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余二爷的丑妻

余二爷的丑妻

尾巴翘上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言漫青小时候受过一次伤,致使脸上有一块难以修复的疤痕,“丑女”这个标签,她背了很久;有好也有不好,好的是,她就此筛选了不值得自己喜欢的人,也测出了姐姐的真心,不好的是,言漫青被迫加速成长,被逼离开家乡。两年之后,言漫青恢复美丽,强势回归,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丝毫看不出一块疤痕,虐渣斗极品,这一次她要将仇人们一网打尽。

主角:言漫青,余沉易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漫青,余沉易 的女频言情小说《余二爷的丑妻》,由网络作家“尾巴翘上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言漫青小时候受过一次伤,致使脸上有一块难以修复的疤痕,“丑女”这个标签,她背了很久;有好也有不好,好的是,她就此筛选了不值得自己喜欢的人,也测出了姐姐的真心,不好的是,言漫青被迫加速成长,被逼离开家乡。两年之后,言漫青恢复美丽,强势回归,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丝毫看不出一块疤痕,虐渣斗极品,这一次她要将仇人们一网打尽。

《余二爷的丑妻》精彩片段

第1章:浑身血的男人

W,Y婚纱店。

言漫青拿着婚纱去试衣间里,打开房门一股血腥味就扑面而来,紧接着一抹冰凉的触感就刹那间抵在她的咽喉处,整个人被拖拽进去。

“别出声。”耳边响起一道低沉,虚弱的男人声音。

言漫青身子一僵,吓得手紧紧拽着婚纱,尽管不回头,也可以感受到身后的杀意。

她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他坚实的胸膛,那锋利的刀刃轻轻划过她的皮肉。

痛得她闷哼一声。

暖黄色的琉璃灯光照在她纤瘦白皙的颈勃上,那刀尖划开的伤口溢着鲜红的血珠,居然有种让人心悸的触动,男人精致的五官微沉,将匕首一收。

“大哥,劫色你很吃亏,我长得特别丑,如果你放了我,我给你钱。”为了不看到对方的脸,言漫青乖巧的闭上眼睛怯怯跟对方协商道:“钱包在外面,你放了我,我去给你拿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报警。”

男人眸色微微一顿,没出声:“........”

狭窄的房间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而此时外面也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试衣间逼近过来,房门被敲响:“里面有没有人,开门,不然我踹门了。”

男人白皙英俊的脸一敛,黑眸中的阴霾,如布上了一层寒霜。

言漫青害怕的睁开眼,盯着那被撞得晃动起来的门,蹙起眉。

“聪明一点,不然我让你没命看到明天的太阳。”男人继续逼近她的耳垂边,带着浑身慑人的气息,与生俱来的压迫感令言漫青越来越不知所措。

声音很小,却透着不可忽视的霸气,寒意。

言漫青听到他的威胁,横竖都是死,不如赌一把。抬手将身上的衣服扯垮在肩上,然后撩开头发露出自己脸上那狰狞的伤疤,把手上拿着的婚纱迅速套上,并对男人说:“蹲进去.......”

蹲进去三字划破耳膜,男人额上的青筋不自主的跳了起来。

这是让她蹲到裙子下面?

言漫青动作更快,直接将他发楞的身子往下一按,将婚纱裙摆撩开遮住他的身体。

男人:“.........”

藏进裙底,因为蹲着伤口再次裂口,鲜红直流,他眉头紧锁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大腿内侧。

言漫青陡然一惊,又气又恼。

他往哪儿抓呢?

死变态。

这时,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狠狠的撞在言漫清的额头上,顿时生起一个血包,撞得她头晕目眩。

“啊......”

她痛得得大叫一声,身形一晃直接朝后一倒撞在墙壁上了,惊慌失措的看着撞门进来的两个面容冷峻的男人,

而脚下却踩到了藏在婚纱裙摆里的人。

可她没顾裙底下男人的会是什么反应,只是连忙拿手挡住胸口,一副惊恐的表情:“你们是谁?想做什么?你们这样私闯别人的店,想抢劫吗?”

两男人闻言朝她翻了一个白眼,眼睛迅速的朝试衣间一瞥,只见言漫青一个人,可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有些刺鼻,也把那一抹血腥味掩盖了。

换衣间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出里面有没有藏着人。

“看到一个长得很英俊,又受了伤的男人没有?”推门的男人审视着言漫青冷声吼道。

“没有.....”

