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巫神回归开局老婆结婚

巫神回归开局老婆结婚

柒七七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凌天从此失踪五年,音讯全无。众人都以为这个窝囊废死在哪个阴湿角落,殊不知,他意外进入神秘空间,从此获得奇遇,集巫道和医道于一身,无人能敌。五年匆匆而过,完成修炼的凌天突然回归。可他碰到的第一件事就很狗血,妻子竟然被逼迫结婚。看着要娶妻子的那个猥琐男人,凌天暗暗在心里诅咒他出车祸。果然,某企业集团董事长当晚就发生车祸!

主角:凌天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巫神回归开局老婆结婚》,由网络作家“柒七七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凌天从此失踪五年,音讯全无。众人都以为这个窝囊废死在哪个阴湿角落,殊不知,他意外进入神秘空间,从此获得奇遇,集巫道和医道于一身,无人能敌。五年匆匆而过,完成修炼的凌天突然回归。可他碰到的第一件事就很狗血,妻子竟然被逼迫结婚。看着要娶妻子的那个猥琐男人,凌天暗暗在心里诅咒他出车祸。果然,某企业集团董事长当晚就发生车祸!

《巫神回归开局老婆结婚》精彩片段

江南省南市,洪都小区。

一个青年站在小区门口发呆,他披头散发,浑身衣服发黄,周围的邻居纷纷绕行。

“我终于回来了。”

“五年了,没想到我在遗迹里一觉就睡了五年。”

凌天默默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区,神情有些激动。他无视周围的路人。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五年前,他出门旅游却误入一处遗迹,没想到在遗迹里发现一块玉佩,结果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梦境里,他才发现这玉佩竟然是一代巫神——巫钧留下的传承之物。

玉佩中拥有巫神毕生所学,包含医学、术法、武学等等。当玉佩融入凌天体内的那一刻。所有功法全都出现在凌天脑海中,仿佛他天生就会。

凌天在遗迹中醒来,才得知自己睡了整整五年。

五年时间。

也不知道父母和老婆周宇馨怎么样了?

这几年过得好吗?

凌天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走进了小区。

洪都小区是南市很老的小区,附近的居民基本都搬走了,只剩下一些老人。

虽然小区跟五年前变了很多,但凌天还是凭借记忆来到了自家门口,此时他家门口围了很多人。

“凌家人太可怜了,凌老头不过就不小心撞了周虎一下,结果就被打断了腿。现在他还恶人先告状,要凌老头赔偿精神损失费。”

“周虎可是洪都一霸,平常为非作歹,到处收保护费,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凌老头今天在劫难逃了。”

“小点声。小心牵连到自己。”

闻言。

凌天脸色变了,他冲入人群中,看到自己家大门口站着几个小混混围着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被打倒在地,可怜无助。

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指着女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你们家凌老头前天把我给撞了,耽误了我几天生意,今天你们再拿不出钱,别怪我周虎无情,把你们家砸了。”

“我们家真的没钱了,我老伴已经被你们打断了一条腿,你们还想怎么样?”

说话的中年妇女正是凌天母亲,李玉芝。

周虎听到没钱,脸色瞬间变了,他吼道:“没钱?没钱就砸家,兄弟们,给我砸,今天我要让他们知道,招惹我周虎是什么下场。”

话音刚落,几个小混混拿着棍棒直接朝凌家走去。

“啊”

小混混们刚走两步,突然惨叫一声,全部倒地不停地打滚。

“你们在干嘛?”

周虎也懵了,他不悦的喊了一句,就上前准备扶起混混。当他双手刚触碰到混混,瞬间感觉从混混身上传来一股冷流,冷流所过之处如同万千蚂蚁撕咬,那种痛苦简直生不如死。

凌天扒开人群走上前,将李玉芝扶了起来。

“妈,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李玉芝满脸充满了不敢置信,整个人都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才浑身颤抖的说道。

“小天.小天,你你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妈,不是在做梦,我真的回来了。”

凌天带着笑容,点头道。

话落。

凌天转身,俯视着痛不欲生的周虎等人说道:

“要打滚去外面,别弄脏了我家地。”

“是是你?”

