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镇龙狱

镇龙狱

一起发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林北的心中好兄弟是可以拼命去护的,三年前他为了好兄弟顶罪入狱,没想到三年后他强势归来,发现曾经的好兄弟,不仅背叛了自己还拐走了爱人。林北在调查中还发现,“好兄弟”这些年大肆掠夺他们林家的财产,将他的家人逼得走投无路,这仇这恨,林北一定要千百倍的报复回去。

主角:林北,钱苏苏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北,钱苏苏 的女频言情小说《镇龙狱》,由网络作家“一起发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林北的心中好兄弟是可以拼命去护的,三年前他为了好兄弟顶罪入狱,没想到三年后他强势归来,发现曾经的好兄弟,不仅背叛了自己还拐走了爱人。林北在调查中还发现,“好兄弟”这些年大肆掠夺他们林家的财产,将他的家人逼得走投无路,这仇这恨,林北一定要千百倍的报复回去。

《镇龙狱》精彩片段

龙国,东海一处孤僻岛屿之上,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

镇龙狱!

此时的一间监舍中,林北迎着阳光,双眼直直盯着手中的一块石英表。

直至石英表的时间来到正午12时,林北终于沉吟道:“距离我妈上次打电话报平安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她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林北直接跃下松软的床铺,轻轻打开厚重的铁门,径直走出监舍。

他这间的门,没有锁。

不是狱卒忘了锁,而是不敢锁!

因为。

林北,就是这座镇龙狱的王!

三年前,林北还是一个正在医学院读大三的医学生,但他的好兄弟吴洛,在一次夜间飙车的时候,不慎撞上一位走夜路的女孩,造成对方当场重伤,双腿瘫痪。

吴洛是江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家里更是当地的地头蛇,但因为他还有一起案子背在身上,不适合再多生事端,便拜托同在一辆车上的林北顶下这件事情。

吴洛答应林北,如果他因此要坐牢的话,出狱就给他五十万现金,外加一家KTV一半的股份,并且会好好照顾他体弱多病的母亲,以及到谈婚论嫁地步的未婚妻。

林北念在兄弟情深,又因为吴洛的开价实在太高,当时脑子一热,便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因为酒驾肇事,被判三年牢狱,所分配的,恰好就是这座人称食人岛的镇龙狱。

镇龙狱里,关押的凡人层次不一,高低上限差距非常大,上至穷凶极恶的海外杀手雇佣兵,下至偷鸡摸狗的小流氓,这里都有。

而林北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进入这里,绝对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万幸,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祖传葫芦里,居然藏着一份上古传承,让林北一夜间习得仙鸿神术,自此眼能入肉观五脏,手可银针判生死。

凭借这般本事,林北靠一手医术治遍整个镇龙狱,小到囚犯,上至狱卒,哪怕是典狱长,都来找林北看过病。

至于那些不找林北看病,还敢冒犯他的,不是在监舍中暴毙,就是变成疯子,被送进了残障人士专用的特殊监房。

典狱长办公室前。

林北一路走来,所有见到他的人,不论是囚犯和狱卒,全都会微微点头,礼貌道一声:“林先生好!”

而在林北刚到门口,办公室大门就被打开,一个身着军服,体态端正的中年人,主动迎着林北走了进去。

“林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他就是镇龙狱的典狱长,万从龙。

但他在林北面前,却只能点头哈腰,一片恭敬,只因两年前万从龙被投毒,他们一家的性命,都是林北救下的。

林北没有客气,走进办公室直接说道:“我要出狱。”

万从龙一惊:“林先生,这里呆得好好的,您的刑期也还差半年,怎么突然就要提前出去了?”

林北淡淡道:“三年来,我妈每个月都会给我打一次电话报平安,这个月她没打,我要回去看看。”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万从龙点点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待电话接通,他的语气变得严厉:“把所有的减刑手续都给林先生过一遍,十分钟后,我要送他出狱。”

交代完这一切,万从龙收起电话,客气道:“林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林北考虑一番,说道:“我听说坐牢出来的人,很多都会被安排一份工作,给我也安排一个吧。”

万从龙顿时更加摸不着头脑:“倒是有一份医院清洁工的工作。但是林先生,那都是出于人道关怀,为了让表现好的囚犯更好融入社会才安排的,以您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吧?”

