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久处亦怦然

久处亦怦然

净瞎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初见盛时亦,是在他的生日宴会上,那高高在上的小王子姿态,简直晃瞎了安久这个私生女的眼睛。再次相遇,他们仍旧是云泥之别,只是这一次,安久不想放过机会,她想利用男人达到某种目的,却被人家利用个彻底。几年过去了,盛时亦是某跨国公司的空降总裁,而她只是个空降医生,备受排挤,而他却受人追捧。

主角:安久,盛时亦   更新:2022-08-19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久,盛时亦 的女频言情小说《久处亦怦然》,由网络作家“净瞎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见盛时亦,是在他的生日宴会上,那高高在上的小王子姿态,简直晃瞎了安久这个私生女的眼睛。再次相遇,他们仍旧是云泥之别,只是这一次,安久不想放过机会,她想利用男人达到某种目的,却被人家利用个彻底。几年过去了,盛时亦是某跨国公司的空降总裁,而她只是个空降医生,备受排挤,而他却受人追捧。

《久处亦怦然》精彩片段

“停,停,停......”

包厢内的男女看着转动的酒瓶,一人一口停,都在期待着瓶口到底对准谁停下。

安久本来不在意的目光也在众人的声音下锁定了几分,直到,瓶身越转越慢,朝着角落里一个她没注意的方向停下。

目光顺势过去,她只能在昏暗的光影下看到一双即使坐着也仍显得极其修长的腿。

众人原本喧闹的声音陡然停下,视线也都不由自主地朝那个一直没出声的主看去。

史相武咽了口口水,试探着道:“亦哥,是我没转好,你不想喝就别喝哈。”

角落里的人没立即出声。

史相武旁边一道男声响起:“安小姐虽然不讨喜,但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连三杯酒都没人愿意替你喝呢?”

周边的人因为男人的话笑了,笑声中调侃之意不言而喻。

安久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头发只扎了个马尾,因为忙碌鬓边有几缕碎发散落,明明一点妆也没化,可孤零零往这一站就是独一道风景线。

安久不记得这男人是谁了,只知道和安家是一个圈子里的。

男人见安久不出声,继续调笑道:“要不然这样,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安小姐叫我一声哥哥,我就替你把这三杯酒喝了。”

“哥哥?”安久唇没动,角落里却传出一道声音,音调低凉,“呵,我说我不喝了吗?”

男人连忙转头看过去:“亦哥,我......”

他想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盛时亦有几分不耐烦:“喝几杯?”

“啊?”史相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回道,“三杯,安医生迟到半小时,我们只罚她三杯酒。”

其实这三杯酒只要安久喝了就没事,但她偏以明天要工作为由拒绝,他为了让大家都下得来台,只好想出一个转酒瓶让别人替她喝的办法。

谁知他手气这么背,竟然一转就转到了盛时亦面前。

盛时亦未再多说,端起最近的一瓶酒,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一饮而下。

吞咽声相继响起,明明不大,可在安静的包厢里却针落可闻。

倒不是他们多嘴馋那一瓶六位数的酒,只是,他们在乎喝酒的那位主。

安久蹙了下眉,第一次见人喝酒喝这么猛,除去医生的本能,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也使她不得不出声提醒道:“别喝那么快。”

拿着酒杯的那只指骨分明、匀称细长的手顿了下,随着一声轻嗤响起,盛时亦又倒了一杯,仍是一满杯。

只是他没再端起,而是眼神示意旁边的女人。

那女人一惊,随后便忙上道地端起酒杯喂到他嘴边。

盛时亦一口一口地啄起了杯中的酒。

众人面面相觑,后才纷纷调侃亦哥会享受。

只有安久的视线越来越沉凝,那股熟悉却又陌生的矛盾感越来越明显。

她的视线落在盛时亦身上,盛时亦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等着女人倒第三杯酒喂他喝完。

酒杯落下,他倾身上前问道:“够了吗?”

