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日防夜防娇妻难防

日防夜防娇妻难防

唐梦若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急着去给病人手术的主刀医生,却意外昏迷,醒来后,竟身处一辆马车之中!眼前还是一个正要对自己下杀手的穿着古装的女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楚无忧的脑海中乱糟糟的,充斥着两股记忆……理清头绪后,她暂时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为今之计是怎样从这歹毒的女人手中逃离。

主角:楚无忧,轩辕容墨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无忧,轩辕容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日防夜防娇妻难防》,由网络作家“唐梦若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急着去给病人手术的主刀医生,却意外昏迷,醒来后,竟身处一辆马车之中!眼前还是一个正要对自己下杀手的穿着古装的女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楚无忧的脑海中乱糟糟的,充斥着两股记忆……理清头绪后,她暂时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为今之计是怎样从这歹毒的女人手中逃离。

《日防夜防娇妻难防》精彩片段

轩辕王朝第一世家白府中一场精彩的反转打脸的大戏正在上演。

“你个傻子、丑八怪滚一边去吧,你就是个贱人,最恶心的东西,辰哥哥看到你就恶心,辰哥哥绝对不会娶你,只有我才配做辰哥哥的新娘。”风语岚用极尽恶毒的话骂着楚无忧,成功激怒了楚无忧。

楚无忧本就痴傻,没有多少的自控能力,愤怒时最本能的表现便是最原始的攻击。

“傻子又打人了。”风语岚故做惊恐的大喊,她的脸上却全是阴谋得逞的得意。

楚无忧有太后护着,不能明目张胆的欺负。

但是现在是楚无忧主动攻击她,他们就算对楚无忧做出什么,那也是楚无忧错在先。

以前每次都是这样,他们每次都把楚无忧欺负到半死,有一次还差点要了楚无忧的命,最后都不了了之。

因为楚无忧是傻的,根本解释不清楚。

风语岚越想越得意,遛傻子最好玩了。

其它的人都习以为常,都脸上带笑的看着楚无忧,等着看热闹,等着看楚无忧丑态百出。

但是她们可能不知道一句话,天道好轮回,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远处的几个男子听到声音,纷纷快速的赶了过来。

“辰哥哥,我好怕,我好怕。”风语岚看到白逸辰心中暗喜,装做慌乱害怕的扑到了白逸辰的身上。

白逸辰望向楚无忧,愤怒中带着厌恶:“楚无忧,你疯够了没,我告诉你,我白逸辰绝对不会娶你这个疯子,今天我就来个先斩后奏,我现在就写退婚书。”

他真的受够了这个疯子,就算太后护着她,他这次也一定要解除了婚姻。

“我去拿纸笔。”白逸雨飞快的跑去拿来了纸笔。

依在白逸辰怀中的风语岚露出满意又得意的笑。

楚无忧明明是个傻子,连句话都说不完整,明明心智不全。

但是却偏偏对白逸辰的心却似乎又不傻,一心想着嫁给白逸辰,一有机会便死皮赖脸的缠着白逸辰。

偏偏这傻子得太后宠爱,这婚事是太后求了皇上赐的。

以前白逸辰纵有千般不满也只能忍着。

现在这婚终于要退了!

纸笔很快拿来,白逸辰笔起笔落,快速写好的退婚书狠狠的摔在了楚无忧的面前。

楚无忧愣住,傻气的脸上漫开伤心,她望向白逸辰怀中的风语岚,突然便发了狂般的扑了过去。

白逸辰一惊,快速的伸手,对着扑过来的楚无忧猛的一挥。

白逸辰本就是习武之人,这一挥完全没有控制力道,竟然硬生生的将楚无忧挥出去几米远。

一直坐在小亭中的楚如雪先是心中一喜,然后才一脸紧张的跑向前,摇着楚无忧:“无忧,无忧......”

但是地上的人却是一动也不动。

“她,她不会死了吧?”风语岚话语中带着担心,但是眼眸中却隐着激动与兴奋。

楚无忧若是死了,白逸辰就可以娶她了。

“死了倒干净了。”白逸辰扫了楚无忧一眼,神色冷漠。

楚无忧若死了,他就不必再娶这个傻子,虽然是他将她推倒的,但是毕竟只是一个意外。

就算太后要追究,以他家族的势力,也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相比之下,他倒是希望楚无忧死了。

风凌云站着未动,冷眼旁观,他是宫中的御医,医术了得,而这一刻,他却选择了见死不救。

他知道妹妹喜欢白逸辰,只有楚无忧死了,他妹妹才有机会。

楚如雪眼眸微闪,看似着急道:“还有气息,我先带她回去,找个大夫给她看看。”

