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史上无双太子爷

史上无双太子爷

沐浴焚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架空王朝,李星尘成了皇帝的儿子之一。一开始,他特别激动,毕竟是天家贵胄,王爵加身,妥妥的王炸开局。可他在了解原主的记忆后才知道,原来他是皇帝最不喜欢的皇子。这个时代,皇子们内卷严重,他无才无德,自然不受待见。可刚过半年,他就在新婚之夜被灌醉,被陷害辱杀重臣之女。不愿被陷害的李星辰毅然拒绝认罪,他不惜脱离皇族,只为开拓自己的天地!

主角:李星尘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星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史上无双太子爷》,由网络作家“沐浴焚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架空王朝,李星尘成了皇帝的儿子之一。一开始,他特别激动,毕竟是天家贵胄,王爵加身,妥妥的王炸开局。可他在了解原主的记忆后才知道,原来他是皇帝最不喜欢的皇子。这个时代,皇子们内卷严重,他无才无德,自然不受待见。可刚过半年,他就在新婚之夜被灌醉,被陷害辱杀重臣之女。不愿被陷害的李星辰毅然拒绝认罪,他不惜脱离皇族,只为开拓自己的天地!

《史上无双太子爷》精彩片段

“逆子!”

一道如雷般的暴喝,将李星尘从昏睡中唤醒。

映入眼帘的却是……雕梁画栋的宫殿,以及肃然站立的文武百官。

而金銮之上,赫然端坐一位身穿龙袍,头戴冕旒,怒容满面的中年男子。

他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大魏天子李震!

“父皇!”

李星尘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心里却有些疑惑迷茫。

我怎么会在太安殿醒来?

昨晚明明是我和楚蓠的大婚之夜啊!

“逆子,昨夜你借酒施暴,辱杀光禄大夫之女,犯下如此人神共愤的罪孽,你居然还有脸叫朕父皇?”

魏帝李震怒视着李星尘,咬牙切齿道。

他并不喜爱这位三皇子,更没对李星尘寄以过厚望。

原本想着等大婚之后,就将李星尘打发到封地去做个闲散王爷。

可万万没想到。

李星尘竟然在大婚之夜……犯下这等让人发指的丑事!

“辱杀光禄大夫之女?”

李星尘满脸愕然。

昨晚大婚,满府宾客!

席间来回敬酒之后,他早已醉得浑浑噩噩。

只模糊记得,一名侍女将他扶上床榻后倒头就睡。

醉成这个样子,恐怕连洞房都吃力,怎么可能干得了辱杀之事?!

再说了,如果自己真的做了这些事,又岂会没一点印象!

“父皇,都怪儿臣昨夜没把燕王殿下照顾好,才导致他犯下此等过错,还请父皇降罪!”

就在这时。

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的楚蓠走上前来,居然主动揽罪。

看她诚恳的模样,似乎是想与夫君李星尘共同进退。

不过,大殿上有不少人知道。

这位庆国公之女,当初可是不愿意嫁给燕王李星尘的!

“逆子,事到如今,你还不快快认罪?”

眼见儿媳如此懂得进退,而李星尘却冥顽不灵,李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一刻,他真想冲上去当殿掐死这个逆子。

毕竟昨晚李星尘的暴行,早已传遍了整个京城。

今日李星尘要是不当殿认罪,那岂止皇族颜面扫地,说不定还会激起民愤。

“认罪?”

恍然之间,李星辰不由思绪翻涌。

半年前,他意外穿越到大魏王朝,成了魏帝的三子燕王李星尘。

尽管这里是平行世界,没有李星尘熟知的唐宋元明清!

但文化和文字,却跟前世的历史一样,可操作的空间极大。

再加上天家贵胄,王爵加身,这是妥妥的王炸开局啊!