他全部的身影展露在灯光下,丝绸面料的黑衬衫穿在他身上竟然一点也不显没形,宽肩窄腰勾勒得恰到好处,细碎的乌发遮住了眉眼,只有轮廓分明的下颌角和左耳上一枚银耳钉清晰可见。

“够了够了,”史相武第一个回过神来,带头鼓掌,一头锡纸烫跟着晃了晃,“亦哥威武!”

其余人也忙跟着鼓掌呐喊:“亦哥威武!”

声音太大,因此没人注意到安久低声喃喃了一句:“小亦......”

盛时亦没理会众人的捧场,伸手将桌上的呼叫器拿起道:“送一车酒过来。”

呼叫器另一边的服务生问道:“一车?您大概是要多少瓶?”

盛时亦眼皮垂下:“有多少拿多少。”

服务生虽仍对这个问题不清楚,但也不敢继续追问,只又道:“您大概要什么价位的?”

盛时亦思考了一下:“不需要太贵,也不要啤酒。”

贵的酒有人不配喝,啤酒不禁喝。

包厢内的众人因盛时亦的话齐齐看向安久,众猜纷纭:

【盛少这是想整人了?】

【盛少是因为被安久这个外人打扰喝酒发飙了吧!】

【肯定是因为平白替安久喝了三杯酒,所以盛少要成倍地报复回来!】

唯独视线中心的安久没去想盛时亦的举动是要做什么,此刻她整个人是怔住的,如果说刚才还不确定,那现在她可以肯定眼前人的身份了。

很快,包厢门被推开,推着小推车的服务生道:“您好,目前暂时只能凑到三十三瓶酒。”

盛时亦指着那一车酒道:“都喝了吧。”

 


明明盛时亦的语气那么随意,可包厢内却愣是瞬间静到鸦雀无声。

一个人喝完三十三瓶酒可是要出人命的,更别说还是安久这种一看就没喝过酒的人。

史相武有些看不下去:“亦哥,安医生她毕竟......”

替安久求情的话还没说完,盛时亦淡淡出声道:“我说过让她喝了吗?”

闻言,所有人又都是一愣。

盛时亦冷眼看向史相武旁边刚才出过声的男人:“你喝。”

那个男人顿时身形一僵:“亦、亦哥,你别跟我开玩笑。”

盛时亦窝回沙发里:“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男人有怒不敢言,只能讨好着问道:“亦哥,为什么让我喝这么多啊,今天也不是什么好日子啊?”

盛时亦:“是我记错了?刚刚不是你逼着我喝酒,逼着我喊哥哥。”

男人立刻解释:“我没有,亦哥......”他明明是让安久喊。

盛时亦打断:“但我就是那么想了。”

眼看气氛僵持,史相武只能劝道:“亦哥,坤子他不懂事,刚才就是随口一说,你别生气。”

“随口一说?”盛时亦掀起唇角,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知道我被选中喝酒还要随口这么一说,你是想陪他喝?”

史相武僵住,怎么把他也扯进来了:“我......”

他想解释的话连一个音都没出口,盛时亦就直接下定论:“那你就陪他喝吧。”

得,这回是难兄难弟成双成对了。

其他人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最为难的还是服务生,本以为能挣大半个月的小费,如今能不能竖着出去都是个未知数。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只见盛时亦如鹰一般的眼睛盯着他,瞬间头皮发麻,二话不说拿起开瓶器就一瓶瓶地将酒往史相武两人面前放。

因为盛时亦的叮嘱,所以他送来的都是中、低等价位的红酒和香槟。

估计今晚这两人喝完能横着出去都是命大。

对着几乎摆满了一整桌的酒瓶,盛时亦只翘着二郎腿,用同样修长的胳膊把玩着那瓶快要被他喝完的红酒瓶,眼底没有一丝情面。

史相武二人哪还敢说什么,拿起酒瓶就往自己嘴里灌。

安久看着这一幕,始终没动,也没说话。

她是医生,但不是对谁都有怜悯心。

啪嗒一声,女郎替盛时亦点燃一支烟,安久的目光落在角落里星星闪闪的火苗上,半晌后才道:“别闹出人命。”

盛时亦抽着烟,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这种场景,安久就算有很多话想问,也没办法找出合适的借口单独约人出去谈。

她想了想,看着盛时亦道:“能要一个你的号码吗?”

