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我在大秦瞎眼五年横扫六国

我在大秦瞎眼五年横扫六国

他们叫我帅气男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乡村教师许彻穿越到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秦王朝。但他是个盲人,每天的日常是沿街授课,讲述历史。这一年是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年,大秦刚刚一统六合,各地民心惶惶,容易听信谣言。甚至,有人预言,大秦三年内必因文字而亡。此时,嬴政因政局心急如焚,公子扶苏却在街上听许彻讲课。很快,大秦在许彻的指点下越来越强,嬴政赞赏他谪仙下凡!

主角:许彻,嬴政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彻,嬴政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在大秦瞎眼五年横扫六国》,由网络作家“他们叫我帅气男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乡村教师许彻穿越到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秦王朝。但他是个盲人,每天的日常是沿街授课,讲述历史。这一年是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年,大秦刚刚一统六合,各地民心惶惶,容易听信谣言。甚至,有人预言,大秦三年内必因文字而亡。此时,嬴政因政局心急如焚,公子扶苏却在街上听许彻讲课。很快,大秦在许彻的指点下越来越强,嬴政赞赏他谪仙下凡!

《我在大秦瞎眼五年横扫六国》精彩片段

公元前221年。

这一年,秦灭六国。

咸阳宫。

宏伟的大殿当中,烛光照耀。

嬴政头戴冕旒,身穿黑色龙袍。

左手按在剑柄上,霸气侧漏,心中豪情万丈。

他虎视着下方羊皮缝制的地图。

渐渐,眉头紧锁。

心中闷闷不乐起来。

大秦帝国在他的统治下,兵多将广,土地辽阔。

实力远超商周。

亘古未有!

如何治理这个庞大的帝国,传达朝廷的政令,聚拢民心,成了他目前最大的难题。

近来民间有传言,三年内大秦必因文字而亡!

“流言四起,寡人心急如焚,谁能帮寡人解决这个问题呢?”

嬴政黑着脸,自言自语。

语气带着浓重的秦腔。

他面临的问题,将决定着帝国的稳定。

这个大问题,不可不慎。

短时间内,满朝文武,全都想不出合适的对策。

即便强行将秦国文字推行天下,数年内效果也未必理想。

还有可能遭到六国余孽的暗中抵制。

忽然。

廷尉李斯面露喜色,快步走进来。

跪着禀报道:“陛下!臣在大街上发现一位真正的神人!特来向陛下举荐!”

“若能得此人辅佐,大秦将万世长存!”

“陛下忧虑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嬴政皱褶眉头,捋了捋长长的须髯。

有点不敢相信。

他开口质疑道:“咸阳城当真有这样的神人?李斯,你可别骗寡人?”

李斯解释了一番,又担保道:“陛下,臣若有一句假话,甘愿受陛下惩罚!”

嬴政听得有些入迷,终于有了兴致,点头说道:“能得你如此夸赞,看来此人的确有点本事!”

“正好寡人想出宫散散心。”

“这就和你走一趟,亲眼看看此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如果所言不实。李斯,你可知道后果?”

闻言。

李斯背后还是冒出了一层冷汗。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到时候不仅他要遭到严惩。

就连他嘴里的那位神人,也要人头落地!

一盏茶的功夫。

君臣二人换上了百姓穿的衣服,一前一后出了咸阳宫。

大街上,人来人往。

叫卖的小贩络绎不绝。

自从大秦一统六国。

原本在六国都城才能买到的奇珍异宝、衣饰小吃,全都出现在了咸阳城。

有位黑布遮眼,衣着奇特的少年站在街角。

他脚下放着块一米见方的小木板。

手里拿着一大一小两个木瓜,正在向围观的百姓,解释天体运行的知识。

他叫许彻,原本在咸阳附近的山区支教。

五年前遭遇地震。

为了搜索教学楼内被困的学生,他多次冒险,冲进教学楼。

结果,刚救出十二名受伤的学生。

再次冒险搜救时,开裂的教学楼突然垮塌。

他被永远埋在了钢筋混凝土当中。

一腔热血,都洒在了最令他牵挂的土地上。

许彻醒来后,双眼失明。

为了寻找食物,只好摸索着下山。

五年来,靠为老人孩子,讲些天文地理、历史典故,换口饭吃。

虽然辛苦,日子倒还过得去。

每天还有不少人,请他回家留宿。

有人脑子反应慢,磨不过来弯,他也不急。

面露微笑道:“我们头顶的太阳,比我们脚下的地球大130多万倍。”