可是弄清自身处境后,李星尘心里凉了大半截。

因为大魏皇宫里暗潮汹涌,皇子们相互倾轧,各自内卷。

而他却是魏帝最不喜欢的儿子。

燕王的贵冠,反而成了其他皇子攻讦的目标。

为了摆脱这种局面,李星尘故意藏拙,行事十分低调,只想着尽快去燕地就藩。

然而他终究是逃不过别人的暗箭,昨夜骤发辱杀案,显然是有人不想让他去燕地就藩,而设下的局。

想到此处。

李星尘抬头直视魏帝李震,极为狂傲的说道:“我为何要认罪?”

这话一出,满殿百官皆是脸色一变。

显然被李星尘的桀骜不驯给惊到了!

“你还敢顶撞朕!”

李震眼眸一眯,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他本是马上皇帝,君临天下之后,更是君威赫赫!

因此这些年,从来没人敢挑战他的君威,更没人敢在他面前张扬跋扈。

可如今,这个狂妄的逆子犯下如此大罪之后,竟然还敢当殿顶撞于他!

而且神态还无比嚣张,似乎根本没把他这位父皇当回事!

这个逆子到底从哪里借来的胆子?

“三弟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丈夫敢作敢当,只要你当殿认罪,父皇定然不会重罚于你!”

二皇子李恒见状,随即走上前来开口相劝。

只不过脸上却尽是惺惺作态,落井下石之意昭然若揭。

在他的引领下,又有十余名文官,加入了苦劝李星尘认罪的队伍。

“燕王殿下,此案铁证如山,你就认罪吧!”

“燕王殿下,此案已经让朝野上下舆论哗然了,你又何必要让陛下为难呢!”

“如今燕王殿下只有认罪,才可以化去京城四起的民愤呀!”

听着身旁此起彼伏的劝罪声。

李星尘却在用一种‘静静的看你们表演’的眼神,扫视着这些人的嘴脸。

直到这些人表演完毕之后。

他才冷然一笑道:“我什么都没做过,根本无罪可认!”

轰——

这话彻底让太安殿上的百官炸开了锅。

不少人对李星尘的嚣张态度,已经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燕王真是无法无天了,辱杀重臣之女,还敢如此狂妄!!”

“没错,燕王如此倒行逆施,简直是把大魏法度当摆设!”

“臣等恳请陛下严惩燕王,以捍卫我大魏法度的威严!”

“臣等恳请陛下严惩燕王,莫要让大魏臣民寒了心呀!”

看着百官群情汹涌,众口一词。

李震眼欲喷火,额上青筋乍现,显然到了即将暴走的边缘。

“赵侍郎,既然这个孽障还不肯认罪,那你就把昨晚的案情再当殿复述一遍。”

“臣遵旨!”

刑部侍郎赵宗走出百官行列,朗声说道:“昨夜燕王大婚,太子以及参加大婚的满府宾客,都亲眼见到杨艳赤条条的死在燕王床榻上,而燕王手中还拿着凶器……经由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严查,此案人证物证齐全,一致认定燕王即是辱杀杨艳的凶手。”

听完案情经过。

文武百官看向李星尘,皆是面露愤慨之色。

大婚酒醉色心起,居然胆敢将魔爪伸向朝廷重臣之女。

可是你睡了也就睡了,将杨艳纳为侍妾即可,为何要行凶杀人?

身为大魏皇子,却暴虐至此,当真是耸人听闻啊。

“出此孽障,实乃大魏皇室的不幸,更是朕的不幸。”

李震摇了摇头,继续问道:“赵侍郎,依大魏律例,燕王之罪……当判什么刑罚?”

作为大魏皇帝。

他深知今日必须当殿了结此案,否则后患无穷!


“启奏陛下,燕王辱杀朝廷重臣之女,影响及其恶劣!”

