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太子医妃很撩人

太子医妃很撩人

草莓味的派大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这个灵气复苏,异形崛起的时代,南宫绾穿越了!醒来之后,她一个植物系的异能者在古代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开局帮助太子殿下江沐风打赢了这场仗,他不还得好好感谢自己。什么?男人竟想要以身相许报答这助攻之恩!

主角:南宫绾,江沐风   更新:2022-08-09 09: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宫绾,江沐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医妃很撩人》,由网络作家“草莓味的派大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个灵气复苏,异形崛起的时代,南宫绾穿越了!醒来之后,她一个植物系的异能者在古代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开局帮助太子殿下江沐风打赢了这场仗,他不还得好好感谢自己。什么?男人竟想要以身相许报答这助攻之恩!

《太子医妃很撩人》精彩片段

冥冥之中,南宫绾听到虚无声音飘渺而来。

“死亡于你,是新生。”

“一切,回归正轨。”

什么声音……

南宫绾头疼欲裂,缓缓睁开眼睛。

下一瞬,她眼眸瞪大——

她居然置身在沙场中!

正当南宫绾疑惑之时,一阵眩晕却忽然攀上。

紧接着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猝然闯进。

她穿越了!

原身也叫南宫绾,乃凌云国左相府嫡女,身份尊贵。

“立刻上马回城!”

耳畔有陌生男声传来,紧接着南宫绾的手腕猛地被人攥住。

她抬眸,对上的眸子温润却布满不虞。

回城?

南宫绾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男人。

剑眉星目,修鼻薄唇,端的是翩翩君子的模样。

一身玄黑盔甲全副武装,飒爽俊朗。

正思索间,南宫绾视线略到男人身后,瞳孔骤然收缩。

“南宫绾!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江沐风压声怒吼,眸底似裹挟着暴虐狂风,“你可知这是战场!不是京城,容不得你骄纵放……”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南宫绾竟凭空变出了根藤曼!

似藤曼却又似荆棘,细密如仙人掌针刺的藤身泛着森森寒光。

“你……”

江沐风讶异的看着南宫绾,身体却蓦地被拽了一下。

冰凉的长刀裹挟着凛冽的刀风从他面颊呼啸而过。

江沐风回身看着身后——

就在他与南宫绾对话间,竟有敌军偷袭!

那个角度……他必死无疑!

敌军一击不中,再次挥刀砍去,“去死吧!”

江沐风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却见南宫绾快他一步的甩起藤条,膘肥体壮的敌军竟凭空飞起。

那人惨叫一声后,重重摔在地上痛苦哀嚎!

江沐风瞳孔放大。

那藤条……分明没有碰到敌军!

怎会有这样的威力?!

而南宫绾则垂眸看着藤条,心下纳闷:她的异能怎么变弱了?

一藤条挥去,连个皮外伤都没有。

战鼓擂响,两军厮杀的鲜血染红了沙场,南宫绾的注意力被吸引,心血霎时澎湃。

她攥着藤曼缓缓起身。

“要走你走,我南宫绾,绝不做逃兵!”

无论置身何处,雇佣兵,永不言退!

南宫绾以异能治好胳膊伤口,抓过身畔男人的佩剑冲进沙场。

江沐风看着南宫绾大杀四方,惯是清冷温润的面容出现裂缝,久久不能平静。

在南宫绾的带领下,凌云国首战告捷!

江沐风心情复杂的带着南宫绾回军营。

一双狭长的眸子定格在南宫绾的面上,若有所思。

南宫绾垂眸,眸光微微闪烁。

在记忆里,上方男人……是她未来的夫君?!

