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生石油大亨

重生石油大亨

执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前,卫文翰年逾半百,却仍旧碌碌无为,重生后,他发誓要打破这庸碌的人生!凭借着前世的经验和记忆,他顺利的赚到了第一桶金,1875万!这个数字他前世想都不敢想,从此卫文翰打开了致富路,戒骄戒躁,从投资石油业开始做起,几年后,卫文翰成功的当选国内最年轻的首富。

主角:卫文翰,梁以瑚   更新:2022-08-09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卫文翰,梁以瑚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石油大亨》,由网络作家“执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前,卫文翰年逾半百,却仍旧碌碌无为,重生后,他发誓要打破这庸碌的人生!凭借着前世的经验和记忆,他顺利的赚到了第一桶金,1875万!这个数字他前世想都不敢想,从此卫文翰打开了致富路,戒骄戒躁,从投资石油业开始做起,几年后,卫文翰成功的当选国内最年轻的首富。

《重生石油大亨》精彩片段

“在今天下午收盘前几分钟,卫先生将手中的咖啡期货全部清仓……”

“著名投资大拿关贾言在简单计算后,估测这位卫先生当前税前收入至少18750000元……”

新闻中提到的“卫先生”,正是七个月前从2020年重生到现在的卫文翰。

凭着自己前世对金融市场兴趣和案例认识,卫文翰在七个月前果断出手。

将父母给自己留下的房子典当售卖,拿着七十万的本金,以近二十五倍杠杆进军期货市场。

咖啡期货本就存在低价时各方买入仓位的情况,他这样鲁莽的入场方式在开始自然受到了不少关注。

五个月之后,咖啡期货仍是不跌不涨,原本暗自揣摩深意的专家也一致嘲笑起来。

——这所谓的“卫先生”,怕是不知哪来的“铁头娃”吧。

而再两个月后的今天,咖啡期货的涨幅,不知让多少人惊掉了下巴。

卫文翰是铁头娃吗?或许上辈子是,但现在、以后都不会再是了。

前世看错了人,执迷不悟数十年,终于在不知多少次背叛后心如死灰,自嘲着了结了自己苦难的一生。

就是对不起那些兄弟们,还有……

不过,上天如今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卫文翰,绝对不会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卫文翰正听着电视里的报导,忽然手机“嗡”地一震。

“您尾号1021的储蓄卡转入金额元,现余额为元。——【工商银行】”

“呼……”

拿到了这一笔前一世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财富,卫文翰拿起手边的水猛灌了几口。

“今天就是咖啡期货事件最后的狂欢之夜了,明日开盘之后面临的就是断崖式的下跌……”

“砰砰!”

他正回想着最近几年会出现的几个大机遇,忽然门房被大力地拍开,接着便是毫不客气的声音。

“姓卫的,你居然在这里偷懒,还不快给我去把垃圾倒了?!”

一个形体富态的妇女走进来,抬起手对着卫文翰就是一巴掌,神态中满是嫌恶。

要是放在以前,卫文翰别说能不能躲过,便是连躲都不敢。

而这辈子……我已经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身体素质跟不上,但上辈子的训练记忆早已刻他在骨子里,往后一退便轻松躲开了这一掌。

而这妇女下手太猛,反而把自己带地转了半圈,差点摔倒。

“你!你还敢躲?”

梁以瑚转过身来,气恼地浑身发抖,二话不说又抬起手来。

一见面就要动手,卫文翰心里也有了火气,直接抓住梁以瑚的手臂,“妈,你有话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和一个垃圾有什么好说的!”

“妈,我……”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孬的女婿,听着你说话我都恶心!”

“妈,怎么了?”

林溪听到房间里的争吵声,此时也走了进来,看见卫文翰正抓着梁以瑚的手臂,顿时火冒三丈,尖叫一声。

“卫文翰,你在对我妈做什么,狗日的给我撒手!”

“不是,我……”卫文翰连忙放开手,任由林溪把自己推开。

“你什么你!我爸两年前同意你进门,我妈反对,你肯定是怀恨在心!”

怀恨在心?

卫文翰被气笑了。

“要是怀恨在心,我能两年来每天都给你和你妈端洗脚水,洗盘子,倒垃圾,洗衣服……任劳任怨,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梁以瑚可接受不了这萎了两年的废物冲着自己大声说话。

“这都是你该做的!”

“再说了,你还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做荣誉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卫文翰听她这样说,嘴唇都气得发抖:“我也有说过要出去工作啊,可你们不是不同意吗?”

林溪冷笑一声,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一般,“你连家里的鸡毛蒜皮都做不好,还想出去打拼?做梦吧你!”

“再说了,这些屁事你要是不做,谁来做?难不成你要我去做,你好在外边游手好闲?”