言漫青因为撞破了头流了血,那血顺着鼻子溢下,与她左边那一块像蜈蚣的伤疤混合起来,很是狼狈,也很吓人。

男人看到她丑陋的模样一脸厌恶,与同伴对视一眼没再多问转身就离开了。

见他们走远了后,言漫青才松了一口气,头上的大包痛得磨牙,抬手擦掉脸上的血,这才挪开裙子去看受伤的男人怎么样了。

地上,男人已经昏厥过去,刚刚她不是踩到他的腿了,而是踢到他身上的伤。

“喂……醒醒......我不是故意踢晕你的,你不会死了吧!”

见男人奄奄一息言漫青焦急的喊了喊,见没有反应又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气她才抬手将他的脸给扳正,眼底闪过一抹惊艳,这厮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他的皮肤白皙,五官英俊,鼻梁高挺,如精雕细琢过一样。

余沉易听到她的声音迷糊的半睁开眼,面容谨慎,墨眉微拢,但没有了力气去推开她。

只是眼帘中看到一张带血和那一条熟悉疤痕的脸,心骤然一窒,喃喃呓语:“是你吗?丫头........”

是她吗?

那道疤痕是他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痛。

言漫青见他喃喃低语,声音太小,听不见说什么。

本来他刚才那么凶,她应该不管他死活的。

可看着他受伤这么严重,再不救他就要死了。

于心不忍的她还是将他沉重的身体拖拽到安全的地方,再将婚纱店所有门给锁上,防止刚才那两个人又倒回来,她还刻意把灯全部关了,留了一盏台灯备用。

然后找了药箱给他处理着肚腹上那几寸长的伤口,鲜红的血已经湿.=了他身上的黑色衬衫和黑色的西裤,还好她之前学过一点护理,不然他才是那个明天见不到太阳的人。

伤口处理好后她已经精疲力尽了,将地上的垃圾全部清理掉,疲惫的守在床前,望着男人那白皙的俊脸,那双独特的丹凤眼闭着,长长的羽翼像被修饰过一样的,是那么浓密。

这个男人是谁呢?

为什么会受伤躲进她的婚纱店里?

容不得她多想,她的手机发来了姐姐言心染的微信视频。

言漫青可不想让人误会她店里藏了一个陌生男人,便跑出房里再接的视频,接通后手机视频里就显示出一张熟悉的睡颜。

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夫言垣。

“我的蠢妹妹看清楚了吗?你明天要订婚的男人现在就躺在我的身下。”言心染将镜头一转对着自己,而她将自己的脸贴在言垣的脸上,冷笑嘲讽的开口:“想知道阿垣到底爱谁,就来蓝海桥,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说完,言心染就挂断了视频。

言漫青气炸了,直接开车去了蓝海桥。

桥上,言心染穿着性感的白色衬衫,露出两条修长的腿,温婉的脸上噙起一抹得意,冷笑看着跑过来的言漫青,一把拽住她:“站住。”

言漫青身形一顿,眼睛看向车里,而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就那样赤.裸着上身坐在车里淡定自若的抽着烟。

“我跟阿垣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而跟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干爹的命令而已。”言心染的话还在继续。

“不会的,爸爸怎么可能会下这样命令。”

言漫青不相信,盯着着车里的男人,他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情.欲褪去,换上那厌恶,寒冷的目光。

“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染儿。”言垣优雅的下车后,眼神冷冽的睨着她:“看着你这张脸我就想吐,一天我都不想坚持下去。想要我娶你,除非我瞎了。”

如果真要和言漫青过一辈子,他真是会疯掉的。

言漫青望着男人嫌弃的眼神,一字一句,像是一股蚀骨的寒意兜头淋了下来,顷刻便渗透至了四肢百骸,她眼睛慢慢转向车窗玻璃看着自己。

可不就是一个丑八怪吗?

小时候一次意外她受过伤,左脸颊伤疤怎么都恢复不了,尽管她用浓妆来掩盖,依然掩盖不住那一条长长像蜈蚣的痕迹,加上刚才在婚纱店被撞到了额头,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到了这里。

她目光流转,望着言垣眼露疑惑:“你要是嫌弃我丑,为什么还要答应娶我呢?”

十年了......

她们青梅竹马,她也喜欢他喜欢十年。

平常对她的温柔,宠溺都是骗人的吗?

言垣俊脸鄙夷,露出一丝不耐:“不这样演戏,干爹怎么会放心把公司所有事交给我来打理。”

言心染贴在言垣的怀里,艳丽的脸上满是嘲笑:“言漫青你根本配不上阿垣,只有我和他才是天生一对。”

两人贴在一起的画面,深深刺痛了言漫青的眼。

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无数只手狠狠地抓挠,痛得她无法呼吸。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

他对自己的好,温柔都有一些虚无缥缈的感觉,只是她不愿意承认。

她还一直傻傻的安慰自己,他只是压力太大,没有心思来顾忌自己而已。

“有空拿镜子照照自己,就凭你这张恶心样子还幻想嫁给阿垣,真是公主梦做多了吧!”

