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攻略历史美男

攻略历史美男

寒云绝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一没想到有朝一日穿越这种事也会落到自己身上,如今她不仅可以自由穿越,还能随意攻略历史上的美男子!对于那些出了名的历史美男子,十一见识了一个又一个,却在东辰这里被拿下,死活不放她继续穿越古代攻略美男,非要拉着她回现代。

主角:十一,东辰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十一,东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攻略历史美男》,由网络作家“寒云绝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一没想到有朝一日穿越这种事也会落到自己身上,如今她不仅可以自由穿越,还能随意攻略历史上的美男子!对于那些出了名的历史美男子,十一见识了一个又一个,却在东辰这里被拿下,死活不放她继续穿越古代攻略美男,非要拉着她回现代。

《攻略历史美男》精彩片段

“嘀——”

“快,快,病人心跳停止了,赶快进行电击抢救。”

刺眼的手术灯让十一费力眯起眼睛,周围的人声仿佛隔了一层屏障。她坐起身来,神色木然的看着手术台上毫无生气的身体,往事一幕幕如电影剪辑般穿过脑海。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收养她的孤儿院也在十四岁时被拆迁。可尽管如此衰神依旧捉住她不放,如今这薄如蝉翼一吹就倒的身子也终于在十八岁玩完了。

她真的死了啊。带着些许的刺激,十一伸手摸摸身下的身体,竟然真的像电视剧里演的那般穿过去了?早知会这么早死,她当初起早贪黑存的私房钱就该好好挥霍了去,想她这么大年纪连这个屁大的地方都没走出去她就开始憋屈。

正出神的想着鸡毛蒜皮的“大事”,只感觉一阵劲风袭来,她透明的灵魂整个一震,“木十一!”清晰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苍天!”十一整个“人”一哆嗦,这地府的办事效率也太快了吧,她才死了多久尸体还没凉透呢就来找她下地府了,想到这十一开始四处逃窜,“大人在给小的一点时间吧,小的还没死透呢。”

“怎么也得等小人头七过了再走吧,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啊。”

话音刚落感觉后面的“人”停顿了一秒,十一心中一喜,只是笑容还没到达嘴角,眼前便凭空出现了一袭紫衣,来不及多想,她整个人狠狠撞了上去。

“啊!!!”惨绝人寰,真正的鬼哭狼嚎。

木十一吃痛的捂着鼻子,第一反应竟然是:“不对啊,怎么没穿过去?”

第二反应,鼻子要掉了!

暴脾气上来,满腔怒火还没来得及发泄,那清冷的声音便再次从头顶传来,“木十一,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人了。”

“大哥,你什么意…”早在对方停顿的空档,十一就已激动的大叫起来,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整个人如石雕般滞住,剩下一半的话也忘记了说。

这个世界如今连地府都沦落为颜控了?勾魂的小鬼竟然如此俊俏。只见面前男子眉眼似画,薄唇轻抿,自带的光晕效应中轮廓分明,一席绛紫色长袍,衬得整个人邪魅冷峻,袖口处则绣着复杂的花藤金丝,更显贵艳无比。更加要命的是这个人的眼睛,竟然是紫色,如同盛开的紫罗兰花一般,如今正专注的盯着她。

木十一只感觉自己整个人被迷得晕乎乎的,颇有些今夕是何夕的错觉。

半响,这人也就认着她这么看,好不容易回神儿的十一尴尬的摸摸鼻子脱口而出:“啊,大人,地府也流行美瞳啊?”

沉默,沉默,头顶飞过一只乌鸦。

感觉到对方逐渐变冷的眸子,她这才如梦初醒,此时也顾不上什么淑女风范,上前一把攥住紫衣男的衣领吼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吧!什么叫我是你的人了?”

“只要你接下来肯服从于我,我可以让你复活。”紫衣男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扫了一眼袖口处的白嫩爪子,身体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半步。

“你真的有办法让我活?”

这也太玄幻了吧,木十一活了十八年,没想到竟然在死的时候人生才最精彩。这个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说谎,虽然活着也等于卖身,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啊!

好死不如赖活!

这种情况下不心动的人,绝对是傻!子!

