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双宝降临席少成追妻狂魔

双宝降临席少成追妻狂魔

贝小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报复女人,席司霆竟将婚姻都算计了进去,真可谓是用心良苦!成为男人的妻子,乔欣暖不仅要履行妻子的义务,还要承受他的报复折磨。终于她怀上了孩子,却被男人告知不允许她生下来,最终乔欣暖被逼跳进了深海中,席司霆也彻底疯魔了。

主角:乔欣暖,席司霆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欣暖,席司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双宝降临席少成追妻狂魔》,由网络作家“贝小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报复女人,席司霆竟将婚姻都算计了进去,真可谓是用心良苦!成为男人的妻子,乔欣暖不仅要履行妻子的义务,还要承受他的报复折磨。终于她怀上了孩子,却被男人告知不允许她生下来,最终乔欣暖被逼跳进了深海中,席司霆也彻底疯魔了。

《双宝降临席少成追妻狂魔》精彩片段

清晨,医院的走廊。

一抹纤弱的身影,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乔欣暖紧张不安的捏着衣角,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检验单。

单子上清晰的显示着一排字迹,显示她双胎妊娠,已经四个月了。

难怪这段时间,她一直觉的身体不适,还以为自己得了大病,活不久了。

没想到,月事紊乱的她,怀孕了。

两年前,弟弟被人骗去地下赌球,输了三百多万,被好几拔人追着打。弟弟被打入院,她四处求人,可是,所有亲戚都将她拒之门外。

面临着弟弟高额医疗费和巨大债务时,一个男人主动找到她,答应帮她还债,救治重伤的弟弟。

条件是嫁给他。

午后的阳光下,男人逆光而来。

乔欣暖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高贵俊美的男人,会在她绝望之迹,帮助她。

可紧急的事态,让她来不及细想,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男人也很爽快,帮她弟弟转入他旗下的私人医院治疗后,就给了她一张五百万的卡,让她去还债。

她以为自己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了。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刻意安排的,只为了报复。

“哇哇哇......”

小婴儿的啼哭声,惊醒了发呆的乔欣暖。

她抬头看见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对夫妻,妻子抱着刚生不久的孩子,老公在一旁温柔的照顾着她们。

看着这么温馨的一幕,乔欣暖的心,却越发的冷寒。

捏着检验单,她匆匆离开了医院。

今晚是老公二十八岁的生日,她需要回家帮他操持生日宴会。

入夜,豪华别墅,灯火辉煌。

乔欣暖忙前忙后,领着一群工作人员准备好了晚宴所需的一切。

客人如约而至。

乔欣暖现在格外小心,走路都不敢太快了。

她刚从楼梯走下,就看到老公身边挽着一个妩媚优雅的女人。

男人目光冰冷的朝她看来,乔欣暖吓的逃回了楼上。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身为他的妻子,看到这一幕,她除了当逃兵,没有质问的资格。

这一晚,她再没有踏下楼梯,一直等到深夜。

她以为男人会带着那个美女离开,没想到,卧室的门,被推开。

男人喝了酒,俊美的面容胀红着。

乔欣暖看着带着酒气靠近的男人,她呼吸一乱。

下一秒,她就被甩到了床上,乔欣暖发出一声惊呼声。

男人附身,冷冰的目光锁着她。

“为什么没下来招呼客人?”男人在问罪。

乔欣暖紧张不安的说:“我怕打扰了你的雅性。”

“呵......借口。”男人突然捏住她的下巴,捏的生疼。

乔欣暖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无力的恳求着他:“今晚不行,我忙了一晚,很累。”

男人却仿若未听见她的恳求,薄唇直接锁住她娇嫩的唇片。

半个小时后,乔欣暖惊慌的逃进了浴室里。

她第一时间察看了自己的身体状况,隐隐的刺痛感,让她惊恐极了。

在浴室洗了个澡后,乔欣暖出来时,看到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乔欣暖的内心,说不出来的委屈,悲伤。

嫁给他两年了,这两年,她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把她当玩物一样,她屈辱的承受着这一切,只求弟弟赶紧醒过来。

两年前,弟弟被打伤了脑部,在医院抢救几次,后来确定脑死亡,恢复机率很渺茫。

乔欣暖听到这样的结果,直接崩溃了。

可却又不得不坚强面对,男人答应过她,只要她安心待在他身边,他会请最好的医生帮弟弟看病。

一个月前,弟弟奇迹般的醒了,乔欣暖真的很高兴。

弟弟被父亲接去国外疗养,乔欣暖以为自己的恶梦可以结束了。

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怀孕。

清晨。

乔欣暖浅睡了两个小时,突然感觉有股重力压在身上。

她惊慌的醒过来,看到男人露出强烈的的目光。

她吓的赶紧伸手推开了他,昨天晚上来过一次了,她已经吓的半死。

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答应他了。

“胆子肥了,敢反抗我?”男人突然伸手捏住她纤细的脖劲:“乔欣暖,你没有资格说不。”

乔欣暖悲伤的眸光,一片凄然,但为了腹中胎儿,她还是出声恳求:“不要,求你了。”

男人薄唇勾起冷酷的微笑,贴在她耳边低哑出声:“你知道吗?我就喜欢看你痛苦的表情。”

乔欣暖小脸瞬间苍白一片,这变态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爱好?