“别看每天日出日落,其实并不是太阳围着地球转,而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一群男女老少,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饿滴个神,那也忒大勒!”

“怪不得大夏天热死个人!”

“许先生,怕不是仙人下凡,咋连天上的事都知道!”

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人群后方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是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

穿金戴银,白白胖胖,长相淘气。

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站在他身边的兄长却面相儒雅,穿着朴素。

语气谦和。

除非遇到实在想不通的地方,才会开口发问。

半个月来,两兄弟常来这里听许彻讲课。

“扶苏,你和胡亥怎么在这里?”

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突然按在他的肩膀上。

扶苏转头一看,慌忙下跪。

嬴政双手托住他的手臂,沉声道:“免了!不必声张!”

扶苏让出自己的位置,偷偷用脚碰了碰胡亥。

胡亥含含糊糊,语气不满道:“哥!你能来,我就能来。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

“有好处,只想着独占。”

“我困着呢,让我睡一会。”

“我比你聪明,一听就会。”

嬴政听了胡亥无理的话,气不打一出来。

但看在儿子年龄小的份上,还是憋住了火气。

他双手揣在怀里,定了定神。

眯眼听起了许彻的讲解。

耐心听了一会。

始终没听到登天的办法,满脑子都是天体运转的画面。

似乎对帝国传承万世没啥作用……

而且。

解决不了他心中的烦恼。

李斯站在旁边,眼角余光打量着嬴政脸上的表情。

顿觉大事不妙。

他慌忙在人群中挤出一条通道,引着嬴政近前观看。

嬴政心中冷笑。

“饿就给你一个机会,亲眼看一看这位神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看到许彻脚下小木板上用木炭写的文字。

嬴政双眼猛地睁大,震惊的无以复加。

上面的文字,简单易写,容易识记。

尽管他从前没见过,但直觉告诉他。

他认识!

若把这种简单易写的文字,定为官方文字,尽快推行天下……

不出五年!

朝廷政令将在天下畅通无阻!

这是造福天下的好事啊!

“许先生!你真乃世间少有的神人!饿有一事相求!”

“还请许先生,不要推辞!”

嬴政冲到许彻的面前,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态度狂热!

语气恳切!

许彻声音一停,顿了顿问道:“大叔,我只是个瞎子,你有什么事求我?”

嬴政真诚道:“咱们实在太有缘了!饿想请你,教饿和饿的娃写字!”

“这倒不难。”

许彻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笑着应承下来。

“大秦万幸!这是天意啊!”

李斯瞅准时机,赶紧拍了个马屁。

许彻愣了一下,问道:“大秦不是在两千多年前,就二世而亡了吗?”

哄!

围观的百姓,瑟瑟发抖,慌忙后退。

妄谈国事,诅咒帝国。

那是要灭九族的!

嬴政嘴角抽了抽,脑海中惊雷滚滚。

他呕心沥血要打造的万世帝国,竟然会二世而亡!

他接受不了。

眸子里中有杀意,有震惊,有疑惑,有畏惧。

还有某种强烈的渴望……

如果面前的年轻人,真是未卜先知的神人。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

他可以扭转结局?


“请问许先生,大秦为何二世而亡?”

嬴政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他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至于许彻说的时间,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琢磨了。

躲在暗处的影密卫们,都在等着接下来的命令。

只需他一个手势。

他们就能将许彻当场诛杀!

