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苏总后悔离婚了

苏总后悔离婚了

嗣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思恬和苏季琰婚姻一开始就是错的,在他心中,她满心算计,表里不一,每天都在辛苦演戏。岂料,一场意外,两人灵魂互换,苏季琰发现自己变成了恶毒妻子。还没等接受自己离奇的新身份,他就被平日里慈和的母亲和温柔的白月光打了一巴掌,骂得狗血喷头。此时苏季琰才知道,宋思恬平日并不好过。从此,他远离伪善白月光,一心看向宋思恬!

主角:宋思恬,苏季琰   更新:2022-08-09 09: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思恬,苏季琰 的女频言情小说《苏总后悔离婚了》,由网络作家“嗣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思恬和苏季琰婚姻一开始就是错的,在他心中,她满心算计,表里不一,每天都在辛苦演戏。岂料,一场意外,两人灵魂互换,苏季琰发现自己变成了恶毒妻子。还没等接受自己离奇的新身份,他就被平日里慈和的母亲和温柔的白月光打了一巴掌,骂得狗血喷头。此时苏季琰才知道,宋思恬平日并不好过。从此,他远离伪善白月光,一心看向宋思恬!

《苏总后悔离婚了》精彩片段

分针又转过一圈落在“12”上,终于又和时针重合。

五月还未过半,可眼前冷掉的饭菜和黑寂的房子,昭示着宋思恬的孤独。

结婚六年,别说得到苏季琰的真心了,就连这个家,她那个丈夫也没有回过几次。

她累了。

只得默默站起来,一如往常地准备收拾掉这全新的晚餐。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门口久违地传来了响动。

“咔哒——”

宋思恬心一颤,寻声望去。

是苏季琰回来了!

“季琰!”宋思恬笑得柔顺,迎了上去,想要接过苏季琰的包,“饭菜都备着,我还没动过。你饿不饿?我现在就去给你热热菜!”

苏季琰翻了翻眼皮抬眸扫了她一眼,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她的触碰。

“不用。”他声音淡淡的,语气里带了几分凉薄,“我不喜欢和表里不一的女人接触,你就算一个。”

宋思恬尴尬地收回手,刻薄的话语让她有些无措。

这么长时间了,她在苏季琰心中,竟还是一个恶毒女人的形象。

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坚持这段婚姻的意义在哪里。

“收起你那副恶心的表情,在我这里,装可怜没用。”

苏季琰打断宋思恬,两步迈过她身边,率先在沙发坐下,又不急不缓地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茶几上,这才抬头看向她。

淡淡说道:“我回来,是有正事要你办。”

宋思恬眉头一跳。

这一幕她实在是在自己的噩梦里见过太多次,可即便再熟悉,她也做不到向那份文件迈动半步。

“你心里也该有数吧?”见宋思恬脸上血色散尽,苏季琰心中毫无波澜,甚至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意,“当初爷爷感激你的救命之恩逼我娶你,可这么多年过去,我受够了你虚伪的样子,况且——”

“六年了,我不想再让卿卿受委屈。”

不想让卿卿受委屈?

宋思恬鼻头酸的要命,可她却突然抑制不住似的大笑了起来。

原来她六年不计回报的付出,居然还赶不上丈夫外面情人的一句委屈!

苏季琰抬手将那份轻飘飘的文件拿起来,“你是聪明人,说吧,要多少钱才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什么意思?”宋思恬茫然抬头。

在他心里,她就是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吗?

宋思恬早就累的不想爱了,但是她现在还不能离婚。

她需要这段支离破碎的婚姻,需要苏太太的身份。

可怎么才能让苏季琰暂时放弃这个念头……

想到这里,她抹掉眼角的水渍,伸手抢过离婚协议。

“嘶拉——”

薄薄的纸张被一分为二,甩在地上。

“宋思恬!你疯了?!”

“是!我疯了!我当然疯了!”宋思恬冷笑一声,“如果你的丈夫为了外面的小三要跟你离婚,你能冷静吗?你能当做无事发生吗?!”

“我警告你,你别蹬鼻子上脸!”苏季琰眯了眯眼,黯了眸子,明显被“小三”两个字激怒到,“讽刺慕卿卿,你也配?”

许是在气头上没了理智,他大步上前薅住宋思恬的领口,扯着她拽向不远处的浴室。

后脑撞击到浴室的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女生被摔得一震眩晕。

苏季琰是气得狠了,可也没想到自己刚刚出手居然那么狠,看到宋思恬跌坐在地上捂着头的样子也有些不自然。

他清了清嗓,因为愧疚的缘故,神情也明显有些软化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宋思恬缓了一会儿,抢在苏季琰之前开口,语气有些挑衅,“我知道你们两情相悦,青梅竹马……没有我,你一定早就娶她了吧?”