谁都知道这儿有现成的御医,谁都明白此刻移动楚无忧,对楚无忧是最不利的。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阻止楚如雪。

上了马车上后,楚如雪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紧张,有的只是全然的冰冷与狠绝。

她将楚无忧扔在一边,任由着楚无忧在马车上颠簸。

楚如雪眸子深处,微微的隐过几分失望,她今天又没有等到七殿下。

这么多年来,她为七殿下做了那么多,但是七殿下的眼中,却仍就没有她,更没有主动跟她说过一句话。

她出生时,听说整个楚府上方都漫过彩云,更是引来百鸟齐鸣。

有个得道高僧说是有天星下凡,此女将来定是皇后位,得此女,便得天下。

任她有着绝色的容颜,任她才华出众,聪明过人,任她的身上有着天星下凡的光环,却仍就没有换得那个男人半分的柔情。

不过,这么多年,却也不见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而他至少没有拒绝过她。

或者,他的心中只有天下,若是那样,她便一定会是他的王妃。

他不恋女人,说不定会是另一种福气,她在心中如此的安慰着自己。

只是当天楚府出生的,却不止她一人,她的眸子快速的望向楚无忧那张黑不溜秋的脸。

虽然楚无忧现在又丑又傻,但是只要楚无忧活着就是一个威胁。

楚如雪的手指,微微的探向楚无忧的鼻隙间,感觉到气息仍在,双眸快速的一沉。

她以为经过了白逸辰那一掌,再经过马车的这一颠簸,楚无忧一定很快就会死的,没有想到楚无忧竟然还有气。

若是回到家,找来大夫,救活了楚无忧?

楚如雪双眸微眯,狠光猛现,她拿起手中的丝帕,对着楚无忧的鼻子压下。

反正这次楚无忧死了有人抗着,只要将一切赖在白逸辰身上就行了。

此刻她动手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楚如雪的手还没来的及用力,那原本一动不动的人儿,却突然的睁开了眸子......

那双眸子直直的望着楚如雪,带着一股让人惊滞的凛冽,让人不寒而栗!!


楚如雪下意识的抬起了手,极力的挤出一丝笑:“妹妹,你醒了。”

楚无忧冷冷的扫了楚如雪一眼,然后慢慢的闭上眸子,隐下眸子中的惊愕。

她这是在什么地方?她记得她是急着去医院给一个病人做手术,后来发生了车祸。

可是这儿又是怎么回事?她清楚看到刚刚那个女人穿着古装。

她现在的坐的这个车,也绝非现代的交通工具。

刚刚,她是被一股强烈的杀意惊醒的,那个女人喊她妹妹,但是却想要杀她。

突然惊觉这副身子似乎也不是原本熟悉的感觉,而且她的脑中似乎还有着另一个记忆。

难道?难道她诡异地穿越了。

楚无忧惊住,被自己脑中荒谬的念头彻底的惊住。

只是就在此时楚无忧却突然再次感觉到那强烈的杀意。

楚如雪看到她重新闭上了眸子,便再次起了杀意,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

“想杀我?”只是,这次楚如雪的手还没有碰到楚无忧,一声如同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这一瞬间楚如雪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感觉似乎突然的掉在了千年的冰窟中,从头冰到脚。

楚如雪定了定神,看到楚无忧仍就闭着眸子,斜依在车帘旁,有那么一瞬间,楚如雪以为刚刚只是她的错觉。

楚如雪的手紧了紧,眸中的狠光再闪,这一次她不想再犹豫,手快速的向着楚无忧的唇捂去。

“就凭你,也想杀我?”楚无忧的眸子再次的睁开,寒光猛射,那凛冽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将人直接的穿透了。

楚如雪的手抖了抖,手中的帕子险些掉在地上。

楚无忧的目光直射在她的身上,竟然让她本能的害怕。

一直以来她害怕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她倾注了一切,却仍就不曾正眼看过她一眼的男人,但是此刻她竟然害怕这个傻子,真是笑话。

傻子?楚如雪一滞,这个傻子不傻了,这样的认知让楚如雪的心猛然的一沉,怎么会突然不傻了?

若楚无忧不傻了,那就更不能留。

楚无忧现在毕竟受了伤,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

只是此刻楚无忧身上那种让人惊颤的气势,让楚如雪有些犹豫,有些害怕。

楚无忧的唇角展开一丝轻笑,红唇再次轻启:“你不防动手试试,看死的会是谁?”

