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邪念

邪念

不吃香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人一旦免不了欲望,便会心生邪念,而七情六欲中,贪嗔痴恶淫最为难控,也最为厉害。邪念会化为无形的妖物,吞噬心灵……方铭自幼便与其他的孩子不同,他从小就能看见鬼魂,以至于对鬼屋什么从来都是避而远之。长大后为了拯救朋友,不得不踏进他不敢触碰的鬼屋,从此人生也开始失控。

主角:方铭,苍蓝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铭,苍蓝 的女频言情小说《邪念》,由网络作家“不吃香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人一旦免不了欲望,便会心生邪念,而七情六欲中,贪嗔痴恶淫最为难控,也最为厉害。邪念会化为无形的妖物,吞噬心灵……方铭自幼便与其他的孩子不同,他从小就能看见鬼魂,以至于对鬼屋什么从来都是避而远之。长大后为了拯救朋友,不得不踏进他不敢触碰的鬼屋,从此人生也开始失控。

《邪念》精彩片段

方铭,一个普通的北市年轻市民,寻常对一些神鬼邪说很感兴趣,不过胆子很小,一些小事都能把他吓得够呛,最近四号楼又出事了,这个月这已经是第二起了,四号楼被人称之为北市最恐怖的鬼屋,就是因为里面没有一个npc,当然最主要的是不收费!

第一起案件是失踪,那人是自己一个人来鬼屋探险,当天早上还有人看见他进入鬼屋,不过却一直没有出来,第二天他的朋友联系不到他,就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将鬼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为此还将老板带走做了笔录,不过看着老板颤颤巍巍的样子任谁都不会相信他有那个力气杀人,后来整整半个月都杳无音信,谁都知道是凶多吉少。

第二起死的是失踪那人的朋友,一个人翻进四号楼,认为自己的朋友还在四号楼里面,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这才趁着深夜想要自己进去找,只不过第二天就被人发现,死状及其凄惨,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就吊在四号楼门口,一时间人心惶惶,鬼屋也就此被封了,老板也下落不明。

从小方铭就隐隐约约能看到无人的地方有着一些白色幻影之类的东西,只不过一直看不真切,四号楼出事之后,他总是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眼神空洞黯淡无光,头也来回摆动看着远处来往的行人。

方铭真心的朋友也就是两个人,冯明冯宁兄弟俩,这两人和自己同甘共苦过,他们也知道方铭的性子胆小,寻常插科打诨开玩笑说方铭他妈生他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带着胆,三个人打拼了几年,都没存下什么钱。

自从听说四号楼出事之后冯明兄弟俩就鼓捣着要去开一场鬼屋冒险直播,说是能挣大钱!一些摆拍的工具都准备好了,两人想着到时候随便弄些灵异的场面吓唬人,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偷摸跑出来就行,因为了解方铭的脾性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他,到时候安全出来再告诉方铭也不迟。

今天一整天方铭都有点心神不宁,晚上回到公寓的方铭没见到两人的身影,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听,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又想起白天两人在公寓准备的道具,心里咯噔一声,不会去四号楼了吧?方铭没来得及收拾急忙穿着衣服就跑向四号楼。

别的地方或许他俩去方铭还放心,但是四号楼方铭可是亲眼看见门口的那两个鬼魂的存在,来到四号楼大门前,大门被封条封住。

方铭一时间有些犹豫,心里也开始打鼓,四号楼就在眼前,但现在事情已经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自己就这么进去了到时候能不能出来都是个未知数,自己的朋友说不定还在里面,他们可见不到那些东西,若是不进去救他们,一定是凶多吉少,狠下心直接翻墙爬进去。

“一个个都找死,不让人省心!”方铭忍不住骂道。

进入四号楼之后,顿感阴森诡异,天上皎白的月亮渐渐隐入云层,四号楼的墙壁在暗淡月光的照射下出现一个不断拔高的臃肿影子。

方铭蹑手蹑脚地从一楼的窗户翻进去,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味,方铭即便是捂住口鼻都忍不住干呕。

就在此时,三楼传来了如同皮球落地的声响,咚咚咚,方铭顿时警觉,快步走向楼梯,来到三楼楼梯口并未着急上去,而是先探出头观察了一下走廊的情况。

只见一只巨大的身躯将整个走廊占据,足足有四米高,长臂拍着的像是皮球一样的东西是人的头颅,浑身上下都是人的躯干组合而成,每次移动身躯都会造成将墙壁摧毁,方铭内心震撼,这是什么怪物!

