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梨梨三百岁啦

梨梨三百岁啦

曲小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梨听说自己的狼王父亲下凡历劫会被欺负的很惨很惨,她那颗鱼脑袋只想着去救父亲了,便趁着老妈不注意也跟着下凡了!重生了二十五次,终于成了陆君寒的女儿,陆梨可开心了,只是这一世的爸爸没有记忆,不认自己这个女儿怎么办!

主角:陆梨,陆君寒   更新:2022-08-09 09: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梨,陆君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梨梨三百岁啦》,由网络作家“曲小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梨听说自己的狼王父亲下凡历劫会被欺负的很惨很惨,她那颗鱼脑袋只想着去救父亲了,便趁着老妈不注意也跟着下凡了!重生了二十五次,终于成了陆君寒的女儿,陆梨可开心了,只是这一世的爸爸没有记忆,不认自己这个女儿怎么办!

《梨梨三百岁啦》精彩片段

七月底,海城正式步入炎夏,热浪扑面,空气中的温度像是能把人给活活烤化。

不远处的小巷子里,五六个小乞丐如同饿狼扑食般,轮番争抢着地上被人丢弃了的食物,几人甚至不惜扭打成一团。

相比之下——

旁边靠在墙上,同样穿的破破烂烂的小萝莉就显得安静乖巧许多。

其实她已经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了。

额头上因为炎热而不断冒出来的细汗都没有去多管。

陆梨坐在地上,睁着乌黑的大眼睛,垂下鸦羽般长长的眼睫,怔怔的望着自己脏兮兮的小手,表情一片空白……

好半响,她才迟疑的伸出了左手的一根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自己的右手——

底下肌肤的触感软绵绵,肉嘟嘟,还带着人类特有的体温。

温温暖暖的……

一点都不像鱼那样冷冰冰……

陆梨黑溜溜的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来,像是有些难以置信一般,双手蓦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天啦!我我我……我真的又变成爸爸的女儿了!”

“我投胎成功了!”

终于不再是一条咸鱼了!!

陆梨妈妈是锦鲤族的族长,所以陆梨一生下来,就是锦鲤族的小公主。

自身运气好到爆炸。

但她确实是个咸鱼,每天什么都不干,就只喜欢赖在她那狼王爸爸的背上睡觉。

某一天,她在天界到处找爸爸,却没找到人。妈妈告诉她,爸爸临时有事,去别的世界了,要过几年才回来。

身为爸爸狗腿子的小陆梨哪能等这么久,又听说爸爸在那个世界里很可能有危险,这下更坐不住了!

于是瞒着妈妈,在天界找遍了所有的法术禁术,千方百计的投胎,就是想再次变成爸爸陆君寒的亲闺女。

可她每次投胎都变成鱼,每次都变成鱼!

她都投了快二十五次的胎了,就是没有成为人的!

陆梨差点气哭。

直到后来,她才发现,她爸爸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媳妇,自然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她也投不了胎。

更甚至,爸爸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对女人和孩子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一点都不近人情,说话没有任何温度。

但陆梨没有泄气。

就这么等了好几年,还真的被她抓到机会了!

可惜,她好不容易投胎成了人,成了爸爸的亲生女儿,想看看生她的妈妈长什么样子,但陆梨的法力却不够了。

不仅妈妈的样子没看到,甚至,她被生下来的那两三年里,她跟普通婴儿没什么两样,脑袋空白的跟白纸似的,智商也不高。

直到到现在,她的法力慢慢恢复,才渐渐的把以前的事给想起来。

“真是太艰难了!”

“当爸爸的孩子真是太艰难了!”

陆梨想起这一路投胎的艰辛和心酸,小手忍不住狠狠的锤地。

——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小姑娘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也没有去多想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二话不说,迈着两条小短腿,神情焦急的往巷子外面跑去。

她必须要赶紧找到爸爸。

她知道这个世界是一本书里的世界。

她已经把整本书给看完了,她爸爸是里面的大反派,还是最坏最坏也是死的最惨的那一个!

很多人都看不惯他,身边随时会有危险。

所以。

她得快点去保护爸爸才行!

要是爸爸被人欺负就不好了。

小姑娘奶凶奶凶的,跑起步来更是势不可挡。

然而,一出阴暗潮湿的巷子,外头的阳光毫不留情的直射在皮肤上,陆梨像是被烫到了一般,猛的缩了回去。

气势顿时从一米八降到了一米四……

不行不行,这样顶着大太阳跑出去,太虐待鱼了!