当朝太子,江沐风。

十九年前,凌云国国师竭尽平生所学推演出京城北次年将有神女降世,辅佐帝王结束乱世纷争,完成大一统。

次年,南宫绾与礼部员外郎嫡女楚霜霜一起降生。

因为原身出身更高贵,也因此被赐婚给当今太子江沐风。

“绾绾?你怎可如此任意妄为?!”在一片寂静中,营帐蓦地被掀开,走进的女子温婉端庄,一副痛心疾首模样。

秀眉凤目,玉颊樱唇,端的是翩翩美人。

她一身飒爽军装,墨发高竖,下颌微扬,眉宇间凝着一股傲气。,

南宫绾蹙眉打量。

这人是谁?

南宫绾正觉纳闷,脑海里却自动浮现了有关眼前女子的信息。

她恍然大悟。

楚霜霜,与原身同年同月同日生。

近年来,原主生性活泼好动,不喜诗书,喜欢什么就去追求,丝毫没有古代女子的温婉含蓄之气,楚霜霜则才气外露,为人称道。

人们逐渐觉得楚霜霜才是神女,其父楚玉山也水涨船高从礼部员外郎升到右相。

在原主记忆里,楚霜霜便总暗中给她使绊子。

见楚霜霜出现,江沐风顺势收回悄然打量视线。他的眸光下移,落在南宫绾的胳膊上,眉头狠狠一跳。

南宫绾的伤口呢?!

他亲眼所见,敌军一刀砍在了南宫绾的胳膊上!

“绾绾,你没事?!”楚霜霜快步走近南宫绾,见其安然无恙,眸底快速划过一抹讶异。

但很快,她便一脸担忧道:“绾绾,你怎得这般不听劝?未得军令擅自上战场者……死!”

南宫绾眉头皱的更紧了,杏眼微暗。

楚霜霜三言两语间竟想定她的死罪!

 


南宫绾不满欲辩驳,

楚霜爽却掀袍单膝跪下,神色敬然拱拳道:“殿下,念在绾绾是初犯,还望殿下可从轻发落。”

“处死之刑改作责令军仗二十,小惩大戒!”

南宫绾一听此话,乐了。

她讥讽勾唇,“军中主帅尚未多言,你凭定我罪责?!”

楚霜霜姣好的面容不虞。

南宫绾此言,分明是说她不知礼数,越俎代庖!

楚霜霜心底谩骂着南宫绾,启唇时,却是软言软语道:“绾绾,我没那个意思……我全然是为你着想,军中非女子逗留之地,你在京城本就名声不好,若不小惩一回,定会引人诟病。”

她握住南宫绾的小手,一副为其着想的模样。

“你我自幼一起长大,又同为女子,我不想见你被人污蔑,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军中非女子逗留之地?”南宫绾抽手,后撤与楚霜霜保持距离,好笑道:“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霜霜。

楚霜霜被南宫绾堵的一噎,很快又不气馁道:“陛下顾念着我可能是凌云国神女,特派我为凌云国增加福气,我自是应该留在军中。”

“呵……”

南宫绾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眉眼弯弯,却满是嘲弄。

楚霜霜不满的看着南宫绾。

“你笑什么?”

“自是笑你可笑!”南宫绾停了笑声,摇头叹道:“你也说了,你只是‘可能’为凌云国神女。”

“我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可能是神女。”

“如今神女是谁还不得而知,你我皆在军中,岂不是能为凌云国带来双倍福气?可你,居然想将我赶走,莫不是以为这神女身份,非你莫属罢?”

“我……我没这样想!”楚霜霜急切的辩解道:“我只是想说……我是受陛下吩咐前来军中……”

兹事体大,神女一事至今未有定夺。

楚霜霜急的面色煞白,二人你来我往,可从始至终南宫绾都未落下风。

“够了。”江沐风眸光疲惫道。

简单二字,却阻止了二人的唇枪舌战。

“左相派来的马车还有半日便能到达,你回去收拾下行囊罢。”

男声自上方传来,南宫绾看向了江沐风。

记忆里,凌云国太子平庸至极。

其母许如眉是已故的皇后,母家随曾为隐世家族,但早已败落。

而今江沐风身为当朝太子但却不被大多数大臣所看好。

可在南宫绾看来,江沐风言行不俗,在战场上时身法卓越,有勇有谋,并非池中物。

但眼下,更重要的是……

“殿下,绾绾知错。”南宫绾忽地屈膝,礼仪标准对江沐风尊敬道:“绾绾未得圣意便擅闯军中,已犯军规!绾绾不走,绾绾愿辅佐殿下清退倭寇,将功补过!”

