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前男友死而复生

前男友死而复生

小风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悦心的男友和父亲一夜之间双双惨死,她也被逼着打胎,嫁给了老男人……为了不被折磨,她拼死反抗,落得一身伤痕,声名狼藉。五年之后,宁悦心带着三个天才萌娃重回这里,发誓要报仇雪恨,查出事情的真相。一次巧合她竟发现某总裁与自己死去的男友长得一模一样,难不成是双胞胎!

主角:宁悦心,叶晟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悦心,叶晟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男友死而复生》,由网络作家“小风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悦心的男友和父亲一夜之间双双惨死,她也被逼着打胎,嫁给了老男人……为了不被折磨,她拼死反抗,落得一身伤痕,声名狼藉。五年之后,宁悦心带着三个天才萌娃重回这里,发誓要报仇雪恨,查出事情的真相。一次巧合她竟发现某总裁与自己死去的男友长得一模一样,难不成是双胞胎!

《前男友死而复生》精彩片段

“放开我!谁都不能动我的孩子!”

宁悦心被几个男人摁着,拼命挣扎,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

孩子是她和叶晟的爱情结晶,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姐姐,别白费力气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叶晟已经死了,你还留着他的孩子干什么呢?

赶紧趁孙总知道前,把孩子打掉吧,我们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的,保证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宁雨沫在一旁阴阳怪气,宁悦心怒目瞪她。

“闭嘴!我说过,不会嫁给那个老男人,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宁悦心继续挣扎,求助地拉着站在旁边的妈妈。

可是妈妈也不帮她,反而甩开了她的手。

“这可由不得你!你爸爸没了,宁家资金短缺,你不嫁给孙总,我们都活不下去。”

“赶紧的,动手!”

宁悦心被拽上手术台,心灰意冷。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妈妈能这么狠心。

更想不通,爸爸和叶晟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双双死亡。

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两个人,突然之间,都没了,这让她怎么接受?

唯一的念想,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

一定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

还有真相,爸爸和叶晟的死,肯定另有隐情,她必须查出真相。

……

五年后,江川机场。

重归故土,宁悦心深吸了一大口气。

当年被拉上手术台,她差点儿死了,还好遇见一位有良知的医生,救了她。

手术没做成,她有了三个可爱的小宝贝。

大哥文宝,二哥曲宝和妹妹星宝。

取名“文曲星”,是她对三个宝贝美好的祝愿。

三个宝宝长得非常可爱,好像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和公主。

旁边不少人在议论:“那三个小宝贝也太可爱了,眼睛好大,皮肤好白,好想捏。”

“走在前面的是他们的姐姐吧,也好漂亮,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哇,小宝贝看我了,我能把他抱走吗?”

事实上,小曲宝只是在找他的小宠物,一只成年人巴掌大小的变色龙。

它叫小绿,是曲宝的心肝宝贝。

小变色龙跑得很快,滋溜一下窜到了旁边,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屏幕上。

小曲宝看着屏幕,惊喜地又蹦又跳。

“小绿,你好棒,真的找到爸爸了,妈妈快看,是爸爸!”

宁悦心追了半天,好怕这熊孩子会跑丢。

结果,他居然在这儿乱认爸爸。

无语子。

“你这孩子,就不能让妈妈省点心吗?”

老三星宝也跟着喊了起来:“爸爸、爸爸……”

宁悦心哭笑不得,但是看到屏幕上的男人,想教训两个小宝贝的话,又咽了回去。

屏幕上的男人真的很像她的男朋友叶晟。

这些年她经常给孩子们看叶晟的照片,也难怪他们会认错。

难道叶晟没死?

可是没死,叶晟为什么不来找她呢?

他知不知道,这些年为了照顾三个孩子,她过得有多苦,多累?

还以为他死了,她的眼睛都哭瞎了。

狗男人居然为了逃避责任,在那装死,必须得找他讨个说法。

可是,不对啊!

新闻上说,他是天烨集团的总裁。

天烨集团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财团,在国际上也享誉盛名。

她的男朋友叶晟,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怎么会变成天烨集团的总裁呢?

宁悦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要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叶晟,必须得亲眼去看看才行。

二宝和三宝还在对着屏幕喊爸爸,大宝虽没有说话,但酷酷的小脸也一眨不眨地转向屏幕。

旁边不少人在拍照,议论纷纷。

“这三个可爱的小宝贝,眉眼间和夜总好像啊!该不会真是夜总的私生子吧?”

