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笙苼恋歌予你

笙苼恋歌予你

筱/月半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医生给她的诊断书上,明确的表示自己已是胃癌中期,若不尽快治疗,只会恶化成晚期,加速死亡。姜九笙早就没了求生的勇气,只想在最后这段时日,陪伴在时瑾身边,怎知男人不相信她患胃癌的话,更厌恶她在身边。

主角:姜九笙,时瑾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九笙,时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笙苼恋歌予你》,由网络作家“筱/月半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医生给她的诊断书上,明确的表示自己已是胃癌中期,若不尽快治疗,只会恶化成晚期,加速死亡。姜九笙早就没了求生的勇气,只想在最后这段时日,陪伴在时瑾身边,怎知男人不相信她患胃癌的话,更厌恶她在身边。

《笙苼恋歌予你》精彩片段

曾经高傲到不可一世的豪门千金姜九笙忽然被爆出是假千金。

姜家真正的千金林诗雪被找回后,姜九笙不仅没有半点愧疚退让之意,反而趁着林诗雪得了白血病,用输骨髓作为条件抢了林诗雪的未婚夫时瑾。

所有人都骂姜九笙狼心狗肺,阴险恶毒。

时瑾更是视她如蛇蝎,对她深恶痛绝。

可姜九笙想说的是,她从来都没有盗窃任何人的人生,也没有抢任何人的未婚夫。

然而没有一个人信她。

夜凉如水。

姜九笙从浴室里出来,她看着坐在窗前的男人,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今天,奶奶来找我了。”

时瑾漠然地抽着烟,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姜九笙捏紧双手,小声地道:“奶奶让我们……尽快生个宝宝。”

寂静的房间,响起他讥讽的笑声:“所以?”

姜九笙咬紧下唇,不再做声,只是静静地躺到床上。

结婚一年了,这个男人从未碰过她。

要不是他还需要她的骨髓去救治林诗雪,恐怕他连一刻都不想与她待在一起。

曾经救她、护她的少年终是不再。

她和他也因为这场婚姻,再也回不去了。

正悲伤地想着,房间的灯忽然灭了,紧接着,一抹霸道的重力压在了身上。

时瑾亲吻着她的耳垂:“想要了?”

姜九笙呼吸一怔,浑身紧绷。

黑夜里,她的眸子清亮如水。

时瑾低笑,压抑性感的嗓音里透着极大的讽刺和嘲弄。

“三次,够不够?”

姜九笙没有做声,贝齿却几乎将下唇咬破了。

男人低低地讽笑着,掀开了被子……

完事后,时瑾丝毫没有留恋地抽身去了浴室,只冷冷地丢下一句:“明天一早随我去医院。”

姜九笙下意识捏紧被子,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心脏更是一抽一抽地疼。

……

姜九笙白净的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鲜红的液体正顺着针管流向了另一端。

那端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

女人脸色苍白,模样虚弱,眉眼间尽是楚楚可怜。

所有人都说林诗雪纯洁、善良、乖巧懂事。

可姜九笙从第一眼见到她,就没来由的对这个女人无感。

骨髓被抽出来的痛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了。

姜九笙死死地揪着身下的床褥,下唇被咬得发白,却硬是没有哼一声。

良久,仿佛一场酷刑结束,她已满头大汗。

林诗雪忽然冲她楚楚可怜地哭道:“姐姐,又是阿瑾逼你来给我输骨髓的吧,其实你不想来可以不来的,我不会怪你,都怪阿瑾太担心我了,你千万不要怪阿瑾,要怪就怪我,都是我这个病拖累了你们。”

却是在这时,病房门的门忽然被医生拉开了。

姜父姜母以及时瑾急匆匆地围到林诗雪的病床前。

他们满面的担忧和心疼,却不是为她,而是为林诗雪。

“雪儿,你还好吧,疼不疼?”