卫文翰牙齿紧咬,双拳紧握。

上辈子,就是因为被这母女灌输自己是垃圾的思想,以至于到后来,真就差点成了垃圾。

梁以瑚还觉得不解气,指着电视里的新闻报导,嗤笑出声。

“同样姓卫,人家税前收入1875万,你个垃圾废物了?有五百块吗?”

“1875万?”林溪秀一脸震惊的看着电视。

紧接着脸上就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这个卫先生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都姓卫,差距咋就这么大?”梁以瑚脸上也露出羡慕的神情,看向卫文翰就更加厌恶了。

“真就是个废物垃圾,我们家要你有什么用?”

“你连狗都不如,知道吗?”

卫文翰本想掏出手机,让她们看看她们满脸羡慕的“卫先生”,其实就是她们现在眼里连狗都不如的垃圾。

只是看着林溪秀美的脸庞上自然流露的恶心神色,卫文翰心中满是悲凉。

做牛做马两年多,本以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媳妇和丈母娘百依百顺,最终总能软化她们内心的坚冰。

不曾想,自己在她们眼中,只是一个连狗都不如的垃圾……

见卫文翰看都看不自己,梁以瑚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砸在地上,“没看到地上的垃圾吗?”

“还不知道打扫吗?”

林溪冲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吐了口痰,“用手把玻璃渣全部捡到垃圾桶,别扫,会划破我家地板、。”

卫文翰深深的呼了口气。

看着自己上辈子爱的女人,眼神深处很复杂。

最后复杂的神情消失了,眼里的悲凉消失了,整个人像是解脱了一样。

然后卫文翰看着林溪说道:“我们离婚吧。”

“这段婚姻到此为止。”

“轰!”

这话现在就像是一颗炸弹,在林溪,梁以瑚两人的脑子里爆了。

母女两都愣住了。

震惊了。

很不可思议的盯着卫文翰。

连狗都不如的废物,以前多么的唯唯诺诺,现在变这么硬气了?

“你说什么?”

林溪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废物,竟然要主动跟自己离婚?

怎么可能?

“离婚吧。”卫文翰再次说出来时,整个人都很轻松了。

“我受够了。”

“这些年你们压根就没把我当人看,在你们的眼里,我连狗都不如,我何必继续自取其辱?”

说完他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听见卫文翰这废物真的要跟自己离婚,林溪气急道:“你个废物以为用离婚就可以威胁我,改变我们对你的看法吗?”

“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是废物就永远是废物,你就是连狗都不如!”

“这婚离就离,我现在随便去找个人都比你这废物强十倍,百倍!”

卫文翰一边朝门口走,一边摇头。

比自己强十倍,百倍?不,这辈子,没人可以超越自己!

街道上,卫文翰点燃一根香烟,猛地抽了几口,从今天起就是全新的生活,自己不会再颓废,也不会再让人生留下任何遗憾!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恭喜卫先生旗开得胜!”电话接起来,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

听到这声音,卫文翰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是工行的行长,莫鹏云。

之前卫文翰大胆投资咖啡期货,行长莫鹏云亲自接待了他,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还开玩笑的说,如果卫文翰投资成功就是千万富翁了,到时候把钱交给他们银行打理。

想到这里,卫文翰轻笑起来,恐怕莫鹏云也没有想到自己能狂揽1875万吧。

“莫行长说笑了,我这才几个钱,日后还得靠莫行长提携。”

卫文翰这番话听的人十分舒服,起码对面的莫鹏云就十分开心,年纪轻轻狂赚将近两千万,依旧不骄不躁,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卫先生太谦虚了,只要您把钱留在我们银行,我私人做主,利息方面给您再提两个点!”

在这个万元户都不多的年代,接近两千万的资金,即便是工行也得认真对待。

卫文翰活了两世,可以肯定莫鹏云没有骗他,看来对方是真想留住他这个客户。

“莫行长这么有诚意,那我自然也不好拒绝,我现在过去一趟吧。”卫文翰说道。

“好好好!”

莫鹏云声音激动,说道:“卫先生是我行金牌投资客户,按照规定是有私人秘书的,我现在让您的秘书过去接你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卫文翰直接拒绝道。

现在的路段不好打车,卫文翰步行往对面街道走去,准备先去一趟银行。

工行行长办公室里。

莫鹏云唏嘘不已的放下电话,果然是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半年前那个卖房投资咖啡的小子,半年后狂赚1875万,这赚钱速度,嘉诚也得膜拜啊!

当初不少人嘲笑人家愣头青,现在估计后悔的脚后跟都青了吧?

