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恶毒女配要和离叶司韶

恶毒女配要和离叶司韶

水煮西瓜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穿越成这倒霉的下堂正妃后,叶司韶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也为了能够顺利的和离,努力的戳穿恶毒女配伪善外表。她知道这种绿茶心机女,不能用常理去对付,正所谓以毒攻毒,她便来个以茶攻茶。

主角:叶司韶,裴临渊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司韶,裴临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恶毒女配要和离叶司韶》,由网络作家“水煮西瓜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越成这倒霉的下堂正妃后,叶司韶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也为了能够顺利的和离,努力的戳穿恶毒女配伪善外表。她知道这种绿茶心机女,不能用常理去对付,正所谓以毒攻毒,她便来个以茶攻茶。

《恶毒女配要和离叶司韶》精彩片段

“夫人,您体内的寒毒已侵入四肢百骸,切记不可动用内力,否则寒毒攻心,必死无疑。”

“我知道了。”叶司韶点头,脸色白的不像话。

大夫瞧着不忍,劝说道:“这件事情为何不告诉王爷呢?您这寒毒是因救王爷才落下的,眼下您深受此毒折磨,王爷却日日和那柳侧妃耳鬓厮磨,实在是对您不公啊。”

叶司韶苦笑,眼下她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如何能让他知晓。

“他知道了心里必会不好受的,眼下如此倒是最好不过。”

这也是叶司韶的心里话。

虽然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耳鬓厮磨心里不好受,可比起让他去内疚,她宁愿自己承受这一切。

更何况柳思本就是他的心上人,若非自己设计与他发生夫妻之实,他早已与心上人双宿双栖。

这是她欠他的,得还。

回到魏王府,叶司韶走进自己的院子,惊讶的发现裴临渊竟然在小厅等她。

苍白的小脸顿时盈满喜色,叶司韶提起裙摆欢喜的跑上前,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临渊,你终于来看我了。”

裴临渊却冷漠的将她推开,转过身来,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叶司韶,柳儿寒毒攻心,眼下需纯阴之体的纯阴内力解毒,你正好便是纯阴之体,需得帮她,柳儿在院子等着,你若没什么事,便随本王过去。”

寒毒攻心?

柳思竟也中了寒毒?

可这会儿叶司韶无瑕询问这寒毒之事,她满脸为难的看着裴临渊,“能晚几日吗?这几日…我有些不舒服。”

一听到这推脱之词,裴临渊周身的怒火便燃了起来,双眸喷火的看着叶司韶,“叶司韶,不过是需要你一丁点儿内力而已,你都不愿意,难道非要眼睁睁看着柳儿死吗?你简直是蛇蝎心肠!”

下巴被掐住,生疼,可这疼却远远不及心口的半分,叶司韶眸底泪水盈盈,带着哭腔着急的解释:

“临渊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舍不得内力,而是……”

“而是什么?难不成你要告诉本王,你也中了寒毒,动一动内力就会死?”

看着裴临渊讽刺的目光,叶司韶到了唇边的话生生梗住。

裴临渊不由分说抓住叶司韶的手往外拖去,狠狠丢到了柳思榻前。

柳思中毒太深,眼唇漆黑,躺在榻上昏迷不醒。

叶司韶爬到裴临渊脚边,紧紧抱住他的腿,“临渊,我真的中了寒毒,大夫说了,若是动用一丝一毫的内力,我必死无疑,临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裴临渊低头,那抹看向柳思的温柔荡然无存,俊脸之上只余下浓浓的讽刺和厌恶。

“你中了寒毒?呵……叶司韶,就算你真的中了寒毒,也得动用内力救她,因为…你的命远远比不上她的重要。”

叶司韶脸色煞白,抱着他大腿的手无力的松开,喃喃的问他:“临渊,我尽职尽责的服侍了你一年,你心里,就一点儿都不曾有过我吗?”

“不曾。”

叶司韶颓然发笑,笑的眼泪流了满脸。

终究是她错了。

爱上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毁了一辈子,丢了一条命。

“好,我救。”

叶司韶擦掉眼泪,站起身握住了柳思冰凉的手,调动内力之前回头看了裴临渊一眼,声音轻的仿若风一吹便会散掉。

“裴临渊,从此以后,我便不再欠你什么了,你也…千万别后悔。”

不知为何,当看到叶司韶那决然的目光时,裴临渊的心颤了一下,竟开始怀疑她方才所说都是真的。

内力被调动,通过交握的手进入柳思的体内。

柳思紧闭的眸子终于缓缓睁开,虚弱的看向裴临渊。

“临渊……我这是怎么了……”

可是裴临渊的目光却紧紧落在叶司韶身上,因为,就在她调动内力的瞬间,他发现她的脸色忽然惨白,就好像一下子被人抽掉了所有的生机一般。

紧接着人猛的倒了下去。

“司韶!”