周虎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脸色像白纸一样惨白,他艰难的说道。

“我什么都没做,别赖我,你这完全是装13遭雷劈了好吗?”

凌天一脸无辜,摇头说道。

这一切都是凌天做的。

他刚才穿过人群的时候,将一股煞气送入周虎体内。这股煞气就连修炼多年的武者都无法化解,更别说周虎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周虎快崩溃了,咬牙大喊道。

“你求我干啥,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做的。”

凌天没理会她,等了整整一分钟,才开口问道。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大姐,我愿意给凌海大哥20万做医药费,求求你饶了我吧。”

周虎心里不愿意,但这种痛苦他实在忍受不了,只能强忍着,拿出一张银行卡,爬到李玉芝面前,不停的磕头,说道:

“我这.不是我。”

李玉芝被吓到了,连连摇手说道。

凌天接过银行卡,直接将他们提起扔出了自家门外。

五分钟后。

周虎等人身上的疼痛才消失,他们感觉这五分钟比五年时间过得还慢。虽然凌天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这件事情跟他有关,但周虎知道肯定是凌天干的。

他们不敢再进凌家门,灰溜溜的离开了。

周围的人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切,内心充满了震撼,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周虎等人早就走了。

“扑通。”

周虎等人走后,凌天直接跪在了院子里,眼圈发红,不停磕头,道:

“妈,孩儿不孝,让你们担心了五年。”

凌天跪在地上,李玉芝直接抱住凌天,痛哭道:

“你这五年都死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家里人多担心你呀,我们找了你整整五年,你这死孩子到底去哪了?”

凌天消失的五年里,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寻找凌天,可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妈,都是儿子不孝,儿子也很想你们。”凌天眼眶通红,哽咽道。

“进屋说,妈给你做好吃的。”

李玉芝紧紧拉着凌天,两人进了屋。

两室一厅的家里跟五年前一样,只是染上了岁月痕迹。没有了五年前的朝气。

主卧的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男子满脸皱纹,一头白发,右腿缠着绷带,他就是凌天的父亲凌海。

“爸。”

凌天看到床上躺着的凌海,连忙走上前跪在地上说道。

凌海闻言,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凌天说道:“小天.你是小天?”

“爸,孩子不孝,回来晚了。”

“啪。”

凌海使出浑身力气,一巴掌甩在凌天脸上,怒吼道:

“你还知道回来呀,这些年你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个电话都不给家里打,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你还回来干什么,滚,给我滚出去。”

凌天没有闪躲,眼中带着泪水,哽咽的说道:

“爸,爸,是儿子错了,儿子这些年去了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凌海抱着凌天,哭着说道。

“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别哭了,好好养你的伤吧。”

李玉芝听到哭声走进来,劝阻道。


“妈,我爸怎么不去医院养伤?”凌天疑惑的问道。

“咱家哪有钱呀。”

李玉芝叹了口气,道。

凌天一家全指着凌海在工地打工的工资。如今凌海受伤,李玉芝更愁了,家里已经没钱下锅了。

“没事,我爸的腿我能治,保证等下就生龙活虎的。”

凌天开口说道。

如今他已经得到了巫神所有传承,治疗个腿伤自然没有问题

“小天,你真的能治好你爸?”