方铭瞪大眼睛不敢有半刻停留,瞬间缩回身子张大嘴巴不敢说话,那个被长臂拍来拍去的头颅正是自己要找的冯宁,那怪物嗅到了生人气息,停止了手上动作,头颅一路滚到方铭脚下,方铭看见了冯宁那惊愕的眼神,怪物发现方铭之后兴奋地笑道:“又来了个食物!”

方铭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耳畔炸开,头皮发麻,死亡距离自己居然这么近在咫尺,若是让怪物抓住了,那可就是没有一点活路,来不及悲伤,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着楼下冲去。

逃!这是方铭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没想到那怪物居然轻轻跃起重重落地,直接将地板砸穿从三楼落到了方铭面前,天花板突然塌陷,尘土飞扬,彻底挡住方铭逃窜的路线,空气压抑的令人窒息。方铭呆呆地站在原地仿佛被定住了一般,这种庞然大物突然掉落在自己面前实在是只能感受到绝望。

从灰尘中骤然出现一只手臂飞速向方铭袭来,将他的肩头洞穿。

“快逃吧,尽你所能的逃,下次被我抓住了可是要被吃掉的哦。”怪物的阵阵笑声像是梦魇一样充斥着方铭的大脑。

紧接着是方铭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直接向着更深处跑去,求生的本能让方铭爆发出比平时更强大的力量,那怪物拖动着肥胖的身躯移动着,不过速度却丝毫不慢,紧紧跟着方铭,方铭扭过头透过窗户看到冯明的半个身躯被妖怪直接撕碎,血肉横飞,然后全部塞进嘴巴。

“学院的那些人追杀我到现在,只要再有一人,我就可以跻身进入三等妖物,到时候学院的那些人再敢来骚扰我,我就把他们全部杀了!”怪物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四号楼内部。

由于方铭没有来过这里,居然走进了一处封闭的房间,找了一处不易让人察觉的地方屏息凝神躲了起来,怪物慢悠悠地寻找着方铭的踪迹,方铭浑身颤抖着不敢有丝毫动作。

“找到你了哦。”

方铭身后的墙壁泛起道道涟漪,一只手臂从墙壁里伸出来将方铭抓在手中,随后怪物整个身子将墙壁撞开,方铭在挣扎中一点点被放进怪物口中,方铭也闭上眼睛像是认命一般,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早点阻止他们来到这里。

咚!

方铭的身躯重重落到地上,连带着怪物的整条胳膊,方铭的面前出现了之前穿着红色长袍的佩刀女子,那女子背对着方铭,扛着大刀,刀口流淌着绿色的血液,那是斩断胳膊之后怪物的血。

方铭惊呼道:“是你?”

女人微微侧过身子疑惑道:“你能看见我?”

方铭木讷地点点头,今天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他永世难忘。

女人轻挑眉头没再管他,将手放在耳朵上挂着的奇怪装置道:“四等妖物,最新出现,没有记录,杀人十人,幸存者一人,不过有点特殊,他能看到我。”

随后面对着怪物讥讽道:“大块头,我陪你玩玩?学院派三等教廷师,苍蓝!”


大刀顺势横于胸前,摆好架势,仿佛胜券在握,轻笑道:“嘻嘻,刚刚收到学院消息,之前让你跑掉了,这次你可是要死的哦,放心,我的刀会很快地将你的头颅斩下。”

一边左手擦拭刀刃,一边饶有兴致解释给方铭听,方铭能看见自己,说不定能招揽进来。

“人有七情六欲皆是邪念,其中尤以贪嗔痴恶为主,邪念会化作妖物,妖物由人而来,更会吃人强大自己,而这世上存在着一类人,他们称呼自己灭妖师,灭妖师会将这些妖物记录保存并且斩杀干净。”