“快!把视频传到网上,让网友们鉴定一下。”


视频一发到网上,瞬间火爆全网。

因为三个小宝贝太可爱了,又确实和夜寒暝从眉眼到鼻子到嘴巴,都很像。

特别是气质沉稳的老大文宝,就像是夜寒暝的缩小版,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视频传到天烨集团总部。

总裁办公室的助理们都在议论。

“你们看新一期的热搜了吗?有三个孩子对着总裁的采访喊爸爸,好可爱。”

“总裁该不会真背着我们,生了孩子吧?还一生生三个,好厉害!不愧是总裁!”

“那可不,总裁这优良的基因,生一百个都行。”

突然……

一阵冷风袭来。

夜寒暝面无表情地将一沓厚厚的资料,拍在了助理办公桌上。

“你们很闲吗?正好,这些方案,明天交给我!”

助理们都疯了:“那么多方案,一天怎么做得完?”

“做不完,卷铺盖滚蛋,我的公司不养闲人。”

夜寒暝大手一挥,冷血无情,却没人敢反驳。

在天烨,他的话就是圣旨,谁敢说半个“不”字!

总裁办公室。

看着视频里的孩子,夜寒暝久久回不过神来。

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分开,孩子也该有这么大了。

可是没有如果。

为了嫁入豪门,她竟然想害死他,这么恶毒的女人,怎么配做他的妻子?

如果让她知道,当年被她嫌弃的穷小子,其实是天烨的总裁,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嘟嘟……”

电话接通。

“总裁,有个叫宁悦心的女人,说是您的朋友,想和您约见一面……”

宁悦心?

夜寒暝愣了一秒,没等前台说完,就打断了。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是我的朋友,以后这种人,直接赶出去,别浪费我的时间。”

“好的。”

前台被凶,挂断电话,对着宁悦心吼道:“看见了吧?总裁让你滚出去!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冒充总裁的朋友,我居然会相信你,真是瞎了眼。”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宁悦心失落地低着头,也觉得不好意思,暗骂自己想太多。

居然幻想天烨总裁是她的男朋友。

让别人知道,该骂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可她答应了孩子们,要帮他们找爸爸的,现在该怎么交代?

“叮……”

电梯门打开,夜寒暝迈着生人勿进的步伐,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围的人看到他,纷纷让路。

只有宁悦心因为有心事,没有注意,一不小心撞了上去。

她连忙道歉。

抬头看到夜寒暝的脸,却愣住了。

“叶晟,是你吗?”

这张脸每天每天出现在她的梦里,终于来到了现实。

因为过于激动,她一把抓住了夜寒暝的手。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夜寒暝冷眼看着面前的人,犀利而尖锐的眼眸,带着深不可测的寒光,像是能刺进她的心脏。

宁悦心吓得将手缩了回去。

旁边几个保镖涌上前来,护着他们的主子,将宁悦心远远隔开。

生怕宁悦心会吃了他们的主子一样。

宁悦心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位应该是天烨的总裁,而不是她朝思暮想的男朋友。

“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你长得很像我的男朋友。”

夜寒暝看着她,眼里满是讽刺。

“现在搭讪还在用这么老的借口吗?”

他故意走上前去,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好像一堵高压墙扑面而来,宁悦心的心脏狂跳不止。

该死,她居然对这个男人有心动的感觉,就因为他长着和叶晟一模一样的脸吗?

怎么可以?她不能背叛叶晟!

“先生,您误会了,我说的都是真话,不是要跟你搭讪。”

“真话?我看是笑话吧?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

夜寒暝冷笑一声,便离开了。

他的助理匆忙上前,帮他擦手,整理衣服,喷消毒液,一气呵成。

这是把她当成病毒了啊!

无语子,怎么会有这么臭屁的男人?

她居然还心动,瞎眼了吧。

这男人比她的叶晟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

走远后,前面的男人冷着脸对助理说道:“让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助理点头:“查了,这些年她一直在国外学医,刚回国,准备进诚心医院当医生。”

“诚心医院收购的事呢?”

