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我和你两不相欠

我和你两不相欠

晚春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的婚姻,盛姝忍受着丈夫与白月光在外面大秀恩爱的耻辱,晚上还要承受男人的惩罚。那时候她就在想,这秦开南算得上成就了一部分男人的梦想,左拥右抱人生巅峰。后来男人放纵白月光到她身边挑衅,盛姝再不想坚持,离婚是她最后的体面。

主角:盛姝,秦开南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姝,秦开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和你两不相欠》,由网络作家“晚春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婚姻,盛姝忍受着丈夫与白月光在外面大秀恩爱的耻辱,晚上还要承受男人的惩罚。那时候她就在想,这秦开南算得上成就了一部分男人的梦想,左拥右抱人生巅峰。后来男人放纵白月光到她身边挑衅,盛姝再不想坚持,离婚是她最后的体面。

《我和你两不相欠》精彩片段

盛姝在自家闺蜜的婚礼上做伴娘,看到了自己名义上的丈夫秦开南和他的白月光许珺,两人一个黑色西装一个白色长裙,男的俊女的俏,当真是一双登对的狗男女。

盛姝眼观鼻鼻观心,除了一开始扫了一眼,再连眼风都再没给过一丝儿。

所以当许珺亲亲热热当着她的面对着秦开南喊“阿南”的时候,盛姝内心毫无波澜。

婚礼结束,她在地下停车场上了秦开南的车。

秦开南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

盛姝本就喝了酒,闻了烟味儿,胃里立刻一阵翻涌,她伸手想去开车窗,却发现车窗被锁的死死的。

她回头瞪向吞云吐雾的男人,“秦开南。”

秦开南伸手,拖过她的上半身,摁着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了上去。

盛姝瞬间被渡了一嘴的烟味儿,她本就喝了酒不舒服,又想到许珺刚刚挽着他的手臂那挑衅的样子,气的指尖发抖,扬手甩了秦开南一巴掌。

秦开南施施然松手,曲着手指在的脸颊上蹭了蹭,眼尾上挑,舌尖在下颌骨上抵过,声音低沉危险。

“很好。”

盛姝身体一麻,僵在座位上。

刚刚气上头,她都忘记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了。

对外人而言,秦开南是安城赫赫有名的富三代,娱乐圈的龙头,星娱传媒的总裁。

而对盛姝来说,他是和她秘密领过证的丈夫,是就算被欺负,她依然要忍气吞声道歉的对象。

伸手捂住胸口,将火气摁了回去,盛姝识时务的服软,“我道歉,对不起。”

秦开南冷笑,“这就服软了?盛姝,你的骨气呢?嗯?”

盛姝咬唇,心里泛起一丝疼痛,有些难堪。

骨气?

她在他面前哪敢有骨气。

车子稳稳的停在别墅门口,秦开南把车门关的震天响,盛姝揉了揉眉心,跟着下车,还没开口,就被秦开南抵在了车门上。

盛姝知道他要什么,更何况他在婚礼上喝了不少的酒。

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已经一片潋滟。

薄纱外套从她肩头滑落,裸露的肩膀在昏暗的灯光下白皙圆润,秦开南的目光暗了暗。

盛姝主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抱我。”

早上五点,盛姝睁眼,折腾了一夜,她很累,但是依旧打起精神悄无声息的起床。

她得订早班机去亚城工作。

刚坐起来,腰上便缠上有力的臂膀,将她拖了回去,属于秦开南的气息兜头罩了下来,裹得她密不透风。

“去哪儿,嗯?”男人嗓音暗哑,慵懒里夹杂着几分起床气和不满。

盛姝鼻尖碰着他的胸膛,便觉压抑的难受,她撑着手臂起来,习惯性的软着嗓音哄他,“我今天还有工作,要马上去机场,别闹了,乖。”

有力的手臂将她拖了回去,随即被压在身下,秦开南的目光在昏暗的房间里,别样的灼人。

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盛姝疲惫的应付着秦开南,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心想,明明他那样的恨她,为什么在这种事上就索求无度呢。

盛姝再醒,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身边没有人,手机被摁成了静音,所以多了五十几个未接来电。

她抱着被子坐起来,先把手机音量调回来,然后打了助理的电话,“小宋。”

宋佳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姝姐,出事了。”

“怎么了?”

“承欢的广告忽然被停了。”

“公司知道吗?”