虽然嘴上说着,手中动作却不停,方铭在怪物的眼中看见到了恐惧,那怪物后退着想要逃跑,却被女人横起一刀斩掉双腿。

“灭妖师将这些妖物划分为四等,依次排列,一等最强,也是灭妖师记录最少的一等,四等最弱,属于刚由邪念变成妖物不久,高等妖物可以幻化成任何事物,而你面前的这只妖物看上去才刚刚变成妖物,连残臂断腿都融合不了。”

那个差点将方铭杀了的妖物在女人的刀下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庞然身躯仿佛稚子一般,被女人不停切割着身体,轰的一声倒地,化作碎片消散,地上只留下一具尸体,方铭认得,那是鬼屋的老板。

苍蓝走到方铭面前弯下腰将脸凑近到方铭面前,仔仔细细上下打量着方铭,有疑惑地摇摇头,喃喃道:“怎么看像是普通人。”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铭,方圆的方,铭记的铭。”

“你能看见我?”

方铭点头如鸡啄米,“我天生就能看见像你们这样的人,你刚才说的灵又是什么?”

苍蓝耳朵上的神奇装置又亮了,先是停顿了一下,随后收回身子扛着大刀冷哼道:“此事与你无关,你接下来会过回平常人的生活,我需要离开了,以后也不会再见。”

苍蓝打开窗户就准备跳窗离去,不料却被方铭一把抓住大腿,方铭愤怒的眼神让苍蓝猛地一怔,耳朵里传来学院的声音,“继续逼迫他,看他是否有能力感受到灵力的存在,若是有,把他带回来。”

苍蓝略微甩动大腿,方铭被甩飞砸向墙壁。

方铭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只能紧贴着墙壁,肩头在剧烈的碰撞之后鲜血迸发,捶胸顿足咬牙切齿道:“我的朋友因为那个怪物惨死,他的头颅当时就在我的身前,就这么看着我,我想要知道真相!告诉我真相!!!”

以一种近乎于嘶吼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懊悔与自己的无能。

刹那间方铭内心被种下一颗种子,而这颗种子正在发芽,它需要养分,在苍蓝看去方铭的身体里似乎出现了第二个人的身影。

糟了!那是方铭的念,如果没有引导,未来成为恶念那必然会早就严重的后果,苍蓝眼疾手快冲到方铭面前喝道:“看着我,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方铭猛然间听到有人喊叫,从出神的状态回过神来,恍惚间看到苍蓝的周身被一层白色的气体包裹。

“白色气体?这些气是什么?”方铭探出手触碰那些白色气体,直接穿透而过,奇异道。

“是灵,万物由灵而来,这些灵构成了肉体凡胎,构成了三魂七魄,人死之后重新化作灵气,我也一样,但我只能感知到,而无法催动并使用它,而灭妖师却可以,因为他们是人。你能看到灵,说明你有成为灭妖师的潜力,我现在作为学院三等教廷师邀请你加入学院,你可愿意?”

“教廷师是由像我们一样的魂灵构成,因为能成为灭妖师的人太少太少,而妖物却不计其数,故而需要我们这些教廷师的存在,既是为了帮助灭妖师分担压力,更是为了穿梭在人类世界中寻找能够成为灭妖师的人,让他们加入学院中进行学习。”

苍蓝亮出了自己的腰牌,上面刻着教廷二字,在教廷下方用小字着三,应该是三等教廷师的意思。

“你那把刀?”方铭的目光被苍蓝肩头扛着的透体琉璃宝光四溢的大刀吸引,足足有将近两米,比苍蓝还要大,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挥舞起来的。

“这是器,同样分为四等,每一等级的器所需要的灵都不一样,与灭妖师的等级相互对应,例如四等灭妖师无法使用三等器物。”

“至于器物从何而来,灭妖师在成为灭妖师之前都会接受学院的洗礼,洗礼之后正式成为灭妖师,而在那个时候学院就会根据每个人在学院的训练方式量身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器,这些器只能他们才能发挥作用,我虽然通过了考核成为三等教廷师,但是依然没有足够的灵力催动三等器物,这就是魂灵的缺陷,对于器物的使用是远远不及灭妖师的。我这把刀名叫飞廉,只是四等器物,但是可别小瞧了它,寻常三等器物可不如它。”

苍蓝将飞廉递给方铭,方铭用尽全力想要把飞廉举起来,不过飞廉纹丝不动,苍蓝轻笑着将飞廉抓在手中,“还有什么要问的?”