“完全在掌控之中。”


回到家,宁悦心一肚子的火气,总觉得被那个男人羞辱了。

居然把她当成病毒,岂有此理。

大宝体贴,看出妈咪不开心。

一边帮妈咪锤着肩膀,一边问道:“妈咪,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电视里那个爸爸惹你生气了?”

二宝跟着说:“如果他惹你生气,就不要他了,我们再找个更好的爸爸。”

emm,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不过看到宝宝们这么维护自己,还是很开心,没白养他们。

……

第二天。

将三个宝贝送去幼儿园之后,宁悦心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前去诚心医院办理就职手续。

这家医院,之前一直是她爸爸在管理,她从小就在医院玩耍、帮忙,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

在国外的这五年,她通过努力,拿下了临床医学和肿瘤医学双博士学位。

并且在国外的大医院,跟着专家做了不少手术,经验丰富,医术精湛,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这次回国,她就是想替爸爸接管医院。

可是去了才知道,医院给她的职位竟然是急诊科护士。

这不对啊!

宁悦心奇怪地指了出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来应聘的是外科医生,不是护士。”

护士长不耐烦地回道:“没错,上面给你的职位就是急诊科护士,不想干就滚蛋。”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见院长!”

护士长万分不屑:“你以为你是谁,院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你……”宁悦心攥紧了拳头,想争辩,却又忍了下来。

父亲死后,母亲二嫁给父亲的死对头耿焕生,由耿焕生趁机接替了院长的位置。

她贸然行动,对自己很不利。

必须想办法在医院积累人气,摸清医院的情况,才能取代耿焕生,夺回本属于他们宁家的医院。

能忍就忍吧!

“确定入职的话,你先去把厕所扫一下!”护士长指着厕所的方向,给了她一个拖把。

“我来当护士,为什么要扫厕所?”宁悦心不能理解。

“让你扫就扫,哪儿来的那么多话?医院请你来是干活的,不是来当大小姐的,扫不好,马上滚蛋!”

护士长很不客气,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她。

看来耿焕生已经注意到她了,并且没打算让她好过。

但她会这么轻易放弃吗?

显然不会。

不就是扫厕所吗?

她扫。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哎呀,夜总,您怎么又受这么重的伤?赶紧跟我去诊室吧,我帮您包扎。”

护士长突然越过她,满脸花痴地朝她身后,跑了过去。

一回头,才发现,夜寒暝正在助理的陪同下,捂着受伤的胳膊前来看病。

护士长一看到他,就要贴上去,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男人一样。

夜寒暝本能地往后倒退。

护士长被两个保镖隔了开去,和夜寒暝保持着两米远的距离,整个人快被架起来了。

助理狂喷消毒液。

那场面别提有多搞笑。

原来夜寒暝不光把她当成病毒,其他人也一样。

宁悦心的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特别是在看到护士长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感觉大快人心。

宁悦心哼着小曲儿,拿着拖把,便要去扫厕所。

夜寒暝突然指着她,说道:“让她来给我包扎!”

护士长急了:“夜总,您别开玩笑了,她一个扫厕所的护士,哪里会包扎?还是我来帮您包吧?我的技术很好的。”

“你去扫厕所,她来包扎!”

夜寒暝有些不耐烦了。

护士长还想争辩,保镖已经抢过宁悦心手里的拖把,塞给了她。

护士长的脸色,比打翻了颜料还要精彩。

宁悦心被带到了夜寒暝的面前,忍不住还在笑。

夜寒暝冷着脸,哼道:“很好笑吗?还不赶紧给我包扎,是想让我血尽而亡吗?”

“呃……”

宁悦心被强行拖进了空诊室里,都没问她愿不愿意。

这个臭屁的男人,好想给他扎两针。

不过,剪开衣袖,看到里面又长又深的伤口,宁悦心又不忍心了。

“你的身边有那么多保镖保护,怎么还会受伤?”

伤口在大臂上,长约十公分,皮开肉绽,明显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宁悦心越看越心疼,眼眶都有些湿了。

“这是你该问的吗?”

夜寒暝冷声回道,瞪着宁悦心,还想讽刺几句。

撞见她湿润的眼眶,凌厉的眼神不自觉地柔软了下来。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居然在为他哭?

旁边的助理都看呆了。

想接近总裁的女人很多,演技这么绝的,还是头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