“知……知道,说是给了许小姐。”

 


盛姝揉了揉眉心,秦开南做为了许珺,居然牺牲自己的肉体,还真是深情呐。

他还将她的手机调成静音,怕她提前知道。

呵。

心里火气直窜,盛姝安慰宋佳,“你在酒店看着承欢,别让她给我找麻烦,我这就去公司。”

宋佳连连表示自己会看好许承欢,挂了电话。

盛姝抱着被子坐了会儿,直到佣人敲门问她吃不吃早餐,她才清醒过来。

洗漱完,她化了个淡妆,掩饰住自己明显没睡好的面容,下楼吃了早餐。

然后开车去了公司。

作为娱乐圈的龙头,秦开南确实有资格一句话就能让本该定好的资源旁落。

可是睡了她还拿她的的东西送人,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电梯上行二十二楼。

盛姝直接闯进了秦开南的办公室,助理想拦都没拦住。

“秦总……”张超为难。

秦开南正在打电话,瞟了一眼,张超便低头出去了。

秦开南挂了电话,目光在盛姝半身裙下光纤的小腿上转了一圈,轻慢刻意,“怎么,昨天没有满足你,今天追到这里来了。”

盛姝扬眉冷笑,脸蛋因为怒气而明艳非常,“为什么把承欢的资源给许珺?”

秦开南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优雅,对于盛姝的问题半点都不上心,嘴角甚至是勾着一抹讽刺的笑,“你觉得呢?”

盛姝掐着掌心不让自己生气,倔强的维持表面上的心平气和,“承欢的资源是我辛苦了很久才争取来的,秦总,你把它给许珺,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秦开南站起来,长腿迈开,几步走到盛姝面前,明明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偏偏语气温柔如缱绻的情人,“你叫我什么?嗯?”

下巴吃痛,盛姝细眉蹙起,双手握成拳头,克制着没有推开秦开南,“承欢的资源……”

“你叫我什么?”秦开南再凑近,熟悉的气息喷洒在盛姝脸上,叫她脸上控制不住的起了红晕。

盛姝不得不改口,“秦开南。”

秦开南松手,食指曲着在她脸上蹭了蹭,随后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少惹我生气,盛姝。”

盛姝咬唇,坚持不懈的要一个答案,“为什么把承欢的资源给许珺?”

“我乐意。”秦开南靠坐在办公桌上,欣赏着盛姝生气的样子,“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高兴了,会给你手里的人一条活路。”

“秦开南,你有什么气撒在我身上就好了,为什么非要为难承欢。”

“这就为难了?盛姝,你别忘记了,这是你自己求来的。”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张超在外面道:“秦总,许小姐来了。”

秦开南扬眉,“进来吧。”

办公室的门从外面推开,一身白裙,头发黑长直的许珺走了进来,脸上挂着甜蜜温柔的笑,“阿南。”

随后温温柔柔的和盛姝打招呼,“小姝,你也在。”

盛姝没什么表情的点头。

“你是为了承欢的资源来的吧,小姝,你可别怪阿南,资源是我自己要的,我觉得我比承欢更合适那支广告呢。”许珺温声细语,抢了别人的东西却说的理所当然。

盛姝抱着手臂,神色嘲弄,“许小姐喜欢,就让自己的经纪人去谈啊,抢人家的东西,你不觉得自己很没素质吗?”

许珺眼里立刻浮现出泪花,“小姝,我知道这事是我做的不对,可是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喜欢就抢?许小姐还真是的家学渊源。”盛姝不屑的讽刺。

许珺的脸蛋立刻变得苍白下来,双手绞在一起,眼里冒出了泪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愿意将我手里的两只广告给承欢做补偿,看在大家相熟的份儿上,小姝,这次就让让我好不好。”

“我可不敢和许小姐论份儿,晦气。”

 


盛姝直白的表达自己对许珺的嫌恶,许珺的眼泪掉了下来,转头去看秦开南,委屈巴巴的叫他,“阿南,要不我还是把广告还给小姝吧。”

秦开南将两份资料甩在桌上,轻蔑的嗤笑,“这是小珺让给许承欢的资源,希望盛大小姐的能力能和脾气一样大,自己去谈。”