“不行,我不愿意。”这一次,乔欣暖激烈的反抗。

“你弟弟刚醒,你就想造反吗?”男人也很生气,冷怒的狞笑。

乔欣暖身子一颤,弟弟是她的软肋。

他在这个时候提及,就是要她妥协。

泪水滑下她的脸颊,她侧开了脸。

男人冷笑一声,薄唇瞬间吮住她的唇片。

事后,乔欣暖觉的身体好像更难受了,她慌乱的爬起来。

不行,她必须赶紧去医院做个检查。

乔欣暖穿上衣服就直奔医院,挂了号,躺在彩超室的小床上。

医生皱紧眉头:“怎么出血了?你这样很容易流产的。”

乔欣暖听到血字,浑身僵冷。

孩子保不住了吗?

“孩子还在吗?”乔欣暖担忧的问。

医生拿了纸给她,叮嘱道:“孩子目前还好,刚才听见像小火车一样的声音,两个孩子都有胎心了,你跟你家人说说,你怀孕了,要多休息,不要乱跑,前三个月,要格外小心,你又是双胎。”

乔欣暖听到孩子还在,瞬间放下了一颗心。

她对医生说了一句谢谢后,就走出了彩超室的门。

在走廊上,她看着那检查报告,突然感觉一阵晕眩。

下一秒,她眼前一黑......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几个医生恰好路过。

看到不远处晕倒的女孩,他们急步的走过去询问。

乔欣暖什么都听不见了,但在晕倒时,她还下意识的护着小腹。

她被送进了抢救室。

护士想要联系到她的家人,就看到她的手机。

护士用她的大拇指解了锁后,就翻看通话记录,第一个电话写的是老公。

护士立即拨通过去。

此刻,威严沉闷的会议室,为首的男人年轻俊美,气质高冷。

听到手机铃响,他烦燥的摁掉了。

“继续!”男人对着讲解的一位高层,低声命令。

高层正要继续讲解方案内容,手机又响了。

男人极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语气森冷:“什么事?”

“你好,请问你是乔欣暖小姐的老公吗?她刚才在医院晕倒了,正在抢救室进行抢救,你能赶过来一趟吗?”护士小姐焦急的告知他。

席司霆冷漠的身躯,推开会议室的门,径直迈出。

半个小时后,黑色的车队,停在医院大门口。

高大清贵的身影,快步的走向抢救室。

护士看到突然走过来的俊美男人,立即红了脸。

“请问乔欣暖在哪里?我是她老公?”男人对着护士开口询问。

护士立即惊喜道:“你就是乔小姐的老公吗?她刚送去病房了,你去病房找她吧,哦,对了,这里还有她的包和一张检验单。”

席司霆伸手拿过一个女士包,随后,他目光盯在那张检验单上。

“先生,恭喜你啊,你妻子怀了双胞胎,医生说她是低血糖晕倒了。”

男人幽眸一震,随即眯眸盯着那张单子,薄唇扯了一抹极冷的笑。

怀孕了?

难怪昨天要死要活也不肯让他碰。

呵,她打的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吗?

病房内。

乔欣暖正在输液,低血糖晕倒不是第一次了,她之前就一直血糖低,现在因为怀孕了,体质更弱了。

乔欣暖醒过来了,看着吊下的药水,她立即伸手抚住小腹。

刚才摔倒的时候,没有伤到胎宝宝吧?

正当乔欣暖准备找医生再做个检查时,病房的门,被一只大手推开。

护士小姐也跟着走进来:“乔小姐,你还有一瓶药水。”

乔欣暖看着跟在护士小姐身后进来的高大男人,吓的浑身发冷。

“你老公来了,有他照顾你,你会没事的。”

护士小姐笑眯眯的说完,还不忘在乔欣暖耳边低声赞道:“你老公好帅啊。”

乔欣暖想回一个微笑给护士,可是,她真的笑不出来。

席司霆长的很帅,她第一次看见他,就被他迷住了。

可两年的时间,他的冷漠和残酷,将她心里的好感一点一点磨光了。

她现在看到他,就好像看到地狱使者,只剩下害怕。

护士小姐离开了,男人双臂环胸,居高临下的站在病床前,睨着她。

“说吧,孩子是怎么回事?”

