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誓不臣服

誓不臣服

那天黄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人设计,倪呈欢逃跑时误闯进陌生男人的房间。于是,她终究是没跑掉,栽给了这个神秘男人。事后她才知道,对方是商业巨子盛璟。倪呈欢自知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所以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谋取利益的机会,她以腹中的孩子为条件,换盛璟集团放弃一个项目。他答应了,要求只有一个,打掉孩子。羁绊没有了,但情感上的纠缠还在继续,谁也不甘臣服于对方!

主角:倪呈欢,盛璟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倪呈欢,盛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誓不臣服》,由网络作家“那天黄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人设计,倪呈欢逃跑时误闯进陌生男人的房间。于是,她终究是没跑掉,栽给了这个神秘男人。事后她才知道,对方是商业巨子盛璟。倪呈欢自知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所以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谋取利益的机会,她以腹中的孩子为条件,换盛璟集团放弃一个项目。他答应了,要求只有一个,打掉孩子。羁绊没有了,但情感上的纠缠还在继续,谁也不甘臣服于对方!

《誓不臣服》精彩片段

倪呈欢被倪旭陷害的那一晚,睡了一个男人。

人生头一次,男人不依不饶的样子好像是跟她有隔世的仇怨。

她二十四年的人生生涯里,头一次向谁求饶。

男人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着她泛红的眼尾,嗓音嘶哑,低低的笑了,

“乖乖,这不是求饶,是调情.....”

次日清晨。

倪呈欢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支起疲累的身子去拿起床头柜上响个不停的手机。

杨际。

她昨天好像放人家鸽子了。

放鸽子是她的不对,但大早上扰人清梦,就是他不懂事了。

她最烦的,就是不懂事的小男生。

“喂。”清冷的嗓音有些嘶哑,却韵味十足。

“你昨天去哪了?”杨际问。

倪呈欢瞥见床头柜上有一盒1916,她抽出一只,点燃,燃烧的烟香窜入鼻腔,她薄唇微张,轻轻吸了一口。

尼古丁暂缓了身体被碾压般的疼痛,她缓缓吐出烟雾,眼睛微眯,淡淡的说:“应酬。”

电话那头默了许久,说:“我们分手吧。”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她轻笑一声,电话那头明显的错愣。

“如果我给了你恋爱的错觉,那很抱歉。”她又说。

她只是玩玩,没成想他是认真的。

呵,真傻。

杨际好像尊严受辱般挂断了电话,倪呈欢勾了勾唇,将手机丢到一旁。

有人说她这是情感障碍,她不认同,觉得这不过是借口。

当然不排除有这类人存在,但她,只是单纯的渣。

她从不对谁说喜欢和爱,那太虚无缥缈了,也不会跟谁确定所谓的恋爱关系,因为她谁也不爱。

她唯一爱的,只有自己。

这样做一定会遭到报应,但她不在乎。

浴室的水声戛然,一个挺拔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浑身带着水汽,头发上的水珠不断往下落,划过线条分明的腹肌,汇聚在青筋微微凸起的腹部,最后被腰间的浴巾吸入。

倪呈欢披着一件丝绸睡衣靠在窗台边,冷风透过半开的窗蹿了进来,吹动着她凌乱的发丝,夹着香烟的细指轻轻抖动,烟灰掉落,被烟熏得微红的唇缓缓吐出烟云,而后抬起漂亮的眼眸,盯着那张冷峻却无可挑剔的脸。

“我们在哪见过?”她问。

男人眸子很淡,自顾的穿着衣服,仿佛昨天的热情只是一场过了期的服务。

他边扣衬衣扣子边说:“第一次见。”

“是吗?”她挑了挑眉,随后莞尔,“是我看走眼了。”

男人看了她一眼,道:“嗯”

倪旭说他有个漂亮妹妹,还在他们的圈子里扬言,谁能把他那狼子野心的妹妹拿下,他跪下来给谁叫爹。

的确是个尤物,

妖而不艳,媚却不俗,且味道不错。

但盛璟对于拿下,没兴趣。

倪呈欢回视他,挑了挑眼尾,“你长得不错。”

有没有兴趣发展一下,玩一玩,感情。

男人看着床单中间的那一抹深红,轻笑,一眼将她看穿,道:“没兴趣。”

倪呈欢不喜欢强求人,故而耸耸肩,“可惜了。”

