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大内总管宠她第一美人

大内总管宠她第一美人

如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茹烟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人,奈何命运多舛,满门含冤而死。她此后余生,只为给家人报仇雪恨。于是,她宁肯忍辱负重,嫁给大内总管。众所周知,大内总管柳烬是个活阎王,杀人不眨眼,冷若冰山。但林茹烟不在乎,她只在乎他权倾天下,一手遮天。可随着婚后生活的开始,林茹烟发现,外人口中嗜血残暴的活阎王,竟然是家中宠妻如命的好男人,甚至,他变着法哄她开心!

主角:林茹烟,柳烬   更新:2022-08-19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茹烟,柳烬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内总管宠她第一美人》,由网络作家“如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茹烟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人,奈何命运多舛,满门含冤而死。她此后余生,只为给家人报仇雪恨。于是,她宁肯忍辱负重,嫁给大内总管。众所周知,大内总管柳烬是个活阎王,杀人不眨眼,冷若冰山。但林茹烟不在乎,她只在乎他权倾天下,一手遮天。可随着婚后生活的开始,林茹烟发现,外人口中嗜血残暴的活阎王,竟然是家中宠妻如命的好男人,甚至,他变着法哄她开心!

《大内总管宠她第一美人》精彩片段

昏暗地牢,林茹烟一身素缟呜咽不止,秋瞳盛满绝望的泪水。

怀中紧紧抱着的中年妇人早已没了生气,颈间青紫痕沟触目惊心,房梁上悬着的那根飘带随着阵阵阴风摇曳。

“娘,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爹和哥哥不在了,你怎么也狠心抛下我,娘!”林茹烟情绪悲恸,失声痛哭。

她刚刚被狱卒押着为爹爹和哥哥收尸,一个时辰不到,回来母亲竟也自缢而去。

亲人接连离去,莫大的打击令林茹烟悲痛欲绝,哭声回荡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

咔哒,牢门的铁锁被打开,牢头儿弯腰提灯走在前,赵锦珊跟在其后。

行至几步,赵锦珊皱了皱眉,以帕掩唇,催促道:“林茹烟在哪呢?快带我去!”

牢头儿急忙指了指最里边的牢房,一脸谄媚笑:“这哭声就是林茹烟,她娘刚刚自缢了!”

听了牢头儿的话,赵锦珊原本皱在一处的眉毛倾刻舒展,一把夺过侍女手里的灯笼,顺着哭声,疾行而去。

见到林茹烟,尚未开口先是一阵得意的笑,笑够了,拍手赞到:“诶呦,你们看看,竟让我赶上了这样的大好事!有趣,有趣得紧!”

林茹烟哭声顿停,樱唇紧抿,半晌抬起头,狠狠地盯着赵锦珊:“赵锦珊,我与你素无冤仇,你何以在我母亲尸骨未寒之时,口出恶言!你妄为高门贵女,比市井泼妇还不如!”

林茹烟一通责骂,赵锦珊瞬间气炸,眼睛瞪得如铜铃,语声尖锐刺耳:“林茹烟你这个贱人,敢做不敢当,你霸着晋朝第一美人的称号四处攀附招惹。

我与五皇子早有婚约,你却腆着脸去勾引他,若不是你,我们早已成婚!”

提起五皇子颜无虞,林茹烟心中更添凄冷,自从林家含冤入狱以来,颜无虞为求自保,避林茹烟如避虎狼一般。

“我与他再无瓜葛,你可以回去了!”林茹烟的语声,比牢里的阴风更刺骨。

赵锦珊听了她的话话!却一阵狂笑,带着几分癫狂意味:“你不死,我是不会回去的!昨日,听说你被贬为奴籍,五皇子今早就去刑部交了定银,说要买你入府!所以,你、必、须、死!”

赵锦珊笑的愈加张狂:“来人!把她给我勒死!就用她娘刚刚吊死的那根绳子!”