李斯汗出如浆,战战兢兢。

全身就像水洗过一样。

湿黏黏的。

公子扶苏握了握五根手指,想要鼓起勇气给许彻一个善意的提醒。

但最终,面对父亲的无上威严。

他缓缓松开了手指。

他祈祷着许彻是真正的神人,能通彻古今,逢凶化吉。

许彻耳朵动了动,认真听着人群的动静。

自从眼睛失明,听觉变得异常灵敏。

脚步声中,他就能听出对方是怒是喜。

人群的突然退散,已经让他大感诧异。

此刻听着陌生大叔微怒的语气。

他心中有所顾忌。

收拾好脚下简陋的工具,善意邀请道:“大叔,外面天气热,我也累了,想继续聊的话,就和我一起回家聊吧。”

“也好。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嬴政犹豫了两秒,果断回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大秦二世而亡的原因流传出去。

那对朝廷再说,绝对是个灾难……

许彻背着大竹篓,手里拿着竹竿,在大街小巷走的轻车熟路。

他的家比较偏僻。

道路两侧长着野花野草,蜂蝶乱舞。

平常没有人打扰,居住在这里。

倒也赏心悦目,陶冶性情。

只可惜他眼睛看不到,只能闻野菊的清香,听鸟雀煽动翅膀,婉转啼鸣。

嬴政打量着面前的篱笆小院,轻轻点了点头。

觉得许彻确实有种隐士风范。

令他对接下来的探讨,更为重视了几分。

众人进了茅草房,围着一块沙盘,席地而坐。

房间空空荡荡,地上铺着竹席,行走坐卧,没有任何障碍。

但当嬴政再次发问。

许彻却没有明确回答他的问题。

五年来他在大街上,遇到过千奇百怪的人。

江湖经验十足。

惹麻烦的事轻易不会去做。

有些人就是喜欢抬杠,还以此为乐。

他干嘛要和这类人争吵呢?

尤其对方还是个文盲。

许彻用手指在沙盘上写了个简体的“我”字。

缓缓说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既然你们要学习写字,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嬴政、李斯、扶苏三人定定看着沙盘内的字,瞬间就猜出了字的意思。

许彻写的字,虽然便于书写。

但是和他们使用的文字,差别并不是太大。

许彻解释道:“【我】由二和戈两个字组成,两个戈相连相击,即彼此割裂,又互相依存。”

“意味着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强和弱,正和邪是相互的。”

“更意味着,每个人的最大敌人,不是别人,而是我本身!”

嬴政身体一震,双眼盯着沙盘,若有所思。

他总觉得许彻的话大有深意。

似乎是对他的刻意提醒。

天机不可轻易泄露,莫非许先生认为大秦而亡,问题出在寡人身上!

是寡人做出了错误决定,导致了大秦的灭亡!

嬴政愁眉紧锁,呆呆出神,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扶苏站起来,躬身受教。

李斯坐的四平八稳,眼角余光始终盯在嬴政身上。

偷偷推敲着他心中的想法。

年幼的胡亥哈欠连连,听得昏昏欲睡。

对许彻的话,根本不感兴趣。

啪!

许彻用竹竿当戒尺,精准打中了胡亥的脑袋。

扶苏和李斯惊的目瞪口呆!

胡亥深受陛下的喜爱。

此刻陛下还在这里,许彻突然动手,未免太过莽撞……

胡亥瞠目结舌,立即跳起来。

指着许彻的鼻子怒道:“你个有眼无珠的瞎子!竟敢打我!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许彻还没有说话,嬴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你给老子坐下!许先生微言大义!不可放肆!”

