在门外!三年前秦问天为了未婚妻白秋雪,不惜一切代价,施展秘法,帮助白秋雪凝聚了第三重天星魂,自己却伤了根本,成了没有星魂的废柴,就因为如此,白家如今不认这婚约,还将秦问天羞辱一番。

主角:秦问天,白秋雪   更新:2022-08-19 18: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问天,白秋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断脉修行》,由网络作家“净无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白两家素有往来,又有婚约牵绊,可当秦问天为履行婚约,找上白家时,却被拦在门外!三年前秦问天为了未婚妻白秋雪,不惜一切代价,施展秘法,帮助白秋雪凝聚了第三重天星魂,自己却伤了根本,成了没有星魂的废柴,就因为如此,白家如今不认这婚约,还将秦问天羞辱一番。

《断脉修行》精彩片段

“我按婚约来提亲,为何不让我进去!”

站在白府门口,秦问天怒视着将他阻拦的守卫,捧着聘礼的手微微颤抖。

“家主有令,不便见客,秦少爷请回吧,别让我等为难!”白府门口的守卫嘴上这么说,可眼中却透着一丝讥讽。

“放肆。”意识到不对劲,秦问天呵斥一声:“我要见白叔。”

订婚以来,两家相交甚密,平时也没出现过被阻拦的情况,更何况这是早已约定好的提亲日,哪有上门姑爷被堵在门外的。

只见一名守卫嘴角露出冷笑,盯着秦问天道:“实话给你说吧,就是家主不让你进门的,就你这种废物,也想当我们白家的姑爷?”

听到这句话,秦问天脑中嗡的一声,他并非傻子,焉能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白家想毁了这门婚约!

三年前,秦白两家定下婚约,待到白秋雪凝聚星魂后,秦问天将迎娶她。

三天前,秦问天不惜一切代价施展秘法,成功帮助白秋雪凝聚第三重天星魂,成为楚国万中无一的天才,但他也因为星魂反噬而受伤。

在压制住伤势后,秦问天如约来白家提亲,却被拒之门外。

秦问天不顾侍卫阻拦,硬是冲了进去,看到白青松正在大厅悠闲地喝茶,哪有半分不方便见客的样子。

“白叔,您是不想履行这门婚约了吗?”

秦问天病态的脸上泛起一丝红,咬着牙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

“我们家秋雪凝聚三重天星魂,就算是皇城的世家大族,也排着队来联姻,你一个天生绝脉的废物,也配得上秋雪?”

白青松神色冷漠,语气冰冷,平时温和的白叔仿佛换了一个人。

三年来,白青松对他亲如子侄,甚至比对他的两个女儿还要好,因此,秦问天也待他如父,极尽孝道。

难道三年间的一切,都是伪装的么。

此时的白青松让秦问天感觉无比的陌生,只见他笑了下,心彻底死了,看着白青松,道:“我想知道,此事,秋雪是什么态度?”

“你没有必要知道。”白青松冷漠回应。

这时,白秋雪从幕后走出,容貌依旧是美若天仙,不愧为天雍城四大美女之一,但整个人的气质,却不复以往的单纯。

“为什么?”秦问天没有愤怒的嘶吼,反而极度平静。

白秋雪神色冰冷,没有半分情感,开口道:“因为,你是废物!”

“皇城叶家的天才叶无缺,十三岁时沟通第二重天的武命星辰,凝聚第一颗星魂,如今,叶无缺十八,已凝聚三重天第二颗星魂,修为已达到轮脉境第八重。”

“你呢?天生绝脉,不能修炼,说好听点是个普通人,说白了就是个废物。”

“你和叶无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有叶无缺这种天才,才能配得上我!”

“秦问天,我们家秋雪天资惊人,你这种废物就不要再耽误她了。”旁边的白父也跟着讥讽道。

耽误?好一个耽误!

秦问天心痛无比,如果不是他使用针穴之术帮助白秋雪凝聚星魂,白秋雪怎么可能冲上第三重天?

“这就是白家恩将仇报的理由?”

“你走吧,毕竟你帮过我,念及旧情,我不为难你,而且将来你和我也注定是不同世界的人。”白秋雪说完,直接转身走开,不再看秦问天。

“白秋雪。”

秦问天突然间感觉有些可笑,直接将她叫住。

“三年前,你父白青松向我义父提出婚约,我义父本不想耽误于你,可白青松一再坚持,我义父便应了下来。”

“三年来,我义父为你白家提供修炼资源,让你白家重整。”

“三天前,我帮你沟通武命星辰,凝星魂,你白家却要恩将仇报,此刻你说,放我离开,却还仿佛是恩赐于我,何其讽刺!”