男人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倪呈欢将燃烬的烟头丢掉,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送一身干净的衣服便去了浴室。

出了酒店,她去了一趟医院验血液,但过了时间,什么也没查出来。


三天后。

助理将一份资料送到了倪呈欢桌上。

“倪经理,这是您要的资料,不过,您出包间后的监控,应该是人为抹掉了。”

倪呈欢挑了挑眉,显然有些意外这个结果,她拿起桌上的资料,看着资料上倪旭和那晚那个肥头大耳的合作方的来往记录,不禁冷笑。

在争夺集团继承权、培养自己的势力这条路上,她向来光明磊落,最不屑的就是背后使刀。

但倪旭要玩,她就奉陪。

她最喜欢把人踩在脚底了。

“那,还继续查下去吗?”助理问。

她思忖片刻,说:“不用了。”

那个男人身上的独具的贵气,显然不是倪旭那一窝蛇鼠能攀得上的。

既然对方不想让她找到,她也不会上赶着,毕竟她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男人。

一个月后。

倪呈欢最近出了一趟差,回来又无缝衔接的参与了一个项目的投标。

这一阵她忙得晕头转向,这一忙起来就忽略了很多事情,比如亲戚。

平时月中就该来了,现在月底了还没来,最近胃口也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熬夜......

她原本想着调整一阵就会好了,但第二天早上醒来,胃里翻腾得厉害,她抱着马桶想吐却吐不出来。

完了。

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拿出手机给林森打了个电话。

“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林森有严重的起床气,加上昨晚医院值夜班,刚爬上床就被吵醒,更加暴躁了。

倪呈欢没心情跟他拉扯,语气严肃:“问你个事。”

林森清醒了一半,“什么事?”

“上个月底,睡了个男人,”倪呈欢言简意赅,“刚刚,想吐没吐出来,亲戚一直没来。”

林森立刻精神了,啧了能有一分钟,“你这.....”八九不离十。

“算了,帮我约个你们院的号吧。”倪呈欢有些心烦。

林森又啧了好一阵,倪呈欢被他啧烦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和林森是高中时的死对头,后来成了铁子。

半个小时后。

她来到了林森的医院,停好车后就远远的看见他裹着一件骚气的蓝色羽绒服站在医院门口。

“你怎么来了。”倪呈欢拧着眉。

林森啧了一声,“醒都醒了,来看看。”

倪呈欢无语,“闲的。”

林森给她约的是他姐姐林清婉的号,一个温柔的大姐姐。

检查结果让倪呈欢松了一口气。

没怀。

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她出酒店的时候吃了药,但不能排除意外。

林清婉给她开了一些调理的药,“适当给自己减压,少熬夜。”

倪呈欢道了一声谢谢拿着单子出了诊室。

“哎,我说,到底是哪个男的,能让你那么折腾。”林森咂舌道。

倪呈欢抬眸,通道口走来一个男人,驼色的大衣衬得他挺拔,脸上的神情依旧冷峻,步伐有些匆赶。

是那晚的男人。

“盛璟?”林森出声道。

倪呈欢眼里有些讶异,“你认识?”

林森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你不认识?”

倪呈欢被他这句话弄得有些云里雾里。

“他高我们一届,好像是高三转学来的,以前还指导过我的物理竞赛,”林森又说:“不对,我记得你当时还夸他帅,你忘了?”

林森鲜少听到倪呈欢夸过谁,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倪呈欢耸耸肩,“都过去多少年了,忘了很正常。”

“呵,我看是你当时太浪了,”林森嘲讽着,又说:“不过,你劝你还是不要招惹他,他可是盛家独子.......”

倪呈欢挑了挑眉。

“不是,你怎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睡过。”

林森劝诫的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远远的,倪呈欢看见男人正朝这边走来,身边跟着一个穿着浅绿大衣,小腹隆起明显,柔弱娇小的女人。

林森看得下巴都掉了,喃喃着:“这肚子,看着能有六个月,倪姐.....你好像被三了。”

倪呈欢眉头微皱,即刻展开,“别乱给我扣这些有的没的。”

“我的欢欢宝贝——”

一道高亮的女声打算了他们的对话。

孟楠卿撸起袖子大摇大摆的朝他们走了过来,说:“是哪个狗男人!看我不收拾他!”

