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绝世奶爸

绝世奶爸

六月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无忌作为龙神殿的殿主,手上是数不清的敌人鲜血,手下是无数俯首称臣的精英强将……如今他却因为一通电话,大惊失色!原来当年那个被失去神智下强迫的女孩,给他生了个女儿,如今他的亲生女儿被人欺负,叶无忌怎还能压得住怒火,本就错过了女儿的成长,如今他只想陪伴在女儿身边。

主角:叶无忌,夏皖心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无忌,夏皖心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奶爸》,由网络作家“六月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无忌作为龙神殿的殿主,手上是数不清的敌人鲜血,手下是无数俯首称臣的精英强将……如今他却因为一通电话,大惊失色!原来当年那个被失去神智下强迫的女孩,给他生了个女儿,如今他的亲生女儿被人欺负,叶无忌怎还能压得住怒火,本就错过了女儿的成长,如今他只想陪伴在女儿身边。

《绝世奶爸》精彩片段

“小妹妹,别怕,一点都不会疼的。”

昏暗潮湿的房间。

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在昏黄的灯光下狞笑着。

房间的角落,一个约莫五六岁大的小姑娘瑟瑟发抖,一双大眼睛满是惊恐。

她刚才目睹了她人生中最恐怖的一幕。

和她一起被带到这里的,还有另外三个同样岁数的小孩。

被这个男人摁在地上,用刀生生扎进了他们的胳膊和大腿!

“叔叔,小草听话,小草会乖,小草会洗衣服做饭,求求你不要砍小草的手好不好........”

小女孩流着眼泪,苦苦哀求,眼里满是无尽的恐惧。

“哈哈,可是不砍掉你的手,叔叔可就没饭吃了。”

刀疤男人开始一步步朝前走去。

这是一个专门骗孩子,然后弄残废后送到街上乞讨的黑恶团伙。

“等等!”

这时候,从外边走进一个穿着豹纹短裙的女人,冲着刀疤脸怒声道,“你是智障吗?就这么砍下去还不得把血流干?死人还怎么赚钱!”

“黄姐,那怎么弄?”

刀疤脸问道。

“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豹纹女人从包里掏出几支透明液体,“把这个给她注射进去,三小时以后再砍。”

“等药力完全发挥作用,到时候砍下去就不会流那么多血了。”

“得嘞,这可是好东西啊!”

小女孩哭喊着,哀求着,可依然被粗暴的摁在地上,强行注入了一支透明液体。

不一会儿,小女孩的哭声越来越轻。

虽然她的意识很清醒,但四肢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只是嘴里轻轻嘟嚷着:“爸爸,爸爸快来救我。”

“呵,你就是一个小野种,哪儿来的爸爸!”

豹纹女人嗤笑一声,“你要怪,你怪你那个不识好歹的母亲吧!”

“周公子看上她,她还不识抬举,活该!”

这个小女孩有些特殊。

别的小孩子,都是他们四处骗来的。

唯独这个小女孩,是别人送过来的。

小女孩的母亲,被当地大名鼎鼎的周公子看上,可那个贱女人不识好歹,好说歹说就是一副高冷的样子。

结果周公子一怒之下,就指使他们去把小女孩抢了过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

刀疤脸突然发现小女孩手里紧紧捏着一块黑色月牙形玉坠,连忙伸手去扯。

“叔叔,求你不要抢小草的坠子,这是爸爸送给小草的。”

小女孩虚弱的哀求着。

“闭嘴,你就一个小野种,哪儿来的爸爸!”

刀疤脸一把将坠子扯了下来,摊在手心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块儿破石头嘛!”

说完随手朝一边扔去。

啪!

坠子落在地上,弹了一下后,突然啪一声裂成两半!

“哇——爸爸!”

小女孩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

刀疤脸和豹纹女却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眩晕,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你个小野种,把嘴闭上,哭什么哭!”

豹纹女捡起地上的皮鞭,狠狠朝着小女孩抽了过去!

“阿姨别打我,我不哭了,我听话........”

.......

此时,万里之外的极北之地!

“杀!杀!杀!”

十万将士,杀声震天!

“众将士听我号令!”

高台上,站着一个约莫二十六七的年轻男人,眼里闪烁着精芒。

“今日,我龙神殿远征暗夜,此战,务必斩尽暗夜那帮混蛋,我们必胜!”

“必胜!”

“必胜!”

“必胜!”

十万将士齐声高呼,杀气腾腾,天地为之变色。

“老大,这一战过后,我们龙神殿就再没对手了!”

“打了一辈子仗,终于可以看到曙光了。”

一个胖乎乎,梳着小分头的男人眯眼笑道。

叶无忌皱了皱眉,“史东西,这是出去打仗,不是参加舞会,你戴个墨镜几个意思?”