莫鹏云摇摇头,拿起电话拨了个号说道:“让苏媛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职业ol装的女生走进来。

莫鹏云看着模样出落,亭亭玉立的外甥女十分满意,笑着说道:“媛媛,别说舅舅不照顾你啊。”

“刚才听你在外面说,对新的股市传说卫先生很崇拜,想要结识一下,舅舅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可要给舅舅把事情办好了。”

对面的苏媛闻言露出惊喜之色,跑到莫鹏云身旁,连忙问道:“舅舅,你难道认识那位神秘的卫先生?真的假的啊!”

重金买入咖啡期货,半年狂澜1875万,这个突然崛起的卫先生,现在已经被人誉为金融界新一代天王,不知道多少人崇拜呢。

看到苏媛惊喜的模样,莫鹏云喝了口茶,满脸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了,你也不看看舅舅我是谁,我和卫先生还是好朋友呢!”

“刚刚我已经和卫先生谈好了,他的资金放在咱们银行打理,由你去做卫先生的私人秘书,你有没有信心做好?”

“有!”苏媛大声回道。

给金融界新天王做私人秘书,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跟着这种大佬,随便学到点东西也是受用无穷,实在不行,对方投资的时候,跟着随便买点也能赚不少钱!

“好,你可一定要给舅舅留住这个客户。”莫鹏云叮嘱道,把卫文翰的联系方式给了苏媛。

“卫文翰?”苏媛挑起眉头,嘴里念叨一句。

“怎么了?”莫鹏云疑惑道。

苏媛摇摇头,应该只是同名吧,不可能会是他。

看着苏媛离开的背影,莫鹏云捏着下巴,自己外甥女也很优秀,两个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在一起,挺般配啊!

……

卫文翰打车正要前往银行,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林溪打来的电话。

“姓卫的,只要你现在跪在家门口求我,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

卫文翰听完后,立马冷笑起来,这个女人是从哪来这么大的自信呢?

“你想多了!”他冷冷说道,就准备挂掉电话。

忽然,林溪尖锐的嗓音传来:“姓卫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要是不跪在门口求我,现在我们就去民政局办手续离婚!”

卫文翰顿了一下说道:“好啊!”

办理离婚手续,求之不得啊!

卫文翰挂了电话立马让司机先去民政局。

这时,手机再次响起来,卫文翰以为是林溪打来的,正准备挂掉的时候,发现是个陌生号码便接了起来。

“卫先生是吗?我是您的私人秘书,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有些怯怯的声音。

卫文翰立马知道是莫鹏云安排的人,便说道:“我在民政局,你方便过来接我一下吧。”

“好的卫先生,我现在就过去接您。”

挂了电话后,卫文翰大步走进民政局,发现梁以瑚母女两人已经到了,正用吃人的目光盯着他。

“姓卫的,就你个乐色也敢和我女儿提离婚,你等着后悔吧!”梁以瑚咬牙切齿说道。

林溪也是脸色狰狞道:“姓卫的,你给我记住了,是我把你踹了的!”

卫文翰面无表情,说什么都无所谓,把婚离了就行。

因为双方不需要调解,办理手续的过程非常快,几分钟就办下了离婚证。

卫文翰拿着自己的证件就往门外走去,梁以瑚母女跟在后面,眼神怨毒到了极点。

这个垃圾凭什么可以这么开心,就是离婚,他也应该是痛哭流涕,求着自己不要抛弃他的才对!

“女儿,这种垃圾也配不上你,妈改天就给你介绍更优秀的男人,这个废物让他等着后悔吧!”梁以瑚恶狠狠说道。

身旁的林溪咬牙重重的点下了头。

卫文翰从民政局出来,手机再次响起来。

“好,我马上出来。”

是银行安排的秘书到了。

“姓卫的,离开我家就等着街头乞讨吧!”林溪冷冷讥讽道。

卫文翰都懒得搭理她,径直往路边走去,母女两人冷笑着跟在后面。

但没走出几步,两人就亲眼看到路边一辆轿车上下来一位美女,热情的和卫文翰打了个招呼……

“卫先生!”

 


苏媛热情的挥舞着小手 跑到卫文翰面前时,却是猛地停下脚步。

“卫文翰?真的是你!”

苏媛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和震惊,拿到联系方式的时候,他一度以为是同名,可现在才知道,原来真的是他!

此时,卫文翰也在打量着面前的美女,高挑的身形,成熟的气质,这样的美女竟然认识自己。

卫文翰上下打量着,几秒种后脱口道:“你是苏媛?”

他终于认出这个女孩儿,是他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也是当时学校里的校花,苏媛!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他不由唏嘘道。

苏媛笑着点点头,说道:“我还以为是同名,没想到新一届的金融天王真的是你!”