“学院又是什么?”

苍蓝咂舌道:“对于学院,我也不是太了解,我只知道不止一处,每一个地区都会有着自己的学院,这些学院管辖着属于自己的地盘,消灭地盘内出现的妖物,维系着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让那些普通人能够平安地活着。至于再深一点,你若是以后想要成为灭妖师,可以自己去了解。”

“说了这么多,你愿意加入我们吗?”苍蓝再次询问道,她实在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有能力成为灭妖师的人说是万里挑一都不为过,若是错过了方铭,以后能不能在遇到都是个未知数。

不过方铭却摇摇头,没有说话,似乎并没有那个兴趣加入灭妖师,与妖物搏命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经过这件事情之后让他更加明白生命的可贵,更何况方铭根本无法面对自己心中的恐惧,哪怕自己利器在侧面对妖物心中恐惧如何化解,到那时恐怕自己会成为妖物的盘中餐。

苍蓝对方铭的回答没有感到意外,一时间无法承受这些很正常,苍蓝也没有强求的意思,强行逼迫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方铭没有加入灭妖师的决心,也没有那个毅力通过考核,要成为灭妖师不是只需要感受到灵的存在就可以的,在那之前还需要面对身体和精神的考验,否则也只是平增一条人命罢了。

“你不愿意我也不好强求,这个交给你,若是有朝一日回心转意,把这个放到北市城隍庙的佛龛下,我会立刻出现在你身边。”苍蓝将一块墨绿色腰牌丢给方铭,上面没有刻任何字,“想好之后再做出选择,我等你,你不属于这里,你的天空在灭妖师。”

苍蓝将选择的机会交给了方铭,方铭结果腰牌还想着再说些什么,苍蓝已经跳窗离去了,当方铭来到窗边时苍蓝已经不知去向,方铭看着手中的腰牌若有所思。


几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方铭将自己和冯明冯宁兄弟俩留下来的前全部寄给了兄弟俩的父母,这是方铭最见不得的场景,自己一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三人坐在路边吃着烧烤相互之间吹牛的画面,还有那颗滚落到自己身前的头颅。

“方铭,看你那小气样,等我以后赚大钱了赏你几百万花花!”

“方铭,别看了,以后咱们哥三都能开上豪车。”

“方铭,你说人活着世上为了什么?”

“方铭,这钱先拿去用,治病要紧,阿姨会好起来的。”

“方铭,以后我们就是你家人,咱们三就是兄弟。”

点滴的记忆在脑海浮现,内心复杂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这么久了方铭还是没能走出来,那块腰牌一直存放在方铭的枕头边,这些天一直随身携带着,方铭也辞去了现有的工作,现在他想着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先静一静。

方铭躺在床上,没有关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方铭就害怕关灯,害怕黑暗,双眼看着天花板,脑袋放空,思考着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将枕边的腰牌放在手上举起,摩挲着。

突然间异象凸显,天花板伸出一只大脚,直接踩在方铭的身上,幸亏方铭反应迅速,连忙跳开,粗壮大脚将方铭的床踩塌。

“鬼!”方铭心中震惊,这才多久,为什么又出现了?而且看情况摆明了是冲着自己而来,妖物的身影从虚洞中完整的显现出来,除了那只能够接近两米长的大脚之外,其余的部位居然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灵”妖物看上去只能通过本能说出一些难以听懂的话语,双眼汇聚在方铭身上,随后猛然朝方铭袭来,方铭随手将椅子甩过去,他能感受到这只妖物比鬼屋的那一只要弱上不少,可也不是自己能应付的。

“腰牌?对!腰牌!”方铭想起了苍蓝走时留下的话,将腰牌紧紧握在手中,径直来到阳台,好在只有两层楼的高度,方铭一跃而下,只要到了城隍庙,将腰牌放到佛龛下,自己就安全了。