他为自己感到可悲,真心相待对方,只将她当做自己的亲人、未婚妻,而对方只是一直在利用他而已。

秦问天字字冷漠:“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错,你和我,注定是不同世界之人。”

“白秋雪,白青松,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后悔的!”秦问天说罢,转身要走。

“一个废物,你拿什么让我后悔?”白青松笑了,是嘲讽的笑容,又说道:“还有,你以为我们白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你想怎么样?”秦问天阴沉着脸说道。

“聘礼留下,人,滚出去!”白青松话音落下,就有侍卫前去拦截秦问天。

秦问天听闻白青松竟然要雁过拔毛,怒意更盛,死死地护住聘礼盒子,转身就跑。

但他本身就不能修炼,又有伤在身,直接被侍卫一脚踹飞,手捧的盒子被摔开,里面的星陨石撒落一地。

“没想到秦家还挺舍得的嘛,比白家现有的星陨石还多。”白青松咂咂嘴,说道:“行了,把他丢出去吧!”

说的好像是丢垃圾一样轻松。

“白青松!你等着,白家不灭,我秦问天誓不为人!”话音刚落,秦问天怒火攻心,牵动旧伤,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秦问天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被丢到了白府的后门角落里。

他也不回秦府,直接盘膝而坐,闭上眼眸。

在秦问天的体内,经脉几乎完全破碎,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天生绝脉的废物。

经脉是秦问天六岁那年自己打碎的,因为黑伯给他的星辰塑脉有记载,唯有破碎的经脉,才能塑造最完美的星辰轮脉,谓之,破而后立!

他本打算在三天后白青松寿辰时,凝聚星魂,为白青松贺寿。

现在他要凝聚星魂,他要报仇!

秦问天取出九根银针,刺入自己的脑袋上,闭上眼眸,很快他感应到了天地元力和星辰力量的存在。

九天大陆,天穹之上有九条星河,又称九重天。

人类凝练星辰元力,凝聚星魂,即可成为武命修士,沟通的层数越高,星魂越强。

他跃过了一条有一条的天河,感知到达第五重天,成功凝聚第五重天的天锤星魂。

秦问天脖子那块石头上,突然间释放出可怕的光华,一点点分解,融入到了秦问天的肌肤当中去,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而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门与星魂匹配的修炼功法“千锤百炼法”。

这块石头是秦问天的亲生父亲留给他的,他一直贴身带着。

他一遍一遍的使用千锤百炼法冲刷着经脉,到了第二天早上,已经踏入炼体境三重,这种修炼速度如果被人看到,肯定会惊掉下巴。

武道修为分炼体境、轮脉境、元府境,再者,才踏入天罡境,为天罡尊者。

据说整个大楚国亿万之人,都极少听闻天罡境强者。

凝聚星魂后,秦问天复仇的心思也平复了一些,以他现在的修为,不是白府的对手,现在,他要回秦府,将自己的处境告知义父。

秦府位于天雍城城北之地,距白家百余里。

秦家先祖秦武,乃是楚国昔日元帅,战功赫赫,被封为武王。

然则当今陛下继位之后,却让秦府北迁至天雍城,远离权力中心,并逐渐削弱秦府军中势力,使得秦府一代不如一代。

迈步踏入秦府之中,秦问天得知秦家在皇城各学院修行的弟子都回来了,义父今日在演武场中,检验一年修行,便来到演武场。

“问天,你怎么回来了?”

这人乃是秦家家主秦川,他一改威严之态,露出柔和笑意。

“义父。”秦问天听到秦川之话,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从小黑伯便带他寄居秦府,家主秦川认他为义子,而且视若己出。

“看来不出我所料,必是被扫地出门了吧。”

秦川身旁有一人冷冷说道,乃是秦川堂弟,秦家老二秦河。

“放肆。”秦川呵斥了一声。

“大哥,我所言你偏不信,听说白家已经跟皇城叶家的人联姻了。”

秦河无奈的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虚空之中风啸之音传来,秦问天看到一个黄袍身影乘坐巨鹰在秦府上空盘旋。

秦问天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是表姐秦瑶的老师,皇家学院的强者。

“瑶儿,我听闻秦府和白家白秋雪有婚约在身,可有此事。”上空黄袍中年开口问道。

秦瑶神色闪烁了下,但仍旧回应道:“是有此事。”

只见她话音落下,顿时巨鹰盘旋而下,降临在看台之上,露出一抹笑意:“听闻这白秋雪天赋出众,皇家学院欲招入门下。”

诸人听到此言心头暗凛,连楚国皇家学院,都亲自前来招白秋雪,要知道,他们偌大的秦府,也只有天赋最好的秦瑶一人入了皇家学院修行而已。

“有我们帝星学院,你们皇家学院就可以回去了。”只听一道爽朗笑声滚滚而来。

帝星学院,比皇家学院还要强大,只要是踏入其中,走出来之时,无一不是元府境的超级强者。

“莫伤!白秋雪,必入我皇家学院。”唐林心中冷笑,没想到莫伤也想通过秦家婚约这层关系。

“是么。”莫伤笑了下,目光扫了人群一眼,眼眸落在秦问天身上之时停顿了下。

昨日夜间他看到白府上空的天空异象,潜入白府,想看看白家到底藏了哪位天才,一路尾随,那人竟来到秦府。

唐林以为莫伤来到秦府和他同样的目的,不由得感觉到了丝丝压力,对秦瑶道:“瑶儿,你们秦府,哪位青年才俊与白秋雪有婚约?”