李玉芝非常吃惊,急忙问道。

“嗯,我这五年就是跟神医学习医术,虽然只是学到了皮毛,但是治好爸腿伤不成问题。”

凌天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拿出一套银针,这银针也是凌天从遗迹中拿的。

凌天取出七枚银针,快速的扎入凌海右腿中,银针不停的颤抖,而凌海感觉到右腿传来一股暖流,好像在滋养他的腿一般。

一分钟后,银针停止颤抖,凌天小心翼翼的将银针取下。然后端来了一盆热水,仔细的替凌海擦拭右腿,随后又按摩了半个小时。

凌天脸色有些苍白,刚才替他父亲治疗腿伤,耗费了太多真气,他用真气以银针方式进入父亲体内,不仅治好了凌海的腿伤,还将这些年凌海体内的暗伤全治好了。

“可以了,爸,你下地走走试试。”

凌天擦了下头上的汗,说道。

凌海反感觉自己的右腿不痛了,而且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几岁,他半信半疑的下地,发现自己的腿竟然真好了。

“爷爷,奶奶,我饿了。”

就在此时。

突然一个朦胧的小女孩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来,紧接着一个睡意朦胧的小女孩甩着两个小胳膊跑到了李玉芝身边。

爷爷奶奶?

凌天愣了下,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女孩,整个人都懵了。小女孩长得跟凌天有八分相像,如同精致的瓷娃娃。

难道

她是我跟宇馨的孩纸?

“哎,这是你的女儿。”

感觉到了凌天的疑惑,李玉芝叹了口气,随后说道。

凌天刚准备开口问清楚的时候,门口再次传来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凌海,李玉芝,给我滚出来还钱。”

来人正是凌天的二姑,她双手叉腰,一脸鄙视的站在院子里喊道。

“妈,我都跟你说了,那钱是我自愿借给舅舅看病的,你别这样,多丢人呀。”

这时候,凌天堂妹赵莹赶了过来,拉着她妈,激动的说道。

“借给他们?你看看他们家这条件,这穷酸样,能还得起吗?”

二姑叉着腰,嫌弃道,然后又对着房里大喊:“凌海,赶紧滚出来还钱。”

屋里。

凌天有些懵,李玉芝尴尬的苦笑道:

“你爸腿伤后,家里实在没钱了,跟亲戚又借不到,后来莹莹听说了,上门来借给我们五万块钱,没想到哎,妈先出去解释下,你陪陪你爸。”

话落。

李玉芝就走出来,看着满脸怒火的二姑,面带笑容道:

“二姐,你怎么来了,赶紧屋里坐。”

“坐什么坐,再把我新买的香奈儿弄脏了,废话少说,赶紧把我女儿借给你们的钱还回来。”

二姑嫌弃的看着李玉芝,生怕她不还钱。

李玉芝脸上很尴尬,她刚想说什么,凌天就走了出来。

“二姑,莹莹的钱我来还。”

凌天的二姑是凌家最有钱的,二姑夫年纪轻轻就成为南城经济开发司副司长,但凌天二姑也变得嫌贫爱富,更是特别不喜欢凌天一家。

“哥,你回来了?”

看到凌天回来,赵莹开心的说道。

“这不是凌天吗?几年不见,这是去哪里发财了?”

二姑看到凌天穿着打扮,眼中闪现一丝鄙视,阴阳怪气的说道。

凌天一脸笑容,说道:“去外地混了几年,莹莹,我手上没那么多现金,你卡号多少,我把钱给你转过去。”

“不用了,哥,我不缺钱。”

赵莹满脸的尴尬,赶紧摇头。

“什么不用,赶紧还钱。”

二姑闻言大怒,直接训斥道。

【支X宝到账50000元。】

凌天直接用手机将钱转到了赵莹支X宝上,听到到账信息,二姑的脸色有所缓和,转身就要拉着赵莹离开。

“二姑,等下。”

凌天叫住了二姑。

二姑和赵莹疑惑的看着凌天。

"表妹,我多嘴提醒你一句,有时间带二姑检查下身体,免得到时候后悔。。"

凌天淡淡的说道。

赵莹更加疑惑,二姑闻言大怒,直接吼道:

“凌天,你竟然敢咒我,这几年你在外面都混到狗肚子里去了?什么东西。”

“哥,我妈两个月前刚进行了体检,一切正常呀。”

赵莹开口问道。

“那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们。妈,我们进去。”

凌天并没有理会撒泼的二姑,话落,直接拉着李玉芝进屋。

二姑脸色非常难看,刚准备再次开口,赵莹急忙将自己母亲拉走,朝南大一附院赶去。

进屋后。

李玉芝疑惑的问道:

“儿子,你二姑身体真有问题。”

“嗯,乳腺癌,已经到了晚期,活不过三个月。”

凌天淡淡的说道。

“啊,二姐得了乳腺癌,小天,你能治好吗?”