“我劝你呀,有点自知之明,如果他爱你的话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清白之身呢?你知道两个在一起后那种缠.绵到极致的感觉吗?你这一辈子怕是没有男人敢碰你吧!呵呵.......”

言心染不停说话来羞辱她,刺激她。

这些话,像刀子一样狠狠的在言漫青身上划着,血肉模糊。

言漫青气恼的扬起手朝她嚣张跋扈的脸扇过去,可下一瞬肚子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意,整个人就摔了出去。

她蜷缩在冰冷的地上,强烈的车灯下看着言垣收脚的动作,他竟然踹她。

她都忘记了,他是一个搏击手。

“你们这样对我,就不怕我告诉爸爸吗?你们可别忘记了,如果不是我爸收养你们,你们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她忍着剧痛,目光愤恨的看着两人,眼眶泛红。

十年前她爸爸在孤儿院收养了言心染和言垣,栽培言心染成为了红遍Z国的女明星,言垣也被当成言家继承人身份来培养。

没想到竟然养了两只白眼狼,翻脸无情。

言心染闻言,脸上闪过一抹狠毒,一脚踩在言漫青撑在地上手指,那鞋底轻轻用力碾压,碾转,冷冷开口:“只怕是你没这个命跟干爹说了,他自己都自身难保。”


十指连心,白皙的皮肤被鞋跟深入,鲜红的血渗出,这样撕心裂肺的痛让言漫青整个人都痉挛了起来。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言漫青使出全力推开言心染,心一阵紧缩,眼底涌起一抹盛怒,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言垣那张俊美,冷冽的脸:“他把你们当成亲儿子,亲女儿,你们竟然想害他?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别总是拿着你们那一点善心说得你们有多么高尚好不好?好好路家大少爷你不嫁,非要跟我抢阿垣,就凭这副皮囊想跟我抢,你有这个资格吗?”

言心染伸手拽起言漫青的头发,拖拽朝她的停车的方向走去。

头皮生扯,腿在地上拖曳着,划过一条血痕,痛得言漫青眼前一片漆黑,可是却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用尽力气挣扎,反击。

言垣见状,怕她伤着言心染,冷漠的弯身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从言心染手里拽起她,力气特别大,几乎勒得言漫青喘不过气来,她半张嘴喘气,随时都会缺氧。

“你死了,言家的一切才能名正言顺的归我。”

他的话,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在头顶轻飘飘的响起。

他筹谋已久,等这一天等了那么久,终于将这个丑女人摆脱了,一切都是安排得是那么天衣无缝,不会被任何人察觉。

“明天头条就会放一条言家大小姐因为自卑长得丑不敢嫁人,悄悄选择自杀的消息,遗书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言心染手中拿着遗书妖媚兴奋的说。

言垣将言漫青给拖到她的车上,然后给她系上安全带,将手刹按钮按了一下,车就开始慢慢溜走,朝着桥的另一个方向滑坡慢慢驶去。

而车窗外一张遗书就那样给扔进来砸在言漫青的脸上。

言漫青脖子和手都太疼了,使不上一丝力气来,看着车一点点朝山坡溜去,眼睛透着倒车镜看着那对狗男女相拥着开车离开了。

他们狠毒得令人发指。

连人都敢杀?

他们真是丧心病狂。

下坡的速度越来越快,她拼了命想想去稳往方向,浑身痛得她意识渐渐模糊,车很快就撞在了桥栏上滑下山坡。

只见一个漆黑的东西在山坡上不停的翻滚,很快就消失在黑夜里。

她这一次是不是会死?

老天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前一秒还期盼着嫁人的喜悦,后一秒就被现实给踩得稀碎,没想到她最后落到这种下场。

她不想死,如果能侥幸活下来,她一定要他们死得很难看,血债血偿。

就在这时,桥头隐秘处停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慢慢打开车灯,缓缓开向了那滑坡的地方开去..........

.........

那一晚后,言漫青就失踪了,在她滑下斜坡山脚下的车里找到了一张遗书,说她因为丑,自卑得不想活下去,更没有自信嫁给言垣。

之后就没再听关于她的一点消息.......

她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但言家老头子却从未放弃过找她的念头。

.........