可能由于她的表情太过狰狞,紫衣男俊眉一皱轻轻点了点头,“我确有办法治你。”接着话锋一转,沉吟道,“但你需应我一事。”

自小一个人摸爬滚打的十一早知道“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话,于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整个飘荡的灵魂都因为猛劲的点头而四处摇晃,“行,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的,不管什么…”

只可惜以表决心的话还没说完,眉间便被一只沁凉的手指轻点,随着一阵大力的撕扯脑中奇怪画面的一闪而过,她整个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记住你的保证,七日后我自来寻你。”

“滴滴滴——病人有反应了。”

“心脏开始有频率了,我的天,这真是奇迹!”

云雾缭绕的东璃宫一角,紫衣黑发男子云袖一拂,半人高的铜镜中画面水月镜花般消散,男子淡漠的紫眸间罕见闪过一丝波动,喃喃道:“整整七百年了啊。”

“帝君,您真的打算这么做?”灰衣男子单膝跪地,嘴唇紧抿,神情中是满满的不赞同。

紫衣男瞥了眼地上的年轻人,眸子渐深,四周的空气也逐渐变得让人窒息,就在灰衣男子忍不住轻轻颤抖之时,他才再次开口:“本君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男子似乎还想咬牙进谏,汗珠顺着鬓角滑落却浑然不知:“可是这样做的话,帝君的修为”

“区区两百年的修为还不足为患。”

冷声打断男子的话,紫衣男信手拈来一株青色白莲放在手中把玩。

“千年的恩怨总要做个了断。”

木十一第n次愣神的看着碗中的蔬菜粥。

也不怪她这样,自她从病床上醒来过了数日也不见什么人来接她,每天听着她的主治医生在别的病人家属面前自吹自擂技术如何高超,怎样怎样把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传奇故事,十一都逐渐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她做的一场梦。

可脑子虽然这么想,心中却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她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次起死回生之后她那脆弱的小心脏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确实有了日益渐好的趋势。

日子过了快一个月,十一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这天她跟往常一样出去晒太阳回来,这一进病房不要紧,她的所有物品竟然全部不见了!还没等到她反射弧拉长到尖叫,身后便传来一个陌生又带点熟悉的清冷声音,“木十一,跟我走吧。”

僵硬的转过身子,合上僵掉的下巴。眼前的人依旧是紫眸黑发,羁傲不逊的样子有种傲视天下的既视感。此时他正一手提着她的行李,一手朝她伸来,接着还没等她反映过来,便拖着她快步走了出去。

 

 


偷偷瞟了一眼走在前方的人影,再看看四周不断窃窃私语的人们,木十一嘴角抽了抽。

紫衣男一出医院大门就已经把手松开了,木十一只得小跑的跟在后面,

“你看那个男的好帅啊,是不是在拍电视剧啊,穿的衣服好好看。”

“他身后的那个女的是谁啊?”

“应该是跟着的助理吧!那个男的头发好像是真的啊,我的天!”

看着四周已经开始拿起手机想要拍照的女人们,木十一悄悄的拿起小包默默捂脸。

这个人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就是故意的!

正常人谁会穿着这么一身古装打扮就出门的,顶着超高的回头率十一的心里叫苦不迭。

良久,紫衣男逐渐也发现了周围围观的人,神色冷然的扫了一圈,四周的温度赫然下降,紫罗兰般的眼睛在看到身后那个几乎要钻进地里的身影时顿了顿,轻轻一挥手,四周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

“木十一。”

没有人答应,鸵鸟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木十一!”声音开始变冷。

“木十一!!”最后带着无奈的咆哮,下一秒十一只觉得后领一紧,已经被拎小鸡一样的拎起来了。

正欲抬头就听见耳边紫衣男冷冷的说道:“以后记得跟紧本君,下次再如此,我不会再管你。”

“是是,大人!小的惶恐!”

“”对方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无语,扔下她转身就走。

看着紫衣男的身影十一摸了摸下巴,难道她说的不对么?电视剧里的古装戏不都是这么演的?

“我还不知道大人你的名字,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木十一换上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压下心中的思绪,小跑的跟上去。

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

既然她现在能活下来,自然要不枉白死一场,这个人看起来非富即贵,而且还十分有能耐,如今万全之策就是先跟在他的身边,至于其他,日后安顿下来才能细细琢磨。

为今之计就是一条,绝对不能惹怒她!

木十一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忍,一向是她的长项!