凌海正好路过,闻言赶紧走过来,激动的说道。

“能,但我不会给她治疗。”

“为什么?小天,其实你二姑这个人.”

凌海以为凌天拒绝治疗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赶忙解释道。

凌天却直接打断了他,开口道:

“爸,生死有命,虽然我能治,但二姑这是自然之数,给她治疗相当于跟天道作对,虽然我不怕天道,但我不能让天道惩罚降在我们家。”

巫神传承中,对天道有详细讲解,术法跟巫医都属于泄露天机,跟天道作对,所以救治自然命数之人,天道会降下业力惩罚。

虽然巫神传承中有化解之法,但也需要耗费很多心力。

“好了好了,妈,宇馨不在家吗?”

看到凌海有些尴尬,凌天赶紧转移话题。

“哎。”

听到凌天问周宇馨,李玉芝暗中闪现一丝无奈。

“你失联的第七天,宇馨去医院检查已经怀孕了两个多月,我们都劝宇馨将孩子打掉,但宇馨这丫头特别固执,一定要等你回来,之后生下了凌琳。”

凌天内心充满了激动,他没想到自己消失五年,自己竟然都有了女儿。

“琳琳一直都是宇馨带大的,上个月,周家突然来人,不知道对宇馨说了什么,她跟着周家人回去了,对了,周家昨天来人,说宇馨要再婚了。”


“什么?在哪里?”

凌天苦笑了下,双眼中却带着杀气。

周家乃是南昌有名的大家族,当初周宇馨要嫁给凌天,周家就百般刁难,但结婚以后,周家却一反常态。

凌天当年出门旅游,还是周家提议的,现在想想,恐怕自己困如遗迹中,跟周家也脱不了干系。

而且周宇馨性格,凌天太了解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根本不会离开自己女儿,恐怕周家用了很多肮脏手段。才迫使她离开女儿。

“在龙景大酒店。”

似乎察觉到了凌天的想法,李玉芝赶紧说道:

“儿子,你别乱来,我们根本惹不起周家,爸妈现在只希望你跟琳琳能健健康康的,爸妈就满足了。”

“爸妈,放心吧,我没事。你们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等会回来。”

凌天面带笑容,但心中已经非常愤怒。

此时。

龙景大酒店,二楼宴会厅。

张灯结彩,非常喜庆。

南城很多名流全部聚集在这里,只为见证周家周宇馨与赵家赵天吉喜结连理。

酒店三楼化妆房内。

周宇馨身穿婚纱,双眼通红的坐在椅子上,内心非常崩溃。

周父周凯文满脸尴尬的说道:

“宇馨,你要理解家里,为了周家这个大家族能一直繁荣下去,只能让你做出牺牲了。”

周家重男轻女,周老太爷有三个儿子,只有大儿子周凯文生的是女儿,周老爷子没给过周凯文任何好脸色,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拿他当兄弟。

今天的婚宴,其实就是两大家族联姻,强强联合。

而周家给周宇馨选的夫婿,更是南城有名的花花公子赵天吉。

但赵家可是南城第一大家族,周老爷子早就想巴结赵家,几个月前,赵天吉偶然看中了路过的周宇馨,详查之下,才发现是周家人,于是派人到周家提亲。

周老爷子自然求之不得,于是有了今天的婚宴。

传闻,赵天吉外面养的情妇就有十几个,甚至有情妇为他生了几个孩子。

“凌天。”

