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回女儿四岁那年

重回女儿四岁那年

青海长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沈书桓前世做了许多猪狗不如的事,拖累了妻子,害死了女儿,他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如今一切重头再来,他回到了女儿四岁那年,看到瘦骨嶙峋的女儿,眼中闪着对自己的畏惧与渴望,沈书桓控制不住的留下了泪水,前世的自己究竟是混账到什么程度,才会将妻女逼得一疯一死。

主角:沈书桓,唐婉晴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书桓,唐婉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女儿四岁那年》,由网络作家“青海长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沈书桓前世做了许多猪狗不如的事,拖累了妻子,害死了女儿,他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如今一切重头再来,他回到了女儿四岁那年,看到瘦骨嶙峋的女儿,眼中闪着对自己的畏惧与渴望,沈书桓控制不住的留下了泪水,前世的自己究竟是混账到什么程度,才会将妻女逼得一疯一死。

《重回女儿四岁那年》精彩片段

当站在老旧的客厅里,看着小脸刷白,骨瘦嶙峋的四岁女儿抱住自己大腿时,当蹲下来,颤抖着双手抱住女儿时,当他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时,沈书桓才终于确定,自己重生了。

房门开启,唐婉晴失魂落魄的走进来,看到丈夫抱着孩子痛哭流涕,她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跑过去:“月月怎么了?”

沈书桓抬起头,看着一脸焦急的妻子,他像疯子一样跳起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婉晴!婉晴!”

唐婉晴下意识将他用力推开,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厌恶,更有不加掩饰的愤恨。

“你又干什么了!”

唐婉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飞快的冲进卧室,只见上了锁的柜子已经被撬开。

家里仅剩的一千五百元,已经不翼而飞。

卧室里近乎疯癫的尖叫声,让沈书桓浑身颤抖,看着从里面冲出来,双眼通红,仿佛在盯着不世之仇的妻子,他猛然想起这一天,竟是妻女的忌日!

女儿月月重病,沈书桓父母早亡,一贫如洗。

岳父岳母气女儿嫁给一个窝囊废,更是不愿意帮忙。

颓废多年,染上赌瘾的沈书桓,偷走了家里最后的底子。

而那一天,无路可走的唐婉晴,尝试着在幼儿园募捐,却被孩子们的家长百般羞辱。

说她长的漂亮,却不干人事,竟然来幼儿园骗钱。

跟你又不熟,凭什么捐钱给你家孩子啊。

心灰意冷的唐婉晴,回到家发现真的一无所有了,立刻失去理智,跑进厨房拿起了菜刀。

“沈书桓,这辈子是我瞎了眼,下辈子我投胎做猪做狗,都不想再认识你这样的人渣!”

她恨意冲天,一刀砍开了自己的喉咙。

血如瀑布一样喷洒而出,女儿月月呆呆的看着妈妈倒地抽搐,然后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

不久后,月月无药可治,死在家中。

幼小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品尝人世间的幸福快乐就逝去了。

大大的眼睛始终睁着,沈书桓永远无法忘记女儿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再也不要你做我爸爸了!”

从那之后,沈书桓终于痛改前非,他不想世上再有家庭因为疾病崩溃。

他寻访大山,专门找那些隐世的神医学习,最终医道大成。

无数达官贵人,不惜败尽家产,也想见他一面,延缓寿命。

站在古往今来医术的最巅峰,沈书桓却满心遗憾。

救的了天下人,却无法让妻女死而复生,也许正是这股长达百年的执念,让他奇迹般的重生回了这一天。

唐婉晴的嗓子仿佛劈了一样,她看着眼前的丈夫,无论外人怎么说,无论爸妈怎么骂,她从未想过离开这个男人,一直在等他改过自新。

可是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他就像别人说的,是一滩无可救药的烂泥!

“沈书桓,这辈子是我瞎了眼,下辈子我投胎做猪做狗,都不想再认识你这样的人渣!”