“这……”秦瑶面露难色,美眸瞥了秦问天一眼,随即道:“老师,这事,恐怕有些变故。”

“是何变故?”唐林一愣,道。

秦瑶看了看秦天,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我。”秦问天踏出一步。

“绝脉之人。”唐林看了秦问天一眼,脸色顿时不大好看了起来。

他淡淡的笑道:“呵呵,看来是浪费我时间了,所谓龙凤相合,如今,蛇也生出攀凤之念么。”

秦问天瞳孔收缩,神色也冷了下来,道:“阁下说话,是否太不妥当了点?”

 


“嗯?”唐林听到秦家一个小辈竟然敢如此跟他说话,不由有些恼怒。

“若是阁下无其他事,请便吧。”还没等秦问天说话,秦川便护在秦问天面前,下了逐客令。

这使得秦瑶极是为难,道:“老师,我父亲他脾性向来急躁,你勿要见怪。”

“秦瑶,你这父亲,好不识时务。”唐林冷冷说道。

“瑶儿,以后,不得再以此人为师。”秦川声音强势,使得秦瑶面色苍白,而唐林却是气急,怒道:“好、很好!”

秦问天看着这一切,内心愧疚,为了他,竟和皇家学院强者,亲生女儿秦瑶的老师翻脸。

不过莫伤此刻却是另一番想法,只见他盯着秦问天,笑道:“你何时绝脉的?”

“六岁那年开始。”秦问天开口说道。

“六岁。”莫伤心头倒吸口凉气,如若他的猜测为真,那这少年,该有何等大毅力。

想到刚才唐林的表现,莫伤心中暗自偷笑了起来,这蠢货。

大地遽然间颤动了起来,一群手握长枪、身披铠甲的骑士呼啸而来,为首之人铠甲之外披着一袭黑袍,双目如刀。

“冷鹰。”看台之上的秦川瞳孔收缩,这冷鹰乃是他父亲昔日麾下副将,为人阴毒狠辣,向来为他父亲不喜,后来竟然跟随了秦家死敌叶家,打压他秦府。

“少爷,好久不见。”冷鹰目光如同鹰隼般锐利,盯着秦川道。

“冷鹰,你竟带人骑马闯入秦府,胆子越来越大了。”秦川目光极为不善,冰寒冷漠。

冷鹰丝毫没有在意秦川的话,如今的秦府早已日暮西山,陛下亲自纵容各方势力打压秦府,只要秦川之父秦昊还在,恐怕陛下便不会安心的,所以,无论是谁踩秦府一脚,陛下只会装作不知道,这正是顺了他的心意。

“我来秦府,其一,是来看看老爷子是否还健在;其二,是告诉秦府一声,两天后楚国各方势力将会降临白府,秦府还请务必到场,不要躲在这。”

说罢,冷鹰一勒战马,回头对秦问天冷笑一声,马蹄声滚滚,奔腾而去。

秦家之人都盯着远去的身影,秦问天的身体甚至因为愤怒而颤抖了起来,如若白秋雪携被帝星学院收为弟子的声望退婚,那时,谁都将认为是退婚是理所当然,他秦问天,不配,这是羞辱秦府,羞辱他。

“白家,太过分了。”秦川断然没有料到,白家会如此恩将仇报,两天后,他倒要去看看。

整个秦家,寂静无声,自当今陛下打压秦家,秦府不断没落,然而依旧将腰杆挺得笔直,从未有过此次之屈辱。

“大哥。”只听秦河突兀间开口,道:“局势你也看到了,白家,显然和叶家联手对付我秦家了,再携白秋雪天才之威,两日之后,如若我秦府前往,必然颜面扫地。”

“你意思是我秦府,真如冷鹰所言,避而不出?”秦川冷道。

“这些年来,秦问天消耗秦府多少资源、用了几颗星陨石,我虽心中有意见,却可曾说过一句,然而,此次之事,事关秦府声望,我建议,将秦问天逐出秦府吧,这些年来,我们该做的,也都做了。”秦河声音低沉,使得空间一片压抑。

这些年,秦府许多人的确对秦问天有意见,秦川对这义子太过宠溺了,然而,他却偏偏是个不能修行之废人,无法扶起。

“老三,你如何看?”秦川对着另外一人问道,秦家老三秦野。

“秦问天,他更适合普通人的生活。”秦野低声说道。

秦川沉默了片刻,随即目光一扫诸人,缓缓说道:“昔日先祖蒙先皇之恩,征战沙场八十载,重伤十八回,十国盟会之时,先皇被困,千里单骑,身负八箭,依旧将先皇救出,归国之时,已是不治,何等气概。”

“而今夕,我秦府没落,只因受些屈辱,便要将昔日先祖恩人之后,逐出秦府,这等举措,令我汗颜,让先祖蒙羞,他日下九泉,都无颜面见先祖之灵。”

“秦府在,秦问天在……两天后,召集秦府男儿将士,兵发白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