楚无忧明明轻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一股从头到脚的冰滞。

她淡淡含笑的声音,却如同来自地狱般的催命符。

楚如雪彻底的惊滞,半举的手,犹豫着,微颤。

对持中,一冷,一狠,一静,一乱。

马车突然的停下,楚如雪一惊,快速的放下手,她瞬间隐去脸上所有的情绪,脸上也立刻带了笑:“妹妹没事我就放心了,刚刚我只是想要看一下。”

楚无忧冷笑,这脸变的真快,不去演戏都可惜了!

楚无忧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的反应让她知道,她现在安全了。

刚刚的确是惊险。

若是这个女人真的动手,她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因为她此刻全身疼痛,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

车帘快速的被掀开,一个清透干练的丫头闪了进来,看到楚无忧的样子时,丫头忍不住惊呼:“主子,这是怎么了?”

那声着急的主子显然是喊的楚无忧,而那声音遽然变冷的质问的对象很显然是楚如雪。

“刚刚在白府与风小姐起了冲突,被白公子无意间推了一下,伤到了。”楚如雪轻声解释,一脸的愧疚,一脸的担心,装的真像。

楚无忧暗暗冷笑,好一个无意间一推,无意间一推能将人伤成这样,而且还要了原来的这副身子的主人的命。

这个女人真的以为以前的‘她’傻到什么都不懂?她现在的脑中,还存留着一些这副身子原主人的记忆。

先前发生的事脑中也有记忆,或者先前的‘她’辨不清事情的真假,但是现在的她却是分析的比谁都透彻。

丫头扫了楚如雪一眼,然后抱起楚无忧,轻松的跃下马车,急急的喊道:“快,快去皇太后那儿请御医来。”

“不必了,我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楚无忧眉头微蹙,她是医生,这副身子现在的情况她很清楚,并没有大伤,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记忆中,皇太后很疼‘她’,若是让皇太后知道了,她就别想好好休息了,而且她也怕被太医查出了异样。

“主,主子,您,您能说一句这么长的完整的话了。”正抱着楚无忧的青竹明显的愣了愣,脚步停住。

青竹一脸惊愕的望着楚无忧,一双眸子中漫开意外的惊喜。

“小姐,你不傻了。”身旁的冬儿心直口快地喊道,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有些害怕的望向青竹一眼,慢慢的低下头。

“不傻了,刚刚一摔,可能是撞到头了,竟然就给撞好了。”楚无忧却毫不介意的轻声笑道。

“真的,小姐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冬儿抬起头,一脸惊喜的欢呼,跟她站一起的几个丫头,也都一脸的高兴。

“是,太好了。”青竹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激动,小姐好了,就不会再受人欺负了。

虽然太后吩咐她来照顾小姐,但是小姐为了见白公子,却经常跟着二小姐出去,又不让她们跟着,每天都被欺负的很惨。

楚如雪隐在衣衫下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然后慢慢的松开,也装出一脸高兴地说道:“真是恭喜妹妹了,倒是因祸得福了。”

青竹双眸微闪,并没有理会楚如雪,而是抱着楚无忧直接的走进了候王府。

“怎么了?那丫头竟然不傻了。”本来是赶出来看热闹的大夫人一脸难以置信的低呼。

“是,不傻了。”楚如雪恨恨地咬牙,眸子中更闪过阴毒的狠光,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坏主意。

大夫人眸中精光微闪,怎么就突然不傻了?是药效过了吗?!

不行,她要赶紧通知宫里那位!


应楚无忧的要求,青竹看自家主子的确也没什么事,便没有惊动皇太后,只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楚无忧。

虽然白逸辰那一挥力度很大,但是庆幸的是,并没有造成骨折之类的大伤。

楚无忧休息了一夜,身子便没那么痛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楚无忧有早起的习惯,起床时,青竹还没有来,她便走到了镜子前。

昨天青竹一直都在,她都还没有机会看看现在这副身子是何模样。

看到镜子中的人影时,连她自己都不由的吓了一跳。

这个样子也的确是太丑了点,黝黑的皮肤比一般的男人都还要黑上几分。

有道是一白遮三丑,女人黑了光彩便大大的打折了,而且她的眼角还微微的敛起,更是敛去了原本的神彩。

楚无忧的手下意识的拂向自己的脸,只是她的手碰到脸上的肌肤时却是猛然的僵住

这感觉不对!