赵宗面带肃杀道:“臣以为……不杀,不足以正国法,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番话可谓是振聋发聩。

使得满殿朝臣都认为燕王该杀。

唯有楚蓠面露悲色,同时向父亲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陛下万万不可,诛杀皇子,于国不利。”

庆国公楚威会意,当即拱手谏道:“燕王施暴固然有罪,但他终究是大魏的皇子,陛下若贸然杀之,岂不是要落下杀子之名?!”

原本他并不想卷入这场是非。

因为李星尘已是人人声讨的公敌。

但是为了女儿的名声,他彻底豁出去了。

“庆国公此言差矣,燕王的暴行,如今已经人尽皆知。”

赵宗大义凛然的反问道:“倘若不杀,何以向天下人交代?”

可是他话音刚落。

位列百官之首的太子李裕,却应声而出。

“启禀父皇,燕王施暴是酒后所为,儿臣相信绝非出自他的本意,恳请父皇从轻发落。”

虽然李裕之前在冷眼旁观,置身事外。

可此刻,他站出来一发话,立马博得满殿百官的赞赏。

太子仁德,燕王暴虐!

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为弟求情,裕儿不愧是当朝太子!”

李震欣慰的点点头:“依你之见,燕王又该如何惩处?”

“儿臣以为燕王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说到此处,李裕同情的看了李星尘一眼:“只需判他流放藏州五年即可!”

“藏州地处西陲边塞,乃是极度苦寒之地……”

李震若有所思,接着环视众臣问道:“诸位爱卿,你们对太子的判决可有异议?”

刑部尚书周文立即附和道:“太子殿下深谙大魏律例,燕王流放藏州五年合情合理,老臣赞同!”

“杨卿,如此惩处燕王,你还满意否?”

李震又把视线落在光禄大夫杨修身上。

杨修神情木然的俯身一拜:“微臣满意!”

作为丧女的苦主,他的态度代表着此案的了结。

“逆子,现在你总可以认罪了吧?”

李震旋即看向李星尘,厉声斥问道。

“三弟,事已至此,你就别再固执了!”

李裕走上前去扶起李星尘,和颜悦色的劝道:“只要你愿意当殿认罪,仍是大魏的燕王,仍是孤的好弟弟,流放五年回来还是荣华富贵!”

李星尘却摇了摇头:“我无罪可认!”

“嘶……”

太安殿的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百官齐刷刷的看向李星尘,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都到这种时候了。

这位燕王居然还不肯认罪?

他这是要跟陛下死磕到底吗?

“逆子,你真是在作死啊!”

李震紧盯着李星尘,语气宛若寒冰。

“是我做的事情,我自会承认!”

李星尘挺直身躯,昂首说道:“可是我没有杀人,罪又从何来?”

刑部侍郎赵宗闻言,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这个燕王还真是冥顽不宁啊!

刑部审案文书记录的清清楚楚,人证和物证都在。

他竟然还想着翻案?

“燕王,此案文书早已记录在册,你行凶的匕首也已在刑部归档!”

赵宗面带嘲讽道:“你何必要苦苦挣扎呢,何不依了陛下,把罪认了岂不美哉?!”

“呵呵,身为刑部侍郎,你就是这样查案的?”

李星尘瞥了眼赵宗,冷笑道:“如果昨夜你醉得不省人事,有人把杨艳的尸体放在你身侧,那你岂不是也成了杀人凶手?”

“你……你血口喷人……”

赵宗闻言,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他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燕王混淆视听的本领果然厉害,但是当着满朝百官的面信口雌黄,难道你不觉得可笑吗?!”

“倘若你真是无辜的,何不拿出证据来,洗清自身罪行?”

说完这番话,赵宗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你李星尘不是想翻案吗?

那就把证据拿出来!

口说无凭,杨艳又死无对证。

本官倒想看看你靠什么扭转乾坤。

“证据?”

李星尘面露不屑。

以皇帝李震的权威,证据重要吗?

以朝堂官员的看法,证据重要吗?

以京师百姓的舆论,证据重要吗?

