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生浴缸救大佬

重生浴缸救大佬

东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锦鹿一根筋,脑袋不会转弯,做了很多蠢事!如今重活一世,她开局便救下有钱的男人,本以为能美滋滋的抱大腿,狠虐渣男贱女,谁想到霍兰庭居然对这段合作关系认真了!锦鹿本想着男人帮自己虐渣,她充当男人的临时妻子,顺带帮他治治病,可并没打算他要让自己当一辈子的妻子!

主角:锦鹿,霍兰庭   更新:2022-08-19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锦鹿,霍兰庭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浴缸救大佬》,由网络作家“东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锦鹿一根筋,脑袋不会转弯,做了很多蠢事!如今重活一世,她开局便救下有钱的男人,本以为能美滋滋的抱大腿,狠虐渣男贱女,谁想到霍兰庭居然对这段合作关系认真了!锦鹿本想着男人帮自己虐渣,她充当男人的临时妻子,顺带帮他治治病,可并没打算他要让自己当一辈子的妻子!

《重生浴缸救大佬》精彩片段

“挨个房间给我搜,别让霍兰庭跑了!”

深夜,一伙人冲向铂尔曼酒店顶楼,Vip总统套房里,锦鹿被声音惊醒。

慢慢睁开眼,锦鹿差点呛死。

“噗!咳、咳咳!”

她、她怎么还泡在浴缸里?

她不是被渣爹锦大城和白莲花妹妹锦悠悠按在水里,活活淹死了吗?

锥心刺骨的恨意朝锦鹿袭来!

难道!

突然,浴室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跌进来,直直跪在她面前。

“!”

“别出声,借我躲一下。”男人低喝。

他腹部有伤,艰难起身锁上门,挪到浴缸旁的衣架后面,闭上眼沉住气,苍白的脸渐渐布满冷汗。

锦鹿看着男人的脸,一时觉得眼熟,还没来得及细想,外面传来刷卡声。

一伙人冲进来,大堂经理着急大喊:“你们是什么人,这里都是客人的房间,不能硬闯!”

“滚开!”

咣当!

外头的花瓶被砸的稀碎!

浴室外场面混乱,那伙人马上就要冲进来,锦鹿过去拽住男人的手腕:“你站在那里是躲不过的,我救你呀?”

锦鹿趁着男人错愕,狠狠一拽。

噗通!

霍兰庭:艹!他恐水!

浴室里水花四溅,外面开始咣咣撞门!

锦鹿急中生智,拿起摆台上的手机,登陆直播app,很好,她的账号密码还没被改。

博主:锦皇带你升官发财,粉丝1100w。

这个理财类账号在今天以前,锦鹿都因为自卑,一直戴头套变声示人,外界不知她的长相。

一个小时前,她被奸人所害,强烈的不甘充斥在心里,又重回了身体里。

现在既然没死成,那就痛快撒个泼吧!

锦鹿点开直播,把自己落汤鸡一样的脸怼到屏幕里,大批死忠粉瞬间钻进来。

【卧槽,这娘们儿谁啊!】

【难道是锦皇?】

【天啦噜!财神锦皇露脸了!】

网上的观看人数嗖嗖暴涨,浴室外的人冲进来,锦鹿看准时机调转镜头,玩命尖叫。

“啊!你们是谁!”

“救命!有色狼,救命啊!”

黄三等人被尖叫声硬生生吓退三步,“臭丫头,鬼叫什么!”

“你们别过来,我在直播,1000多万粉都看着呢!你们老实点!”

锦鹿调转屏幕,红着一双眼义愤填膺,“友友们谁能帮我报警,我在清江路铂尔曼酒店顶楼Vip3206室,这伙人突然冲进我房间,我正在洗澡,身上一丝不挂……”

锦鹿瑟瑟发抖的往水里躲,撇着嘴眼泪汪汪,一只手摸到水底下,用力按霍兰庭的头。

霍兰庭快要憋死了,两只手下意识箍住锦鹿的腰,腿眼看要露出来。

锦鹿赶紧盘住他的腿,使劲往下压,心想大长腿就是麻烦。

霍兰庭:“……”

,这死女人想淹死他!

网上,留言正在疯狂刷屏。

【已报警。】

【已报警,锦皇坚持住!】

【坚持住,正义是不会迟到的!”】

“老大,怎么办?我们要暴露了。”黄三身边的章四忍不住低声说。

他们是拿钱消灾,灾没消成再惊动警方,大家都得完蛋。

“快走!”黄三一声令下,赶紧带着人撤。

锦鹿高声尖叫:“抓坏人啊,有种别跑!”

人走之后,锦鹿关了直播。

哗啦!

水里的人突得冒出来,大口喘气之后一把掐住锦鹿的脖子,男人骨相精致,冷白皮,漆黑湿软的头发下是一双被水泡红了的漂亮眼珠。

“咳咳……你好大的胆子!”