紫衣男斜眼瞟了一眼身侧眼神亮晶晶的人,似乎很满意她现在的表现:“你可以唤我东辰。”

“现在我带你去的便是我们在这里暂住的地方。”

“东辰?”十一重复了一遍:“那去了之后我要做什么呢?虽然我别的不行,但是洗衣做饭打扫房间还是很厉害的。”

“这些你自然要做。”东辰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此外我会安排别的任务给你。”

“任务顺利完成本君也会赏你奖励。”

“那如果我没有完成呢?”

“完不成的代价就是你的命。”

心中一凉,木十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才注意到两个人虽然是走在街上,但是四周怪异的眼神儿却消失了,相反人们就好像是看不见他们一样,目不斜视。

看着东辰波澜不惊的模样,木十一肯定这多半是他做的。

“你会法术么?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要找我啊?”

东辰喜静,身边从来没有如此聒噪的人出现,听着十一如同炮弹一样的问题,不由眉头皱紧四周也多了几分冰寒:“你的问题太多了。”

“本君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此地也是为了寻你,至于让你做什么,你日后就会知道。”

“哦。”十一乖乖点头。

沉思间再抬头眼前的画面已经一变,原本还是车水马龙的街头竟然变成了一栋远山斜阳,暮色袅袅的木头小屋。

四周环山榜水,这座小木屋别墅就好像是凭空出来一般,既有小桥流水的诗情画意,又带着西风瘦马的一丝孤寂,不由的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

木十一摇摇头,家这次词对她来说太陌生,所以眼前的风景再美,于她也是过眼云烟。

“到了。”一直观察她的东辰缓缓开口,“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一楼有一个房间给你。”

“这被我施了一层结界,寻常人进不来,日后你若要出去,就按照我刚刚走过的路线。”紫眸看了她一眼:“你记住了么?”

“来的时候我都记清了。”

听见十一清脆的声音,东辰的眼中划过一丝欣赏,很淡,几乎转眼及逝。

木十一从进屋眼睛就仿佛脱框了般,自然没能察觉。一楼的大厅里完美的现代与古代相结合的设计,有一排很漂亮的落地窗,旁边是一个小木头的的吧台,里面放着各种各样见都没见过的红酒。

开放式的厨房,竹桌和竹椅一应俱全,光是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她的房间也早就收拾好了,她只需要把带的衣服放进去就可以了,可是打开衣橱才发现,里面满满一柜子竟然都是的还没有拆吊牌的新衣服。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真的磅上了大款?吃住一条龙服务做的简直不要太好。

“怎么?这些东西你不喜欢?”

十一回头,东辰正坐在大厅的竹椅上神色安然的洗着茶,修长的手指从绛紫色的袖口里伸出,青釉白底的茶壶被他把玩在手里,动作行云流水,又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只是一个正常的泡茶,可是这个人偏能展示的诗情画意,真真是仙人,妖也。

“谢谢,我很喜欢这些。”十一走到他的对面坐好。

东辰将泡好的新茶递给她,她双手接过,也不喝只是捧在手心里,袅袅的茶香不断弥漫在脸上,连带着东辰的表情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像是她怎么抓都抓不住一样。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要让我做什么了么?”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木十一再次笑意盈盈的看着东辰,唇边是一抹小小的酒窝,显得整个人很讨喜。

东辰挑了挑眉:“很简单,从今以后你只要跟在本君身边,你的要求本君自然也会替你完成。”

十一点点头,轻轻喝了一口茶,清香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喟叹般舒了一口气。

“而你只需要去替我穿越时空,找回一件东西。”

“噗——咳咳!”

“咳咳对不起,对不起,咳咳我不是故意的。”

一口热茶喷了出来,呛得十一眼泪直流,却正好喷了东辰一脸,索性对方反应及时拂袖遮挡,这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

“你刚刚说什么?我要穿越时空?!!”

 

 


一晃三个月的时间已过。

除了那次穿越时空的惊吓之后,木十一的日子过的还算舒坦。

东辰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见不到他几面,所以即便是满身的疑问,十一也没有机会开口。

只能拼命说服自己接受命运之后,开始任劳任怨的“还命。”

把最后一勺粥盛入碗中,一贯好脾气的十一也忍不住嘴角抽搐,神仙竟然也会赖床!终于控制不住心中腾起的怒火,木十一摘下围裙,朝二楼冲上去,“东辰,起床了,起床了。”她已经热了三遍粥了,榨干她劳动力也不带这样子吧。

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木十一一愣,他不会走了吧?