眼看没人注意这里,陆梨黑白分明的眼珠转了转,蓦地化成一条红鲤鱼,扑腾两下,就滚进了旁边的河里。

……

晚上七点。

陆家别墅。

女佣们和保镖们整整齐齐的在大门前站成两列,等待着他们少爷的到来。

“唰——”

不多时,一辆加长版的豪华商务车疾驰而来,穿过黑色的雕花大铁门,最后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他们面前。

穿着燕尾服的管家赶忙从台阶上下来,为他打开车门:

“陆少——”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被熨帖西装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跟着是瘦削苍白,骨节分明宛若艺术品般的手指。

紧接着,那张海城之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俊美脸庞出现在眼前。

男人不疾不徐的从车上下来,修长挺拔的身形伫立在车前,淡淡扫视一眼,清冷的脸庞轮廓线条沉稳又冷峻。

眸光更是漆黑幽邃,光是站在那,浑身都透着浓浓的威慑和压迫,宛若帝王一般深不可测。

仅仅只是一眼,就让人望而生畏,不敢再多看。

整个过程中,在场的所有人都屏着呼吸,微微低下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宴会会场都布置好了?”

陆君寒站在原地,慢条斯理的脱下白手套,神情冷淡的递给迎上来的管家。

“都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布置妥当了。”管家低声恭敬的说,“现在就只差将新进的那批红鲤鱼放进池塘。”

红鲤鱼在海城可是吉祥物,更是好运的象征。

有钱人家只要是有能力的,都会在家里备上这么个池塘,里面专门养上一批红锦鲤,既可以用来观赏又可以攒好运。

陆君寒不迷信这些,也不信风水,他养着纯粹就是为了吃。

这不,上一批的鱼快吃完了,现在就新进了一批。

管家瞄了陆君寒一眼,见他没有责怪他办事不利的意思,松了口气,连忙指挥下人将新进的那批红鲤鱼倒进池塘。

很快,锦鲤的红色铺满了整个荷花池塘,看着额外喜庆。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脆生生的小奶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

“爸爸!”

这声音额外的清晰响亮,脆生生的,极其具有穿透力,准确无误的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管家原本平静的神色瞬间变了,他四下张望,却怎么都没看到人。

到底是哪个保镖这么不怕死,居然在工作的时候,把孩子也给带来了?

海城之中,谁不知道陆少最最讨厌小孩,甚至一度认为,小孩是比女人还要麻烦的存在。

而且带来就算了,还偏偏让这小孩出现在陆少面前,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谁家的孩子,还不赶快把她带走!”

别墅地方太大,管家看了几眼始终找不到人,干脆不找了,转头就朝着那群站立的保镖们吼了一声。

同时慌张的看向旁边面无表情的陆君寒。

“陆少,这次是我管理下人不当,我甘愿受罚——”

男人却跟没听见似的,淡漠着脸,径自往前走,连个眼神都没有多分给他们。

 


管家先是一顿,见他似乎没有想多追究的意思,不禁松了口气。

但那声音却没停,似乎看见了什么,还着急了几分——

“爸爸,爸爸你别走啊,呜呜呜,你等等人家嘛!我腿短,游不快的。”

???

别走……

走……

等等!

他们这里走的人只有——

“陆君寒爸爸,你等等我啊。”

管家瞬间就不淡定了,瞳眸紧缩,旁边的女佣们嘴巴都惊讶的合不拢了。

陆、陆少当爸爸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部分人刚刚都听清了,这声音分明就是从水池那边传来的。

陆君寒显然也听见了。

他脚步停下,转过身,微微蹙着眉看向水池的方向,眼角眉梢都透着不好惹的危险气息,像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家的小家伙这么不长眼,敢这么叫他。

下一刻,众人都惊呆了。

只听“哗啦啦——”的一声。

水池里,一个漂亮精致的小萝莉猛地从水里钻了出来。

她乌黑的头发被水打湿,黏在了她白皙娇嫩的小脸上,大眼睛水汪汪的,被打湿的眼睫水洗般漆黑,小嘴嫣红,看着乖巧极了。

她小手撑在脏兮兮的池塘边缘,眼睛大而明亮的看向陆君寒的方向,满脸都写着高兴,小奶音娇娇气气的又喊:

“爸爸!”

一时间,所有人都炸了!

管家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这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陆少,这、这真是你的……”

这小萝莉真是陆少的女儿?

怎么可能!