三年后。

漆黑的房间里,软绵绵的大床上,绝美的女人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手指紧紧拽住胸前的薄被,听到门吱的一声开了。

一抹颀长的身影就走到了床前,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然后就揭开了薄被。

可他一动,女人就紧紧拽住,两人动作有些僵持。

男人剑眉轻蹙,居高临下的睨着床上的人儿,嗓音冷漠:“我舅舅不是让你来给我治病吗?怎么,后悔了?”

言漫青看不清男人的长相,连忙翻身坐起,声音软绵绵的,能苏到人的骨子里:“谁说我后悔了,我只是想来点刺激的。”

她直接跳了起来走到男人面前,手摸到了男人的脸,站在床上她身高就比他高出一截,这种姿势显得有些别致的暧昧。

而他身上有着淡淡薄荷夹杂着烟草味,特别好闻,干净。

这近在咫尺的脸,触感很好,轮廓分明,跟婴儿皮肤那样干净,柔软,鼻子很挺,嘴唇薄薄的,透着一抹神秘的性感。

她柔软的手指轻轻流连他的脸上,一股莫名的感觉像电流一样,流窜到身上,男人浑身绷紧,呼吸逐渐粗重起来,眸色也暗沉下来。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未来的老公,今天刚领的结婚证,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他的名字叫余沉易,可惜身体有隐疾。

两年前她被言心染和言垣这对狗男女设计翻车滚下山坡,是一个神秘的男人出现救了她,还将她的脸上那一块丑陋的伤疤给治好,可这个男人有一个要求,治好她的脸后就得嫁给他的侄子余沉易,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仇恨和自己的幸福,她选择了报仇。

男人拽住她乱戳的小手,眸中染上一丝邪肆,低魅出声,“丫头,你这是在点火?”

按住她的脑袋朝下就吻住她的唇瓣,鼻端充斥着淡如薄荷的气息,言漫青心跳一滞,完全忘了反应,就直愣愣地僵在他的怀里,无法动弹。

什么情况?

他的吻火热狂野,带着一些掠夺,又似隐忍了很久一般。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

再次醒来,言漫青感觉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她惊呼一声捂住嘴,低头一瞥,身上并不是一丝不挂,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而浴室里流水声让她一怔,透过那磨砂半透明的玻璃门可以清晰看到一道人影在晃动。

她翻身下床。

昨晚做了什么事,她心里头清楚得很。

不是说他是一个有隐疾的人吗?

她怎么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呢?

吱呀一声。

浴室门开了,一抹挺拔的身影缓缓迈出。

言漫青正弯着身子捡鞋想逃之夭夭,听到声音慢慢抬眸看着那闯入视线的一双修长的腿。

眸子缓缓朝上移动,只见男人只围着一条黑色的浴巾,水渍自肌理分明的身躯上淌下,身材匀称,大概平时有健身,身上没有一块赘肉,线条性感得致命……


再看他的脸,完美的五官底子,如精雕细琢,独特的丹凤双眸,魅惑深邃,冷傲而矜贵。

他的目光太冷,言漫青本能的站直身子,莞尔一笑:“你昨晚辛苦了,再多睡会儿,我要去公司了上班了。”

经过她昨晚验身,他是正常的,而且是很正常。

余沉易凤眸微眯,脸上的情绪让人琢磨不透。

他款款迈步走到她的跟前,修长手指轻轻抚上她的左脸,神情黯然。

“干什么?”言漫青下意识的朝后一缩,避开他的触碰。

猜不透男人这样深情,温柔的摸着她的脸是几个意思?

而且这样的情深,柔情的眼神,跟他的冷漠外表完全不搭。

余沉易缩回手,看着她,眉头微挑:“你不记得我了吗?”

言漫青搜寻着自己的记忆,顿了顿,思索片刻给出答案:“我们以前见过吗?我没印象了。”

余沉易也没有生气,黑眸四周一掠,换了话题:“这是你的家?”

“我刚买的公寓,你要是没地方住就暂时住下来吧!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我再好好的跟你细谈我们之间的事情。”

她与他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那神秘人也说了,只需要她待在余沉易身边三个月,如果这三个月她对他没有动心,她有权利跟他离婚。

余沉易眯眸看她,嗓音低哑:“好。”

说完就转就当着她的面将浴巾给扔掉,毫无顾忌的将自己那性感身体给她看见,吓得她赶紧拿手遮住眼睛不好意思多看。

“听说你明天要去参加一个婚礼,需要我陪你吗?”穿好衣服后余沉易转过身问她,声音依然低柔得像夏天的风。

“不用,我能搞定。”她是去报仇的,带上他不方便。

那个神秘人跟她也说过,他这个侄子很穷,因为身患隐疾治病花了不少钱,而且他也因来得病了很自卑,对人态度很不和善,总是拒人千里之外。

可刚刚的相处,发现他也没有那么难沟通。

性子有点难以琢磨倒是真的。

想到这,她也找到自己的衣服换上,可身后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言漫青转头看着他:“我要换衣服了,你可以先出去吗?”