熟悉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在沈书桓耳边响起,他身子一颤,毫不犹豫的跑过去,抱住要冲进厨房的唐婉晴。

“放开我!放开我!”唐婉晴奋力的挣扎着,满心寻死。

沈书桓哪敢放开,以唐婉晴现在的状态,拿起刀子就是死路一条。

只能用尽全力抱住她:“婉晴,我改了!我真的改了!那笔钱我没赌,是拿去买药材了,我有办法治好女儿!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也许是这善意的谎言起了作用,唐婉晴挣扎的力度小了一些,她愤怒的大叫:“药呢?你把药拿出来!”

“药材刚定,还没到货呢,你......”

“你给我滚出去!”唐婉晴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强行推出门外:“要么把钱拿回来,要么把药拿回来,不然你就别回来了!”

房门砰一声关闭,听着里面传出的凄厉哭声,沈书桓拍打门板:“婉晴,我这就去药店等着,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王八蛋,你死我都不会死!”唐婉晴哭着骂道。

沈书桓稍微松了口气,只要妻子不再想着去死就好,其它的都无所谓。

但自己上哪拿药去?

那一千五百块,的确被他在赌桌上输的精光,现在身无分文。

沈书桓咬咬牙,选择先下楼碰碰运气。

以他的医术,如果能遇到个有钱的病人,赚个万儿八千的并不难。

只是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又上哪找病人去?

看着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城市,沈书桓在街边公园的椅子上坐下,愁眉苦脸的思索着该怎么缓和夫妻关系。

这时候,旁边传来了咳嗽声,他转头看了眼,不远处坐着一位老爷子。

初秋的夜晚温度很低,一阵冷风吹来,老爷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从他忧愁的面容来看,显然是有什么心事。

同为天涯沦落人,沈书桓心生怜悯,把外套脱了走过去递给他,道:“老爷子,晚上天气冷,注意保暖,早点回家,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老爷子抬头看他,微微有些愕然,从他面前路过的人很多,唯有沈书桓,把外套脱给他。

相比家里那些不争气的子孙,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反而让他那颗冷透了的心有了一丝暖意。

“小伙子......”老爷子刚开口,突然脸色变得铁青,直接一头栽了下去。

沈书桓眼疾手快,将他扶住,手指本能的探在了对方腕部。

这一掐脉,顿时皱眉,脑出血!

不对,还有一些长久的顽疾,脑出血只能算并发症!

一边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沈书桓迅速在老爷子的几处穴位上以不同的节奏和力度按压。

手里没有牛豪针,幸好附近有铁网。

沈书桓用力掰下一根握在手里,瞄准老爷子的眉心,以奇异的角度,配合寸劲穿透进去。

米粒大的贯穿伤口,不断有鲜血流出,虽然让老爷子看起来面容可怖,却也缓解了颅内压力。

与此同时,一个壮实的西装男子惊慌失措的跑过来,一把拽住沈书桓的衣服,恶狠狠的问:“你对陈老做了什么!”

“他突发性脑出血,我只是在他颅骨上开了个洞,缓解颅内压力。”沈书桓解释道。

“开洞?”对方吓了一跳,脑袋上开洞,那是要死人的!

“你他妈的,陈老要是有什么意外,老子弄死你!跟我一块去医院!”男人将老爷子抱起来放进车内。

沈书桓被他硬拉着不准走,只能一块去医院。

从对方焦急的神情,以及这辆价值也许不高,却意义非凡的红旗牌老款高端轿车来看,老爷子的身份显然不一般。

那名男子一边开车,一边打出去电话:“二爷,老爷子出事了!在路边凉快呢,突然就倒了。有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兔崽子,说在陈老脑袋上开了个洞!”


来到医院后,医生护士早已经准备多时。

沈书桓拉住一名医生,道:“不用拍CT了,他是突发性脑出血,伴脑内血管畸形,以及心供血不足导致的器官衰竭。现在最好用针灸治疗,冒然开刀,很容易出事的。”

那名医生看着他,问:“你也是医生?哪一家的?”