狱卒得令,搓着手上前,死死擒住林茹烟的胳膊,将房梁上的飘带缠在她玉颈之上。

林茹烟拼命挣扎,但她二八少女,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两个膀大腰圆的狱卒。

正在她绝望之际,一声尖锐刺耳的报唱响起:“九千岁到!”

在场之人,皆大失惊色。

当朝大内总管,九千岁林烬,他还有一别称,“柳阎王”。

权倾朝野,遇事查案皇权特许可先斩后奏。

狱卒顿时松开了林茹烟,战战兢兢跪倒一片,赵锦珊惨白着脸,低头问礼。

柳烬被众侍卫护行,面对跪了一地的人,眼皮儿都没撩一下。

提剑走到一牢房前,冷声道:“本官奉皇命斩此叛贼。”不等众人反应,踱进牢房,一招将其中犯人结果。

旋袍转身,踱步将离。

所有人都被深深的恐惧笼罩,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不敢动,静待阎王离去。

只有林茹烟,眼中带着不甘与决绝,踉跄摔倒柳烬跟前,跪俯叩首:“总管大人,求您救我一命!”


她一句话音落,周围空气瞬间凝固一般,静得落针可闻。

半晌,她头顶传来一声轻嗤:“呵,我这辈子只杀人,从不救人,你求错人了。”

说完,抬步欲走,但小腿却被人猛地抱住。

林茹烟拼死一博,她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急急抬首,林茹烟对上一双冷戾眸子,长眉飞斜入鬓,五官挺翘精致,这张脸比芸芸美人更为俊美。

“总管大人,求求你,救我一命,今后我甘愿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一张绝世美人脸,此时哭的梨花带雨。

世间所有男人见了都会心生怜惜,但柳烬偏偏不会,他算不得男人。

这世间动人美色于他不过是骷髅脓血,娇弱可怜勾不起他半点怜惜之意,十数年的杀戮,他的心早已和山巅沉雪一样冷。

“我府中牛马成群,婢女无数。”踢开林茹烟的胳膊,大步而去。

林茹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一寸寸没入冰水之中,这是她最后生的希望,柳烬踏出牢门,赵锦珊必定会即刻杀了自己。

拼尽最后勇气,林茹烟扯住柳烬袍角:“我愿以身相许!”

离去的步子停住了,柳烬猛然转身,凤眸之中愠色迸现。

冰凉的指节紧紧扣住林茹烟下颌,挟着浓重的血腥气:“你可知道我是谁?”

林茹烟忍着下颌处的剧痛艰难开口:“您是大内总管。”

柳烬勾唇冷笑:“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还妄言以身相许,就不怕我先杀了你!”

林茹烟抬眸,与之对视,诚恳无比:“大人,我所言皆出自真心,我有仇未报,有冤未申,我想活命!只要活着才有希望。”苟且也无妨。

不知林茹烟的那句话触动了柳烬,刚刚还满面阴云的他,松开林茹烟,朗声大笑:“你是林炳祥之女?好!好一个只要活着才有希望!我今天就让你活命!”

随即弯腰拉起林茹烟的手腕:“牢头儿,这人我要了,明天派人去我府上领赎身的银子!”

林茹烟被拉着胳膊,踉跄着走出几步,回头看了眼母亲的尸体,乍着胆子道:“大人,可否荣我将母亲埋葬?”

柳烬脚步不停,连头也没回:“有人料理,到时知会你。”

眼见着林茹烟逃脱,赵锦珊一脸愤恨,小声嘀咕:“果然是个贱人,连阉人也勾搭!”

她自以为蚊蝇之声,却不想柳烬耳力过人,听得清清楚楚。

停下脚步,对着身后的林茹烟命令道:“你去赏她两巴掌,教教该如何谨言慎行。”

林茹烟被他冷眸盯着,吐纳一瞬,快速转身,走到赵锦珊面前,手起掌落。

赵锦珊捂着红肿的两颊,不可置信地看着林茹烟,口不择言:“你竟然真敢打我,你真以为这那阉人能做你的靠山不成!”