“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楚霜霜沉声道:“我凌云国还未有让女子建功立业一说!”

蓦地,她话锋一转,意味深长道:“绾绾,你固守在此,莫不是为了瑞王罢?”

瑞王,凌云国三皇子。

原身的心上人。

哪怕是被御赐良缘,原身也固执的追求着瑞王,她来战场的确是追随瑞王而来。

看着楚霜霜那副模样,南宫绾下意识看向了江沐风。

他神色淡淡,但眉宇间确是一闪而过一丝不悦。

南宫绾心下“咯噔”一下,心里唾骂原身的恋爱脑。

“我是闲着没趣逗过小狗,却不代表我当真心悦一只牲畜。”南宫绾抬眸,反唇相讥道:“人畜终归有别,玩玩可以,当真属实不可能。”

“你……”

没料到南宫绾会说出此话,楚霜霜怔忡一瞬。

但很快,她便神色如常。

“绾绾,就算瑞王殿下曾多次拒绝于你,你也不该说如此粗鄙之言,以下犯上!”楚霜霜换了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软言相劝道:“这世界唯有情之一字不能勉强,你莫要再闹了,乖乖回京城,好吗?”

楚霜霜将南宫绾的行为解释为因爱生恨,话里话外的暗示其不可能放弃瑞王。

南宫绾眸光微眯。

原身先前的求爱的确是闹的轰轰烈烈,固有印象根深蒂固。

南宫绾知晓这种印象一朝一夕间改变是为难题,转而扒住江沐风的衣袖,道:“殿下,我必须留下!”

若不创出丰功伟绩将功补过,她此时回京也难逃圣裁。

擅闯军营者,按律当斩!

江沐风瞥了眼自己的袖口,不动声色的便欲抽手。

察觉到江沐风有抽袖的意思,南宫绾口不择言的急道:“殿下!您是绾绾的未来夫君,别人照料您,我不放心!”

说罢,她像树懒般上下其手,死死的抱住了江沐风。

大有一副江沐风走到哪,她就去哪的意思。

“我不走,死也不走!”

众人惊了。

“你……堂堂左相嫡女,言谈举止怎可如此孟浪!”

当事人江沐风俊脸涨红,扯着南宫绾的胳膊想将其拽下。

南宫绾却凑到江沐风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殿下,我有法子可解你身上寒毒。”

江沐风霎时愣住。

 


江沐风错愕的看着南宫绾,心中仿若翻江倒海,惯是从容的面容微乎其微的出现了条裂缝。

面前的一双眸如明珠璀璨,似是能穿透人心般的捕捉着他的一举一动。

很快,江沐风的表情便镇定自若下来。

心间,仍是澎湃。

他身中寒毒一事鲜为人知。

南宫绾怎会……

江沐风与南宫绾对视。

她的眉宇微拧,白皙面颊上溅射着几滴骇人的鲜血,却似鲜艳的朱砂,为她平添了几分英气。

细细看来,眉眼如初,只是眼神多了几分坚毅。

江沐风眸光微眯。

实在是太过反常了。

此时若放南宫绾回京,他寝食难安。

顷刻后,江沐风淡淡道:“你身为东宫后宅未来女主人,也是该多长长见识。”

一石激起千层浪!

蓦地,有眼刀从背后射来,仿佛能将她看穿。

南宫绾奇怪的侧眸。

楚霜霜眼神怨毒的看着她……尚是拽着江沐风衣袖的手。

方才因为情绪激动,南宫绾忘却松手了。

但楚霜霜的眼神却让她觉得玩味。

那分明是醋了。

果然,楚霜霜下一瞬佯装掉了帕子,弯腰间恰好将南宫绾从江沐风身边挤了出去。

楚霜霜已过及笄年岁,却尚未婚配。

有风言风语传闻,陛下有将她许配给瑞王的意思。

而近日来,瑞王也确实对楚霜霜青睐有加,在京城时便多次携其参与贵胄名门聚会。

所以……楚霜霜喜欢的其实是江沐风?