证据一点都不重要。

因为所有人都认定了李星尘就是辱杀王艳的凶手。

这种观念一旦形成,

即使他能拿出证据,并查出真凶,人们也会认为这是皇室的暗箱操作。

再加上李震为了皇家颜面,丝毫不顾念父子之情,只想让他尽快认罪伏法。

李星尘深知自己目前的形势,已经是举世皆敌了。

可是他并不想妥协,更不想背上辱杀的黑锅。

“老三,你身为大魏皇子,却是个没有担当的懦夫,朕很失望!”

李震面无表情,目光冰冷道:“你没资格做大魏的燕王,更不配当朕的儿子。”

“对我很失望是吧,正好我对陛下也很失望!”

李星尘看向李震,神情平静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今日就当殿断绝父子关系吧,从今往后,我不再是大魏的燕王,不再是陛下的儿子,跟大魏皇族再无丝毫瓜葛,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闻听此言,满殿百官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燕王这是疯了吗?

竟敢当殿跟陛下说出这种话?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儿子主动跟父亲断绝关系,简直是大逆不道啊!

“畜牲,你是从哪借来的胆子,敢对朕说如此狂悖的话?!”

李震暴怒冲霄的咆哮声,陡然在太安殿内不停回荡。

使得满殿百官个个头皮发麻,惊骇不已。

而楚威、李裕、李恒、楚蓠、苦主杨修等人,也在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李星尘。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位少年燕王会对大魏皇帝骤然发难。

这一刻,太安殿内的气氛极度紧张。

包括太子李裕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此时的魏帝李震,就如同一头盛怒雄狮,在喘着沉重的呼吸。

那双怒意滚滚的双眸,紧紧的凝视在李星尘身上。

他似乎想用这种王者凝视,打消李星尘大逆不道的想法。


“李星尘,天家贵胄荣耀加身,你确定要放弃?”

李震深吸一口气,努力将怒意平复:“无比尊贵,你确定要断绝?”

“我万分确定!”

李星尘没有丝毫犹豫。

天家贵胄确实荣耀!

大魏皇子确实尊贵!

可是他一点也不稀罕。

因为这些荣耀和尊贵背后。

往往是天家无情,皇室残杀!

与其为了虚荣如履薄冰。

还不如趁此机会,彻底跟大魏皇室断了瓜葛!

“哼,没有朕的庇荫,你只是个无能的废物而已!”

“既然你执意要脱离大魏皇族,今日朕就成全你好!”

“宗正令听旨,立即废除罪人李星尘燕王之爵和皇籍身份。”

“从今日起,罪人李星尘不再是大魏皇族,与普通庶民无异!”

眼见李星尘死性不改,李震不由怒意复起。

想用断绝父子关系威胁朕?

朕会为了你这个废物逆子而妥协?

简直天真至极,愚蠢可笑!

大魏皇族没了你,依旧是皇丁兴盛。

而你没了大魏皇籍,就什么都不是了!

等着吧,你李星尘会有后悔的那一天,会有回来跪着求朕的时候。

届时,朕倒想看看你李星尘……是否还有今天这种骨气!

“微臣遵旨!”

宗正令应声而出,急忙俯身领旨。

“李星尘,你虽然跟大魏皇族脱离了关系,可你辱杀杨艳,实属罪大恶极!”

李震神情淡漠道:“今日不管你认不认罪,都难逃流放藏州的惩处。”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他知道李星尘是绝不会认罪的。

但刑罚已经议定,必须得尽快执行,才能让杨艳一案尘埃落地。

“启禀陛下,三皇子即将流放藏州,不知陛下如何处置臣女楚蓠?”

庆国公楚威拱手一拜,言辞恳切的询问道。

李震说道:“庆国公放心,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待罪人李星尘流放后,朕自会下旨废除这桩婚事!”