余沉易凝着她身上穿着自己的白色衬衫,嘲讽地一笑:“我们现在是夫妻,看你换衣服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也对,昨晚都要肌肤之亲了?还在意换个衣服的事吗?

言漫青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就当着他的面将身上的衬衫纽扣,一个一个解开,露出玲珑有致的身形来,再穿上自己的衣服。

整个过程,余沉易就那样看着。

言漫青抬眸,却撞见了余沉易那双黑眸中闪过一抹惊艳的光芒,脸还是不住的红了。

她眸色一闪,避开他灼热的视线,找到自己的包,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

“这是我的卡,密码是卡号后六位,我这几天有点忙没时间陪你,你想吃什么,想买什么自己安排。这房子你想住就住,不愿意住我也不勉强,鞋柜上有备用钥匙。”

望着她递过来的银行卡,余沉易狐疑的蹙眉,语气有些冷:“这是什么意思?包养我?”

他动动手指,这点钱一分钟都要不到就赚到了。

盖君琰到底跟她灌输了什么?

跟她说,自己很穷?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或者当这是我给你的嫁妆,反正你随便找个理由,我真有急事不跟你聊了,拜拜。”言漫青看着时间就快来不及了,将银行卡硬塞在他手里,穿上鞋子就开门跑了出去。

嫁妆?

不是他给她聘礼吗?

余沉易站在原地,苦笑不得。

这个笨女人,真当自己是一穷二白的穷人了吗?

她嫁人之前都不好好调查对方的情况吗?

..........

离开公寓,言漫青走进电梯里,看着透明玻璃镜片的电梯墙里倒映出的自己,她绝艳一笑。

她不再是两年前那个浓妆艳抹的丑八怪,左脸那一块丑陋的伤疤已经消除掉了,不需要浓妆也能将她完美的气质给呈现出来。

皮肤很好,白皙干净,而下巴处左下角有一颗隐隐可见的黑痣,竟有一种妖冶的绝美。

电梯门开了,打断了她的思绪,跨步出去后她从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

开着她的限量版保时捷跑车,她听着娱乐新报。

“慕千写的小说《万千星辰》明天就会召开发布会,听说这一次作者慕千有意邀请红极Z国的演员言心染来演戏,但这事还没有彻底的公布出来。”

“言氏集团言家大少爷与当红明星言心染明天举办婚礼,就在蔷薇酒店举行,特意邀请了政商两界知名人士,娱乐圈明星齐聚一起祝福这一对新人。”

“言家大小姐言漫青两年前失踪后,言家老头子也出了意外将公司的所有事将给干儿子言垣来打理,他向外界宣布如果他的女儿言漫青两年后还不出现,那他就会将言家继承权转移到言垣的名下。也就是明天的婚礼举行的同时,言老头子还会同时公布继承权的事情。”

听到这些新报,一字一句又让她想起两年前桥上那揪心的一幕幕,还是那么万箭穿心。

她当初真是迷了心智,怎么会对言垣那么死心塌地,现在想一想,当时的她有多傻。

爸爸的情况是她最担心的事情,他一定还困在他们的骗局中而不自知。

那些伤痛和背叛,她会双倍奉还给那一对狗男女。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结婚的感觉如何?”电话里程凡伊笑着问。

一提到昨晚的事,言漫青脸上不由染上一抹红晕:“还好。”

“你老公真不行呀?”

“这事是秘密。”

“还秘密呢........”程凡伊落寞,转移了话题:“你看新报了吗?辛辛的新歌《命运》突破了新记录,收益不错。”

“嗯,你哪边的情况如何?”言漫青开着车飞驰在路上,“言心染到了?”

程凡伊汇报着情况:“她早就到了,对《万千星辰》这部戏她早不暮色着的,投资人可能会考虑到要聘请她,不过呢?慕千不会让她轻易拿到这个角色。”

“今晚就给她一个意外惊喜。”言漫青眼底敛起一片清冷,语气是那么波澜不惊:“现在就放一些猛料出去。”

“言心染这两年演的那些爆红的戏,都是跟导演睡过才拿到的剧本,为了能演《万千星辰》她昨晚也约了刘导,这些肮脏的视频我找人买下来了,这个要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