小胖子嘿嘿一笑,“就暗夜那帮龟孙子,打他们还不是跟玩儿似得,戴上墨镜比较拉风嘛。”

“还有,老大你以后能不能别再叫错我名字了,我叫史南北,不是东西。”

“嗯,你的确不是个东西!”

叶无忌对这家伙无语至极。

啪!

突然间,一声脆响。

“嘿,老大,你这坠子咋突然裂了?”

史南北指着挂在叶无忌胸口的一枚黑色月牙形坠子。

叶无忌一愣,随即脸色瞬间狂变!

“老大,你这是咋了,生理期来了吗?”

史南北疑惑问道。

“立刻给我准备一架最快的飞机,快,快,快!”

叶无忌大声咆哮。

史南北吓了一哆嗦,“战机就在旁边,随时可以起飞,老大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龙夏国,江北市!”

“啊?龙夏国,那里可是我们这些佣兵的禁地!”

“我们的战机要是贸然飞过去,他们肯定会拦截的!”

史南北惊了一跳。

“少废话,他们要是敢拦截,就直接跟他们宣战!”

“传我号令,龙神殿十万将士,五大天王,九大地神!”

“立刻向龙夏国江北市集结,不管是谁,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同一时刻。

龙夏最高指挥中心!

“报——”

“紧急战报,龙神殿十万战将,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从世界各地,向我龙夏方向集结!”

“什么!”

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手腕猛然一颤,手里的茶杯啪一声摔在地上。

“消息可否属实?”

“已经确认过了,龙神殿的五大天王,九大地神,都在以最快的速度,从世界各地向这边赶来。”

“而且根据可靠情报,龙神殿殿主已经率先搭乘一辆超爆音速战机过来了!”

“什么,龙神殿殿主亲自来了!”

老者的身子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他戎马一生,手握数百万雄兵!

他的任何一个决策,都能引起大半颗星球的颤动。

这个世界上,早已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引起他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

唯独那个人!

“报告,战机已接近我领空,导弹已经就位,请问是否拦截!”

肩扛五颗星的战官请示道。

“不!”

老者迅速做出决定,“通知下去,所有区域,立刻启动一级战备!”

“但是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轻举妄动,违者严惩不贷!”

“然后立刻给我查,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龙神殿好端端的,怎么可能毫无征兆的向这边集结!”

“是!”


隆隆!

这一夜,龙夏国上空多个区域,爆发出一阵阵打雷般的轰鸣声。

这是因为战机以极高的速度飞行,产生的音爆现象。

“老大,到底出啥事儿了?”

战机上,史南北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追随叶无忌多年,还是头一回看见叶无忌这副样子。

叶无忌红着眼眶,没有说话,只是两手死死捏着那块裂开的月牙坠子。

五年前,他在南国执行任务时,被人暗算,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昏迷中,一个在当地留学的女学生将他救下。

短短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两人暗生情愫。

临走的那一天,叶无忌将一枚坠子塞给了那名女学生。

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狠心离开。

因为他身上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坠子是一对,天下独一无二,相互依存。

当其中一枚坠子的主人遇到生命威胁,另一块坠子就会跟着碎裂。

同时,也会散发出独一无二的磁场,让另一枚坠子的主人感知。

“老大,前边就是龙夏领空了,需要先请示他们一下吗?”

史南北询问道。

叶无忌皱眉,“给他们发信息,说我这次过来,只是处理一点私人的事。”

“等我的事处理完,要杀要剐随便他们,但谁要是现在敢阻拦,我龙神殿就和他们玉石俱焚!”

“明白!”

三个小时后。

昏暗厂房。

“哭,我让你再继续哭!”

豹纹女拿着鞭子,一下一下狠狠抽打在小女孩身上。

“阿姨,我求求你别打了,小草真的没有哭,阿姨求求你了,小草都没有掉眼泪......…”

小女孩伤痕累累,眼里满是恐惧和痛苦,强忍着不让自己眼泪淌出来,只想证明自己并没有哭,试图用这种方法少挨一些毒打。

其实小女孩并不知道,豹纹女表现得如此狂躁,其实跟她哭没哭并没有半点关系。

刚才随着那块坠子裂成两半,豹纹女和刀疤脸就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惊肉跳,心里边特别烦躁,就像是胸前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

她这样做只不过实在单纯发泄着内心的焦躁不安。

“你个小杂种,刚才还说什么来着?让你爸爸来救你?你就一个小野种,你哪儿来的爸爸,我让你乱说话!”

豹纹女又找了个借口,继续对着小女孩毒打。

“阿姨,小草没有说谎,小草真的有爸爸,只不过我的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但他一定会来找小草的......…”

“你个小杂种还敢顶嘴?看我怎么收拾你!”