“霍二爷过奖了。”

锦鹿微扬着头,笑着打量眼前人。

决定救他时,她已经记起他是谁了。

帝都病娇祖宗霍二爷,命短、钱多,性子邪但模样美,眼角边还有一颗美人痣……

锦鹿之前自卑胆小,除了埋头苦干,唯一爱好就是看漫画里的男人,霍兰庭的颜,足以让人颤抖!

霍兰庭手上用劲,锦鹿抽了一口冷气:“你轻点。”

不是说霍兰庭体弱多病嘛,怎么手劲儿这么大?

锦鹿被掐的呼吸困难,目光落在他脸上,好像没看到传说中的泪痣。

锦鹿没多想,推推他:“怎么说我也是舍身救的二爷,您不能占了便宜还下狠手吧。”

占便宜?

霍兰庭松手,垂眸看她水下若隐若现的身体,薄唇微微勾了勾,“这‘便宜’着实小了点。”

锦鹿:“……”

她不小,她有B!

霍兰庭起身踏出浴缸,目测一米八七左右的身高,湿答答的衣服黏在身上,衬出一副诱人的好身材。

“名字,告诉我。”

“锦鹿,锦绣的锦,小鹿的鹿。”

霍兰庭:“想要什么回报,自己提。”

锦鹿微笑着说:“二爷记得我就行了。”

她重生一回不容易,得捆在根镶金边儿的大腿上报仇才行。

 


霍兰庭低头看锦鹿,她有一张甜美但戾气密布的脸,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未报。霍兰庭突然拽住锦鹿的手腕:“我不留把柄在人手上,懂?”

锦鹿强忍着疼,顺势靠近霍兰庭。

“二爷信我一回?我确实有我的目的,但……”锦鹿估摸了一下直播结束的时间,“不说这么多,二爷还是先快走吧,这儿一会儿还来人。”

锦鹿话音刚落,远处传来声音。

“爸爸,快点快点!”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死透了吗?我特地验了鼻息!”

“谁知道!赶紧趁没人找到这儿,再弄死她!”

锦鹿暗叫不好,反手一个猛推,一巴掌呼在霍兰庭下巴上。

“你——”

霍兰庭下巴火辣辣的疼,锦鹿捂住他的嘴两下把他推到隔壁卧室里。

“在这等着,别出声!”

咣!

门风甩了霍兰庭一脸,他居然被一个女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姐姐?”

锦悠悠刷卡进门,悄手悄脚的往浴室走,身后跟着锦大城,猫着腰,像只被挑断脊梁的废物!

“鹿儿?你在吗?”

锦氏父女小心翼翼的挪去浴室,突然身后传来椅子响动,两人回头。

“啊——”

锦大成和锦悠悠一声大叫,噗通一下坐在地上。

落地窗前,锦鹿背光而站,细长的手指里玩着一只烟灰缸。

“你是人是鬼!”锦悠悠浑身一颤,脸色煞白的抱住锦大城。

锦大城哆哆嗦嗦,忍住下腹一股尿意,虚着嗓子问:“鹿儿,你、你真的活着吗?”

锦鹿轻笑,慢慢走过去。

“我当然是人。”

她的确是死过一次,又奇迹般地重生了。

一切都没变,唯独知道了这对父女的恶毒心思。

锦鹿自认为出生在一个温馨有爱的家庭,虽然母亲得癌症去世的早,可爸爸和妹妹一直对她很好。

在网络盛行的年代,锦鹿对金融行业嗅觉敏锐,三年前,她十八岁时自创投资课程网上售卖,还融资100万顺利开办锦氏公司,用于给其他大型公司提供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一个月前,她正式入驻直播app。

而这就是一切罪孽的开始。

短短三十天,直播收获粉丝1100w,公司也因为“锦皇”这个名字,轻松月入千万,可惜一直以来她性子太软,只会埋头钻研,无条件信任爸爸和妹妹,听信锦大城“女孩子直播露脸就是不自爱”的鬼话,直播时都戴着头套和变声器,并把公司所有对外洽谈的工作都交给了妹妹锦悠悠。

所以在外界眼里,锦氏没有锦鹿,只有锦悠悠。

现在锦氏公司走上正轨,每月钱如流水般的进账,这对蛇蝎心肠的父女将她活活溺死在浴缸里!

“好姐姐,‘锦皇’只有一个,你死翘翘了我才能在粉丝面前亮相呀,哈哈哈!”