“什么金融天王?”卫文翰愣了一下,这又是个什么称呼。

“没什么,就是大家现在对你的尊称。”苏媛笑笑,伸出白嫩的小手说道:“好了,卫先生,我现在是你的私人秘书。”

卫文翰下意识的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小手细腻嫩滑。

“走吧,行长还在等着你呢。”苏媛上前打开车门,邀请卫文翰上车,然后开车离去。

民政局门口,梁以瑚母女直接傻了,刚刚那个开着车的美女把那个废物接走了?

想到苏媛的气质和长相,林熙心中嫉妒的冒火,那个废物凭什么能勾搭上这样的美女?

“假的,都是假的,这不可能!”梁以瑚跳着脚低吼道。

“那女的眼睛瞎了吗,怎么会看上卫文翰那个废物!”

林熙脸色阴晴不定,咬牙说道:“肯定是假的,估计是那个废物请人演的一场戏,故意给咱们看,想让我后悔,呵呵!”

“没错,一定是这样!”梁以瑚信誓旦旦的肯定道,只有这个结果是她内心可以接受的。

“女儿,你放心,我已经让你王姨帮忙物色一个有钱人,凭你的姿色,嫁个百万富翁都没问题!”

林溪咬牙切齿的点点头,自己一定要找个有钱的男人,让那个废物永远的后悔!

……

去银行的路上,卫文翰坐在副驾驶上,打量着身旁的苏媛。

七八年过去,她已经褪去了身上的青涩,如今端庄贤淑的气质更加吸引人。

“好看吗?”苏媛忽然笑道。

卫文翰抹着鼻子低下头,有些尴尬。

“真是没想到啊,几年不见,我们高中班上出来一位千万富翁,金融天王!”苏媛不再逗他,语气感慨道。

高中结束后,卫文翰当时的成绩并不理想,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同班里面考得比他好的不下五十人,但现在看来,成就最高的却是他!

“赚了一点钱而已,没什么。”卫文翰缓缓说道,脸上不悲不喜。

苏媛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如今的变化太大了,一改上学时的腼腆,赚了将近两千万却还是如此心态沉稳,比她曾经见过的一些金融界巨头都要稳重。

这时苏媛再次开口问道:“刚才那个女人是妻子?”

“前妻!”卫文翰一字一顿的纠正道。

“你们为什么离婚啊?”苏媛好奇的问道。

卫文翰面无表情的说道:“人家嫌我是废物。”

废物?

半年狂赚1875万,被誉为金融界新一代天王的人才,竟然被说成废物……

苏媛脸色顿时古怪起来,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奇葩的人?

“和你离婚,那可真是她的损失,凭你现在的身家,离婚就是放弃一颗歪脖树,选择一片更广阔的森林!”

苏媛用暧昧的眼神看了一眼卫文翰,正年轻的年纪,一千八百多万的资产,什么样的女人追不到手?

卫文翰笑笑没有说话,他现在更多的想法是搞钱!

钱赚到了,才能弥补曾经的所有遗憾!

说话间,两人来到银行门口,苏媛停好车,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进入行长的办公室,苏媛直接拉着卫文翰坐在沙发上,邀功一样的看着对面的莫鹏云说道。

“舅舅,人带来了,我办事没问题吧!”

舅舅?

卫文翰听到她的称呼,顿时愣了一下,上学那会儿就听说过苏媛家境优越,没想到工行行长都是她舅舅。

“卫先生,你们两人认识?”莫鹏云有些意外的问道,看两人熟络的样子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嗯,苏大美女可是我们高中时候的校花。”卫文翰开玩笑的说道。

一听两人还是同学,莫鹏云更加惊喜了,既然关系都这么好了,资金存储的事情肯定跑不了了。

莫鹏云递上一根烟,笑眯眯的问道:“卫先生,咱们先说正事,不知道您对我行的条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卫文翰吸了一口烟,缓缓说道:“没有问题,我的钱交给你们银行打理,包括以后的。”

莫鹏云闻言大喜,激动的问道:“那感情好啊,我让苏媛全面配合你,不知道卫先生下一步打算投资什么?”

“石油!”卫文翰吐出两个字。

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莫鹏云和苏媛都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投资石油?

“卫先生,这个太危险了吧?”莫鹏云深吸一口气说道。

石油这个东西,目前国内还没有人敢触碰,就是有,也是小打小闹随便扔点钱就当试水了。

但卫文翰如果投资的话,肯定不是几百几千的扔进去玩,大额投资石油,这已经不是冒险,而是玩火!

“重工,科技肯定不危险,但是几万块钱的利润,又有什么意思。”卫文翰轻声笑道。

石油,现在还处于无人敢真正触碰的东西,因为变动太大,从资产千万到负债累累也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被逼跳楼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但唯一不同是,别人是靠赌,他则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卫文翰轻描淡写的态度让莫鹏云直接看不懂了,但钱是人家的,他又不好说什么。

“好,那就祝卫先生这次一样能旗开得胜!”莫鹏云点头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