“多谢陛下体训,然而臣女却跟三皇子拜过天地,这桩婚事又岂能随意废除?正所谓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如今三皇子流放在即,臣女作为他的新妇,理当患难与共。”

楚威回首看向女儿楚蓠,眉眼间既有怜爱也有不舍。

“庆国公,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震有些为难道:“楚蓠年方二八,完全可以重选夫婿,你何必非要她跟着李星尘去藏州受苦?”

楚威无奈道:“陛下有所不知,楚家祖上有家规:好女不嫁二夫。”

“这……”

李震更加为难了。

这桩婚姻是他亲手促成的。

而今李星尘犯下这种罪孽,却要连带楚蓠跟着受罪。

这让他不由对楚威心生愧疚之意。

毕竟这位庆国公,还是大魏开国功臣!

“庆国公不必如此,楚蓠也不用随我去藏州。”

李星尘环顾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楚蓠身上:“今晚,我会写一封休书送去庆国公府,还你自由之身!”

他不需要女人的同情,更不需要女人的虚情假意。

很显然,他和楚蓠的情意,远没到患难与共,生死相随的地步。

“他这种时候提出休妻,是在维护我吗?”

楚蓠凝注着李星尘,美眸中闪过一抹诧异。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尽管她与李星尘拜过堂,但算不上真正的夫妻。

尤其是昨夜辱杀案发生之后,她在心里还有几分鄙视李星尘。

不过来到朝堂上,见到李星尘拒不认罪,她在悄然间改变看法。

甚至一度怀疑,李星尘真是被人陷害的。

所以她才示意父亲楚威说情,救李星尘一命。

而眼下,李星尘主动提出休妻,更加验证了她的看法——李星尘不是暴虐之人!

“孽障,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李震面容一松,接着下旨道:“御督卫听旨,立即将罪人李星尘押到燕王府严加看守,明日午时再将他押往藏州!”

“末将领旨!”

御督卫指挥使急忙上前,命人手下将李星尘押出太安殿。

看着李星尘离去的背影。

太子李裕和二皇子李恒相视一笑,眉眼间尽是得意之色。

而文武百官也纷纷松了一口气。

毕竟震动朝野的辱杀案总算了结了,瘟神般的燕王殿下总算被送走了。

大魏朝堂又可以恢复往日的平静。

……

……

李星尘被押到燕王后。

御督卫随即将整座府邸包围起来,准进不准出!

此刻,王府中的下人都等候在正堂。

见到李星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他们脸上颓废一扫而空。

“拜见殿下!”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李星尘走进正堂,安坐在主位上,向为首的高伯吩咐道:“高管事,我明日就要流放藏州了,你去把府库中的银钱全部拿出来,给大伙当遣散费吧!”

“殿下,那些想要遣散费的人,早就走光了!”

高伯俯身一拜,语气激动道:“如今剩下的都是府中老人,他们不要遣散费,只想以后能跟着您啊!”

李星尘摇头道:“藏州地处西陲边塞,乃是极度苦寒之地,你们又何必跟着去受罪呢?!”

“殿下去哪,奴婢就去哪,还请殿下不要赶奴婢走……”

“莫说是苦寒的藏州,就算是刀山火海,老朽也愿随着殿下一起去闯!”

“请殿下放下,奴才已安顿好家小,决定此生追随殿下了!”

一众王府下人纷纷拜倒在地,自表忠心。

“殿下,您都看到了吧,这些人都舍不得您啊!”

高伯跪倒在地,声泪俱下道:“老朽追随殿下已有十多年,更舍不得您……”

“高伯请起,大伙都起来吧!”

李星尘感动不已,扶起高伯,继续道:“我答应你们随我同去藏州便是,不过从今以后,你们不要称呼我为殿下了,就叫公子吧!”

“是,公子。”

“你们都各自去收拾细软,提前做好远行的准备……切记,粮食备得越多越好……”

将事情交代完毕后。

李星尘独自一人来到王府后院。

因为这里有一样他母妃去世时遗留的保命之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