“不疼的。”林诗雪乖巧地摇头笑道,“一点也不疼。”

“我可怜的雪儿,都是爸妈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孤零零的姜九笙在此刻仿佛成了一个多余的笑话。

她拔了针管,忍着浑身的疼,挣扎着下床。

却在还没站稳时,时瑾猛地揪紧她的衣领……


她错愕地抬眸,对上的是时瑾杀气腾腾的眼神。

“你又对小雪说了什么?”

姜九笙怔了一下,道:“我什么也没对她说?”

“你若是没对她说什么,她会哭?姜九笙,我告诉你,休要伤害小雪,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是啊雪儿,你怎么哭了?”姜母顿时惊诧又气愤地道,“是不是她欺负你,你跟妈说,妈替你做主!”

姜父亦是指着姜九笙大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享受了小雪的富贵人生,还这么对小雪,你当真是恶毒,你要是再敢伤害小雪,休怪我们不顾往日情分。”

往日情分?

姜九笙想笑。

所有人都说她盗窃了林诗雪的富贵人生,可又有谁知道,这段错位的人生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耀眼富贵,而是充满了阴暗的打骂。

“你们都不要怪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得了这个病,是我玻璃心,听不得重话,你们要怪就怪我,千万不要怪姐姐。”

林诗雪越说,哭得越凶,那楚楚可怜的姿态任谁见了都心生怜惜,于是越发衬托得姜九笙恶毒。

时瑾瞬间收紧大手,将她提了起来:“你究竟跟小雪说了什么重话?”

姜九笙的视线越过林诗雪那张满是泪痕的无辜小脸,心里顿时腾起了一股报复的念头。

她不答反笑:“我忽然想起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你今天记得早点回来啊......老公!”

“啊!”林诗雪顿时抱着身子痛苦地叫了起来,“好痛,阿瑾,我的身上好痛。”

时瑾暴怒地将她甩开,然后焦急地扑到林诗雪的病床前。

林诗雪虚弱地靠在他的怀里:“阿瑾,我好难受,你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

“好!”

姜九笙盯着时瑾脸上那不属于自己的温柔体贴,心里满是酸楚。

她收紧身侧的双手,冲他道:“晚上,我会做好饭等你回来。”

“滚!”

“你还不快滚出去,还想故意气我们家雪儿是不是?”姜母厌恶地将她往门外推。

姜九笙狼狈地扶着墙壁才堪堪站稳。

她回头朝时瑾看了一眼,却只看到男人冷硬的背影。

她垂下黯然的眸色,然后忍着浑身的疼,咬牙一步一步地往外面走。

走出医院,一阵天旋地转,她差点跌倒,幸好扶住了一旁的路牌。

正巧时奶奶打电话过来了。

来到时奶奶的住处,时奶奶见她脸色惨白,吓了一跳,赶紧扶她坐好。

“你又给那个女人输骨髓了吧?”

时奶奶说完,忽然悔恨地道:“都怪我,我不该骗阿瑾说,只要他娶了你,你就给林诗雪捐骨髓,不然你还有拒绝的余地,都怪奶奶。”

姜九笙摇头,就算没有奶奶,她在那个家也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姜家父母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姜家的亲生女儿,所以从小对她非打即骂。

在外人看来,她是不可一世的豪门千金。

而实际上,她每天都承受着非人的打骂,因为心里自卑,她从不与人交流。

年少时,时瑾忽然闯入她的生活。

那时候也只有时瑾愿意同她说话,愿意护她,甚至还冒死救了她一命。

于是她彻底爱上了时瑾。

在时瑾忽然说要娶她的时候,她开心激动得两天两夜没睡觉。

然而婚后她才发现,他娶她不过是误以为她拿‘捐骨髓’作为条件威胁了他。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时瑾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而曾经,他护她、救她,终究也不过是看她可怜罢了。

时奶奶忽然握紧她的手:“小笙,你告诉奶奶,你爱阿瑾么?”

姜九笙抿唇,苦涩地点了一下头。

“只要你是爱阿瑾的,奶奶就放心了,事已至此,奶奶就只希望你们赶紧生个孩子,有了孩子,他的心或许就会回来了。”

孩子?

