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疼你宠你命给你

疼你宠你命给你

窗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堵住家族那些人的嘴巴,贺逸踏进了爱情的坟墓。婚后他仍旧潇洒快活,从不将这段婚姻当回事,然而被家人逼着回家制造下一代后,与那个睡觉都要戴口罩的女人,亲密相处了一段时间,贺逸彻底改变了。从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是铁树开花,只为一人。

主角:姜若悦,贺逸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若悦,贺逸 的女频言情小说《疼你宠你命给你》,由网络作家“窗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堵住家族那些人的嘴巴,贺逸踏进了爱情的坟墓。婚后他仍旧潇洒快活,从不将这段婚姻当回事,然而被家人逼着回家制造下一代后,与那个睡觉都要戴口罩的女人,亲密相处了一段时间,贺逸彻底改变了。从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是铁树开花,只为一人。

《疼你宠你命给你》精彩片段

云城顶尖豪门,贺家。

宽大奢华的婚房内。

高大贵气的男人,倏然掐住了穿着盛大婚纱的新娘子,怒不可遏。

“你不是姜雨柔,苏家好大的胆子,竟敢骗婚,找死。”

新娘子被迫仰头,拉直的纤美脖颈,也未能引起男人的一丝怜香惜玉。

“咳,放…放手......”

新娘子的面上带了一只雪白的口罩,口罩掩盖了她大部分的面容,可露出的一双眼睛,水灵灵的,仿若星辰。

“放…放手…”

新娘子红了着眼睛,难受的哽咽着。

男人一甩手,姜若悦便被甩到了地上,男人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姜若悦发现口罩的一侧有脱落的迹象,她紧张了一瞬,连忙把口罩戴好。

“砰”的一声,男人打开门,大步离去。

旁边目睹了一切的佣人愕然着脸,去扶被甩到了地上的新娘子。

“少夫人,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谢谢。”

姜若悦起来后,揉了揉被掐红了的脖子,看了一眼空空的门口,红红的眼里,闪过不解。

“刚刚那个男人是贺逸?”

佣人替姜若悦扯了扯婚纱:“是,少夫人,他就是我们少爷,你的丈夫。”

不是传闻贺逸是个残废?姜雨柔才哭丧着绝对不嫁给一个残废,要她替嫁。

原来贺逸身高腿长,步伐凌厉,腿脚一点毛病都没有。

姜若悦勾了一下嘴角,她的姐姐姜雨柔若是知道贺逸根本不是传闻的残废,相反,还一表人才,身材堪比超模,她一定肠子都悔青了吧。

姜若悦拖着婚纱往鲜艳的婚床一坐:“咳,该吃晚饭了吧?”

她从早上到晚上,都没吃上一口饭,真饿。

佣人纳闷,少夫人刚刚不还差点被少爷掐死,眼泪汪汪的,怎么一转眼,就跟没事人一样。

发现姜若悦正打量着自己,佣人赶紧收了心思,低头结巴道:“少夫人,晚饭已经吃过了,只有…你一个人…没吃而已。”

姜若悦愣了一瞬,什么,吃饭不叫她?

定然是她不受贺家的待见,外界传闻,唐萍向来严厉,才进门,就不给她饭吃,这分明是要给进门的儿媳妇一个下马威。

“去把我的饭菜端上来吧。”

佣人面露难色。

“这样,若是她们为难你,你就说,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再不吃饭,我会饿死在贺家,而且要说,我已经饿晕过去一次了。”

“这能行吗?”

姜若悦冲胆怯的佣人眨眨眼:“去吧,相信我。”

楼下,贺逸落坐在滑腻的一方真皮沙发里,手中的杯子捏了一下又放开,如此反复。

助理拿了一打资料过来:“贺总,已经查清楚了,嫁过来的这个确实不是云城第一美女姜雨柔,而是姜家恶名远扬,还毁容的姜若悦,姜家骗婚了。”

贺逸墨眉一皱,手一松,杯子落地。

助理把姜雨柔和姜若悦的照片摆在了贺逸的面前。

两张照片,形成鲜明的对比,姜雨柔,五官精致,肤白貌美,而姜若悦,右边侧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非常醒目,犹如丑陋的蜈蚣。

贺逸冷冷的笑开:“很好,很好,姜家吃了熊心豹子胆,骗婚都骗到我头上来了,想死不成?”

