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傅少被夫人打脸

离婚后傅少被夫人打脸

墨染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宋瑾笙一直在尽职尽责的做着傅烬琛的太太,她以为,感情是可有培养的,但血淋淋的现实教会她,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傅烬琛就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不然他不会纵容小三小四找上她的门,用腹中孩子逼她让位。心灰意冷的宋瑾笙不再稀罕傅太太的位子,毅然决然离婚。离婚后的她一改平日低调,转头就接过亿万资产,还有三位大佬哥哥保驾护航!

主角:宋瑾笙,傅烬琛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瑾笙,傅烬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傅少被夫人打脸》,由网络作家“墨染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宋瑾笙一直在尽职尽责的做着傅烬琛的太太,她以为,感情是可有培养的,但血淋淋的现实教会她,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傅烬琛就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不然他不会纵容小三小四找上她的门,用腹中孩子逼她让位。心灰意冷的宋瑾笙不再稀罕傅太太的位子,毅然决然离婚。离婚后的她一改平日低调,转头就接过亿万资产,还有三位大佬哥哥保驾护航!

《离婚后傅少被夫人打脸》精彩片段

“我怀孕了,孩子是琛哥哥的,傅太太的位置该换人了。”

短信下面是一张孕检单的照片。

宋瑾笙看完,浑身都在发抖,用尽全力压下心中酸楚,将桌上准备的醒酒汤用力的泼在了醉酒的傅烬琛俊颜上:“离婚!”

傅烬琛倏地醉意消散一半,本能的抹了把脸,似乎想到什么,他黑眸微沉,周身气息冷冽起来:“宋瑾笙!”

“该死!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男人眯起凤眸,起身缓步走至宋瑾笙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张俊美宛如神颜的脸因为暴怒而变得阴沉恐怖。

宋瑾笙抬头迎上男人的视线,触及到他那双暴怒中夹杂着厌恶的眸时,心微颤几下:“你不是一直想离婚吗,我成全你。”

“当初不就是你用手段迷惑爷爷让我娶的你!现在又来装什么?像你这种内心肮脏无耻下流的女人,连阿瑶的手指头都比不上。”傅烬琛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眼底的厌恶比之前更甚。

他口中的阿瑶,叫慕知瑶,是他心心念念了五年的白月光。

而她,当初为了能和他结婚,她不顾反对和爸爸闹翻,洗手作羹汤,在家伺候他。

换来的,却是他的出轨,他还跟慕知瑶有了孩子!

深吸口气,宋瑾笙从桌底抽出一沓文件,当着几个下人的面,狠狠的甩在男人脸!

下人们识趣离开。

宋瑾笙的嘴角勾起一模冷笑的弧度。“当初是我瞎了眼,现在我好了,能看清楚你又丑又渣的嘴脸!”

出轨男还不离,留着过年吗?

“现在签了字,你就可以给慕知瑶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傅烬琛蹙眉,看着眼前的文件,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字。

他眼里划过一丝迟疑,昨天还缠着自己说爱,今天怎么就叫嚣着离婚了?

将文件从头到尾的看了遍,没有动过手脚,宋瑾笙已经签了字,傅烬琛抿唇不语。

宋瑾笙冷冷的撇了眼男人,冷笑:傅少迟迟不签字,是不想?还是傅少不满意拟定的离婚协议书?没关系,咱们可以商量。”

傅烬琛斜睨了她一眼。

这女人脑子坏掉了?

什么阿瑶有孩子了。

再说了,她费劲心机爬上傅太太的位置,会这么好心让位?

可女人神色冷淡,不似作假。

傅烬琛轻哼一声,嘴角扬起丝缕嘲讽:“说吧,你想要什么?别墅?支票?”

“我还不缺你的那几个臭钱,废话少说,快点签字。”宋瑾笙眉梢轻佻,冷清孤傲。

傅烬琛皱眉,随后唰唰签下自己的名字。

她要离,他当然不会拖着。

见男人签了自己的名字,宋瑾笙直接抽过傅烬琛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转头就走,背影决然潇洒。

在她踏出门的那刻,傅烬琛冷淡出声:“字已经签了,没后悔的余地。”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招。

宋瑾笙身子一顿,回头凌然冷笑,语气坚定:“我不会后悔。”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选择嫁给你!”


踏出景蓝苑的宋瑾笙,只觉得心中一阵轻松!

没走出几步,一辆限量版加长款的普法卡黑色商务车停在她面前。

车门被打开,四个保镖护送着头发花白的老者朝她走来。

“爸爸的消息还真灵通,我前脚刚离婚,后脚就派人过来了。”宋瑾笙微抬下巴,从容矜贵。

管家霖叔朝着她恭敬鞠躬,“小姐,老爷请您过去。”

“爸爸来了?”宋瑾笙惊讶,心尖划过一丝暖流。

她本是顾氏集团最小的千金,10岁那年遭人迫害流落海城,被养父母收养,改姓宋。15岁时,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傅老爷子,后来老爷子带傅烬琛来感谢,也就是在那是她对傅烬琛一见钟情。

傅老爷子知晓她心意,便强行为她和傅烬琛定下婚约。

新婚当天,霖叔就来找自己让她跟着回S市,可那个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傅烬琛,便拒绝回去,和父亲定下三年之约。

如今回想起来,为了傅烬琛那个狗男人浪费三年时间真是不值得。

三年时间已到,是她输了。

可她没有回去的打算。

并不是为了傅烬琛,而是在傅家的三年,她都有偷偷查当年的事情,如果贸然回去,说不定正中敌人下怀。

看见宋瑾笙眼里的挣扎,霖叔叹气,从保镖那里拿出一张崭新的合同,恭敬的递给宋瑾笙,“老爷说了,如果您不回去,就必须接管宋氏在海城的集团万达,在不用宋氏千金的身份,一年里让集团的盈利比往年高出三个点。”

闻言,宋瑾笙傻眼了。

好家伙,不回家就要被迫营业?