想起昨晚时瑾的嘲弄,姜九笙心痛难忍。

时奶奶忽然又叹道:“其实阿瑾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父母就被奸人害死,他小时候也差点遭了奸人的毒手,幸好那林诗雪救了他一命......”

“什么,林诗雪救过时瑾?”


“是啊,那是在阿瑾九岁的时候,我们为了躲避奸人的陷害,特地住到了乡下,可还是没能逃脱奸人的暗算,那天晚上,他瘸着腿回来,说是一个叫林诗雪的女孩子救了他,后来阿瑾还回去找过那林诗雪,只不过那个女人随着家里人搬走了。”

瘸着腿?

姜九笙的记忆不禁回到了小时候。

八岁那年,姜父姜母得到消息,自己的亲生女儿正生活在一个小村子里,于是姜父姜母连夜带着她去到那小村子,想将她跟他们的亲生女儿换过来。

只可惜他们还是扑了个空,姜母怒极之下,将她狠狠地打了一顿。

她哭着躲进了山里,然后看到了一个小男孩晕倒在草地上。

小男孩满脸糊着泥巴,小腿上满是鲜血。

山里有人在大声呦呵,似是在找寻那个小男孩,而且她还听到那些人说要将小男孩杀死。

她心慌之下,拖着小男孩躲进了一个小洞穴,并将小男孩腿上的伤简单地处理了一下。

只可惜她还没等到小男孩醒来,姜父姜母就找来了。

而姜父姜母之所以找她,无非就是怕到时候没有筹码换回他们的亲生孩子罢了。

“小笙,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瑾了,他那般宠溺那林诗雪,可奶奶分明有一次看到那林诗雪跟那方洋在谋划什么,方洋作为阿瑾的表哥,本就对时氏虎视眈眈,奶奶真担心那林诗雪跟那方洋串通好了,想害阿瑾啊。

所以小笙,你既然真心爱阿瑾,那就替奶奶好好守护他,好么?”

姜九笙苦笑,她爱时瑾只是一厢情愿。

时瑾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守护。

晚上。

姜九笙做了一桌子好菜,她还特地给时瑾备了一份礼物。

然而到了凌晨,时瑾都没有出现。

胃部又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

她用一只手抵着胃部,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给时瑾打电话。

然而连着拨了几次,时瑾都没有接。

她放下手机,看着满桌凉透的菜肴,心底苦涩又自嘲。

明知道那个男人不会回来,她还做这些做什么?不是自欺欺人么?

腿已经等到发麻,她撑着桌沿艰难地站起身,正准备将那些菜肴撤下去。

门口忽然传来男人的嗤笑:“怎么?这么急的叫我回来是又想要了?”

姜九笙自动忽略他的嘲弄,冲他笑道:“你回来啦,我去把这些菜热一下。”

“不用!”

男人抓住她的手腕,几步便将她甩到沙发上,随即欺身上来。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说吧,今天几次才够?”

“阿瑾,你不要这样,我......我很难受......”姜九笙抵着他的胸膛,艰难道。

胃里的绞痛越来越强烈,痛得她脸色微微发白。

可她难受的模样在他看来却只是伪装。

男人的动作粗鲁又蛮横,像是在发泄长久以来的怨气。

事罢。

耳边响起男人穿衣服的声音,他就跟第一次一样,对她没有丝毫的留恋。

看着男人穿戴整齐。

她的鼻尖抑制不住地泛酸,内心却还是忍不住期盼:“阿瑾,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时瑾看着她,讥讽的声音里满是凉意:“你是忘了这场婚姻是怎么来的么?这样的结婚纪恋日只会让我觉得可笑和讽刺。”

说完,他无情地往外面走。

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又停了下来。

姜九笙心里不禁又浮起了一抹期盼,却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时,心里的期盼荡然无存,一颗心更是被撕成了无碎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