林茹烟抬手又是一巴掌:“大人命令,林茹烟不敢违!”

赵锦珊气得红了眼,疯了似的扯住林茹烟衣襟意欲还手。

柳烬对身后侍卫挥手:“赵丞相教女不严,口出恶语,奉我令,带赵小姐去望月楼学习学习,那里的姑娘很会哄人开心!”

侍卫倾刻上前将赵锦珊擒住拖走,林茹烟耳边回荡着赵锦珊的污言秽语。

半晌牢里重回沉寂,只有柳烬冷凉的声音:“带林小姐回府!”


林茹烟一路战战兢兢,她道自己虽出了龙潭,却入虎穴,柳烬的恶名,晋朝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胆寒。

被他杀掉的朝中大臣不算,单是他府中抬出扔到乱葬岗的人就不计其数。

不但如此,都城内还盛传,柳烬虽为阉人,却好美色,朝中官僚送给他的美人皆来者不拒,却没有一个能活得过三天。

被丢出府的皆死相凄惨,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一路心如擂鼓,林茹烟驻足在一处豪华府邸前。

朱漆大门三丈宽,门卫就有四人。

押带林茹烟的侍卫上前同其言语,侍卫瞄了林茹烟一眼,随后放行。

林茹烟跟着侍卫一路穿廊过亭,行了许久,来到一房门前停下。

侍卫弯腰揖手,语气极为恭敬:“兰翠姐姐,大人又收人入府了!”

林茹烟站在一旁垂首不语,搅在一处十指暴露了她此时的心境。

一领事婢女缓步踱出,极轻蔑地扫了林茹烟一眼,冷言冷语:“抬起头来!”

林茹烟顿了一顿,慢慢将头抬起。

兰翠本是漫不经心地一瞟,却在见到林茹烟容貌时愣住,紧接着眼中顿现凌厉:“哼!狐媚子。”

侍卫在一旁赔笑:“兰翠姐姐,大人说今日晚归。”

兰翠极不耐地扫他一眼:“知道了,这女子大人可有特别交代?”

“没有。”

听到侍卫的话,兰翠眼中的怨毒淡了几分,换上轻蔑:“我知道了!”

随即指着林茹烟:“你!跟我来!”

此时寄人篱下,林茹烟不便多言,匆匆跟在兰翠身后。

一路行来,遇见的婢女小厮皆恭恭敬敬,林茹烟料想,这婢女多半是伺候在柳烬身边的人。

兰翠将她带到一厢房,里边守着的婢女即刻进入内阁,只留林茹烟和兰翠二人。

兰翠极不耐地瞟了林茹烟一眼,命令道:“把衣服脱了,净身!”

林茹烟犹豫开口:“我待会进浴室再脱......”

没想到林茹烟会拒绝,兰翠立马瞪起眼来:“这是规矩,大人身份尊贵,今夜侍寝你得焚香沐浴,快点!”

侍寝两字似魔咒,林茹烟后颈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直!

见她不动,兰翠撸起袖子,欲强行动手。

林茹烟侧身退开一步,道:“我自己来。”

兰翠依旧不忘狠狠剜她一眼:“为防刺客,一件不许留!”

林茹烟闭了闭,开始动手解自己的衣带,如今命悬一线,自己要活着,要报仇,就没时间去矫情。

翠兰在一旁看到林茹烟的身段,又不高兴了,脸黑成了锅底,狠狠推了林茹烟肩膀一把:“浪蹄子!”

内阁的婢女早已准备好水,林茹烟缓缓将身子没入水中,一旁的婢女替其擦洗。

兰翠不知从哪里拿出两本青皮册子,啪得摔在一旁的小几上:“大人与常人不同,房中之术亦是不同,待会出浴,你趁着大人没回来的时候,尽快将这册子熟识,不然......惹了大人不满,你恐怕没命活到明天!”

林茹烟低头,轻轻地应了一声,氤氲的水雾遮住她脸上红云和眼中的无措。

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