旁边装扮华丽的贺夫人唐萍,拿起这两张照片,越看越堵得慌。

“好你个姜家,还真以为我儿子是残废,竟把一个丑女嫁到我们贺家。”

贺逸五年前确实出过一场车祸,车祸后,外界满是贺逸双腿被撞废了的传闻,贺夫人要辟谣,被贺逸阻止了。

坐在贺夫人旁边的齐馨,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的一块巨石倒是落了地,贺家少夫人的位置迟早是她的,一个丑女人,怎么可能入贺逸的眼。

“伯母您别气着了身子,馨儿帮你揉揉。”

贺家与姜家的这场联姻,并不是大张旗鼓的举行,而是私下进行的。

贺家要娶的不过是一个身份高贵,能配贺家的女人,姜雨柔便是贺家经过层层筛选后,选定的贺家少夫人。

婚礼极其简单,贺家只派了一辆车去姜家接人,若论家世,姜家绝对是高攀了。

谁也没想到姜家敢偷梁换柱。

直到见过姜雨柔的贺逸从公司回来,发现了戴着口罩的姜若悦,才明白,娶过来的人不是姜雨柔。


佣人端着饭菜,战战兢兢的往楼上去。

唐萍叫住了她:“站住,你端饭菜上楼做什么?”

佣人紧张:“是少夫人让我端上去的,她说,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再不吃饭,她今天就要饿死在这了。”

“吃,还知道吃,饭桶。”唐萍愤怒道。

佣人颤了颤身子:“那夫人这饭菜还送上去吗?只是刚刚少夫人已经饿晕过一次了。”

唐萍没再吱声,佣人等了几秒,便紧张的端着饭菜上了楼,她暗抽了一口气,少夫人说的话还真管用。

唐萍搁在大茶几上的手机亮了起来,瞥了一眼上面的署名,眼睛倏然睁大。

姜若悦的继母姚茹打电话来了。

划开电话,唐萍气得心肝颤。

“好你个姚茹,耍花招都耍到我贺家头上来了,信不信,我立马让逸儿把你家收购了。”

“贺夫人,误会,天大的误会,这一切都是该死的姜若悦做的,这个狠毒的丫头,昨晚竟然在我们饭菜里面下了迷药,我们一家人昏迷到现在才醒来,可一切都迟了,这个死丫头竟然冒充心语嫁了过来,贺夫人,你要怪就怪那死丫头,千万别把气撒在我们身上。”

唐萍听得震惊,什么,迷药,这一切都是姜若悦的阴谋诡计?

“好,还想骗我,你们姜家等着破产吧。”

姚茹在那边求饶:“贺夫人,我真没骗你,这都是姜若悦那个死丫头做的,我们也是受害者,贺家可是云城的大豪门,我们做梦,都想和贺家攀上关系。”

电话那头,还带着姜雨柔嘤嘤哭泣的声音,听起来,甚是凄惨。

“妈妈,姜若悦抢了我贺家少夫人的身份,我恨死她了,我仰慕贺少已久,早就想成为他的夫人,姜若悦,怎么这么狠毒。”

“你们姜家,简直是一堆蠢货。”

唐萍气得挂了电话,同时,也信了姜家母女的苦情计。

刚刚的电话内容,贺逸也听到了,他瞥了一眼楼上的卧室,眸底凝聚起一片深邃,姜若悦这个女人,手段未免也太狠辣了。

“去把楼上那个女人给我叫下来。”

佣人把饭菜端上来,姜若悦刚准备动筷,另外一个佣人就匆匆的跑上来。

“少夫人,少爷叫你。”

楼下,贺逸眯眸,盯着姜若悦镇定自若的走过来。

此时,姜若悦已经脱下了婚纱,换上了一抹鲜艳的旗袍,站定后,姜若悦把左手轻轻搭在右手的手腕上,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

除了口罩遮住的地方,她身上露出来的肌肤,都肤如凝脂,面上的口罩,遮住了她一部分面容,反倒给她增加了神秘感。

“老公,你找我哇。”

令人惊讶的是,姜若悦的声音甜甜的,拨人心弦。

贺逸眯着的眸子,陡然抬了起来。

可他也立马从姜若悦甜美的声音中醒了过来。

“哼,老公,谁准你这么称呼我了?”

“不叫你老公,那叫你什么?贺先生,贺逸,贺少,老公你选一个吧,我都可以的。”姜若悦偏了一下头,装傻充愣。

这个女人!贺逸的脸黑如锅底。

明明感觉被这个女人整蛊了,可他却抓不住把柄。

齐馨暗暗磨了磨牙:“姜若悦,你还装,为了嫁给逸哥哥,你竟然给姜家的人下迷药,你是我见过的最恶毒的女人。”

迷药?

姜若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思索了起来,她什么时候给姜家的人下迷药了?