她不想回去是真的,但她不想当总裁啊!

说好的她只管做个二世祖小富婆快乐无忧的呢,现在给她丢过来一个公司是什么意思?

“您可以拒绝,但是我们会亲自抓你回去,什么时候您愿意继承家业,什么时候放您出来。”

“同时,您的银行卡个人账户已经解冻。”

还真是一层套一层。

宋瑾笙暗自咬牙,无奈只能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见她签好合同,霖叔恭敬鞠躬,然后挥手带着保镖离开,仿佛从没有出现过。

看着手中的合同,宋瑾笙无奈,这算不算变相的暴富?

平时,婆婆和小姑子最爱狗眼看人低,嫌贫爱富,从不拿正眼瞧她。

若知道她其实是S市首富宋家的最小的千金宋瑾笙,未来宋氏的继承人,坐拥亿万家产,会是什么表情?

往事历历在目,宋瑾笙紧攥手指,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

有机会,她要好好惩治一下这狗眼看人低的母女。

宋瑾笙在离万达集团的地方买了栋别墅,刚想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您的卡号到账一百万元。】

??

她懵了,这个时候谁会给她打钱?该不会是转错了吧。

想着,立马拨通银行客服的电话,才知道打款人姓傅。

除了傅烬琛,谁会给她打钱?

呵,区区一百万,她还不放在眼里。


次日清晨。

宋瑾笙收拾妥当后,去了启东集团。

她昨晚已经将底细摸的差不多了。

启东和娱乐圈挂钩,主要是培养练习生出道,内部结构混乱,高层压榨员工不说,还想要对练习生潜规则,有的练习生为了出道就隐忍了下来,而有的宁愿赔偿天价的违约金也要离开。

之前有人爆出公司黑料,顾氏才知道自家产业出了这么一个毒瘤。

想要让这样的一个在圈内已经属于风德败坏的公司起死回生,还要让利润高出三个点,还真是难啊......

很快就到了公司楼下,宋瑾笙眯了眯眼:“让现任总裁下来见我!”

本来神色懒散的前台,被宋瑾笙这话刺激的一个机灵,起身将来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随机嘴角勾起一抹嘲弄。

“哪里来的乞丐?”

“你也配见我们总裁?”

宋瑾笙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你平时就是这样工作接待客人的?”

“我们集团只接待贵客,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赶紧滚,别脏了公司的地板,晦气东西!”

宋瑾笙被前台一番说辞气笑了,还真是狗眼看人低。

怪不得集团名声败坏,如今看,怕是已经从里头坏死了。

一个前台都如此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别说高层了。

宋瑾笙眸色微深,拨通了电话:“李秘书,下来一趟,我已经到公司了。”

五分钟后,一身西装革履的李秘书急匆匆到来,看了一眼宋瑾笙:“总裁。”

“现在我应该够格了吧?”宋瑾笙瞥了一眼前台,眼看着她目瞪口呆:“恭喜你,你被辞退了!”

前台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宋瑾笙已经迈步离开,径直上了电梯:“以后在公司,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目中无人的员工,从现在开始,给你三分钟,准备好公司裁员的名单。”

“裁员?”

“这怕是不行,公司很多老员工,若是说裁就裁了......”

李秘书话还没说完,宋瑾笙眸子又深了几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是。”李秘书被宋瑾笙独有的气场惊起了一声冷汗。

宋瑾笙下了电梯,直奔总裁办公室。

李秘书送来了裁员的名单,宋瑾笙过了一眼:“通知下去吧。”

刚下达了裁员的命令,紧接着,门被推开。

下一秒,宋瑾笙就被人抱个满怀。

“丫头,好久不见!”

耳边传来熟悉的低音炮,宋瑾笙眼眶一热,将头埋进男人的胸膛闷哼几声。

眼前的男人是他的二哥,顾澈。

算起来,他们已经四五年没见了。

“二哥,我好想你啊!”

宋瑾笙在宋澈的怀里,肆无忌惮的撒起娇来。

顾澈揉了揉她发顶:“乖,这次你和傅烬琛算是彻底结束了,需不需要二哥出手教训那对狗男女?我们的小公主,哥哥们的掌上明珠,凭什么被他们欺负?”

不想跟傅烬琛再有什么交集,宋瑾笙连忙转移话题:“二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说,当年一声不吭的离开,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也不和家里人商量,我在不来,还不知道你会被欺负成什么样?”顾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自家妹妹,用力的在她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