男人音质冰冷的质问她。

乔欣暖吓的坐了起来,她故意装傻:“孩子?什么孩子啊?”

男人直接将手里的检验单扔到她的面前:“别装聋。”

乔欣暖吓的心脏发紧,小脸惨白一片。

检验单怎么会在他手里?

对了,刚才她晕倒的时候,被人送去抢救室了,肯定是护士把她的东西交给了他,还把他叫过来了。

看来,想瞒是瞒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有的,一定是意外吧。”

男人附身而下,薄辰勾起了森寒的冷笑:“是意外,还是人为?你心里清楚。”

乔欣暖又吓了一跳,她发誓,她绝对没有动手脚。

“别以为怀了孩子,我就能原谅你,放过你。”男人的声线,冷漠的砸下来。

乔欣暖小脸一片紧张不安,捏着被子的小手,都泛白了。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从你的肚子里生出来,懂吗?”男人目光无情冷酷的锁着她,声音更是没有一丝人性。

乔欣暖吓住了,她惊慌的伸手护着小腹:“你要干什么?”

男人讥嘲的勾唇:“孩子是你故意有的,不是吗?你想拿他们来坐稳席太太的位置,别做梦了,我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乔欣暖浑身抖了起来,她焦急不安的摇着头:“不要,不要伤害他们,他们是无辜的。”

“是他们太不会挑母亲了,挑了你这个罪人,乔欣暖,你的阴谋不会得逞,你骨子里跟你的母亲一样,是贱种,在我这里,什么手段都别想有。”男人愤怒的斥骂着她,满脸的嫌恶。

乔欣暖痛苦又无力的闭紧了双眸,咬着的唇片都白了。

当年席司霆娶她,就是为了报复。

因为她的母亲插足了他父母的婚姻,导致他父母事情破裂,母亲带着他的姐姐远走国外,后来听说出了事故,消失了。

这么浓烈的仇恨,让乔欣暖成为了他的玩物,他变着花样惩罚她,可这好像没有让他的仇恨减少。

乔欣暖不相信母亲会做出这种事情,可当他把那些照片扔在她面前时,她无力反驳。

“你不配给我生孩子,我会安排医生把手术做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就像恶魔一样传来。

乔欣暖痛苦到发抖,哀求的望着他:“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

席司霆直接无视她可怜哀求的模样,冷酷的转身离开。

乔欣暖绝望极了。

她多希望留下这两个孩子,那是她的骨肉。

她不想他们被冰冷的机器无情的缴碎。

可是,她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宝宝,他不要你们,妈咪该怎么办?”

“妈咪太没用了,我好想见到你们,可我等不到了。”

乔欣暖在医院打完了针,天快黑了,突然看到门外席司霆安排的人

“乔小姐,跟我们走吧,总裁已经安排好一切了。”

乔欣暖的心脏,就像万箭扎心,痛不欲生。

她好想就这样带着两个孩子从楼上跳下去,做为母亲,不能护住他们,就只有陪着他们一起离开,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乔欣暖悲伤的流着泪,无助的坐上了车。


在车上,她一刻也不得安宁,闭上眼,仿佛听到了小婴儿的啼哭声。

“宝宝......妈咪陪你们一起离开好不好?”

就在这一刻,乔欣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既然保护不了,那她只能舍身相陪了。

也许上天也在帮她,在经过一座大桥的时候,车子被人追尾了。

“乔小姐,请下车吧,你坐前面那辆车离开。”负责人过来对她说。

乔欣暖僵硬的下了车,只觉的胃部一片翻涌。

随后,她立即跑到旁边的栏杆处呕吐了起来。

“乔小姐......”

“我没事,让我吐一会儿,真的太难受了。”乔欣暖立即对那个人抬起手,阻止她过来。

那个女人知道女人怀孕,孕吐是很难受的。

她便没有强行让她上车,乔欣暖蹲着吐了一会儿,感觉好受了些。

湿冷的风,从河面上刮来。

乔欣暖看了一眼身后的栏杆。

美丽的脸上闪过一抹凄美的微笑。

“宝宝,妈咪带你们回天上,好不好?”

乔欣暖在心里安抚着同样受惊的孩子,她会做一个好母亲的。

说时迟那时快,乔欣暖突然翻身从栏杆处跳了下去。

“乔小姐......”

身后传来众人的惊呼声。

乔欣暖闭上眼睛,感受到强烈的冷意灌进来。

就这样吧,她和她的宝宝,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人间值得,但她不想再回来了。

河水湍急,乔欣暖很快被河水卷走了,她痛苦的在水里挣扎着,很快就晕了过去。

同时跳入河里救她的几个保镖,因为河水湍急,一时间失了她的身影。一个电话打进了席司霆的手机里。

“总裁,乔小姐在东河大桥跳下去了,我们的人还没找到她。”

“什么?”男人幽眸震颤:“她敢跳河?”