林北淡笑道:“有份工作,我妈看到也能安心一些,你尽管安排就好,去不去那是我的事。”

“我明白了,这就给您安排。”

万从龙恭敬应下。

十分钟后,林北在整个镇龙狱的盛大欢送下,离开了东海。

江城。

一身干净的林北,踏足在一处老旧的街道上。

“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感慨一声,林北依照记忆,走过陈旧的街道,来到一处陈旧的老楼之前。

这座油漆脱落,墙面满是裂纹的房子,就是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只是,如今的老楼却有些不一样了。

印象中,老楼虽旧,但母亲会在楼前种植很多花草,哪怕是昏暗的小巷,也永远都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二十多年都不间断。

可如今,老楼前却是一片荒芜,甚至窗前的花盆,里面的花草尽数枯萎,从干裂的泥土可以看出,这里已经有许久没有人打理了。

心系母亲的林北,心头升起一股不安,拿出钥匙推门而入。

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直接愣在原地。

昏暗的房间内,家具杂乱不堪,角落遍布灰尘。

一个身形枯瘦,面容憔悴的妇人,此时正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一双老眼直直望着大门,望眼欲穿。

对着林北,老妇人直接说道:“我家也没什么好东西,想要拿什么就尽管拿吧。只是门口那双鞋子不要拿走,我儿子最喜欢那双鞋子了,他回来了......要穿的......”

说到这,林北才终于发现,妇人虽然紧盯着大门,但她的双眼却是一片无神。

她瞎了!

见此,林北再也按耐不住,直接扑向妇人。

“妈!我回来了!”

妇人,正是林北的母亲,秦惠兰。

“林北?”

秦惠兰听到声音后顿时浑身一滞,老眼里滚落点点泪花,抱住了林北。

她用满是老茧,皮肉开裂的粗糙手掌,抚摸在林北的脸上,最后终于放心道:

“儿子,终于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啊!”

林北扶住母亲,悲痛道:“妈!这几年发生什么了?家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来话长。”

秦惠兰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自从三年前你被判入狱之后,我们家的日子就大变样了。你撞的那个女孩子,需要赔偿两百多万。可我们家,哪里有这两百万啊!最后我没办法,只能变卖家里所有的东西,再打工换钱,以此来偿还赔偿款。”

林北听后一愣:“赔偿?怎么还要你来赔?吴洛难道没来吗?”

一提到吴洛,秦惠兰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吴洛他有来看过我一次,但应该是工作忙,最后也就没来了。”

“就来看过一次,一点忙也没帮?”

林北顿时眉眼倒竖。

这和吴洛当初承诺的可不一样啊!

当年入狱前,吴洛可是说一切赔偿款都由他来出,而且还拍着胸脯保证,他会好好照顾秦惠兰的!

可现在秦惠兰的模样,显然吴洛是半点都没有做到!

“妈,那你的眼睛......?”林北有些担忧。

秦惠兰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解释道:“只是我年纪大了,老花而已,不用担心。”

但精通医理的林北,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老花,而是营养不良,再加上过度疲劳所造成的失明!

老花再眼中,也不至于眼睛浑浊,连他进门都看不到吧?

“吴洛就算了,那陈燕燕呢?她好歹是我的未婚妻,你眼睛看不到,她和她父母多少该来帮你一下吧?”

林北有些恼怒。

陈燕燕是他的未婚妻,入狱前二人就谈了三年恋爱,林北家连二十万彩礼都给了,本来是打算一毕业就结婚的。

虽没有办婚礼,但两家也算是一家人了。

“陈家啊......”

听到陈燕燕,秦惠兰又叹了一口气:“当时你出事,我找陈燕燕帮忙,他父母却说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坐过牢的人,连彩礼都不肯退,最后连门都没让我进。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外公留给我的家底都卖了,以此来偿还债务。”

林北一听,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当年事发的时候,陈燕燕也在场,她还信誓旦旦保证,要等林北出来就跟他结婚的,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不嫁就算了,彩礼不还不说,三年连看一眼秦惠兰都没有,林北的胸膛都要被气炸了!