谁在叫她?

叶司韶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发现眼皮有千斤重。

并且脑中忽然涌入一片陌生的记忆。

记忆里的她身为将门嫡女,却是个恋爱脑,满腔心思都放在一个叫裴临渊的男人身上。

为了嫁给他不惜毁掉自己的名声,婚后裴临渊无数次在床笫间折磨她,她很痛苦,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甚至在得知裴临渊搞大别的女人肚子时,强忍着心酸帮他把人娶进府里做了侧妃,每日像个下人一般在那侧妃身边伺候。

半个月前裴临渊更是为了柳侧妃身中寒毒,她不吃不喝在榻前照顾了三天三夜。

得知此毒可用内力吸出,代价是自己承受此毒时,她毫不犹豫的用内力吸出了裴临渊的寒毒,当即便晕了过去。

裴临渊醒来后不仅没有感激她,反而对她更加恶劣,勒令她不许再去柳侧妃屋里,而他更是再也不肯踏足她的院子。

就在半个时辰前,大夫告诉她,寒毒已扩散至四肢百骸,若动用内力,必死无疑。

那裴临渊却非逼着她给柳侧妃输入内力,导致了她的死亡。

叶司韶暗暗皱眉。

自己可是堂堂古灵世家掌家人,拥有知万物控万物的灵介之力,人人以认识她为荣,都要来巴结她,她岂会为了区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这个梦太奇怪了。

“韶儿!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悔恨和隐约的哭腔。

叶司韶蹙眉,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张俊美的脸。

正是梦里的裴临渊。

我……去!

不是梦,是穿越了?

睡个觉就穿越了?

闹呢!

“你…没死?!”裴临渊神色怔忪。

叶司韶动了动唇。

裴临渊没听清,把耳朵凑过去,便听到了叶司韶微弱的声音。

“渣男!”

裴临渊微楞,随即怒火翻涌。

不仅装死还敢骂他。

可恨!

更可恨的是,方才他居然真的信了,甚至在她面前流泪……

奇耻大辱!

大手狠狠掐住叶司韶脖子,直接把叶司韶整个提了起来,裴临渊额角的青筋‘突突’的跳动,一双眸子猩红可怖。

“既然你喜欢装死,那本王成全你!”

语闭他大手收紧,扼断了叶司韶喉管里最后一丝空气。

叶司韶脸胀的通红,两只眼睛都凸了出来。

竟然对女人动手。

大渣男!

叶司韶气死了,拿出吃奶的力气甩了裴临渊一巴掌,然后才想起自己的灵介之力,立刻内视丹田,顿时大喜。

丹田里原主充沛的内力眼下全部被灵介之力取代!

大渣男!

去死吧!

叶司韶调动灵介之力,注入身处的这间屋子。

在灵介之力注入屋子的瞬间,整个屋子像是苏醒的心房一般,狠狠震动了一下。

叶司韶一指裴临渊,“弄死他!”

命令落下,屋子里搅动起一股强大的气流,无数只无形的大手探出,控制住了裴临渊的身体,狠狠往地上砸。

同时叶司韶分出另外一股微小的力量,把榻上那气若游丝的柳侧妃拽起来,控制屋子像吐痰一样,把她从窗口吐了出去。

做完这些,叶司韶的大脑开始缺氧。

这身体太弱了。

竟只是简单的用了一次灵介之力便支撑不住。

再透支下去,怕是又得死一回。

叶司韶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灵介之力,却发现那裴临渊除了形容稍微狼狈了些,脸色稍微黑了些以外,看起来竟什么事都没有。

还是这身体精气神太差,灵介之力发挥有限。

裴临渊在脱离房屋控制的瞬间,便闪身至叶司韶面前,揪住了她的衣领子。

“叶司韶,从前仗着内力深厚欺负柳儿,眼下竟连本王都不放在眼里,好啊,本王要休了你!”