周宇馨双眼通红,心中一直呼唤着凌天的名字。

他已经消失五年了,如果还活着,早就该回来了。

“大少爷,赵家的人已经到了,老爷让你们赶紧下楼。”

此时。

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知道了。”

周凯文皱眉,开口说道。

周宇馨强挤出一丝笑容,叹了口气,说道:“爸,我们下去吧,晚了爷爷又要骂人了。”

二楼大厅里,周老爷子身穿一身喜庆的唐装,红光满面跟在场所有名流打招呼。

“恭喜呀周老,能跟赵家结为连理,周家以后必定再上一层楼。”

“恭喜周老,贺喜周老。”

“哈哈哈,同喜同喜。”

在音乐的衬托下,周宇馨身穿婚纱,从楼上走了下来。

周家老二周凯武走到周老爷子身边,说道:

“父亲,吉时已到,可以开始了。”

周老爷子看到赵天吉跟他父母也来了,点点头,直接走上台。

周围宾客纷纷鼓掌,仿佛见证一场非常幸福的婚宴。

周老爷子站在主位上,意气风发的说道:

“各位来宾,感谢你们今天大驾光临,来见证我周某人孙女跟孙女婿的婚宴,我宣布.”

话音未落。

突然一道银光闪烁,紧接着“叮当”一声。周宇馨手中的发钗被打落在地。

众人仔细看去,才发现地上多了一枚铜钱,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刚才周宇馨竟然想自尽。

“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突然。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冰冷的说道。

看到眼前一幕,周宇馨有些不敢相信,她瞬身颤抖,甚至感觉眼前出现了幻觉,刚走出来的人,正是她消失了五年的丈夫,凌天。

周家人脸色全都变了,他们没想到,消失了五年的凌天竟然回来了。

周凯武皱着眉头,阴冷的吼道:

“凌天,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凌天不屑的看着周凯武,淡淡的说道:

“这不是二叔吗?还跟家门口的旺财一样,大呼小叫的。”

还没等周凯武开口,周宇馨走到凌天身边,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留下来,她抬起右手,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凌天脸上,吼道:

“这五年来,你到底死哪里去了,音信全无,你还回来干什么?”

这五年来,她每天都思念着凌天,幻想着凌天还活着,可凌天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周宇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凌天看着周宇馨,双眼中充满了柔情,道歉道。

“你就是凌天?”

这时候。

赵天吉走上前,扫视着凌天,淡淡的说道。

他之前早就将凌天查了个遍,凌天只是个普通家庭里出来的,是周家一个赘婿而已,虽然消失了五年。但就算他回来,自己也丝毫不在意,自己可是赵家继承人,凌天有什么资格跟自己抢女人。

为了娶周宇馨,他还私自给周家公司两个大项目。

“我就是凌天。”

凌天回答道。

“你回来的正好,宇馨不是你能拥有的,赶紧混蛋吧。省着到时候你后悔。”

赵天吉根本没把凌天放在眼里,高高在上的说道。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宇馨跟我可是领了证的,你哔哔哔半天,跟你有啥关系。”

凌天淡淡的笑了下,随后说道。

赵天吉自然知道他们什么关系,他原本想直接把凌天踢出去,可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知死活。

“不知好歹的东西,简直就是找死。”

赵天吉脸色非常难看,皱着眉头说道。

今天这种场合,他不想闹得太难看,只不过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哎,兄弟,不举不是什么大病,治治就会好的。”

凌天突然淡淡的说道。

随后转身对周宇馨说道:“宇馨,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吗?”

“你才不举,你全啊,好痛,好痛呀。”

赵天吉怒火冲天,指着凌天就骂道,话还没说完,突然倒地捂着头打滚,看样子非常痛苦。

“凌天,他?”

周宇馨看着一旁打滚的赵天吉,疑惑的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