陆少不是连个女人都没有吗?怎么可能会有个女儿?!

也没听说陆少有私生女啊。

还这么大了。

就在管家和其他人怀疑人生的时候,被叫爸爸的陆君寒却没多大反应。

他迈着长腿走过去,垂下阴冷危险的眸子,低头对上小姑娘清澈干净的杏眼,神情没有一丝温度,毫不怜惜的冷冷问:

“你刚叫我什么?”

谁家的小屁孩,居然敢跑到他的面前。

看来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

以往确实有不少的女人为了爬上他的床,不折手段,用尽一切办法。

见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又冷漠无情,便把主意打到了小孩身上,企图用小孩来靠近他。

毕竟,大部分人对软绵绵的小孩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也很容易放下戒心。

但很可惜,她们的主意打错了。

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哭哭啼啼的麻烦精。

陆君寒阴鸷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扫过周围的每一个人。

一个小孩光靠自己,自然没办法进到防备森严的陆家,这当中必定少不了某个下人的帮助。

要是被他知道是谁把她放进来的,他定要那个人生不如死!

“我叫你爸爸呀!”

陆梨一点都不怕他冷脸吓人的样子,非但不怕,还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仰着脸高兴的说,“爸爸,梨梨终于找到你了!我好开心呀。”

管家看着自家陆少愈发阴沉的表情,就知道他压根不认识这小姑娘,非但不认识,现在还处于爆发边缘。

 


上一个出现在陆少面前的小孩一句话没说,就被陆少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

听说那孩子被陆少吓得,现在每天晚上睡觉都还在做噩梦,平日里见到陆少就跟耗子见到猫似的,转头就跑。

可见阴影有多深。

看着陆梨那白白嫩嫩的小脸和扑闪扑闪的眼睫,管家千锤百炼的心难得的起了一丝不忍。

他深吸一口气,在陆君寒发作前,赶忙转头朝着旁边的保镖和女佣厉声道:“我再说一次,这是谁家的孩子,马上出来把她带走。”

这事之前不是没发生过。

两个月前,就有个胆大包天的女佣,不知道是总裁文小说看多了,还是脑子抽了。

居然趁着陆家举办宴会,混乱之际,把自己的小外甥带进了陆家,还故意让那小外甥叫陆少爸爸。

那女佣的心思也好猜,见陆少不近女色,便想利用小孩,让陆少心软。

等陆少带着她的小外甥去找他的亲人,这样自然而然,陆少就会通过小孩认识她。

显然,那女佣算盘打的精,却一点用都没有!

陆少不仅不喜欢小孩,还非常的讨厌,比讨厌女人还要讨厌小孩子。

所以当场就把那小外甥给扔出了陆家。

那女佣最后自然也被业界封杀了,结局好不到哪里去。

从这时起,大家都知道陆少极其厌恶小孩,也没人再敢冒险,眼看平静了几个月,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有人打起了这种歪主意。

见保镖和女佣们都不说话,管家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叔叔,我不是谁家的。”

就在这时,小姑娘努力的从池塘边爬了上来,身上蹭了不少的泥,小脸脏兮兮的,话语却很认真:“我是陆家的孩子。”

她伸出小手,指了指旁边的陆君寒,挺着小身板,很骄傲的跟管家介绍:“这是我爸爸哦!我爸爸超厉害的!”

看着她自豪的样子,陆君寒蓦地心下微动,心底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真被女儿夸赞了一样,有股莫名的愉悦浮上来。

“我不是你爸,”

他勉强压下这陌生的情绪,视线落在下人身上,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仿佛他们真的不认识这个小姑娘。

他扫了一圈就收回了视线,眸光沉沉的盯着她,嗓音却透着浓烈的危险意味:“你再敢乱叫一声试试。”

这话语里裹挟的寒意和暴戾,连旁边的管家听了都忍不住狠狠的哆嗦一下。

“我才没乱叫!”令所有人大感意外的是,这小萝莉还真是一点都不怕他,不仅不怕,还小手掐腰,鼓着脸,奶声奶气的反问:“你是叫陆君寒吗?”

陆君寒本人:“……”

她小脸严肃的看他:“我爸爸就叫陆君寒。”

“……”

小萝莉见他不吭声,高兴的一锤定音:“所以你就是我爸爸呀。”

“我不是。”男人凝视着她的眸光漠然,没有任何温度,见暂时找不到嫌疑人,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直接转身离开:“你认错人了。”

“不会的!爸爸,我不会认错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