“总裁,怎么办?快报警吧,乔小姐会没命的。”

“你们给我下去找,一定要找到她,我不准她死。”席司霆愤怒焦燥的吼了起来,随后,捏着电话,坐上了车。

当席司霆赶到东河大桥时,只有黑呼呼的一片,耳边是河水奔涌的声音。

席司霆站在桥上,看着数十米的高度,他的心脏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焦急,恼怒。

他还没有折磨够她,她怎么敢死?

警方来人了,请了专业的人员过来捞,可是捞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乔欣暖。

席司霆一夜没睡,赤红着眼,在桥边不来回的走动着,等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失望。

她死了吗?

第二天的午后,乔欣暖醒了,她以为自己到了天堂,却看到了一张温暖的脸。

“姐姐,你醒啦,你没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蹲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个馒头:“给你吃。”

乔欣暖透过孩子的嘴里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被路过的渔民给救了。

乔欣暖感激万分,也当着渔民的面卖了一把惨,说自己被老公家暴,怀着孩子,老公还出轨自己闺蜜,各种冷暴力,在各种痛苦之下,她才选择轻生,渔民夫妇很同情她,决定帮她隐瞒行踪。

于是,乔欣暖就这样逃出来了,只是,她身无风文,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她想起了大学时最要好的朋友,决定投奔她。

乔欣暖摘下了自己的项链,给了渔民夫妻作为谢礼。

渔民夫妻见她要离开,也主动给了她一千块路费。

乔欣暖用这笔钱,几经周折,去找她的朋友了。

席家别墅。

哐啷一声响,巨大昂贵的花瓶,碎了一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席司霆冷怒的朝面前一群人吼出声:“给我继续找,哪怕只剩骨渣,也得给我捞回来。”

“是!”一群手下,慌张离开。

那条大河,直通入海,大家一致认为,湍急的河水,把乔欣暖冲入海里去了。

于是,各种大捞队伍,严阵于待,在入海口一致排开,决定地毯式捞人。

捞了三天三夜,依旧没有一点消息传回。

所有人都确定,乔欣暖死了。

“不......不可以,没有我的允许,她不可以死。”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席司霆,此刻像个疯子,赤红着眼睛,短发凌乱,满身戾气的在乱发脾气。

“乔欣暖,你给我回来…。”席司霆愤怒的对着大河吼叫着,四周的人吓的大气不敢喘。

所有人都相信乔欣暖死了,可席司霆,偏就不信。

“席先生,请你节哀。”警方的负责人,硬着头皮上前关心。

“她没有死,她一定还活着,就她那贱命......不是说祸留千年吗?她不可能这么短命的,我还要继续找......。”席司霆仍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众人不敢再劝他了。

席司霆还真的斥了巨资,找了很多船和人继续找。

这一找,就是三个月过去了。

秋枫林里,搭着一个大棚,此刻,乔欣暖挺着一个大肚子,正在帮朋友摘新鲜的木耳和平茹。

“欣暖,你别摘了,快到旁边坐着。”她的好友夏安安飞奔过来,扶住了她:“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孕妇。”

“安安,我想帮帮你,你一个人每天要摘这么多。”乔欣暖低声说道。

“真的不用,我可以慢慢摘,不急,但是你不一样,万一出了点意外,那可怎么办?我这里离医院这么远。”夏安安仍然坚持摁住她,不让她起来。

乔欣暖心里一片暖洋洋的,她温柔的笑起来:“好啦,我不乱动了,你别管我,去干活吧。”

夏安安见她真的不乱跑了,这才叹了口气:“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你会是个孕妇,我还想着,等我赚了钱,就去找你,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呢。”

“我也没想到。”乔欣暖苦笑起来。

“你结婚了也不告诉我,你真不够义气。”夏安安还在碎碎念。

乔欣暖美眸闪过一抹悲伤:“这段婚姻,已经结束了,要是我还能迎来第二春,我肯定请你过来吃喜酒。”

“行。”夏安安扬唇笑起来:“那我就祝你早日找到第二春。”

乔欣暖却觉的,第二春永远不会有了,她以后只会带着孩子生活,远离男人,健康长寿。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乔欣暖已经八个月了,肚子吹气似的,越来越大,她已经行动困难了。

a市,席司霆颓废的坐在办公室,目光盯着脚下的钢铁森林。

深幽的眸底,让人看不出情绪,疯狂找寻乔欣暖的日子,过去了。

他终于接受了她死去的事实。

如果他不逼迫她打掉孩子,她是不是就还活着?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男人烦燥的拧了眉宇,声音冰冷:“进来。”

门推开,他的助手聂枫快步的走到他的面前,把一张照片递给他,激动道:“总裁,这条项链,是不是乔小姐结婚时戴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