原主最开始被裴临渊在夜里欺负时,不是没反抗过,可每次只要裴临渊一说要休了她,便立刻开始认错,任他予取予求。

裴临渊便捏准了她的死穴,只要稍不如意,便威胁要休了她。

果然,在听到要休妻以后,叶司韶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裴临渊的怒火终于平息一些,正要责罚于她,便听叶司韶说道。

“你这种渣男还想休妻?呸!老娘要跟你和离!”


休妻跟和离的区别可大了。

一个是女人丢脸,另外一个是男人和女人一起丢脸。

叶司韶死也要把裴临渊拉下去垫背。

裴临渊被叶司韶这番话砸懵,愣了一下,丢开她冷哼。

“和离?想得美!你善妒恶毒,只有被休的份!”

叶司韶这会儿是没力气,否则定要再扇这狗男人一巴掌。

眼下却只能用虚弱到像是撒娇的声音激将:“休就休,有种你现在就写,还有,我的嫁妆得还我,我今日便带着我的嫁妆回家去!”

叶司韶实在不想和这种男人再纠缠下去,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很多好日子可以过,就算是吃些亏,也要离开。

“你敢威胁本王?”裴临渊面沉如水,语气森寒至极。

叶司韶毫不畏惧的点头,“对!王爷若不写休书,便是没种!”

裴临渊何曾被人这般激将过,脸色黑到发绿,点了点头,“好,本王成全你!”

叶司韶刚要开心,却又听到他说:

“只不过这桩婚事是你从太后那儿求来的,眼下这休书,本王还需得请示太后。”

“请示啊,今日就去。”

“今日本王有事。”

叶司韶皱眉,“裴临渊,你是不是没种?”

裴临渊黑脸,“柳儿身子不知如何了,本王要陪着她,等确定她无事,本王才能抽开身。”

听到他提起柳思,叶司韶的心口痛了一下,倒不是她难受,这是原主残存的意识在作祟。

她点头,“行。”然后便准备回自己的院子去,刚抬起腿立刻一阵眩晕,险些昏倒。

裴临渊抬了抬手,又收回去,冷声吩咐下人。

“把王妃送回去,好生看管,省得王妃再到处惹事!”

反正马上便要和离,叶司韶懒得跟他打嘴仗,任由下人搀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裴临渊却是立在原地看着叶司韶的背影沉思。

这个叶司韶,武功精进如此之快,眼下的内力竟强大到可以随意控物。

若非他身经百战体魄强健,怕是要被揍到重伤。

不愧是老将军的血脉,武力天赋远超他人。

只是这性子……唉。

叹了口气,裴临渊转身看向床榻,这才发现柳思不见了,立刻派人寻找。

最后在后屋的泥坑里找到了浑身稀泥奄奄一息的柳思。

柳思泪如雨下,脸上的污泥被冲刷出一道道印子。

府医来检查,告诉裴临渊,只要用药调理,柳思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柳思忍着怒火委屈的说道:“若非王爷及时发现,妾身定要憋死在泥潭里,妾身听说,是王妃用内力为之,王妃实在是……呜呜呜。”

裴临渊眼底的内疚越来越浓,心里头对叶司韶恨的更多,语气阴沉的说道:“她是被惯坏了,太任性。”

然后就没了后话。

每次都是这样!

无论她怎么往叶司韶身上泼脏水,他都不肯休她!

叶司韶那个贱女人命还大,身中寒毒之下明明动用了内力,却还不死!

这一次,她一定要趁热打铁,斩草除根!

“不怪王妃,是妾身惹了王妃生气,妾身自请去王妃身边,好生服侍王妃。”

“你都需要人伺候,好生养着便是,她的事,本王去处理,”裴临渊语气有些冷,他想到了十多天前的一桩事。

念及柳思身子重,行动不便,他便命了叶司韶去照顾。

可是没想到,叶司韶阴狠毒辣,竟趁机在柳思茶水里下毒。

还好他发现及时,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眼下那叶司韶那样嚣张,若让柳思去到她跟前,定会被她弄死。

柳思听出裴临渊话里的维护,心中高兴,语气却失落极了,“妾身知道,妾身身份卑贱,不能玷污了王妃。”

“别乱想,本王是为了你好,”裴临渊叹气,想了想还是点了头,“既然你有心,本王允你,但你得先养几日。”

柳思大喜,一个计划早已在她心底成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