他没见过外公,但却从母亲口中知道外公是个中医,虽然过世早,但也留给母亲不少嫁妆。

但这些嫁妆,秦惠兰平常都当做珍宝,根本就不舍得拿出来,如今为了林北,居然全部卖了,以此来偿还赔偿。

怪不得家里这么破败,原来能卖的东西,基本都被卖光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问个清楚!”

林北松开母亲,打算去找吴洛和陈燕燕理论。

这时,秦惠兰忽然一阵猛烈咳嗽,居然吐出一口血来,最后终于是支持不住,晕倒在林北的怀里!

“妈!”

林北抱住秦惠兰,这才发现,母亲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跟迟暮的老人一样。

原本的秦惠兰虽然身子不好,但也不至于瘦到现在这般皮包骨的地步,可见她这三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

林北惊怒交加,施展神通一看,顿时又吓了一跳。

秦惠兰的身体,已经完全不是健康人的样子了,里面经脉阻塞,五脏衰竭,肺部甚至都已经癌变,病入膏肓了!

如果林北再晚来两天,恐怕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了!

这时林北才幡然醒悟。

三年来,母亲的报平安电话都是假的,为了不让牢里的林北担心,秦惠兰默默抗下了这一切,以至于身体支撑不住,才终于断了这善意的谎言。

“妈!我对不起你!”

“但你不用担心了。”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欺负你!”

林北的眼中迸射出一抹神光,单手一招,兜里就有一套银针被牵引出来,落进他的手掌。

只见林北取过银针,迅速扎在秦惠兰身上的八处大穴,随着他的仙鸿诀运转,银针纷纷受到牵动,上方被一层淡淡的青芒笼罩,开始微微震动。

而秦惠兰的脸色,也在震动之下,逐渐有了血色,竟开始好转起来!

“林北?我这是怎么了?”

秦惠兰逐渐醒转,满是疑惑。

“妈,你醒了。”

林北露出一抹笑意:“你生病了,不过没关系,我这几年在狱中学会了中医岐黄,我现在就帮你治病,连你的眼睛也一起治好!”

“你会中医了?”

秦惠兰一愣,随即露出一脸自豪,激动道:“好!好!不愧是我的儿子,到哪里都不会差!”

她摊开手,再也不过问身上的银针,任由林北放手施为,脸上只有绝对的信任。

林北又在秦惠兰的百会,四白,阳白三穴入针,一阵刺激之后,秦惠兰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我看见了!我又看见了!”

秦惠兰惊喜欢呼,双眼立刻来到林北的脸上,双眼湿润道:“好孩子,快让妈好好看看你。”

林北没有拒绝,快速收回银针,任由母亲注视打量。

秦惠兰摸着林北的脸,心疼道:“孩子,三年了,你瘦了。”

“你瘦的更多。”

感受着母亲满是老茧,却又枯瘦粗糙的手掌,林北心如刀绞。

儿子无恙出狱,自己的眼睛也已恢复,多重刺激之下,秦惠兰好像累了,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林北找来一层薄被为母亲盖上,静悄悄走出家门。

待大门合上,林北的眼中已经满是冷意:

“三年光阴,三年折磨。吴洛,我会让你给我一个交待!”


辉煌KTV,江城老区最繁华的夜场之一。

每个月,都能给吴家带来百万的流水。

现在,这里归吴洛所有。

自从接管了这里,吴洛的日子也变得更加滋润起来。

林北来到大门之前,看着与三年前一样富丽堂皇的辉煌,不由捏紧了拳头,迈步走进。

这时,一个保安拦住了他。

“喂,你找谁?”

“我找吴洛。”林北回答。

保安顿时叉腰道:“吴少爷也是你相见就能见的?赶紧滚回去!”

保安平常人员流动很大,不认识林北很正常,他耐心道:“我叫林北,是吴洛的兄弟,你不认识我没事,你们领导肯定认识我!”

闻言,保安上下打量了林北一眼,顿时面露嘲讽:“就你还配称为吴少的兄弟?我吴少可是江城老区的风流人物,他的朋友可都是富家少爷,各个都是大富大贵,哪有你这么穷酸?你要是再不滚,我可要动手了!”

林北眉头微皱:“我与你好言好语,你别欺人太甚!”