昨天晚上她才听他大发慈悲的稍开尊口说今天无事,原本想着问他说的穿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人没了?

这么想着她也不顾什么狗屁男女有别,猛的推门而入。

这不长不短的时间也足够十一摸清一些东辰的性格脾气,这个人虽然面上看上去冷冷的,但是对她还算是不错。

至少三个月来无论她“不小心”做了什么错事,都从来没有责罚过她。

正可谓是,宠辱不惊笑看云卷云舒。

枣红色的窗帘把屋子包的密密实实,借着门缝的光看到被子里的人,心这才放松了下去,可刚过一秒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床上的人像是正在做什么可怕的梦,眉头紧皱,薄唇也抿成一条线。

大半辈子生活在孤儿院的十一身边经常出现这种状况,她几乎想也没想出自本能的拂上了后者的眉心。

“啊!”下一秒木十一整个手腕几乎都要断了。原本还在睡梦中的人,此刻紫眸却里蕴满了噬人般的锐利,她刚想呼救,下一秒东辰却在看清眼前十一模样时,身子迅速放松下来,并且无比自然的把头埋在了十一的脖颈,呼吸炙热。

显然还没从剧痛的惊吓中回过神儿,十一整个人僵着身子,双手悬在空中,脸蛋逐渐泛起热度,这么近的距离,连呼吸里都染进了他身上的紫檀香,“诶?东辰”

“东辰,你没事吧?”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

在确定对方真的已经完全睡了之后,十一的额头上暴起一个凸字,“恶劣…”

也不管身上是不是还靠着一个大神,整个身子向后一退,拍拍屁股,走人!

坐在围栏上双腿悬空,十一看着远处树荫下乘凉的东辰,想着刚刚他一眨不眨喝凉粥的场景,心中忍不住泛起嘀咕,她是不是做的过分了。他救了自己的命还好心收养了她不说,本身还是一个招不起的神仙,只是喜欢赖床而已,说不定每个神仙都这样呢。

没错,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十一已经自动把东辰归为天人之上了。

思及至此,十一快速切换成了一副好说话的嘴脸,殷勤道:“东辰你还没说你想让我干什么呢?”嘴上问着,心却快速的打着鼓点一路飙升到嗓子眼。要是让她去杀人的话怎么办?

拿掉脸上的书,乌黑似绸缎的发随着主人起身的动作柔顺的贴在紫衣之上,察觉到十一努力克制的恐慌,东辰眉头微蹙,望着近处的十一良久,似乎在组织着她能听懂的词汇来解释,相视半晌才选择一个最简单明了的方法,沉吟道,“十一,我需要你去穿越时空,找回七块木灵玉。”

双手用力不稳,后者一头从栏杆上栽倒在地,胡乱抓落头上的青草屑,木十一不可置信的嚷嚷,“你说什么?真的要穿越时空?”她没听错吧?

许是她一脸看神经病的样子太过明显,东辰微微无语,“你莫不是怀疑我此言非实?”

反射性的摆手摇头,十一哭丧着脸,“不不不,那只要我把这七块玉找到就行了?”听着挺简单,但是,“但是我根本不认识那什么什么玉啊。”

东辰沉吟道,“我会施术把你带到木灵玉所在的各个时空。经过这么多年,它们早已经化为凡世之物栖落在凡人身上,你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带回来。”

都已经成为别人的东西了要她怎么带回来?明抢还是暗偷,只怕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玉没拿到小命还赔进去了。十一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跟着阿花她们去请教点什么盗窃小技能好了,思及至此她有些为难的说,“难道要我去明抢?我肯定打不过他们啊。”单说她这大风都能吹倒的身子,去了也只有被杀的份,要是死在异时空,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东辰似是无奈的瞥了她一眼,“无需打架杀人,你只需助他们完成一事,之后拿回他们自愿赠你的那一物便可,木灵玉乃上古神器,冥冥中自会带着主人前来与你相见。”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那你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么?”

对视上十一崇拜的眼睛,东辰略微思索道,“已是百年之久,就连我也只能寻到一丝微弱的灵气。”话语微顿,语气不自觉的开始加重,惊的十一也连忙屏住呼吸聚精会神,“你要记住的就是,切不要想去改变谁的命运,亦不要去动情你可知晓?”

十一本想接口说她又不是天使没那么好心,却在抬头望见东辰紫眸里的肃穆时噎在了喉头,迟疑了片刻接到,“否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