皮鞭凶狠的一下一下抽打在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痛的满地打滚,但这一次她却没有妥协,“小草没有撒谎,小草真的有爸爸......…”

“黄姐,时间差不多了,该干活儿了。”

刀疤脸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药效已经完全发挥了。

豹纹女这才气冲冲的把鞭子扔到一边,愤愤道,“把这个小杂种两条腿都砍了,胳膊拧成麻花,再弄瞎一只眼睛,品相越惨越能挣钱!”

“得嘞!”

刀疤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提着鲜血淋淋的砍刀,狞笑着朝小女孩一步步走去。

“叔叔.......叔叔.......小草真的没有说谎,小草有爸爸的,小草没有说谎,求求你不要砍小草的腿好不好......…”

小女孩吓得一个劲儿的向后缩。

天真的她,还以为自己是因为说谎才受到惩罚。

“嗯,我相信你,你有爸爸的,所以你现在可以叫你爸爸来救你,哈哈!”

刀疤脸突然伸出手,一把拽着小女孩的头发,将她粗暴的摁在地上,狞笑着将手里的屠刀高高举起........

“爸爸救我,爸爸!爸爸!”

小女孩大声哭喊着,“爸爸你在哪儿啊,爸爸快来救小草啊.......”

“哈哈哈哈哈!”

刀疤脸哈哈大笑,“你再叫大声点,说不定你爸爸就来了,哈哈哈,不过呢,现在你得乖乖的让我先把你的两腿砍下来,以后好好给我挣钱!”

说着,刀疤脸手里的砍刀猛然落下!

轰!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爆开。

“谁!”

刀疤脸大声怒斥。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圆滚滚的胖子从外边冲了进来,抬手一巴掌就将他扇飞了出去。

“老大!坠子找到了!”

史南北扇飞刀疤脸后,在墙角看到了那两半裂开的黑色坠子,捡起来递到叶无忌手里。

叶无忌紧紧捏着坠子,然后四周环视了一圈,并没有见到那个女人。

“叔叔.......”

就在这时,墙角突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叶无忌猛然扭过头,看见阴暗潮湿的地板上,躺着一个四五岁大,浑身都是伤的小女孩。

“叔叔,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的坠子拿走。”

小女孩虚弱的哀求着。

叶无忌连忙上前,“小妹妹,你说这枚坠子是你的?”

小女孩轻轻点头,“这是妈妈送给我的,妈妈说以后我难受的时候,就轻轻摸一摸这个坠子,然后爸爸就会来找我。”

“叔叔,求求你,不要拿走我的坠子好不好,小草要找爸爸.......”

轰!

叶无忌只感觉脑袋一声巨响!

五年前他说要离开的那个夜晚,那个女孩不仅没有怪他,还把身子也给了他......难道.......

仔细一看,小女孩的眉毛,眼睛,像极了自己!

史南北突然大声道,“老大,你看这边!”

叶无忌扭头一看,额上顿时青筋暴起,两个眼眸寒芒闪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角落里,有三具小孩的尸体,被砍了手脚,流血过多而死。

再想起刚才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叶无忌瞬间就明白了!

这就是一帮丧尽天良,专门把小孩活生生弄成残废,送到街上乞讨的畜生!

如果自己再晚到几秒钟的话......…

“狗东西,想跑!”

史南北一把将准备偷偷开溜的豹纹女拽了过来。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好像没见过吧,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豹纹女强行让自己定下心神,开口说道,“你们想要钱的话,说个数,要是要人的话,这小女孩你们带走,刚才还没来得及砍,还是个新鲜货。”

轰!

叶无忌猛然回头,死死盯着豹纹女。

一双眼睛精芒迸射,眼神里满是无尽的怒火,还有来自地狱一般的滔天杀气!

“我是她的父亲!”

叶无忌目呲欲裂,咆哮着喊出这句无比震撼的话!


轰!

这句话直接把旁边的史南北给吓了一哆嗦,扭过头,惊恐的盯着伤痕累累的小女孩!

龙神殿小公主!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史南北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刚才要是晚到几秒钟的话........

“狗东西,好大的胆子!”

史南北爆喝一声,刚准备动手,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把小女孩抱起,“老大,我先带小公主去趟医院。”

说完,史南北就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小女孩走了出去。

他追随叶无忌多年,两人已经有很高的默契,现在他很清楚的知道,叶无忌最想做什么。

片刻后,厂房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种惨叫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即使千刀万剐,也任然让叶无忌平息心中的怒火!

医院。

“老大,小公主身体并无大碍,已经睡过去了,只是有些虚弱,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史南北将叶无忌带到一间特护病房。

小女孩躺在洁白的床单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这就是我的女儿吗?”