“找死是吗?那我就成全你!”

保安来了火气,直接抄起一根铁棍走向林北。

砰!

林北只是一拳打出,保安连反应都来不及,当场倒飞出去,重重砸进KTV的大门。

在场的另一个保安看到这一幕,刚到嘴边的狠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居然还是个练家子!我去叫人,有种就在这里等着!”

说完转头就跑进了KTV。

没两分钟过去,一大群人高马大的打手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为首的,还有一个一米八左右,衣着光鲜,一脸桀骜不驯的青年男人。

他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一身名牌,满脸的浓妆之下,更是一副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绝对能有八分以上。

看到二人亲密的姿态,林北的眼睛瞬间瞪得滚圆!

这二人,正是他的好兄弟吴洛,以及那收了彩礼不还的未婚妻——陈燕燕!

“吴洛!陈燕燕!”

林北冲到二人面前,一脸暴怒。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出来了啊,林北!”

吴洛也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算算时间,他也差不多是时候出来了。

林北质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吴洛却是毫不避讳,一把将陈燕燕搂在怀中,淡笑道:“不好意思兄弟,三年时间太久,燕燕她觉得你不合适,现在已经跟我了。”

林北盯着陈燕燕,语气阴沉下去:“当初你说过,会等我出来的!”

陈燕燕顿时目光躲闪,有些心虚道:“林北,当初是我年纪小不懂事,那些话都不作数的。”

林北喝问道:“那我家给你的二十万彩礼呢?既然不嫁,为什么不还给我妈?”

一提到钱,陈燕燕脸色微变,说道:“那都是大人间的事情,我哪里会懂。而且天价彩礼是违法的,你们这样是不合适的!”

林北顿时怒从心起。

提到感情,你就是大人,提到钱又变成孩子了?

陈燕燕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还钱,打算耍无赖了!

林北皱眉,强忍下怒气,对着吴洛道问道:“吴洛,三年前我答应替你入狱,现在我出来了,你曾经的承诺呢?”

三年前,吴洛说过要给林北五十万,再加上辉煌KTV一半的股份!

却想不到,吴洛冷笑一声,语气一变:“承诺?什么承诺?三年前不是你酒后驾车,撞了人家小姑娘吗?关我什么事?”

“你什么意思?”林北紧皱眉头。

吴洛再次冷笑一声:“没什么意思,你酒后肇事,被判入狱,如今刑满释放,有什么问题吗?”

吴洛翻脸不认人了!

林北却早有预料,咬牙道:“钱的事暂且不提,三年前,你答应过要好好照顾我妈!现在她却重病在家,要不是我及时回来,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吴洛缓缓挑眉:“所以呢?你妈病了,关我什么事?”

林北难以置信:“吴洛!你我二十年的兄弟,我为你顶三年牢狱,你就这样回报我?”

回报?

听到这,吴洛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随即露出满眼的嘲讽:“兄弟?就凭你?实话告诉你,你在我吴洛眼里就是个垃圾,要不是觉得你比较好用,我早就把你丢了!跟我谈条件,你配吗?”

啪!

话音刚落,一个拳头就落在了吴洛的脸上,直接将吴洛的鼻梁打到凹陷,整个人都往后滚了出去!

在场众人全都懵了。

陈燕燕尖叫道:“林北!你居然敢打吴少?”

“我打得就是这种忘恩负义之辈!”

林北冷哼一声,再说道:“陈燕燕!念在你我曾经的情分上,把我妈给你的二十万彩礼还来,这三年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陈燕燕顿时后退一步,冷喝道:“林北!你可不要乱攀关系!谁跟你有情分了!像你这种家庭寒酸,连亲爹都没有的野种,怎么配与我有情分?”

“野种?”

林北勃然大怒。

他曾和陈燕燕热恋多年,虽然陈燕燕拜金了一点,但也没有直言嫌弃过他的家庭。

林北自幼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是母亲将他一手带大的,虽有些痛恨抛弃他们母子的生父,但他也没有过多去追寻。

他和秦惠兰都对陈燕燕不薄,却想不到,陈燕燕不念往日情分也就算了,居然还骂他是野种!!