“我这脾气,秦总不就好这一口吗?”盛姝脸上忽的绽开妩媚的笑,如开得正盛的桃花,目光挑衅的看向许珺。

许珺气得暗暗咬牙,掐住了掌心。

盛姝将两份文件拿起来,就站在秦开南身边看。

秦开南经不住侧眼,盛姝头发不长,扎了个丸子头,没扎上去的细碎头发搭在白皙的脖颈里,相互映衬,别样的好看。

耳垂柔嫩细白,仔细去看,隐约还能看到昨天晚上他咬过的一点痕迹。

他心里瞬间浮现出四个字来:人间姝色。

盛姝不是没感觉到秦开南灼热炽烈的目光,只是她无所谓,折腾了一晚上,秦开南是吃饱了的,想必她能安静一段时间。

毕竟,他是那么能克制的人。

将其中一份文件丢下,她转身看向许珺,“那就多谢许小姐了。”

许珺温温柔柔的走了过来,将盛姝刚刚丢下的文件拿起来塞给盛姝,细声细气的道:“干嘛把这个丢掉啊,这支广告公司可是谈妥了的,直接叫承欢去拍就好了。”

秦开南似笑非笑的看着盛姝,顺着许珺的话给盛姝施压,“刚刚不是说自己手里的资源费了好大的劲才得来的,现在有了免费的,盛大小姐怎么还挑三拣四起来了。”

昨天还在她床上,今天就站在许珺身边奚落自己,盛姝恨不得将手里的文件夹拍在他们脸上,一人一个,砸扁他们。

许珺攀着秦开南的肩膀,嘟着嘴撒娇,“阿南,小姝是不是嫌弃我给的广告啊?”

秦开南就对盛姝道:“既然不想拍,那以后都不要拍了。”

他的声音很冷,眼底尽是无情和漠然,明晃晃的警告盛姝,若是她不让许承欢拍这两个广告,他会毫不留情的断掉许承欢的星途。

他精准的捏住了她的软肋。

盛姝心口发疼,却又想笑,本以为早就麻木的心,原来还是会继续疼啊。

她闹脾气不要紧,可是承欢不能没有资源。

她没得选择。

将两个文件夹叠在一起拿好,盛姝转身离开,“那就多谢许小姐的好意了。”

“不客气的,小姝,本来就是我的不是,我不该抢承欢的东西。”

盛姝对许珺从来没有好脸色,走的时候也不忘怼一句,“知道不该抢还抢,人和狗你可真是占全了。”

在许珺娇滴滴的又要掉眼泪的时候,盛姝直接走人。

回到车上,盛姝怔怔的坐了很久,头疼的厉害,许珺让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好东西呢,偏秦开南站在她背后给她撑腰,盛姝不想接手都不行。

坐了不知道多久,她才缓过劲来,将手里的文件夹翻了翻,给宋佳打电话,让她把许承欢带回来。

“那广告……”宋佳迟疑的开口。

盛姝冷了眉眼,“给许珺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那边一连串的咒骂,盛姝揉了揉眉心,吩咐宋佳,“低调点带她回来,别被记者逮到,这边有两支广告给她选。”

许珺让出来的两支广告,都不是善茬。

盛姝在下午三点接了许承欢的机,许承欢戴着帽子口罩,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完美避开了狗仔娱记。

等车子启动,许承欢便迫不及待的摘了口罩,咬牙切齿的骂道:“许珺这个贱人,等老娘见到她,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盛姝白了她一眼,“努努力,拿到影后比你扒她的皮效果要好的多。”

许承欢洋洋得意,“我可是去年刚刚拿到最佳女配角的女人,影后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她并没有说大话。

许珺虽然比她晚出道半年,但秦开南是砸了大把的资源在许珺身上的,可许珺至今在奖项上连个水花都没有,比起资源一直被打压的许承欢来说,确实是不如。

“那我等着你让我扬眉吐气了。”

“必须的。”

回到公寓,许承欢一腔热血已经冷了不少,“说真的姝姐,明明秦开南都和你结婚了,你也比许珺漂亮,怎么秦开南非要捧着许珺呢。”

盛姝心里泛起苦涩,他捧着许珺,自然是为了折辱她,为了让她痛苦……他给了她妻子的名分,日日夜夜对她的身体索求无度,却不肯公开她的身份,转而高调的在外面给另一个女人本该属于秦太太的宠爱和荣光,仿佛在时时刻刻提醒她,就算是有着秦太太的名分,在他面前,她和妓、女没什么区别,一样的低贱卑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