“你知道就好。”苏季琰蹙眉看着她。

“我知道!”宋思恬抬起头,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这张令她心动过无数次的脸,“可我偏不如你们的愿!只要我不离婚,你爱的女人就永远都是你婚姻中的第三者,永远不能站在阳光下!”

“宋思恬!”苏季琰终于忍无可忍。

宋思恬果然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都是装出来的贤善!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不签字?好啊!那我们就耗着!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妥协。”

苏季琰的视线落在浴室顶端的淋浴头上。

冰凉凉的水流自头顶冲下来,将宋思恬从头到脚淋了个透。

水流顺过发绺分成几小束,在她的眼前遮住视线,膝盖处的旧伤被冰冷冷地一次次撞砸,扛不住一跳一跳地抽疼起来。

这是当初跳湖救下苏季琰时,留下的旧伤。

阴天下雨都会疼得钻心,现在却直接被冷水冲了一身,膝盖像有十万根针扎着一样疼。

可能今天诸事不宜,她想。

“服个软,签了字,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男人漠然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房子车子,或者现金支票,我说过,夫妻一场,我不会太委屈你。”

宋思恬浑身猛地一颤。

她在湍急的水流里拼了命地睁开眼,抬头,看见苏季琰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静静等着她松口妥协。

那一瞬间,宋思恬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碎裂。

“我不。”她弯了弯唇,语气平静,“有本事你杀了我——”

“苏氏集团总裁怒杀原配,只为迎小三上位的新闻,应该会很有看点吧?”

“贱人!”苏季琰咬牙切齿。

于是水流被开的更大。

源源不断的水流带给她无尽的窒息感,膝盖的伤疼得钻心,她却不知突然被什么激起了求生欲。

身体求生的本能反应让宋思恬撑起身子,半跪在地上。

下一秒,直接扑向了苏季琰!

“宋思恬!你要做什么?!”

苏季琰一惊,却已经来不及闪躲。

他被扑了个趔趄,只得下意识扶住眼前触手可及的热水器,稳住身体。

湿淋淋的手与热水器的电源几乎相接,手指上的水滴在没人意识到的地方滴进插销孔!

电流映着细小的那一簇火花,照亮了这小小淋浴间的一角。

剧烈的电流麻痹了意识和身体。

苏季琰来不及躲避危险,更已经做不到甩开和宋思恬的肢体接触。

意识的最后,他唯一看见的、记得的,只有宋思恬倒下前,下意识垫在他后脑的手臂。

最后的念头是——

这女人,可真能装!


沉默是今天难言的BGM。

求突然和老公灵魂互换了怎么破?

还是为了离婚,差点把她弄死的老公!

宋思恬面对着另一个“自己”扶额,不得不尽力接受目前这可笑又离谱的状况。

哈哈,这个世界应该没人能给她答案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季琰一脸难以接受地起身,却被膝盖处没有防备的刺痛激了一个趔趄,“宋思恬,你又耍了什么手段?”

宋思恬被问的有些无语,不耐烦地回道:“我膝盖有旧伤,本来就受不了凉,你昨天还……王八蛋,忍着吧你!”

然而,这种报复的快意只有几秒钟。

她不像苏季琰那么冷漠,没办法对朝夕相处了六年的人狠下心来。

最终还是没能忍心,看着自己身体里的苏季琰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她心里不知作何滋味。

干脆起身去浴室泡了条热毛巾,拿出来拍在苏季琰的膝盖上,“我膝盖上的旧伤很久了,医院也没法根治,只能用这种方法挺着。”

苏季琰自知理亏,转移话题,“我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赶紧想办法换回来!”

宋思恬话音刚落,卧室门被敲了一下。

“先生?太太?你们醒了吗?”

门外管家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老夫人带着慕小姐来了。”

糟了!这种状况下,苏季琰的妈妈怎么还来了?

宋思恬一顿,和苏季琰对视一眼,出声应付道:“知道了,马上来。”

“人前先互相扮演好对方的角色,然后找机会想办法换回来。”她拉着苏季琰站起来,一边整理两人的着装一边语速飞快地嘱咐,“别露馅了。”

……

“醒啦?”见宋思恬和苏季琰匆匆下楼,苏老夫人笑着迎了上去,“卿卿说有文件要找阿琰看看,我就带她过来了,不打扰你们吧?”