虽然那肌肤摸起来与常人没有太多的差别,但是她却敏锐的感觉到那肌肤绝对有问题。

楚无忧双眸微闪,她快速的拿过水盆,开始清洗现在的这张脸,只是洗了半天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楚无忧的眸子慢慢的眯起,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唇角微微的露出一丝轻笑。

不过是用了一些防水的东西。

这种小技量自然难不到她。

片刻之后楚无忧再次站到镜子前,看到镜子中映出的那张脸,楚无忧都有些恍惚。

她长这么大,见过的美女无数,却从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要说那个楚如雪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但是,若是与这张脸相比,楚如雪只怕都不及十分之一。

此刻楚无忧真的找不出一个可以形容这份美的词语来。

只是明明这么美的一张脸,为何要伪装成那么一副丑样子呢?

楚无忧的眸子微微眯起,这事明显不简单,原主痴傻,绝对没有这般的心计与本事。

这只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虽不知道是背后之人是何目的,但是楚无忧知道现在她不能打草惊蛇。

她现在突然不傻了,若是再露出这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只怕会有危险。

楚无忧不动声色的重新画回原来的样子。

楚无忧觉的她既然穿越过来代替原主活了下来,怎么着也该为原主做些什么,比如报个仇什么的。

昨天的事情她通过原主的记忆了解的很清楚。

楚无忧知道,她没有死,还不傻了,肯定会有人忍不住来试探察看,到时候她总要好好招待一下。

“主子,你在做什么?”青竹看自家小姐一大清早起来,就在捣鼓着一些小瓶子,也不知道这些小瓶子都装了什么?是做什么用的?

青主觉的主子的病好了后,变的有些奇奇怪怪。

不过再奇怪也是她家主子。

“准备一顿盛餐,用来招呼客人。”楚无忧一边忙,一边随意的回道。

盛餐?她只看到这些小瓶子,以及瓶子里装的奇怪的粉沫,没看到什么盛餐,而且她们这儿会来什么客人呀?

候爷还没回来,皇太后这几天听说身体有些不舒服。

谁还会来?

楚无忧却没有理会青竹,只是自顾自的忙活着,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客人’来的。

‘贵客’来防,她当然要好好的招待了。

望着面前一个一个的小瓶子,楚无忧微微蹙眉,好像还少了点什么?

微微转眸,看到不远处的树脚下成群的蚂蚁时,她眸子顿时一亮。

有了,就是它了!

那些蚂蚁并非黑色的,还是带着些许的红,或者是棕色,这是一种红火蚁。

尾刺有毒,被盯后会起水泡。

楚无忧拿起一个空瓶子,快速的走到树旁,用两根树枝飞快的往瓶子里捡着蚂蚁。

“小姐,您在做什么?”几个丫头围过来,都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青竹显然也是满脑的疑惑。

“妹妹,风小姐跟白小姐特意来看望你,为昨天的事情来向你道歉。”恰恰在此时,楚如雪轻柔含笑的声音飘了过来。

楚如雪话语未落,三个人已经走了进来,根本就没想过要征求主人的同意。

三人看到正在捉蚂蚁的楚无忧纷纷愣住。

楚如雪的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疑惑,楚无忧这是在做什么?

今天早上,她特意让人喊来了风语岚与白逸雨,就是想要让她们两个来帮她试探一下这个傻子的虚实。

青竹眸子眯了眯,脸上隐过几分不满,但是自家主子没发话,她也不能把人直接给赶了出去。

楚无忧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楚如雪的话,也没有理会风语岚和白逸雨,仍就在认真专注一心一意的捉着她的蚂蚁。

“无忧妹妹,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躲闪的,若是我不躲闪,辰哥哥也不用为了保护我而不小心伤到妹妹了。”风语岚的脸上绽开自认为最完美的笑。

风语岚这哪是道歉,分明把错都推到楚无忧身上,而且明显是想要跟以前一样刺激楚无忧。

风语岚走到楚无忧的身侧,脸上却并没半点歉意,一双眸子望向楚无忧更是满满的鄙夷。

楚如雪还说楚无忧不傻了,这是不傻?不傻了会这般抓蚂蚁?

她觉的楚无忧只怕是比以前更傻了。

楚无忧仍就十分认真,十分专心的捡着自己的蚂蚁,完全把她们当成了空气。

青竹听着恼怒,却见自家主子不动不语,没有任何反应。

青竹知道自家主子现在不傻了,或者自家主子另有打算。

青竹便静站在自家小姐的一边,看着自家小姐专注捡蚂蚁。

风语岚与白逸雨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满,青竹站在这儿,她们也不敢发作。

青竹是皇太后身边最得力的,也是皇太后最信任的宫女之一,是皇太后特意派过来照顾楚无忧的。

即便是宫女,也是他们这些小姐们惹不起的。

“青竹,来了客人,也不去倒杯茶来。”楚如雪心知青竹在此便整不到那个傻子,想要支走青竹。

支开了青竹才好支付楚无忧。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