妖物破窗而出从方铭的房里一步跳出,平稳落在地上,虽然只有一只脚落地,可速度惊人,在方铭身后穷追不舍,城隍庙距离方铭其实并不远,只需要五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可就是这短短的五分钟,却过得度日如年。

背后的妖物越来越多,大多是一群没有意识被方铭身上的灵气吸引而来。

怪物的飞来一掌将方铭重重拍在墙壁上,还没等方铭落地,又是一拳正中面门,将墙壁砸穿,方铭似断线的风筝被砸飞出去,摔在地上。方铭艰难地站起身,再一次被砸飞,妖物竟然是要将方铭活生生打死。

妖物的手臂化作利刃,一步步向方铭靠近,方铭痛苦不堪,抬头看去,自己居然被妖物一拳一拳送到城隍庙里面,视线逐渐模糊,意识也缓缓消散,脑海里只剩下一件事情,将腰牌放到佛龛下。

身后十几只妖物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或许自己会死在这里吧。

方铭跪倒在蒲团上,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出:“老子要当灭妖师!”整个身子重重倒在地上,腰牌顺势丢出恰好落在佛龛下。

“放心,你死不了,本小姐来救你了。”从佛龛背后钻出来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模样十分可爱,双马尾,一身红色长袍,手中那一把长枪比她个头还要大上两倍不止,“我在这里都等了你半个月了,还以为你真的不来了,看来你招惹了不少麻烦,本小姐刚好最近没有执行任务,手痒得很。”

对着耳朵上的装置道:“蓝姐姐,你猜的果然没错,他人已经到了,不过受了重伤。”

“放心吧,有我在,安全着呢。不过蓝姐姐,你这样做要是以后被他知道了怎么办?”

小女孩蹲下身子试探性的抚摸着方铭的头,嬉笑道:“学院的人一会就会过来,你可别太早挂了,也千万别忘了是我救你的,学院四等灭妖师,唐凌雪。”

握住长枪走出城隍庙,看着外面因为方铭而聚集来的十几只妖物,都是一些不入等级的小妖,只不过数量太多,处理起来有些麻烦,而且还不能留下太多痕迹。

唐凌雪声音清脆,挥舞长枪丢向空中,没有一点拖泥带水,“这把长枪名叫长鸣,我出生之时便日夜作伴,我成为灭妖师之后就将这把枪当做我的器,二等器物,足以施展灵技!睁大你们的双眼,好好看看这最后的风景。”

“霖雨。”

皓月当空,繁星被突如其来的乌云覆盖,顷刻间大雨倾盆而下,黄豆大的雨滴如同大江浪潮一般飞流而下,视线被完全遮挡,惨叫声不绝于耳,只不过寻常人根本听不到,这些妖物在暴雨的冲刷下尽皆消散。

唐凌雪冷眼旁观,从小出生在学院的她,自从八岁开始跟随哥哥一起执行任务,对妖物就没有半点惧怕,只不过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灭妖的意义,学院发布命令自己再去执行,循环往复,她也不曾问过自己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她喜欢战斗,即便她在同届中少有敌手,可依然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力量没有来源,如同无根之水,与强者之间的差距比鸿沟还要深壑。

“或许我终有一天会离开这里。”

不远处冒着暴雨飞驰而来的汽车,唐凌雪知道是学院的人来了,自己来到这里只是因为手苍蓝嘱托,暂时不能让学院的人知道自己在这里,正好这时候苍蓝发来消息说自己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唐凌雪收回灵技将长鸣重新握在手中,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当方铭从昏迷当中苏醒,面前围着一堆人,让方铭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你总算是醒了,苍蓝这几天可差点把我念叨死,你这身体也是耐揍,那么重的伤都能活过来,照常人来说早就没命了,不过也多亏我手艺精湛,我叫中希,是学院护医队的副队长。”中希微笑着开着玩笑,“虽然你暂时还不是学院的一员,不过既然你已经选择要加入学院,那我们就是伙伴了。”

“伙伴?”方铭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自己从小性格孤僻,要不是遇到冯宁兄弟俩恐怕一个朋友都没有,再加上自己儿时已经因为分辨不出自己看到的是人还是鬼,周围人都当自己是怪胎。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