胡亥顿时蔫了,可怜巴巴道:“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冲动了。”

说完赶紧一屁股蹲在竹席上,瞪视着许彻。

许彻解释道:“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孩子,如果你要向我学习,我就必须对你负责。”

“正好我有一个字要教给你。”

许彻说罢,在沙盘上写下一个“忌”字。

他觉得这个小屁孩,一定是从小被娇宠惯了。

就连和自己哥哥说话,都骄横无理。

嬴政非常好奇,面前的这位许先生,又要发出什么高论。

许彻说道:“心里面只有自己,就会容不下别人,生出忌恨之心。”

胡亥像是一下被踩了尾巴的猫,气鼓鼓的噘着嘴,红着脸低下了头。

他是忌妒自己的哥哥。

两兄弟都是同一个父亲生的,但他总觉得自己处处比不上哥哥扶苏。

嬴政惊咿出声:“莫非许先生对我这两个儿子,也知之甚详?不然怎会说出如此巧合的话!”

许彻谦虚一笑:“大叔,我可不知道他们是您的儿子,不过这段时间,他们常常来听课。”

“所以我对他们有所留意,刚才的话,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嬴政摇头不信,世上哪有如此多的巧合!

许彻提醒自己在自己身上找找问题,还借机帮自己教导儿子。

明显对他们的身份已经了如指掌。

既然对方,不愿意点破。

他又何必挑破这层窗户纸……

“许先生,您非常对我脾气,咱们实在是相见恨晚!”

“我想请教许先生,如果想要让更多的人,学习您所创的文字,有何良策?”

许彻哈哈笑了笑:“大叔,您说错了,字不是我创的。”

“不过,这里太穷,很多人都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识字率实在太低了。”

“如果想要让更多人积极学习,如果拿出点奖励吸引他们。”

“效果或许会好得多。”

嬴政一拍大腿,乐不可支道:“许先生说的有理!正好我家里有许多钱!”

“我拿出一些钱做奖励,一定能吸引很多人。”

废话!

他刚吞并六国,国库内财宝如山。

现在不差钱!

就是要拿钱收买读书人,说起来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如果没有许彻的微言大义,他肯定不会采纳这种建议。

但现在,他觉得必须尽快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

花钱就花钱吧……

只要能让帝国稳定如山,他愿意尝试!

嬴政忽然心机一动,打起了高明的算盘。

哈哈笑着命令道:“两位儿子!快点拜师!从今以后,许先生就是你们的老师!”


胡亥愣了!

啥?

父亲让自己拜瞎子当老师?

刚才自己还威胁这个瞎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要是许彻做了自己的老师。

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扶苏却已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

喜上眉梢。

看来许先生已经赢得了父亲的信任!

“许先生,我对您的学识早已佩服的五体投地!”

“趁此机会,我愿拜您为师,还请许先生不要嫌弃。”

扶苏手掌交叠,弯腰躬身,态度恭敬。

嬴政瞪视了胡亥一眼,眼看就要一脚踢过去。

胡亥吓得跪下来求饶。

“许先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愿意……愿意拜您为师。”

语气不情不愿,非常屈辱。

但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蒙混过去了。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另投明师!

嬴政威严说道:“从今以后,你们要想向对待我一样,对待许先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许先生就是你们的父亲,谁敢无礼,我绝不轻饶!”

李斯笑着祝贺道:“我早就知道许先生是人中龙凤,时机一到便能跃上九天!”

“今日能收两位佳徒,实在令我羡慕不已。”

李斯觉得许彻的帝师身份,已经稳了。

赶紧巴结起了未来的新贵。

许彻倒是没有推三阻四,他从前就是在山区做老师的。

收两位学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叔,既然您对我放心,那我就收下他们了。”

“不过,我还不知道您这两位儿子,叫什么名字?”

嬴政咧嘴笑道:“我大儿子叫赵苏,小儿子叫赵胡。”

许彻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

转头朝扶苏、胡亥二人说道:“以后,我就叫你们小苏和小胡吧。”

公子扶苏和胡亥,躬身道:“谢师父收下我们!”

两个时辰过后。

许彻将两百个简体字一一在众人面前教授了一遍。

扶苏、嬴政、李斯学的非常快。

许彻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们回去后多加练习,看会和学会是两码事。”

“等你们能随手书写,每个字正确无误的时候,才算真正学会。”

扶苏、胡亥齐声应下。

――

嬴政离开小院,回到宫中,立即将从许彻那里学来的新文字,现学现卖写在了一堆竹简上。

然后命人,即刻抄写数千份,连夜颁行天下。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许先生真是我的知己啊!能见到许先生这样的神人,虽死无恨!”