“我不是医生,但我......”

“你不是医生在这瞎搀和什么,走开,别耽误我们时间!”医生一把将沈书桓推开,推着老爷子去了CT室。

沈书桓皱起眉头,拍CT到出结果,最快也得二三十分钟。

老爷子现在情况不妙,耽误的时间越久越危险。如果让他进行针灸治疗,有十成把握可以治好。

可惜的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与此同时,数辆豪车停在了医院门口,一群人匆匆下了车。

“我爸呢?”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问。

“正在拍CT。”西装司机连忙回答道,然后又指着沈书桓:“就是他在陈老脑袋上开了个洞。”

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的走到沈书桓面前,问:“你是医生?”

“不是。”

中年男子听的倒吸一口凉气,满脸的杀气,他一把揪住沈书桓的衣领子:“我爸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你都死定了!给我看好他,他要是想跑,把腿打断!”

说罢,中年男子快步进了医院。

不久后,CT结果出来,的确是脑出血。

中年男子拉着从家里赶来的医院副院长,嘱托一定要治好老爷子。

“放心,我们是整个榕城最好的医院,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交给我们吧。”副院长很是自信的道。

沈书桓刚想提醒他们不要用西医的方法,而是要用针灸温和治疗,却被一人直接踹在腰间。

“欠揍是吧!谁允许你说话了!”那人恶狠狠的骂道。

看着这几人凶神恶煞的样子,沈书桓只好闭上嘴巴。

一个小时后,副院长脸色苍白的从手术室里出来,中年男子连忙上前问道:“老爷子怎么样了?”

副院长一脸不安,哭丧着脸道:“实在抱歉,陈老......陈老的心脏骤停,我们已经尽可能抢救,却还是没有效果。他,他老人家已经......”

“你他妈的废物!”中年男子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在副院长脸上,对方捂着脸后退,不敢有任何的不满。

那可是陈家的天,如今,天塌了!

一旁的副手连忙解释道:“我们在陈老的额头发现了一个血洞,直接贯穿了颅骨,一定是这个原因导致陈老的身体不堪重负才死亡的,并不是我们手术的原因!”

中年男子似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到沈书桓面前,再次抓起他的衣领子:“我要你全家都给我爸陪葬!”

沈书桓并没有慌张,学习医术那些钱,什么豺狼虎豹他没遇到过,可比人凶狠多了。

他只皱着眉头道:“我在颅骨上开洞,是为了减轻颅内压力,死亡原因绝对不可能是这个。”

“你又不是医生,凭什么乱来,就是你害死陈老的!”那个医生大喊着,他们一定要把责任推到沈书桓头上,因为自己实在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沈书桓看向那名中年男子,道:“不管你想做什么,也不管你信不信我,就算想杀我全家,也得让我去确认一下死因。”

“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中年男子拉着沈书桓的衣服,把他拽进了手术室。

手术台上,陈老的尸体静静躺在那。

沈书桓走上前去,手指探向脖颈,没有任何波动,显然已经没气了。

但是下一秒,他忽然感觉到一下轻微的颤动。

这种颤动,是连仪器都很难发现的,只有沈书桓这样医道大成的神医,才能凭借惊人的感触力发现。

在陈老的心口位置,沈书桓安静的感受了一分钟,果然再次感受到了那股跳动。

“陈老还活着!快给我拿牛豪针来!”沈书桓大喊着。

一旁的医生满脸讥讽,道:“他果然一点也不懂医学,陈老的脑电波都消失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人怕是个精神病吧!”

沈书桓压根不搭理他,只看向那名中年男子,沉声道:“如果你不想让他真的死掉,最好选择相信我!”

虽然沈书桓的打扮普通,但他的眼睛里,却有着让人信服的神采。

中年男子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信心,他立刻吩咐人去取牛豪针。

那名医生仍然喋喋不休的道:“年轻人,你还是承认了吧,就是你害死了陈老,何必耽误我们的时间呢?”