被当成苏季琰的宋思恬被苏老夫人热切的拉着手,她虽然有些不自然,可也深知说多错多的道理,只得僵硬地假笑了两声,摇了摇头。

“琰哥早。”

慕卿卿亲热地挽着苏老夫人的手臂,娇笑着上前:“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客户那边要的急,我只好熬夜做了一份出来,一大早就满脸憔悴的来打扰琰哥,真是失礼。”

说是熬夜憔悴,可妆容却精致干净的要命。

宋思恬心里冷笑一声,果然,就算天塌了,这朵白莲花都不会塌。

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学着苏季琰的口吻,淡淡道:“不会。”

“阿琰,你带着卿卿的文件上去,文件没问题就拟一份合作方案出来。”她转头将目光落在“宋思恬”身上,笑得更柔和,“正好,我和恬恬还有点话要单独说。”

宋思恬心一颤,冷汗都快下来了。

她这位婆婆是两面三刀的。

在苏季琰面前,永远都装出一副婆媳和睦的样子,背地里都把她打进医院过。

就苏季琰这个傻子,恐怕还觉得自己的母亲和善呢!

她大脑飞速运转,干笑两声试图挣扎,“妈,有什么事我还不能听啊?而且我刚才想让她给我泡杯咖啡。”

说完,暗戳戳使手势,示意苏季琰赶紧跑。

苏季琰歪头看她,满脸问号,顶着这张脸还挺萌的!

宋思恬:“……”


“多大的人了,咖啡不能自己泡?”苏老夫人蹙眉笑骂,“恬恬也不是小孩子了,恬恬,你想跟谁走?”

她心里料定,凭宋思恬对自己儿子的爱,是绝对不敢忤逆自己的,一如这六年间的作为一样。

宋思恬急得要命,可却什么都不能说,只得拼命给苏季琰使眼色,希望他聪明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怎么了?”苏季琰实在忍不了了,满脸疑惑的看了挤眉弄眼的宋思恬一眼,“眼睛不舒服吗?”

宋思恬:“……”

您是哪来的纯情大直男?

宋思恬被逼的没了办法,只得干脆一把拉开苏季琰,两步走到一旁低声提醒:“别跟我分开。”

“为什么?”苏季琰百般不解,“不用担心,我妈平时对你很好,我客客气气,绝对不会露馅。”

阿门。

这是个傻子。

宋思恬内心叹气,却毫无办法,只得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楼。

行,自求多福吧您。

……

苏季琰见宋思恬上楼,这才转身回到苏老夫人身边。

这一晚上的荒唐经历早就让他疲惫又困倦,母亲和慕卿卿一向性子温善,待人又十分温和。

和她们待在一起,倒是比跟宋思恬待在一起更放松。

想着,苏季琰温柔一笑:“妈,什么事这么神秘啊?”

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苏老夫人打完,冷哼了一声:“小贱人,为什么不签离婚协议书?”

苏季琰被打蒙了。

见“宋思恬”没什么反应,苏老夫人慢慢走到她身边,捏住她的下巴,“我打听过了,你那赌鬼哥哥欠了一屁股赌债,正靠着你苏夫人的身份苟延残喘。”

儿子不在,她面容上的慈祥也不必伪装,已经尽数褪去,神色中剩下的只有阴狠和冰冷。

她冷哼一声,怒吼:“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攀了六年高枝,还用苏家媳妇的名义给你那混账哥哥担保,简直臭不要脸!”

“啪——”

苏季琰还没消化完母亲的话,便又迎来了母亲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他被打偏了头,却一动不动地怔愣在原地。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宋思恬走之前那慌张担忧的神色,和压低声音的那几句话。

可是……

这个满嘴恶言恶语、刚刚还毫无缘由就打了他一巴掌的,真的是他温和慈祥的母亲吗?

以前,母亲对宋思恬也很温和的啊!

啊!

“就是,你不过是个山鸡!”

慕卿卿也冷笑着上前两步,“看看你那一脸穷酸样,还真敢妄想啊!我警告你,收起你那副不要脸的做派,琰哥只会是我的!”

她一步步逼近苏季琰,嗤笑道:“宋思恬,我都快同情你了,琰哥六年都没正眼看过你,你居然还死守着离婚协议书,简直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苏季琰满脸不可置信,母亲和卿卿这是怎么了?!

还是说……她们一直都是这么对宋思恬的?

六年来,他竟然一无所知。

苏老夫人不仅没有阻止慕卿卿,反而等她骂够了,才淡淡开口:“宋思恬,你不过是朵烂在地里的野菜,永远不可能成为苏家枝头上的凤凰,聪明的话就早点签离婚协议,否则我保证,你以后的日子只会比之前更难过!”

“滚!”

苏季琰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楼上的。

他意外见识到了母亲和青梅这隐秘的一面,整个人都傻了。

原来,所谓温暖的家、慈祥的母亲、温柔的恋人……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都是这样对待他那个合法妻子的。

可是细细想想,宋思恬,她又做错过什么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