叶无忌对着小女孩仔细端详着,眼里满是愧疚和自责,轻轻把小女孩的小手抓在手心。

“爸爸........”

小女孩在睡梦中突然轻轻喊了一声,“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小草每天都很想念你呢........”

叶无忌只感觉心脏狠狠抽了一瞬,如同无数把钢刀在他心脏上疯狂的剐着!

“乖,爸爸回来了,爸爸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眼泪顺着叶无忌的眼眶不断往外涌,这一刻,他恨不得提起枪把自己给毙了!

“爸爸,你快回来,我和妈妈都在等你......…”

小女孩在睡梦中喃喃道。

妈妈........

叶无忌面色突然一凝!

“对了老大,刚我送小公主来医院的时候,她迷迷糊糊说了个地址......…”

史南北说出一个地址。

“你在这儿照看着,我出去一趟!”

叶无忌连忙起身,按照史南北说的地址,来到一处破败的民房门口。

门并没有锁,虚掩着,透着昏暗的灯光。

叶无忌纵横天下,让无数人胆寒。

可是现在,他却始终没有推开门的勇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定会很恨我吧!

咬了咬牙,轻轻推开房门。

屋子虽然破旧,但却十分整洁。

卧室里,叶无忌终于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她。

她斜躺在床上,微微闭着眼睛,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特别是睡着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种最纯澈的表情......…

叶无忌轻轻走了过去,却突然间问道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扭头一看,在床头柜上发现半瓶透明液体,以及一张字条。

叶无忌连忙拿起字条一看,当看清上边内容时,脑袋顿时轰一声炸开!

字条上是一行清秀的笔迹:无忌,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女儿,我实在太累了,我先去了......…

啊——

叶无忌喉咙突然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吼,眼里顿时淌下两行触目惊心的血泪!

这一刻,只感觉五雷轰顶,肝胆俱裂,仿佛整片天都塌了!

伸手探过鼻息,叶无忌一把将女人抱起像是发狂一般玩外边冲去......

同一时刻。

一架从龙夏首府飞往江北的飞机上。

“查到原因了!”

“龙神殿主的女儿被一群专门折断小孩四肢,送到街上乞讨的犯罪团伙抢走!”

“他的妻子服毒自尽,现在正在全力抢救中.......”

肩扛五颗星的战官汇报道。

“什么!”

老者肩膀狠狠一颤,险些一口气没抽过去。

难怪龙神殿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

女儿被人抢走,妻子服毒自尽.......

“首座,您注意身体........”

五星战官看到老者的反应,不由得担忧起来,老者的心脏一直有些不太好。

“注意个屁啊,天要塌了!”

老者罕见的爆了粗口。

他尽量让自己保持理智,“快,快,立刻联系江北那边,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他的妻子救活,否则天下大乱!”

他太了解那个男人的性格了。

现在事情已经够遭的,如果他的妻子再出点什么事的话,后果根本难以估量,整个江北,说不定就会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五星战官皱了皱眉,“首座,既然那个人这么危险,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趁他们还没完成集结,立刻调集重人,把他们给........”

战官眼里闪过一抹寒芒,做了个单掌下切的动作。

“放肆!”

老者抬起手,啪一声,狠狠抽在对方脸上。

“首座,这........”

五星战官不解的看着对方,这些年来,首座的作风一直都很强硬,为什么这次却........

“罢了,这不怪你,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龙神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老者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慢慢恢复平静。

“有些事你不必知道得太多,我只需要给你说两个人的名字,我想你就能大概猜到龙神殿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知道雷千绝和陆封神吗?”

老者问道。

“这当然知道了,只要是个龙夏人都应该知道吧!”

提起这二人,这名五星战官眼里满是向往和崇敬,“他俩一个是我龙夏北境护国之神,另一个是战神,龙夏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两个七星战将......…这和龙神殿有什么关系吗?”

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雷千绝和陆封神,这两人曾经都是龙神殿殿主亲手教出来的门徒,你说有没有关系?”

“什么!”

五星战官身躯猛然一颤,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枚鸡蛋!

龙夏国威震天下,赫赫有名的两大护国战神,竟然都曾是龙神殿殿主的徒弟?

这时候,五星战官的通讯器突然响了一下,看到上边的信息后,顿时脸色大变!

“糟了,江北战部发来信息,说他们已经遵守你的命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但是江北巡捕司已经采取行动,现在正调了一队特种巡捕,由巡捕司长官亲自带队前往江北医院进行抓捕!”

“什么!”

老者脸色狂变,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快,马上联系那边,让他们停止一切行动,然后加快速度,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否则就来不及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