她喜欢江沐风,却与瑞王周旋……

南宫绾指腹摸索,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

有意思。

想到这,南宫绾为了验证,故意靠近江沐风,粉唇几乎贴在后者的耳畔,“殿下,那人……有些碍事了。”

瞧着眼前依偎贴合的男女,楚霜霜后槽牙咬紧,面容险先没有绷住。

这**,勾引瑞王不成,竟将主意打到了太子殿下身上!

勾栏女都没她这般放浪形骸!

南宫绾了然的收回视线,委婉的又与江沐风提了提寒毒一事。

她也着实不想与豺狼虎豹共处一室。

江沐风眸光微微闪烁。

“你先出去罢,本宫有些话要单独与南宫小姐说。”

楚霜霜落在身侧的手,十指抠进了细嫩的掌心,刚欲走,却听

“且慢。”南宫绾整理着衣襟,慢条斯理道:“我的未来夫君乃人中之龙,未来之主,我是多瞎才会放弃他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劳烦楚姑娘代为相传一句话。”

“以后瑞王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涉!”

此话,算是彻底和瑞王划清界限了。

楚霜爽深深看了南宫绾一眼,咬牙离开。

她必须想法子,将这人尽快驱离军营!

彻底摆脱谣传,南宫绾浑身舒畅,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畅快的轻笑声引起了江沐风的侧目。

从他的角度看去,南宫绾侧颜精致,轻笑时全然忘却笑不露齿的俗门规矩,唇角的梨涡放肆显现。

意外的……竟有几分可爱娇憨。

江沐风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南宫绾笑够了回身,江沐风立刻敛笑,正色道:“你是从何得知本宫身上患有寒毒?”

此事,他自认为隐瞒的天衣无缝。

就连日常太医请脉,都未曾发现异常。

南宫绾轻笑道:“殿下的确隐藏的很好,但您的体温比寻常人凉,眼底淬黑,脉象看似强健却又虚浮。”

“大概……是用了茱萸草制造了假象吧?”

江沐风诧异,“你会医术?”

南宫绾说的分文不差。

南宫绾不置可否的挑眉。

那副不加掩饰的得意模样,像是得到夸赞的孩童,笑容纯粹。

江沐风心底的芥蒂蓦地消散了大半。

或许,他多虑了?

“你既已如愿以偿的留下,先回去休息罢。”江沐风谨慎道。

他二人虽有聘约,却未成婚。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理不合。

南宫绾原以为江沐风会迫切想要知晓解寒毒之法,没料到他这样快就要赶自己出去。

她沉吟思索。

莫不是……江沐风以为她要留下,是为了那臭屁大王罢?

但比起江沐海,南宫绾更相信江沐风。

一个人隐藏的再好,眼神却是伪装不了的。

江沐风的眼神有着高瞻远瞩的深思谋略,在战场时临危不乱杀伐果断,听闻她知晓寒毒一事时面色不改,怎是江沐海那种绣花枕头可以比的?

思及此,南宫绾主动沏茶,示好道:“殿下放心,绾绾过去的确是脑袋拎不清犯了些糊涂,在沙场上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便全想通了。”

“父亲曾为许皇后旧部,许皇后待我南宫家不薄,南宫家自是拳拳真心为殿下。”

“父亲如此,身为左相嫡女,绾绾又怎会另奉他人?”

南宫家正是许皇后一手提拔上来的,南宫绾笃定搬出此事,能让江沐风放松戒备。

但后者却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比起这些,本宫更想知道,你胳膊上的伤口是如何平空消失的!”

南宫绾落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该死!

她忘了这茬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