“你说谁是野种?”林北的声音因为愤怒都有些沙哑了。

陈燕燕却像是打开了话匣,觉得一阵痛快:“骂的就是你!有爹生没爹养的野种!也不回去照照镜子,我陈燕燕也是你能配得上的?你还敢打吴少,今天这辉煌KTV的大门,你是别想离开了!”

这时,吴洛被几个打手扶着站了起来,他捂着鲜血横流的鼻子,指着林北怒吼道:

“都给我上!今天谁把这小子废了!我当场给他两万块!”

一听有钱,打手们一个个兴奋起来,全部冲向下方的林北。

林北却是一点不惧,这群凡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只见林北几拳落下,这群打手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全部倒地哀嚎,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

看到这一幕,吴洛和陈燕燕顿时瞪大双眼。

吴洛不敢相信道:“林北!你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入狱的时候。”

林北轻道一声,迈步朝吴洛二人走去。

看到他走来,吴洛和陈燕燕顿时吓了一跳,连连后退道:“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林北却是无动于衷,几步来到吴洛的眼前,又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啪!

吴洛的鼻梁再次凹陷,连门牙都被打落下来,鲜血淋漓!

“这一拳,打断你我二十年兄弟情义!”

林北又来到陈燕燕面前,陈燕燕脸色大变,连连求情道:“林北!你想干什么?我是女人!你不会还想打女人吧?”

“我给过你机会。”

林北一脸淡然,抬起手就是一巴掌落下。

“这一巴掌,打断你我三年情分!”

啪!

陈燕燕直接变成一个人肉陀螺,原地旋转了两圈,然后才倒在地上,半边脸颊肿得如同汉堡,触目惊心!

“从现在起,我林北与你们二人恩断义绝,下次见面,那就是仇人了!”

说罢,林北不再理会二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转身离去!

良久之后,吴洛才堪堪醒转,看着林北离去的方向吼道:“你竟敢打我!你一个野种也敢打我!林北,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他双眼通红,面目狰狞,殊不知,林北早就在他的体内种下一根灵力之针,随着吴洛情绪激动,灵针顺着血脉来到他的跨间,刺入了男人最重要的会阴穴。

此时吴洛或许无感,但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在女人面前将再也抬不起头来!


离开辉煌KTV,林北正准备回家。

可当他经过一个偏僻的路口之时,一辆红色的保时捷飞驰而来,也不顾有没有行人,一头撞在林北的身上。

砰!

只听一声闷响,林北反应不及,就被撞飞出去。

红色的保时捷也紧急刹车,原地漂移出好几米后才终于停下。

“开车不长眼是吗!没看到是红灯吗?”

林北疼得龇牙咧嘴,他修炼仙鸿诀,体质早已异于常人,在车子撞来的时候,也用灵力护住了身体,半点事都没有。

反观保时捷,整个车头都凹陷了,加上漂移撞上路边的电线杆,造成二次损伤,半边车门都烂了。

而在车内,林北隐隐瞧见一个人影,正靠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而且满脸是血,似乎已经昏迷过去。

“这么好的车,居然没有安全气囊?”

林北一眼认出保时捷的型号,正是大名鼎鼎的保时捷718,价值大几十万,是广受年轻女司机喜爱的一款豪车。

林北来到车旁,发现里面果然是一个女司机,还是个年轻的姑娘,即便满脸是血,但还是能看出端正秀丽的五官,俨然是一位大美女。

只不过,现在这位美女的额头被撞出一个大血口,昏迷不醒。

见状,林北轻叹一口气:“真是造的什么孽啊,你把我撞了,自己居然伤得比我还重。幸亏哥是好人,从来不会见死不救。”

说着,他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行人之后,一拳锤烂驾驶座的窗户,打开车门就将女子拖了出来。

这一拖,美女的身材彻底展露在林北的眼前,一身红裙之下是凹凸有致的身材,盈盈一握的水蛇腰上,是一团高耸的双峰,保守估计都有D起步了。

林北可是蹲了几年号子的,女人那是基本没见过,差点就来了反应。辛亏他自诩为正人君子,摸摸运转几遍仙鸿诀,才静下心来,重新观察起美女的伤势。

他发现,美女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只有额头的伤有些重,但也只是外伤,美女的昏迷也只是受的冲击力太大而已,处理一下就好了。

林北一拍裤兜,银针根根飞出,被他扎进美女的额头几个穴位之间,而且顺便在美女的其他几个穴位扎了一下,帮她把其他的几个隐疾给治好了。

随着处理,美女也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正被一个大男人抱着,而且这个男人孩砸对她上下其手之时,美女双眼一瞪,“啊”得一声就尖叫起来。

要不是林北反应快,及时收针躲开,否则美女的两巴掌就落在他脸上了。

“色狼!你想对我干什么!”