“好女儿,怪只怪你多余,早死早超生,爸爸也是为了你好。”

她当时垂死挣扎,却换来锦大城的施暴,他将她狠狠踩在水里,绝了她一切生路。

锦鹿双眼赤红,俯身蹲在锦氏父女的面前。

“爸爸,小妹,刚刚有一伙人冲进来要杀我!”锦鹿故作惊恐的要落泪,心里默默掐算着时间。

距离直播已经过去七八分钟,按照警察的出警速度,最多留给她三分钟时间。

三分钟,足够了!

“姐你吓死我了,那伙坏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冲进来……”锦悠悠这时突然紧张的上前抱住锦鹿。

那伙人刚走不久,现在杀了锦鹿这贱人,刚好可以完美嫁祸!

想到这,锦悠悠掏出匕首,毫不留情的捅向锦鹿。

去死吧你!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我的好妹妹。”

匕首被阻力挡住,锦悠悠怔住,只见锦鹿竟然一只手攥住了刀刃!鲜血横流,她脸上带着沸腾的火光,拿着烟灰缸的手狠狠砸向锦悠悠。

“啊——”

锦悠悠头破血流,躺在地上鬼叫,锦鹿迅速起身,一脚踹在锦大城裆部,“啊!”

养育他的父亲可以毫不迟疑的淹死她。

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可以恶狠狠的拿刀捅她。

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你们该死!”锦鹿发了疯似的猛踢锦大城,一脚一脚,把他那张慈爱友善的脸踩的稀碎。

墙上的分针转了三圈,走廊里再次传来声音,狼狈的锦大城爬去开门,刚要张口呼救,锦鹿一声尖叫。

“救命!有人要杀我!”

她踩着锦大城的脑袋跑出去,大声呼救:“警察同志,我爸爸和小妹要杀我,快救救我!”

警察?

锦大城目瞪口呆,糟了,他们好像中套了!

警察一见锦鹿鲜血淋漓的手,立马将她保护起来,警惕的拔枪冲进房间里。

锦悠悠满脑袋血的躺在地上,锦大城看上去没有外伤,但一脸狼狈。

地上一把沾血的匕首,和一只烟灰缸。

活脱脱的凶杀案现场!

“不许动!”

警察迅速控制现场,锦悠悠这时捂着脑袋坐起来,没看清周围状况,直接破口大骂:“爸,快抓住锦鹿,不能让她活着!”

锦鹿暗自扬唇一笑,这傻子!

果然警察面色一变,急忙几个人去扭住锦悠悠的手,手铐一戴,锦悠悠回神,“你们……”

锦鹿泪流满面,瑟瑟发抖的缩在警察身后:“小妹,我到底什么地方招惹了你,你不惜雇人杀我,没杀成又亲自跑来动手。”

锦大城惊惶着想跑,“不关我的事,跟我没关系!”

他不跑还好,一跑,被警察两下按在地上,手铐一戴,空气里弥漫出一股尿骚味。

锦鹿泣不成声,“爸爸,我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我死了对您有什么好处!”

锦大城脸色煞白,“我、我没有!”

眼神涣散,汗流的也不正常,一看就是撒谎,警察大胆还原过程:这父女俩雇凶杀人,被锦小姐直播败露后想要赶在警察之前二次行凶。

匕首和锦小姐手上的伤就是证据,至于烟灰缸……

警察看向锦鹿,锦鹿擦掉眼泪,“坚强”的说:“我刚刚情急之下正当防卫,用烟灰缸砸了锦悠悠,我认罪,可以去警局说明情况。”

很好。

警察投来赞许的目光,还宽慰她:“小姐你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

“她在撒谎!”锦悠悠大吼,满脸血显得她整个人狰狞无比,“是她打的我,抓她,快抓她!”

“锦鹿你这个贱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演!”

“放手,你们是哪里来的警察,证件呢,拿出来!”

“我没杀人!放开我!”

脑袋都被开了,还喊的这么有力气。

警察原本还有三分存疑,现在完全确信了,这就是个危险分子!

“带走!”

“锦小姐,暂时没有多余的衣服给您,不嫌弃的话,披我的衣服吧。”

锦鹿抱着胳膊,苍白的脸轻轻摇头。

“谢谢您,我想我还是去前台问服务生要一件吧,顺便调取一下走廊里的监控。”

警察被提点,立马跟同事示意监控,后者急忙往前台跑。

锦鹿低着头,性感的唇胜利的上扬。

她被两位警察保护,锦氏父女则被粗暴拖拽着离开。

半小时后,霍家保镖游蒙来到酒店,找到刚从套房出来的霍兰庭。

“二爷!”

见霍兰庭腹部受伤,游蒙扯碎衬衫要给他包扎,霍兰庭却抬手拂开。

明明身上的伤还在流血,他却丝毫不着急,回头望着一地狼藉。

好一出借力打力,栽赃嫁祸。

锦鹿?这女人有点意思。

“游蒙,去警局把刚刚那个女人捞出来。”

游蒙愣住:女人?哪个女人?二爷身边有女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