因为史相武正在喝酒,包厢内的其他人也都没敢出声。

盛时亦身旁的女郎看了眼他的神色,代为问道:“你想要盛少的号码?”

安久点头。

女郎笑道:“你知道申城有多少女人想要盛少的号码吗?如果每一个他都给,那他还有没有时间睡觉了。”

女郎说话很有分寸,没替盛时亦直接拒绝,却也把话说得明明白白。

周边的男男女女又传出窃笑的声音,仿佛在笑她自不量力,安久面色不变:“我知道了。”

说罢,她垂眸:“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没人回话,她转身抬脚离开。

盛时亦抽完手中的那根烟,也站起身。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又都跟到他身上。

他什么话都没说,意思表达的却很清楚:不喝完不能走。

看着合上的门,史相武那叫一个悔啊。

他今天就不该去医院看朋友,不去就不会见到安久,不见到就不会认出来,不认出来就不会让她来这个接风洗尘的局,不让她来她就不会拒绝,她不拒绝他就不会觉得面子挂不住提到安家。

他没从安家人那听到任何安久回来的风声,便猜到她没跟他们说,就嘴欠道:“你这回来了大家也不知道,你不跟我们聚聚也实在说不过去吧,你要是不想让安家人知道你回来了,我们也不会说出去,你要是想......”

安久反问道:“我不去你就会告诉他们?”

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安久怕安家人怕到这个地步,他都没再解释,她就同意了。

他便也没多想,记下联系方式便离开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盛时亦今天会突然来他们的酒局。

盛时亦向来讨厌在私人聚会上见到不相干的人,见到安久后没发火就已经算不错了。

如今想想,安久自小就怕安家人,他非让她过来干嘛,这不是吃多了撑的给自己找事嘛。

半小时后,代驾开着玛莎拉蒂将盛时亦载到了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外。

独自坐在车内,看着某间房的灯亮了又熄,盛时亦发了条消息:【监控安好了吗】

那边秒回:【安好了】

盛时亦放下手机,捏了捏眉心。

出门时果然如他预料的那样,走廊空无一人。

他抬头看了眼楼上,低声抱怨:“渣女,睡完就不认账。”

 


翌日,南莱第一医院。

安久一大早就到了,交班后路过护士站听到两个小护士说话。

小李:“听小桃说今早凌晨一点多急诊部一下子来了两个超帅的胃出血病人。”

小朱提问:“有多帅?喝酒喝的?因为工作还是毕业季还是失恋?”

小李啧声摇头:“我没看到正脸,只知道一个一头锡纸烫,一个一头鲻鱼头,喝得挺多,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

小朱感慨:“还真是要酒不要命啊。”

安久跟两个小护士点头示意后本要离开,却下意识放慢了速度,听完了两人的对话。

那两个喝酒喝到胃出血的人已经在她心里对上了号。

她并未多说什么,离开去查房。

上午查完房出了三个病人又收了两个新病人,下午整理完病例又做了一台简单的心脏搭桥手术,白天便过去了。

她今天要值夜班,吃了几口晚饭后,就继续工作。

晚十点四十九,她刚处理完一个心悸病人的情况回到办公室,值班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安医生,23床病人出现紧急情况。”

安久立刻拿着手机边赶过去边询问情况:“患者主诉是什么?”

“恶心、乏力、抽筋、心绞痛。”

“血压?”