他激动地摩拳擦掌,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新文字在帝国风靡的消息了。

兴奋劲消退。

他又不免担忧起了新文字的推行效果。

朝廷如此大的动作,想必会引来不少人,暗中阻挠。

嬴政刚想到这点,大殿外就传来了通报声。

“陛下,宫外有七十二名博士,急着求见!”

赵高站在门外,高声通禀。

“嗯?他们这么多人有什么事,要见寡人?

“传他们进来吧!”

嬴政哗啦一声,放下手中的竹简。

对于众人的来意,已经有了猜测。

博士能参与政令制定。

朝廷的大动作,想要瞒住他们不现实。

嬴政也想听听他们究竟要说些什么。

一群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者,进入宫殿后,纷纷跪在下方。

齐声道:“我等请陛下收回成命!废除颁布的文字!”

嬴政冷冷问道:“寡人颁布的文字,简单易写,便于识记,可以让全天下的读书人看懂朝廷政令。”

“如此一来,可以让天下归心,因何要废除?”

众人七嘴八舌,急赤白脸道:“陛下,帝国的文字传承已久,岂可轻易更改?”

“若要变易文字,就要出自德高望重的名士之手,而且要慎之又慎。”

“我们听说陛下颁行的新文字,来历不明。”

“因此,特来劝谏!”

嬴政拍着御案,怒斥道:“你们说来说去,不就是说那个许彻是不入流的小人物。”

“他创造的文字没资格在帝国推行,是不是?”

“如果你们能尽快创造出更好的文字,寡人就接受你们的谏言。”

嬴政拿起一卷竹简,丢在了众人的面前。

七十二名博士们看罢上面的文字,说道:“陛下,这等文字如此简单,我等愿意一试。”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上他们也行!

“好!来人!给博士们笔墨竹简,让寡人开开眼!”

嬴政毫不犹豫,立即大手一挥,给了他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一众博士们手里拿着毛笔,闭着眼深思片刻,相继落笔书写。

嬴政耐心等了许久,走到众人跟前扫视了一眼他们的成果。

好么!

心思最机敏的博士,才刚写完三片竹简!

创作的新文字,也并没有多么高明。

甚至还有十几名博士,连一片竹简都没写满。

太难了!

许彻写的那种文字,看起来容易。

当他们真正创作的时候,才知道有多么困难……

他们哪里知道,许彻所写的文字。

可是经过成百上千名学者,长时间讨论才得出的成果。

更何况,他们已经习惯了繁杂的字体。

短时间内,很难转变思路。

嬴政嘴角噙着冷笑,忍不住嘲讽道:“你们写了这么久,竟然才创作出这点文字。”

“彼此所写的同一个文字,还各不相同。”

“实在太让寡人,失望了!”

博士们扔下墨笔,忐忑地跪在地上说道:“陛下,我等年老昏聩,精力不足,缺乏急智。”

“若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好生思索,定会让陛下满意。”

直到此刻,他们还心有不甘。

不认为自己是在给朝廷添乱。

嬴政怒道:“寡人哪里有这么多时间等你们!”

“寡人等得起,朝廷能等得起吗!天下人等得起吗!”

“你们口口声声为寡人和朝廷着想,不过是想要强占功劳的借口罢了!”

博士们听到嬴政的斥责越来越重,全都惶恐不安。

有几个年老体弱的博士,眼一翻直接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嬴政拿起地上掉落的一只笔,饱蘸浓墨。

写下了简体的“道”。

“这是许先生教给寡人的,许先生说只有头脑灵活,才会明白道的真正含义。”

“天下没有不可变易的事,文字变一变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你们瞧不起许先生,寡人明天带你们去和他一较高下!”

“到时候,寡人看你们怎么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