倪呈欢拍了拍孟楠卿,抬眼间,一道如炬般的目光朝这边投了过来。

她扬了扬眼尾,没回答孟楠卿,而是说:“算了,走吧,我请你们吃早餐。”

-

“小璟,你认识?”沈云溪看着盛璟发愣的模样。

盛璟轻轻摇头,淡笑道:“不认识。”

“今天麻烦你跑一趟来接我,回头我让亦安请你吃饭。”沈云溪笑着说。

盛璟没推辞,答应道:“好。”


下午五点,倪呈欢收到了一条附带地址的短信:八点,我等你。

她没在意,只当是垃圾短信,随后继续处理手边的工作。

六点她准时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她置之不理。

晚上九点,那个电话再次打了过来,等到电话快要挂断时,她接了起来。

“倪呈欢。”男人沉声叫着她的名字。

倪呈欢坐在阳台外,冷风呼啸,天空沉得似乎要往下掉。

“盛璟。”她回答道。

盛璟言简意赅,声音淡淡的:“有了就打掉,对你我都好。”

渣得跟她有一拼。

倪呈欢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清冷的嗓音透着一丝魅惑:“盛总知道,我是个生意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你想要什么?”盛璟问。

倪呈欢勾了勾唇,“想必盛总知道,北路105号这个项目吧。”

她最近得到的消息是,盛氏的人也参与了竞标。

“嗯,”盛璟轻笑,“不过,凡事该掂量掂量自己。”

倪呈欢转了个身,背靠着阳台的栏杆,任由着风吹乱发丝。

“我要盛氏退出。”她说。

“理由?”

她的语气很淡,透着一丝漫不经心:“你已经答应了不是吗?”

随即挂断了电话。

盛璟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嘴角勾起笑,给助理拨了个电话。

“北路105号的项目,盛氏退出。”

“可是,董事会那边.....”

“后果我来承担。”

-

一月后的开标会,倪呈欢的团队成功拿下。

她没想到盛璟说到做到。

其实那天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盛璟那咄咄逼人的样子。

最大的突破口是他问她理由,他的迟疑说明了有回旋的余地,她大着胆子乘胜追击了一把。

但她确实向医院打过招呼,让盛璟的人查不到任何消息。

不过,她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投标文件早早就写好了,盛氏退出,他们省事;盛璟食言,他们也不会输。

倪呈欢刚回到公司,接到了林森的电话。

“倪姐,特大八卦,听不听。”林森一副神秘兮兮的语气。

“什么八卦。”倪呈欢现在心情不错。

林森依旧神秘:“你还记得一周前六个月肚子的女孩吗?”

倪呈欢挑了挑眉,说:“有印象。”

林森有些兴奋,“你猜怎么着?刚我看见她跟另一个男的来医院,手牵着手,那男的还给他拎包,俩人有说有笑,举止亲昵。”

倪呈欢觉得被三就是无稽之谈,那天的两个人看起来就不像一对。

“绿人者被绿,”林森咂舌,“这种八卦医院每天都在上演,但八卦里的两个人我都认识,这就有趣了.....”

“有点忙,晚点聊。”

倪呈欢觉得林森心思单纯的样子有点傻,生怕被传染似的挂了电话。

刚回到办公室,她被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宽阔的办公室纤尘不染,装修古朴,倪呈欢轻叩着门,语气透着一丝淡漠,“董事长,您找我。”

倪正贤坐在办公椅上,不笑的时候,神情肃穆得有些可怖。

“嗯,进来。”

倪呈欢抬脚走了进去,站定在他面前。

倪正贤盯着她看了三秒,随即笑了起来,问:“进公司几年了?”

倪呈欢冷静的道,“三年。”

“你学得很快。”倪正贤毫不吝啬的夸赞着。

倪呈欢的视线落在他那张黑色的皮质办公椅上,脑海里想的是等她真正拥有这间办公室时,一定要把这把椅子换掉。

“是您教得好。”她虚伪的恭维着。

她对这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情,小的时候他极少出现,偶尔出现一次也是醉醺醺的,会在她面前用最恶劣的语言贬低她的母亲。

倪正贤看着她,淡淡说:“副总空了很久了,你先顶上吧。”

升职在她的计划内,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她有些摸不透倪正贤,毕竟倪旭混了六七年才勉强当上市场总监,而她这三年,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