美女的反应也很快,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瓶防狼喷雾,直接对准了林北。

“别冲动!我是在救你呢!”林北安慰道。

美女自然不信,冷声道:“什么救我!我看你就是在趁机占我便宜!要不是我反应快,谁知道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林北苦笑道:“误会啊!你再仔细想想,刚刚是不是你开车撞的我?”

美女闻言顿时黛眉紧皱,随即回想起来,她刚刚还真撞上一个人,再仔细看了一眼林北,终于认出他来。

这不就是刚才被撞的那个人吗!

他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美女看了一眼几乎报废的保时捷,双眼瞪得老大,不敢相信道:“你就是被我撞的那个人?”

“还能有假吗?”

林北摇摇头:“我说你也真是的,开车连红灯都不看吗?”

美女坚定道:“不可能!分明是你闯红灯,我踩油门前还看过的,我这边明明就是绿灯!”

“你那边也是绿灯?”

林北一愣,看向前方路口的红绿灯,发现上面的灯光时隐时现,最后火花一冒,直接灭掉了。

美女也看到了这一幕,二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红绿灯坏了。

她随即看到打开的车门,又看到林北刚才似乎是在针灸,明白了林北刚刚是在帮她,立马收起防狼喷雾,一脸歉意道: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误会你了。”

林北摇摇头:“你开车也太快了,得亏你今天遇上的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人,现在恐怕被你撞成肉酱了!”

美女也反应过来,更加不好意思道:“真是对不起,我先送你去医院吧,这件事,我会全权负责的。”

“去医院就免了,我又没事。”

林北笑了笑:“而且,我自己也是医生。你的伤口还是我给你处理的。”

美女摸了摸脑袋,发现一个骇人的大窟窿,现在已经不出血,似乎还真是林北弄的。

可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美女还是不愿相信:“我看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的车都快撞烂了,你却一点事都没有,就算你是医生,也不可能刀枪不入吧?”

林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不仅是医生,我还是一个高手。”

美女劝道:“我看你是脑袋被撞坏了吧?赶紧跟我去医院,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无论多少我钱苏苏都会给你搞定的。”

原来美女叫钱苏苏。

为了让她相信,林北一脸无奈道:“钱小姐,你身体虚寒,经期已经多年不调,每次来事都是腹痛难忍,药石难控,而最近一次来事,应该就在前两天吧?”

钱苏苏一双美眸再次瞪圆,不敢相信道:“你怎么会知道?”

林北解释:“我说了,我是医生,一把脉就知道了。你这毛病,应该是幼年的时候落水所至,我观你身体寒度,应该是七八岁时的事情吧?”

“我几岁落水你都可以把脉把出来?”

钱苏苏更加震惊,因为林北说得太准了,简直是一字不差。

林北直言道:“我不仅看出来了,刚才我还给你把虚寒症治好了。不信你摸摸自己的手脚,是不是不再和往常一样冰凉了?”

钱苏苏依言摸了摸手脚,发现果然和林北说得一样,变得温暖宜人。

“还真是!”

钱苏苏大喜道:“因为虚寒症,我的手脚即便在大夏天,都是异常冰凉,现在居然好了!看来是我误会你了,你不仅是个医生,还是个很厉害的中医!”

“现在你信了吧。”林北摊摊手。

钱苏苏连连点头,并从钱包里摸出一沓钱递给林北,说道:“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今天撞了你还是我不对,这钱你拿着,就当是精神损失费了。如果你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钱家找我。”

钱总共有一万多,林北没有拒绝,直接收下。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这钱就当是我刚刚出手的诊费了。”

说完,林北又是话锋一转:“不过,我看你印堂发黑,似乎是气运受制。你这几天,是不是经常出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