“还装呢,你的继母姚茹被你下了药才醒过来,她刚刚给我们打了电话,控诉了你的恶行,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逸哥哥。”

原来是姚茹,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姜若悦侧了一下脸,目光落在了这个刚刚一直说话教训她的女人脸上,齐馨一张瓜子脸,五官还算上乘,只是她眼里浓烈的讥讽,很煞风景。

“抱歉,是我功课没做足吗,麻烦你自我介绍一下,你是哪位?”

齐馨蓄满冷意的脸瞬间破功,恼羞成怒:“姜若悦,你…”

“姜若悦,闭嘴。”贺逸啪啪啪的按着指关节,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指着姜若悦那张毁容的照片:“这照片上的丑女人真是你?”。

丑女人?

姜若悦淡淡的勾了勾嘴角,贺逸这是有多嫌弃她这张丑照,看,指关节都按红了。

“对呀,老公你怎么知道这照片上的人是我,难道你以前见过我?”

贺逸“唰”的把照片甩到了姜若悦的脚下,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这个女人是上天派来故意气他的吗?一言一行都气到了他的心头上。

姜若悦:“老公你别生气,其实这个照片上的人,跟我本人不太一样,我本人长得…”

说到关键时候,姜若悦故意顿住了。


“继续说,怎么不一样了?”贺逸的眸子闪烁了一瞬,像是捕捉到了某种关键的信息。

难不成,她毁容是假的?

姜若悦弯腰捡起脚下的照片,抬起星眸:“老公,你有所不知,这张照片还把我美化了,其实口罩下的我,脸上的疤比照片上的这条还长,还丑,这个摄影师是谁?他的拍照技术真好,能把联系方式给我一下么?”

贺逸额头的青筋暴起,姜若悦这是在玩他?真想掐死她,还一口一个老公,不知羞耻的叫着他。

气不死你?

姜若悦暗哼一声,我正要填饱肚子的时候,把我拉下来也就算了,拉下来,你们还一个个大爷似的坐在一起羞辱我,这哪来的优越感。

“这样吧,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的样子?我今天就解下口罩,让你们看看我真实的样子,反正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

姜若悦的手抬到了口罩的线绳上,齐馨屏住了呼吸,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丑八怪,到底有多丑。

“给我住手,滚回去。”贺逸气得忍无可忍,这个女人,简直又丑又蠢,这是要故意气死他么?

“那我就上楼了。”把人气了一遭,姜若悦迈着轻快的步伐上了楼。

背后,唐萍抓心挠肝的难受,哀叹起来。

“孽缘,我们贺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派这么个丑女人来折磨我,哎哟,不行,不行,心脏病都要气出来了。”

姜若悦回了房间,就要摘下口罩,用饭,猛然惊觉佣人还守着她,佣人也好奇的睁着眼睛,看样子,是要一睹她的丑容了。

“你先下去吧,吃完了叫你。”

“啊…是,少夫人。”

佣人出去后,姜若悦这才摘了口罩。

然而,她脸上哪有什么疤,这明明是一张绝美的脸蛋,不但没有狰狞的伤疤,皮肤还吹弹可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鼻梁弧度优美,唇瓣更是鲜艳欲滴,引人采撷。

在姜若悦十二岁那年,她的生母黄玲便重病去世了,而她妈妈去世不久,她爸爸姜宏文便大张旗鼓的迎娶了姚茹,还带回来一个大她一岁的姐姐,姜雨柔。

姚茹和姜雨柔一直视她为眼中钉,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被姜雨柔派的几个混混拦住,他们亮着刀子,誓要划花她的脸。

那天,若不是一个陌生的哥哥救了她,她这张脸确实毁了。

而她也将计就计,买通了那几个混混,制造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从那以后,姜若悦便一直戴着口罩。

姜若悦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了嘴里,幸福的吃了起来。

半小时后,她吃好了,佣人估摸着时间,在外敲了一会儿门,要进来收拾餐具。

姜若悦这会儿,去了浴室洗脸,整日戴着口罩,她的脸非常的闷,佣人敲了一会门,没人应,便自己进来了。

楼下,少爷就要上楼了,少爷向来有洁癖,上来看到一摊子残羹冷炙,必定要责怪她们。

姜若悦洗了脸,正出来找口罩,佣人指着她,惊叫起来。

“少夫人......你........你的脸.......”

佣人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少夫人不是丑得不能见人吗?这,这个脸蛋精致,没有一丝瑕疵的人,是传闻中丑陋不堪的少夫人?

她不会是见鬼了吧,刚刚在厨房,大家还聚在一起,拿着手机搜索了一圈少夫人毁容的照片,上面的少夫人,明明又丑又恐怖。

贺逸突然出现在门口,脸色阴沉:“大晚上的,叫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