沈书桓仍然没有看他,只在陈老身体的各处穴位快速按压着。

他的手速很快,如幻影一般,看的人眼花缭乱。

牛豪针取来,沈书桓飞快的取出十几根银针,以最快的速度扎入老爷子的人中穴,少阳穴,鸠尾穴等位置。

每个位置的深浅不一,力道不同,扎完针之后,他单手握拳,在老爷子的胸口用力的砸了下去。

这一下,砸的老爷子整个人都要从床上跳起来,旁边更是有人叫骂:“你他妈干什么呢!”

中年男子拦住了他们,目光深沉的盯着前方。

无论沈书桓现在做了什么,无论是对是错,这都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就算要杀了这个人,也得确认他真的无法救活老爷子才行。

那名副院长走过来,对中年男子叹息道:“陈先生,不是我多嘴,他这明显是胡来。陈老的脑电波消失,就证明已经真正的死去,绝对不可能再救过来了。”

中年男子也不看他,随口问道:“如果他救回来了呢?”

副院长摇摇头,道:“如果他救回来了,我给他跪下磕头道歉,承认自己学艺不精都行。”

就在这时,沈书桓的第二拳已经砸了下去。

伴随着这一拳,已经被判定死亡的老爷子忽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喘息,一双眼睛睁圆。

监控仪器上,顿时响起了刺耳的报警声。

虽然各项数据依然不是很好,但出现波动,说明他活着!

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那些自认专业的医生们,此刻如同见鬼一般看着那个站在手术台前,扶住老爷子的男人。

他......竟然真的把一个死人救活了!


神奇的一幕,令人难以置信,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中年男子惊喜交加,下意识跑过去,还不等他说话,沈书桓便急声道:“立刻去取新鲜牛血,浮小麦,当归......”

一连串的药名从他口中吐出,中年男子想也不想的冲身后人大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抓药!”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身跑出去,沿途挡路的医生护士,都被他们毫不客气的直接推开。

中年男子喜极而泣,却不敢出声,他只看着沈书桓忙活的身影,满脸的感激和懊悔。

这是个真正的神医啊!

自己刚才却对他态度极其恶劣,这可怎么办?

沈书桓并没有要跟他计较的想法,病人家属不懂医术,又见他年轻,怀疑是正常的。

别说他们了,就算那些专业的医生,不也是如此?

等老爷子的情况稍微稳定一点,沈书桓才把他缓缓放下。

中年男子连忙低声问道:“这位......医生,我爸他......”

“他的脑血管畸形,开刀导致心脏无法顺利输血,瞬间剧烈收缩停顿,陷入了假死。这也怪不得医生,他们用的西方设备太灵敏了,而假死状态下,只有心脏每隔一分钟会跳动一下,发现不了很正常。我已经帮他稳定了情况,等药拿来服下,再进行输血,问题不大。”

沈书桓的话,是在为医生开解,可他越是这样说,那些人就越觉得羞愧难当。

自己等人刚刚是怎么羞辱沈书桓的,还记忆犹新,可人家呢?

不但没跟自己计较,反而帮他们说好话。

如果不是人太多,他们恨不得抱住沈书桓的大腿痛哭流涕,感恩戴德。

中年男子看着沈书桓,心中的赞赏愈发浓郁。

这么年轻,医术就如此了得,最重要的是,为人大度,仗义。

如此人物,堪称俊杰!

“您贵姓?”中年男子问道。

“免贵姓沈,沈书桓。”

中年男子直接转身面向那几个医生,沉声道:“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全部听沈医生的吩咐,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听到没有!”

从副院长,到主任医师,再到护士长,都连连点头,哪敢有别的废话。

随后,药物被取来,按照沈书桓的吩咐给老爷子煎服。

副院长亲自上阵,如一个学生们,被沈书桓指点着为老爷子进行出血点清理,缝合。

最开始他还想着,对方中医了得,但手术是西医特有的,是否会帮倒忙?