“收缩压90,舒张压70。”

血压正常,怎么回事?

安久立刻想到另一种原因:“肺动脉高压?”

“49。”

电话结束,安久跑到了病房,23床病人已经出现轻度呼吸困难、晕厥、嘴唇发紫的情况。

安久立刻道:“补氧,给药。”

护士连忙配合,一番操作后,23床情况有所改善,但是总体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立刻联系王医生。”

王医生是23床的主治医生,根据病人目前的状况来看,必须尽快手术。

但是王医生的电话没人接。

他昨晚也值大夜班,今天下午刚回去,到现在也没过去几个小时,电话打不通,估计是睡死了。

“给卢医生打电话。”安久一边翻看23床的病例一边道。

前几天她也参与了23床的会诊,知道她的情况严重,之前已经在王医生手下做了两次先天性心脏病肺动脉闭锁矫治手术。

虽然心脏问题有所改善,但之后长期服药,不仅出现了多种病症,还时常感到乏力、抽筋。

如今收住院,确诊为肺动脉闭锁矫治术后、室间隔缺损修补术后大量残余分流、三尖瓣大量返流、肺动脉大量返流。

如果要做手术,初步判定手术难度至少三级。

原本手术方案已经通过了,只等一天后就可以手术,却没想到病人情况会突然加重。

“卢医生明天休假,现在不在市区,赶过来时间较久。”

安久只好给田主任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后,田主任说立刻过来。

她立即让人带23床做进一步术前检查,并通知麻醉科和其他科室的人紧急会诊及准备手术。

四十分钟后,所有准备工作完成,田主任还没到,他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他必行路段上出了车祸,有一个孕妇突发心脏病,情况很危急,他正在现场抢救,短时间内根本赶不过来。

如今情况紧急时间紧迫,找不到更合适的主刀医生,安久只能自己上这台手术:“通知一助尽快到位。”

二助却没有立刻行动。

安久今年只有二十五岁,是医院最年轻的心外科主治医师。

虽说她履历很优秀,二十三岁就以耶鲁大学医学双博士学位毕业,在M国工作了一年并做了一年无国界医生,且来这里之前还有两封医学界大佬的推荐信,但她到南莱医院还不到两个星期,目前为止也没在这边做过大手术。

这场手术就算王医生在也需要副主任或主任指导才行,她的年龄资历根本无法让人觉得她可以担当大任。

尤其,她还是女人。

外科手术台上至今为止也没有几个女医生。

正在气氛僵持时,护士长跑过来道:“一助袁医生到了。”

人已齐,死神不等人,二助就算不服气也只能忍着,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地抢时间。

解剖开胸腔后,手术室内的其他人都愣了两秒,虽然有预测,但由于23床病人是第三次接受手术,她胸腔组织粘连度比他们之前预测的还要严重。

手术室内气氛凝重,所有人都为眼前的情况捏了把汗,只有安久声音如常。

“直角钳。”

“镊子。”

“止血钳。”

她从始至终都没多说一句担保和安抚人心的话,可自从她拿上手术刀的那刻起,莫名就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为避免损伤心脏及大血管,她每一次动刀都格外小心谨慎,但只要决定落刀,就必然快准狠,众人很快在她的行动中镇定下来。

一般只需十分钟就能完成的开胸,却因23床病人几乎看不清心脏解剖结构,用了两个半小时。

而这,已经是最佳速度。

田主任上前:“辛苦了,后面的交给我。”

田主任一个小时前就进手术室了,但看安久既专注又游刃有余,便没有打扰她。

整场手术一共进行了十个小时才结束,手术室内的灯熄灭时,已过了次日上午十点。

田主任对众人道:“辛苦大家了。”

说罢,他看向安久:“不错,前面的开胸如果换我来做,两个半小时可不够。”

至少也要三个小时。

这一刻,安久获得了田主任的认可,其他人却心思各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