可是做着做着他就发现,人家不但不会帮倒忙,反而像长了透视眼一样。

自己忙活半天都没找到的出血点,他直接就能指出在哪,这是何等的医术修为才能做到?

自己不是没见过那些有名的中医,就连国医圣手也见过几个,可是没一个能像沈书桓这样,让他觉得仿佛站在泰山之下只能仰望。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为什么站在某一领域最巅峰的人,会被称为泰山北斗!

因为那个人的身影,会在你心里如雄山一样高大,让你叹为观止!

随着治疗一步步进行,老爷子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

将其推入重症监护室后,中年男子走到正和副院长叮嘱护理事宜的沈书桓身边,他没有立刻出声,而是安安静静的听着。

沈书桓事无巨细,仔细叮嘱了一番,副院长带着一群医生,在他面前低头听着,把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等沈书桓说完了,中年男子才摆手示意副院长等人离开,然后伸出手道:“沈医生,我是陈家的陈炳生,大恩不言谢,今后有什么需要我陈家做的,您尽管开口,这是给您的一点心意。”

说着,陈炳生拿出一张支票递过来。

沈书桓瞥了眼,上面一连串的零,最前面的数字是五,五百万!

这是一笔巨款,更是他急需的。

但趁人之危,不是沈书桓的性格,他治病救人,凭的是一腔热血,是对妻女的愧疚,而不是为了赚钱。

“不需要那么多,如果陈先生真想谢我,还请借我两千元,等我赚到钱就会还给你们。”沈书桓道。

陈炳生听的一愣,在他看来,这样的神医就算不是家财万贯,起码也是小富安康。

可沈书桓却要借两千块钱?

你如果缺钱的话,为什么不要这五百万?

沈书桓淡笑着道:“和老爷子是萍水相逢,帮他一把也是举手之劳,不值得这样花费。钱对我来说,还不如一根恰到好处的药草有价值。有人命轻如鸿毛,有人命重如泰山,不能用钱去衡量人命的价值,您说呢?”

陈炳生听的浑身一震,这种话,他不是没听人说过。

可是只有沈书桓说出来,真正让他觉得,是有道理的。

这个人的眼里如此纯净,看不到半点贪婪和虚伪。

他需要钱,但他不爱钱。

他救人,却不愿意把人命和金钱挂钩。

陈炳生羞愧的把支票收回来,心甘情愿的拱起双手,冲沈书桓深深的行了礼。

“沈医生的医德,让我自惭形秽,是我错了!”

沈书桓笑了笑,从他身边人手中接过了两千元现金,随后他想到了另一件事,便道:“我需要四种罕见的药材,想请陈家帮忙。”

陈炳生连忙道:“您请说。”

“三百年以上的老参,五百年以上的灵芝,金色的龙须木,掘地三尺的肉苁蓉。这些药材非常昂贵,我目前没有能力买下,如果陈家能帮我这个忙,以后我一定会还这个人情。”

陈炳生也不管这些药材究竟价值几何,直接道:“好,我记下了,立刻让人去打听。”

沈书桓点点头,转身离开。

手下人凑上前去,询问道:“二爷,他这是想空手套白狼?”

陈炳生转过身来看着那人,目光阴冷,手下人顿时打了个寒颤,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二爷,我......”

“沈医生这样的人,也是你配侮辱和质疑的?”陈炳生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打的对方口吐鲜血,牙齿掉落:“立刻给我滚出陈家!”

那人哪敢多言,连滚带爬,满心懊悔的走了。

陈炳生又看向另一人,吩咐道:“派出一队人,暗中保护沈医生,但不要打扰他的生活。”

“是!”手下人应声,连忙去安排。

医院的楼上,副院长等人,也都聚集在办公室里,看着沈书桓独自离开医院。

“院长,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来的?医术也太厉害了吧,我都看傻了。”外科主任满脸感慨的说道。

副院长静静的看着下方,过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不管他从哪里来,以后见到他,都要保持最大的敬畏之心。”

“我有种预感,这个男人......会让全天下都像今天的我们一样震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